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动态信息 查看内容

论韩德强最近的言论

2011-11-1 16:3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345| 评论: 0|原作者: 红烈|来自: 《红色参考》2011年10月号

摘要:   韩德强的唯心史观  韩德强说:“在党的性质已经发生改变的前提下,为什么我还支持保这个党、救这个国?因为离开这个已经变质的党,中国还真可能四分五裂、天下大乱。对于广大民众而言,剥削压迫固然不好,两极分化固然不好,但是,战争、动荡可能更不好。对中国四分五裂的可能性,我估计得比较严重。我认为,这个问题事关中华民族的生存,在这个问题上,阶级矛盾再一次退居次要地位。而许多网友主要考虑的是阶级矛盾。”   ...
  韩德强的唯心史观 

  韩德强说:“在党的性质已经发生改变的前提下,为什么我还支持保这个党、救这个国?因为离开这个已经变质的党,中国还真可能四分五裂、天下大乱。对于广大民众而言,剥削压迫固然不好,两极分化固然不好,但是,战争、动荡可能更不好。对中国四分五裂的可能性,我估计得比较严重。我认为,这个问题事关中华民族的生存,在这个问题上,阶级矛盾再一次退居次要地位。而许多网友主要考虑的是阶级矛盾。”

  韩德强认定“党的性质已经发生改变”,还认为“中国有可能四分五裂、天下大乱”。怎样解决面临的问题呢?韩德强给出了上述答案。可是历史的经验恰恰相反,回顾中国近现代史,越是统治阶级腐败变质之时,帝国主义就入侵、国家就战乱、民族就分裂;越是被压迫人民觉醒、越是进步力量崛起,则越能使我们的民族奋起外御强敌、内平战乱,迎来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曙光。历史的事实是,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历来是交织和互动的,且民族矛盾的本质本来就是阶级矛盾,跟韩德强的说教完全相反。

  况且,历史上曾经有过那么多战乱、入侵,中华民族则一再生生不息,也没亡国灭种,而不像韩德强说的中华民族的生存都成了问题。韩德强何必吓得发抖?毛主席历来教导我们,我们对帝国主义战争,第一条不要、不赞成,第二条不怕。只有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才被帝国主义的核讹诈吓得尿裤,赶紧提倡“无核武器、无军备竞赛”的所谓“三无世界”,这可能办到吗?

  回顾历史,但凡国家四分五裂,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不希望战乱、不希望分裂,更不希望帝国主义蹂躏我们的祖国,但是历史上的战乱、入侵,哪一次是人们故意使然?即使是历代统治者,他们也不希望国家战乱和分裂,慈禧太后、李鸿章、袁世凯、段祺瑞、蒋介石,他们都希望战乱、希望国家四分五裂?都希望自己的交椅坐不稳吗?他们手里大权在握,都不能避免,现在我们凭着一个书呆子韩德强给我们出谋划策,就能避免战乱和分裂?再说,到底怎么避免,韩德强也没讲清楚,只是笼统地忽悠我们说,阶级矛盾要退居次要地位。就是说,让大家忍受剥削压迫和两极分化,跟着韩德强,维护一个“变质的党”(韩德强语),目的是不使国家四分五裂。这么模糊不清的说教,怎么能让人信服?真要是有一天美帝国主义或者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分裂中国,恐怕指着个韩德强,我们中国人都要遭殃呢!

  韩德强理解的“革命” 

  如果韩德强早出生五六十年,生活在抗日战争时期,他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我们知道,在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国之时,中国存在着两种人。一种是口惠而实不至的托派分子,例如当时以陈仲山为代表的托派,就曾致信鲁迅先生,他们满口马列,攻击中国共产党不依靠产业工人,却跑到农村依靠落后的农民;又攻击中国共产党为了抗日竟然跟资产阶级搞统一战线,简直丧失了阶级路线。他们说,这些都是因为听命于莫斯科官僚斯大林的主意。鲁迅先生在《答托洛斯基派的信》中回击道:“你们的理论确实很高,高到天上,但要掉下来,掉到地上最肮脏的地方。”鲁迅先生声明:“只有那些足踏在地上,为了民族的解放而流血的人,我才得引以为同志。”

  另一种人则是以王明为代表的党内机会主义分子,他们从“左”倾关门主义,跳到右倾投降主义,既然要搞统一战线,那么他们就主张“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一切经过国民党”。

  我们知道,以上两种人都不能领导抗日救国。真正在抗日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是毛主席为代表的正确路线,即独立自主的统一战线政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打败日本侵略者、建立光明的新中国。

  可是在韩德强看来,“选择只有两条,一条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彻底革命。一条是团结党内外健康力量,争取党的左转,争取社会的渐进改良。”可是“彻底革命的主张脱离群众,是关门主义和取消主义,是口头革命派,是实际斗争取消派”(韩德强语),因此“抗日战争时期的韩德强”很有可能选择“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一切经过国民党”,当王明。

  奇怪了,听说韩德强“想当领袖”,甚至有人说韩德强“想当今日毛泽东”。但不知这个传说是否属实,即使不属实,在这里说了,也不构成对韩德强的诽谤吧。既然“想当今日毛泽东”,怎么在韩德强的战略思想里,却只有类似托派和类似王明的两种选择呢?为什么没有毛泽东思想的地位呢?

  在韩德强看来,要革命,就只能是理论不联系实际的空头革命家,只能是思想上的关门主义,因此只能导致行动上的取消主义。韩德强忘记了,像《共产党宣言》这样高度概括地阐述无产阶级历史观、世界观的革命性著作,仍然同时提出了针对当时社会现实情况的十条社会改造措施。(当然马克思恩格斯一再强调,《宣言》的灵魂在其提出的一般性原理,而那些具体的革命措施则随着社会形势的变化而变化,不具备根本的意义。)莫非因为韩德强批判马克思,就不承认这些事实了?

  要知道,在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根据地,实行“三三制”的民主政权(即吸收开明士绅也参加政权)、实行减租减息,这些从孤立、片面的角度看都是社会改良措施,可是从整体和连续的高度看,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措施。我们共产党人在这个“三三制”政权里是以无私的奉献者出现的,在减租减息的过程中,不是与地主富农沆瀣一气,而是访贫问苦、站在最大多数的劳动人民一边。这些日常的、大量的事实,决定了抗日民主根据地是在干革命,而不是搞改良。正如毛主席当时所说,蒋介石喊了十几年的“减租减息”,没有做到,可是在我们各抗日民主根据地,几年之内都做到了。正因为如此,当时全国各地的进步青年向往延安、冒死奔赴抗日民主根据地,他们正是因为对国民党失望至极,是投奔革命而来,而不是投奔改良而来!

  韩德强不懂得什么是革命,在他看来,谈论革命的都是空头革命家,而且行动上要么是取消主义者,要么就成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代理人,“主观动机良好,但客观上可能会成为‘左派带路党’,符合了西方分裂中国、搞乱中国的意图。”逻辑如此混乱,而且还把这个子虚乌有的“带路党”帽子扣到“毛泽东旗帜网”头上,说“这是毛泽东旗帜网的主张”。

  尊敬的韩德强先生,你要贬损“旗帜网”也没关系,但是也要讲讲形式逻辑,好吧?

  韩德强所谓的“策略” 

  韩德强说:“关于私有制问题,我从根本上反对。对于资本主义,我也从根本上批判。对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的批判我还将一如既往地深入下去,并且身体力行。”

  可是,韩德强似乎很懂得策略,他说:“但是,在现实政治中,却不能时时反对,除非你已经准备好暴力革命。即使暴力革命,私有制和私有观念也可能在革命队伍中复活。”因此,“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只有两条,一条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彻底革命。一条是团结党内外健康力量,争取党的左转,争取社会的渐进改良。”韩德强断定:“大多数受剥削压迫的群众并不真想推倒重来,只是希望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工资,改善生活条件。”

  怎样“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工资,改善生活条件”呢?韩德强说:“2009年以后,重庆模式横空出世,党内外的健康力量重新集结,重振雄风,渐成气候。”

  可是韩德强又强调:“我们一定要搞清楚,重庆模式确实不是‘科学社会主义’,而是真正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样一来,就构成这样一个逻辑:要救中国,只能改良,“大多数受剥削压迫的群众……,只是希望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工资,改善生活条件”。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就依靠“重庆模式”。可是“重庆模式”“确实不是‘科学社会主义’,而是真正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结论是: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唯其如此,岂有他哉!这就是号称“左派”的韩德强!据韩德强说,这是乌有之乡的主张。恐怕,乌有之乡的广大网友,也未必都认同吧。而上述结论,离韩德强“从根本上反对私有制”、“从根本上批判资本主义”、“对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一如既往地深入批判下去,并且身体力行”的初衷,是更近了还是更远了?请广大读者来评判吧!

  策略,必须为战略目标为服务。如果所谓的“策略”导致的结果是背离了既定的战略目标,那么这个策略就是失败的策略。我们谈论策略,也必须以共同的战略目标为前提,如果某些人的战略目标是模糊的,或者是变来变去的,那么我们就无法跟他坐在一起谈论策略。

  我们仍要感谢韩德强 

  至此我们已经看清,韩德强是一个不懂历史、不懂革命、不懂策略的“三不懂”。但是,我们仍要感谢韩德强。

  第一,韩德强提醒我们,光口头上喊革命还不够,要分解成具体的、可行的行动,要讲究实际策略。我们不能学习那些口惠而实不至的托洛斯基派。在目前我们的左派中,多数左派、多数网友应该说是好的和比较好的,像韩德强那样一口断定凡是宣传革命原则的人都是口头革命派、而且都将成为“带路党”,未免武断。但是,我们仍需要学习,仍需要不断警惕空头革命家的倾向。所以,广大网友应该感谢韩德强的提醒。口头革命派和真正的改良派,恐怕不可能像韩德强说的那样“主观上相互批判,客观上相互促进”,而只能是共同败坏革命的名声、瓦解左派队伍。 

  第二,对于“重庆模式”,或者重庆的一些做法(因为重庆市长黄奇帆已经面对中外记者表示,重庆只是落实中央的科学发展观,没有另外的模式),一直以来,大家只注意它的一些具体措施,对其方向、性质,缺乏全面的、系统的研究,很多朋友模糊地认为“重庆模式”是在回归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现在韩德强把“重庆模式”的性质问题提出来,是一件大好事,值得大家冷静研究。

  第三,很多朋友都呼吁,左派同志们团结起来,不要内斗,不要互相攻击。但是韩德强最近的言论,使得我们不得不说话,这再次证明一个真理:要团结,就需要批评,只有经过批评,才能达到新的团结。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提出,要实行“团结—批评—团结”,必须是真诚的左派,如果这个实质都偷换了,那还怎么“团结—批评—团结”?如鲁迅先生所说,“只有那些足踏在地上,为了民族的解放而流血的人,我才得引以为同志。”如果不是为了宣传马列毛主义而做出奉献,单凭自己几篇帖文,骂一骂“左派带路党”,就能当“左派”?就能当“左派领袖”? (毛泽东旗帜网2011-10-9)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4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1 15:13 , Processed in 0.01606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