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对《一枝清荷:我是属于哪一派》贴文的赞美与存疑

2011-12-11 20:54| 发布者: 红旗一展满地红| 查看: 764| 评论: 1

摘要: 对《一枝清荷:我是属于哪一派》贴文的赞美与存疑 沙修良 一支清荷是左派80后女青年的先进代表,其文朴实俊秀,其人平易近人,其事曲折育人。前者因宣传毛泽东思想被**第三军医大学开黜后,在左派中引起轰动,各大左翼网站纷纷设置专栏报道。近日欣闻其又重掌教鞭,可谓幸事! 此文《一枝清荷:我是属于哪一派》(http://www.maoflag.net/?action-viewthread-tid-1605743 )在乌有网站亦被置顶推荐。但其中一些观点却颇值得商榷, ...

对《一枝清荷:我是属于哪一派》贴文的赞美与存疑

沙修良

一支清荷是左派80后女青年的先进代表,其文朴实俊秀,其人平易近人,其事曲折育人。前者因宣传毛泽东思想被**第三军医大学开黜后,在左派中引起轰动,各大左翼网站纷纷设置专栏报道。近日欣闻其又重掌教鞭,可谓幸事!

此文《一枝清荷:我是属于哪一派》(http://www.maoflag.net/?action-viewthread-tid-1605743 )在乌有网站亦被置顶推荐。但其中一些观点却颇值得商榷,在下冒昧,抖胆建言,望清荷及其粉丝海涵。

第一,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辩证关系。清荷讲的非常好,深得毛泽东思想的真谛。其最后一句“但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不这么看,说是耽误了中国的发展。骨子还是把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对立起来了,看不见这两者的辩证关系。”既讲清楚了道理,同时对“狭隘的民族主义”进行了批判,当然这个话不是对右派讲的,而是对“左派”讲的,当今左派是不是有很多人都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呢?我看是大量的,什么“民族崛起”、“和平崛起”的,根本不考虑国际无产阶级的利益,根本地缺失阶级的观点。其实质是背叛了无产阶级,为资产阶级服务。在中国,说到底是为修正主义官僚资产阶级服务的,那这些“左派”是什么呢?是“走社派”吗?不是的,是打着社会主义的幌子的“国家主义派”、民族主义者。在他们那里,社会主义无非是一种手段,如果这个手段没有,还可以有其他的手段以达到他们的目的,比如普京式的道路,类同于法西斯的东西。说他们是新的修正主义者其实不为过,干嘛非得加个“走社派”的帽子呢?当年的邓修不是这样骗人的吗?他们也是自称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呢。

所以,清荷这段写的非常好,很透彻,值得大家学习。

 

第二、借助“外力”与无产阶级革命

“但是另一方面,有人借口恩格斯说过,工人无祖国。并因此认为,应该借助外力,同时发动工人及其他阶级的力量去推翻一个反动的政权,就能够争取到工人的民主。这样的观点是否就符合国际主义呢?”关于借助“外力”,其实列宁和毛主席都有先例。列宁利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沙皇俄国疲于应战而提出了“变国外战争为国内战争”的口号,和“促使本国政府失败”以夺取政权。并在这个时候大批社会沙文主义(即打着社会主义招牌的极端爱国主义者、护国主义者,他们的口号是“保卫祖国”。)所以毛主席后来说列宁是“全败北论”。是不是列宁就真的没有国家观念了?不是的,列宁知道,国家是有阶级性的,要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起无产阶级的国家,虽然这个国家同资产阶级的国家是有区别的。毋宁说,这是个“半国家”。

毛主席呢?他自称是“半败北论”,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这样的“外力”,毛主席是充分利用的,主席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说过“要感谢日本”,没有日本的入侵怎么会有共产党的军队迅速扩大?使得国内的矛盾转移?当然,这些矛盾不是任何一个人刻意创造的,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全世界阶级矛盾冲突的必然结果,只能是利用,不是主观的“借助”。但是如果真的发生战争,左派是像列宁那样做还是像列宁所批判的社会沙文主义者那样,那只能由历史来证明吧。

至于说,是借助国际的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清荷在这里分的很细致,我想倒不必了吧。马克思主义者向来提倡国际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对资产阶级来说,二个资产阶级打架,难道无产阶级不能利用?如果当年各国的社会民主党人都遵照协定“促使本国政府失败,以夺取政权”的话,那么我们很浪漫地想象到参战的各国都成了社会主义国家了。可惜的是,他们都背叛了巴塞尔宣言“巴塞尔宣言重申斯图加特决议的主张,认为战争一旦爆发,社会党人就应当利用战争造成的“经济和政治危机”来“加速资本主义的崩溃”,也就是利用战争给各国政府造成的困难和群众的愤慨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列宁选集第二卷《社会主义与战争》)

在一定程度上,“团结、借助”都是一种利用,毛主席讲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有些时候还是暂时的联合。这些“团结”都是有原则区分的,不都是一个原则。比如对农民同盟者的团结和对敌人的敌人的“团结”是一回事吗?显然不是。利用统治阶级和其他政治势力之间的矛盾来发展壮大自身,以便在将来的革命中掌握领导权,使革命向社会主义方向转变,这难道不是三位革命导师一贯的策略吗?

在目前的中国,对待普世价值派应该是什么样的策略呢?我的答案是斗争、改造、利用。清荷不是经常和右派辩论,妄图去改变他们的错误认识以团结他们吗?我相信劳动群众中的“右派”多数是可以改造的,在理论斗争中也许不会,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会成为左派的。

 

第三、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

“所以这样的国际主义,就是借助民主人士民主国家的力量,推翻这个专政,搞好一点的资本主义,即民主的资本主义。这种意思就是,坏的资本主义大家都不喜欢,因此先要搞搞改良嘛。正如可以有无产阶级的宪政一样,现在又多了的是资本的国际主义啊。

不过,这样的话,一不小心,原来最革命的一派,突然间不就就成了改良派了嘛。”

这本无可厚非,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是马列毛一贯的思想。列宁、毛主席都是这么实践过来的。如果仅仅停滞在民主革命阶段,正如毛主席所说:有些人搞社会主义革命,思想还停留在民主革命阶段。。。那么这部分人很可能就是走资派。参看姚文元文章《从资产阶级民主派到走资派》。那不仅仅是思维上的形而上学,而且根本不懂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策略。列宁联合社会革命党及自由派资产阶级,毛主席联合民主党派反对蒋介石的独裁专制,也许都会被扣上“左右合流”的帽子。当然对于现在的中国,体制内左右派早已合流,共同维稳。右派政改的基本前提是“经济繁荣、国家稳定”,如果在不稳定的情况下去政改无疑冒了很大的风险,这些体制内受益者是不愿看到的。而体制外左右派有合流的倾向也是必然的,因为他们也有利益的共同点,现在政治倾向(左右)和阶级属性经常是不挂钩的,表现出中国政治的普遍幼稚性。

其实我们不仅仅要懂得民主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的转变,还要知道在社会主义下的继续革命。理论上如此,但是前者在目前的实践上是伪问题。

 

第四、什么是“右派”

我想补充清荷的是,除了清荷讲的那些人以外,还有最大的右派就是“修正主义走资派”。因为资本社会已经形成,那些清荷所说的右派现在摇身一变是自由民主派了。所以矛头不对准修正主义的人都是理论不彻底的,起码不懂什么是修正主义、什么是左派中的“修正主义”。

 

第五、关于列宁的“民主”

“在此,清荷愿意稍微展开一下我对列宁民主就是国家这一经典论述的理解:在任何阶级社会的任何阶级中,民主作为一种手段,都是用来团结本阶级的力量,用来与其他阶级的斗争。”

很对不起清荷同志,“民主就是国家”这句话我没有找到出处,搜了百度,却是马门列夫的杜撰。摘其类似的原文是:乍看起来,这样的论断似乎是极端古怪而难于理解的;甚至也许有人会耽心,是不是我们在期待一个不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的社会制度,因为民主也就是承认这个原则。

 

不是的。民主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是一个东西。民主就是承认少数服从多数的国家,即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一部分居民对另一部分居民使用有系统的暴力的组织。(列宁选集第三卷《国家与革命》第四章第六小节)

我的理解是:民主是作为国家制度而存在的,而既然存在国家,就有阶级,就有阶级压迫。列宁的意思是“老是忘记国家的消灭也就是民主的消灭,国家的消亡也就是民主的消亡。”后面他紧接着说:“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消灭国家,也就是消灭任何有组织有系统的暴力,消灭任何加在人们头上的暴力。我们并不期待一个不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的社会制度。”很明晰地,他所说的消灭民主其实就是消灭国家(国家是消亡的),而民主的原则——少数服从多数却保留下来。

而您的理解是:在任何阶级社会的任何阶级中,民主作为一种手段,都是用来团结本阶级的力量,用来与其他阶级的斗争。而国家作为某一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后,用于镇压其他阶级的工具,必然要体现这样一种民主”,请问在封建社会、奴隶社会有民主吗?封建皇帝是讲民主的?即使是在统治阶级内部?讲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原则?他们讲的是权势、忠孝节义。他们或许会有“广开言路、言者无罪”的民主风气,但绝没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民主确实可以起到团结人的作用,但也未必就是“本阶级”吧,毛主席的人民民主专政团结的是工农、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等。而非特指一个阶级。

“那么被统治的无产阶级,在这样一种民主形式下有丝毫自由么?不可能的。在宪政民主下的工农,就像风中的浮萍,无根而任人宰割。”

资本主义民主下的无产阶级没有丝毫自由?这哪里是马克思主义的话啊?《共产党宣言》中说:但是,共产党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以便德国工人能够立刻利用资产阶级统治所必然带来的社会的和政治的条件作为反对资产阶级的武器,以便在推翻德国的反动阶级之后立即开始反对资产阶级本身的斗争

这里说的“社会的和政治的条件”不就是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吗?这个“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罢工”的自由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吗?马列的很多文章里都讲过这个道理,虽然马克思多次强调,实际上,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这一点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丝毫不比在君主制下差。马列都说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是通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大意)。我想我引用的清荷应该明白了吧。

当今帝国时代,有人说这些权利已经没有了。当然这些权利在不同的国家会遭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不能说绝对的没有或者相反,例如“华尔街运动”最终还是被资产阶级武力镇压了一样,但是这些权利在中国有丝毫吗?量上的对比,中国应该是逊色的多了。

“在我们走社派看来,无产阶级的民主就是工人的统一意志,就是铁和血,我宁愿用专政这个词来表达我们的民主。”

清荷同志,民主和专政是两个概念,当然可以说阶级的民主本质是阶级的专政,但民主和专政是形式和本质的关系,不是等同的概念。专政也不一定就是表现出铁和血,这个是中国传统马克思主义者对专政的歪曲。列宁对小生产者的“专政”态度上“可是这种人不能驱逐,不能镇压,必须同他们和睦相处;可以(而且必须)改造他们,重新教育他们”可以看出专政的手段要依对象的不同而不同。

“他们以及他们的主子,只能先作为无产阶级的奴隶,”对待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能用“奴隶”这个词吗?毛主席在《反对第三次“左倾”错误》中说: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做法。难道让地主做奴隶?这不是毛泽东思想,是波尔布特思想!

“因此,我们所要的民主,就是工人的团结,工人的组织,以及对工人的教育,直至最后工人的统一意志成为国家意志。我们所要的民主,和走资派的民主,资产阶级的民主,有丝毫共同之处么?答案是:没有。我们跟走资派的斗争,算是内斗么?答案肯定不是。”

貌似这段话是正确的,但是“工人的组织”是什么?工会?我们有这样的合法权利吗?地下黑工会?那你就是恐怖组织了。“对工人的教育”,我看还是先接受工人的教育吧!我们从他们身上会学会很多东西的。做工人的学生,永远去做。很多左派就是凌驾于群众之上,其实群众在很多地方比你聪明,接触工农,你会受益匪浅。

毛主席当年就是用“民主”的武器同国民党斗争的,用真的民主同蒋介石假的民主斗争,揭露其独裁专制的本质。这难道不是历史事实吗?毛主席是用什么“就是工人的团结,工人的组织,以及对工人的教育”来斗争的吗?民主意味着平等,这是民主的前提,没有平等何来少数服从多数?害怕“民主”的口号的人会是毛主义者?须知,彻底的民主就是社会主义!民主主义者向来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同盟军,不这样,难道去和修正主义者联盟?确有其人,还是清荷所倚重的人。

 

第六,关于统一战线和小资产阶级左派

韩德强确实是中间派,清荷这点看的很准。“只要是批判体制的人就容易走红,袁腾飞艾未未等都是沿着这条路子爬上来的。左派也一定有这样的人。我们不去打击左派内这样的人,不去批判这样的思想,看起来迎合了一大批带有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左派,”不知清荷所指的“体制”是否包括资本私有制?还是特指“专制”体制?如果包含前者,那逻辑不通。如果单指后者,那用词不当。修正主义专制不应该批判?难怪有人说,中国的左派像右派,右派像左派。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私有制和政治专制有哪一样是不应该批判的吗?只去批判自由资产阶级,看不到官僚资产阶级是最黑暗、最龌龊的,不会是简单的视而不见吧。

再说韩德强,他自己都承认是改良派,而且是理直气壮的改良派,清荷为何说他是革命派呢?“并且我认为只要左派能找到正确的道路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像韩这样的中间派是会重新回到革命阵营的。最近韩老师的道歉,证明了我的猜测。”

韩德强的意思很明显的,说现在的人民觉悟还不到革命的时候,主体上还是改良的,所以他顺应民意跟随群众搞改良。但他不排斥革命,也就说当革命来临的时候他会“第一个扛起枪的”,这就是中间派。反对革命的是什么呢?全力维稳的,害怕斗争的、斥责阶级斗争是“带路党”的,这是什么呢?是右派嘛,用“和平左转”来愚弄左派的人难道不是“形左实右的骗子”吗?难道不是应该打击的对象吗?

“但追求进步的左派继续被这一小撮野心家,被这样似是而非的伪马列思想所腐蚀,最后成为他们上位的垫脚石。”这话说的何其好啊。李成瑞老写过《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真要号召左派多看马列了,看看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依靠批判体制的人能够“上位”,会是什么人呢?怎么“上位”?是和平左转的上?还是革命的上?请清荷明示。

 

第七、关于旗帜网和张宏良

“我知道目前我的观点在旗帜网,甚至在整个左派中,都不占主流。”这个您太谦虚了,如果不在旗帜网占主流,那势必在左派中占主流。乌有呢?乌有是左派第一主流网站啊。看看您最后一句话“如果可以的话,泼往张宏良等同志头上的脏水,分我一两杯,那将是我的荣耀。”旗帜网素来是以团结--批评团结的方式来对待张宏良的,您怎么说是“脏水”?您认为哪盆水是脏的?请开示!大家都知道,张宏良是乌有的台柱子,代表了网站的主张,如果您和张宏良站在一起“分脏水”,可见您是乌有思想了。所以您还是主流,因为乌有是主流嘛。

“我也愿意用列宁的这句话来自勉:110个议员中只有李卜克内西一人代表社会主义,代表无产阶级事业,代表无产阶级革命,他树立了以真正的革命精神利用反动议会的榜样。”

很好,看来清荷是喜欢搞议会斗争的,我们是不能放弃一切阵地进行宣传的,包括资产阶级议会。您前面还批判议会迷吧,在这里您还是很热衷于议会斗争呢。难道革命的主体不是在人民群众这吗?革命是靠议会斗争来实现的?

不宣传革命的韩德强是可以容忍的,虽然他有很多的理论错误,但是反对革命的张宏良却是不可容忍的。

 

第八、结语

一支清荷是个好同志,这无可争议。一个年轻的大学教师本可以过上美满的小资生活,可是她热爱毛主席、热爱社会主义,看到人民受苦受难就满腔愤懑。但是在革命的道路上如何选择呢?是选择和平左转的修正主义理论还是彻底地依靠人民的自下而上的革命?答案很简单,在马列毛的著作中,在人民的呼喊中,在痛苦的实践中!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憨厚农夫 2011-12-12 15:35
清荷是一位很好的同志,然而由于理论功底的浅薄与工农有一定的距离而产生一些错误是难免的。相信她在革命实践中,成长起来。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9 07:44 , Processed in 0.0216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