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对‘传统与进步’的分析

2011-12-17 12:23| 发布者: 批修灭资| 查看: 606| 评论: 0|原作者: 批修灭资

摘要: 对‘传统与进步’的分析 周弘的‘传统与进步’,对‘传统与进步’不做分析,笼统讲‘传统与进步’的关系,必然是看似‘辩证关系’,其实是一盆浆糊。 一,不能笼统说‘传统和进步的关系密不可分,相反相成’ 不能笼统说‘传统和进步的关系密不可分,相反相成’。马克思说的‘和传统所有制传统观念的彻底决裂’是向共产主义进步的必要条件,这个传统所有制和传统观念就绝不是‘和进步的关系密不可分,相反相成’,而是必须‘彻底决 ...

周弘的‘传统与进步’,对‘传统与进步’不做分析,笼统讲‘传统与进步’的关系,必然是看似‘辩证关系’,其实是一盆浆糊。

一,不能笼统说‘传统和进步的关系密不可分,相反相成’

不能笼统说‘传统和进步的关系密不可分,相反相成’。马克思说的‘和传统所有制传统观念的彻底决裂’是向共产主义进步的必要条件,这个传统所有制和传统观念就绝不是‘和进步的关系密不可分,相反相成’,而是必须‘彻底决裂’,才有社会的进步。

和社会进步密不可分的不是历史上统治阶级统治社会的‘传统’,而只能是历史上被统治阶级的革命造反的传统,人民性的传统,这样的传统与社会进步不是什么‘相反相成’,因为这个传统不代表保守,而代表革命,和社会进步的革命完全是一致的。修正主义所说的‘进步’,其实是社会倒退,它和历史上统治阶级统治社会的‘传统’也是一致的,都是保守和反动的。

二,从褒贬看感情

周弘说‘社会进步表现为对被视为神圣的传统的亵渎’,在这里使用‘亵渎’这个贬义词,就是对社会进步的贬义,使用‘神圣’这个褒义词就是对‘传统’的膜拜,可见周弘的感情在‘传统’一边,而不自觉流露出对社会进步的厌恶。

三,所谓‘传统和进步的纵向交织’的唯心主义史观

精英惯于使用一些晦涩的语言,一方面是故作高深,一方面是蒙骗人民。周弘说‘传统和进步在同质文明中的纵向交织,曾经引起过思想、文化、观念、意识的递进和替代’,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叫‘文明’?毛主席说,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人类文明史。历史文明就是阶级文明更替的历史。马克思说,资产阶级文明是罪恶的文明。可见并不是所有文明都值得褒奖,我们要褒奖的不是‘传统文明’,不是资产阶级文明,而只能是无产阶级文明。周弘的所谓‘同质文明’并不是阶级性的真正同质,而是所谓‘民族文明’的表面‘同质’,就是用‘民族文明’掩盖作为统治阶级的剥削阶级文明的阶级性,于是民族的历史没有了阶级斗争的内容,而只是‘传统和进步的纵向交织’,‘传统’莫名其妙的延续了,社会莫名其妙的‘进步’了——构成‘思想、文化、观念、意识的递进和替代’的‘历史’。

四,不同阶级的‘回首历史’

不同阶级都‘回首历史’,尊儒者看到的是历史的每一页都写满了仁义道德,而革命者却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每一页都写满了‘吃人’二字,爱资者看到的则是每一页上都写满了‘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一切剥削阶级‘最重要的是追溯到’统治社会的‘精神主干’,而革命者最重要的是看透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史,继承的是‘盗跖庄屩流誉后, 更陈王奋起挥黄钺’的革命精神,认清的是‘三皇五帝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民族的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而不是全民族‘居安思危’的历史。

五,可笑的‘肯定传统’的‘时代需要’‘进步需要’

周弘又是一句晦涩的语言‘无论是肯定传统还是否定传统,都曾经是时代的需要’,什么意思呢?他不敢否认五四打倒孔家店的‘反传统’的时代进步性,却极力为修正主义抬出僵尸文化的‘肯定传统’涂脂抹粉,说成也是‘时代的需要’,‘是进步的需要’,是在反传统革命后的‘稳定的进步’。

六,世界被歪曲成‘异质文化’的‘传统和进步横向交织’的世界

周弘又是一句晦涩的语言‘传统和进步在异质文化之间的横向交织,形成了更加复杂的关系’。所谓‘同质文化’就是用‘民族文化’掩盖历史上剥削阶级统治文化的阶级性,这里所谓‘异质文化’就是用东西方文化的‘异质’掩盖修正主义文化和资产阶级文化的阶级性的同质。历史被歪曲成‘传统和进步纵向交织’的‘历史’,世界被歪曲成‘异质文化’的‘传统和进步横向交织’的世界。

七,褒奖西方“先进”传统‘也使得“进步”、“现代化”和“文明”成为所有后进民族的诉求’

在历史上,周弘的感情在‘传统’一边,在世界上,周弘的感情在所谓的“先进”传统一边,也就是西方资产阶级文化一边。他虽然假惺惺谴责西方“先进”传统‘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要控制“后进”传统’,‘给“后进”传统带来了亡国灭种的危机和剥削压迫的灾难’,实际却褒奖西方“先进”传统‘也使得“进步”、“现代化”和“文明”成为所有后进民族的诉求’。

八,把资本主义爆发最后总危机嫁祸到‘后进传统’上

周弘不是把资本主义爆发最后总危机的根源归结到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根本矛盾上,却嫁祸到‘后进传统’的‘反作用’上,说什么‘“后进”传统反作用于“先进”传统自身’,使其经受外来移民的压力,经历内部利益格局重组的动荡,面对社会结构断裂的危险’。所谓‘先进传统’剥削和掠夺了第三世界,还把危机的爆发嫁祸到第三世界国家‘移民’的头上,有比这更荒谬和无耻的吗?

九,可笑的‘传统和进步混杂交织的时代’

一个‘传统和进步混杂交织的时代’就把严峻的阶级斗争‘消灭’得干干净净!周弘由此得出决定荒谬的结论:‘各种传统之间的普遍参与和平等相待’,‘不同国家和地区在各自传统基础上的共同发展进步’,‘各种文明传统之间最大限度的理解和包容’,‘各种进步方式之间更多和更深入的交流与相互借鉴’,‘都是现实的需要’,唯独革命不是‘现实的需要’,不是‘社会进步的需要’。

然而,阶级斗争实际是消灭不了的,社会进步对革命的需要是掩盖不住的,剥削阶级的自私自利是克服不了的。周弘只好哀叹:他所谓‘现实的需要’,‘社会进步的需要’,却‘又是很难实现的愿望’。

十,知识经济时代敲响了资本主义丧亡钟声的最后一响

知识经济时代敲响了资本主义丧亡钟声的最后一响,周弘却想把‘网络技术的进步和传播工具的发达’当作资本主义的救命稻草,说什么‘网络技术冲击了几乎所有传统的边界.世界上各种传统必须敞开胸怀,以彼此包容的不同方式作出回应,并创造出新的进步’,资产阶级会‘敞开胸怀’接受革命吗?不实现两个彻底决裂会‘创造出新的进步’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9 21:47 , Processed in 0.0221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