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动态信息 查看内容

应该重视韩德强文章的反面教材作用

2011-11-1 16:40|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915| 评论: 0|原作者: 项观奇|来自: 《红色参考》2011年10月号

摘要:   韩德强先生发表了《我支持梁稳根进中央》,一石激起千重浪。许多人万没有想到一位有影响的所谓毛派领军人物会持这样的见解,写出这样的文章。  但是,我倒觉得韩德强先生的坦率是好的,写出这样的文章是好事。  用毛主席评《水浒》的见解来看,这篇文章的价值“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我们可以从这篇文章中学到许多东西,明白许多道理。  一  老板梁稳根进不进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本来并不是 ...
  韩德强先生发表了《我支持梁稳根进中央》,一石激起千重浪。许多人万没有想到一位有影响的所谓毛派领军人物会持这样的见解,写出这样的文章。

  但是,我倒觉得韩德强先生的坦率是好的,写出这样的文章是好事。

  用毛主席评《水浒》的见解来看,这篇文章的价值“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我们可以从这篇文章中学到许多东西,明白许多道理。

  一

  老板梁稳根进不进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本来并不是我们老百姓说了算的事,要是讲党章,也该是党代表大会选举的事,不该事先哪位人物说了算。但是,现在不讲党章已是常规,大概此一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这件事,说重要算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党已经变修,已经在为资本家服务,多一个梁稳根进中央,能坏到哪里去?而且,如韩先生所说,可能更好,在重庆梁稳根还会支持“唱红打黑”呢,真知灼见。相对于如今的腐败和反动来说,韩先生说的并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这不是我们毛派共产党人判断事情的标准。我们的标准来自马列毛主义,尤其来自毛主席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拿这个理论一衡量,韩先生的说法的问题就十分清楚了。

  闹了半天,韩先生的观点,竟然是修正主义的观点,是社会民主主义的观点,是和刘源、张木生、谢韬、李锐等一类人们的观点一致的,是要参加这个合唱的。于是,过去毛派当中闹分歧的原因总算因此而清楚了。

  韩先生的文章的贡献就在这里。让我们认真学习一番。

  二

  韩先生文章的要害是要用“特色社会主义”取代“科学社会主义”。这不是我扣帽子,是韩先生自己说的。

  韩先生说“重庆模式确实不是‘科学社会主义’,而是真正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重庆模式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但是,重庆的国有企业也在壮大,是‘民进国也进’。重庆模式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但是,重庆的计划调节力度很大,‘五个重庆’建设就是明证。‘唱红打黑’以后,重庆的经商环境变好了,招商引资工作反而大大推进了。特别是吸引外资,达到了10年前的6倍以上。所以,重庆的对外开放力度并没有下降。正因为如此,薄熙来才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包括广泛的中上层的基础。”

  韩先生的这段自白,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叛徒的自白。

  谁都知道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就是邓小平理论,就是修正主义理论。而韩先生嘴里的重庆的特色社会主义,正是这一修正主义理论的实践。我不知道这个概括是否得到了薄熙来同志的认同。一个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经济关系,一个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经济关系,怎么能是社会主义经济呢?据说韩先生是经济学家,请问,有这样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关系吗?请不要这样忽悠我们吧,我们还知道马列毛的ABC。

  正是有这样的资本主义经济基础,韩先生才会说这种经济关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包括广泛的中上层的基础。”什么“中上层的基础”?还不是资本家的基础。在韩先生的眼里,像梁稳根先生这样的人,“是靠着中国人的智慧、勤劳和团结创造财富的人”,“是改革开放中的体制外健康力量,是代表着中华民族自信、 尊严的力量。”我不了解梁稳根先生,我不会教条地去痛骂这位资本家先生。但是,有一个底线我知道不能放弃,这就是资本是靠剩余价值的剥削积累的。作为经济学家的韩先生怎么有意回避了这一条呢?我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曾和共产党有过很好的合作,历史上做出过很大贡献,特别还有一位伟大的孙中山先生,这是我们国家宝贵的历史传统。但是,这并不等于资本的本性可以改变,资本是对工人阶级的剥削构成的这个事实应该抹煞。韩先生这样说,不是无意的疏忽。因为他还有另一面的看法,就是把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工人、农民看成是社会下层。对于一个马列毛主义者来说,这样的观点是不可思议的。既然韩先生的立场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你还有什么资格自称是代表劳动人民的毛派呢?

  韩先生无意之间把自己理解的重庆模式的本质暴露无疑。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一个充其量的社会民主主义社会。说充其量,是因为社会民主主义还有一套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呢。

  这使我想到了那一伙老少爷们,诸如胡绩伟、刘源、张木生等人的吶喊了,搞新民主主义,新民主主义就是发展资本主义。现在,韩先生说的,坚持的,和他们有何不同呢?一丘之貉。

  这个自白,具有极大的教育意义。他把他们心目中的重庆模式说明白了。原来他们所谓的重庆模式是“马克思主义的重庆化”就是这样化的。就是要搞资本主义。什么分蛋糕,什么做蛋糕,什么为人民服务和共同富裕,其核心、其基础,一句话,就是搞资本主义,也就是搞修正主义。事情好像绕了一大圈,结果回到了原处,他们和修正主义是异曲同工。我们最不希望于薄熙来的,正是他们希望于薄熙来的。

  这,就是韩先生们“救党保国”的真谛所在。无须再争论。“救”到这个份上,就把修正主义的“国”家政权保住了。这就是问题的实质所在。说他们是修正主义的帮凶,不过份。同志们应该看得清清楚楚了。

  三

  韩先生修正主义帮凶的面目,不仅从他正面表述他的意见中反映了出来,而且,也从他反面反对其它同志的意见中反映了出来。

  韩先生威胁我们说,“要这些人赞成薄熙来,除非薄熙来消灭私有制,实行计划经济,赶走跨国资本。但是,薄熙来要真听了这些人的话了,那就真是在政治上自杀了。”说得多么可怕啊!

  且不说韩先生的这些话并不是毛派的意见,就算是这样,怎么就是政治上自杀呢?《共产党宣言》上不是说了吗,共产党人的理论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消灭私有制。这怎么就是政治上自杀呢?这是求生。这是“无产阶级失去的是颈上的锁链,得到的是全世界”的关键所在。韩先生是彻底背叛老祖宗了。

  韩先生威胁我们说,“要真正支持重庆模式,就得理解重庆模式的广泛性和包容性,就得理解像梁稳根这样的人恰恰是重庆模式的重要基础之一。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社会沉沦至此,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冻也需要假以时日,而不可能象彻底革命派想的那样,可以一夜之间改变私有制。”

  这种资产阶级训斥无产阶级的口气,还有一点共产党人的味道吗?要照韩先生这样说,还有什么无产阶级革命,还有什么暴力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还有什么巴黎公社、十月革命、中国革命?这不是个理论问题,而是个立场问题。立场站颠倒了,说出话来,也便是非颠倒了。

  历史是注定要走弯路的。消灭私有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简单的事情,而是一个艰难的历史过程,这里面有很多的难题要认识,要解决。马列毛主义者尊重历史事实和实践,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消灭私有制看得如此可怕,而充满愤恨啊!幸亏韩先生还不是梁稳根先生那样的亿万富翁,不然不仅手下的工人无法生存,而且不知更会狂妄到哪里去了。

  正告韩先生,不管你多么气愤,不管道路多么曲折,共产党人最终要消灭私有制的理想是不会动摇的。这是思考一切问题的前提。

  四

  有些善良的同志被韩先生在特定场合的泪水所感动,这只能说明这些同志真是好同志。但是,要看这篇文章,韩先生的做派是大成问题的。

  其一是,为了攻击论敌,不仅歪曲论敌的观点,而且,编织一些可以把论敌送进监狱的罪名。专政机关还没说毛派要打倒共产党呢,你慌什么扣这个帽子?

  其二是,故意制造乌有之乡网和毛泽东旗帜网的矛盾。这是很恶毒的一手。在两个网站上发表文章的人很多,意见也不一致,并不等于都代表网站的观点。网站有自己的倾向,这完全正常,完全可以讨论,甚至论战,但是,不能搞阴谋,不能像韩先生这样,故意把一些荒唐的观点强加到旗帜网上去,这是要搞垮旗帜网,这是要作修正主义者一时还做不到的事。不要忘记,你在打击旗帜网的同时,也在毁灭乌有之乡网,正是你们这类修正主义的帮凶,在把乌有之乡网往错误的路线上引导。但是,我深信,你们的阴谋不会得逞,你的文章一发表,就立即在乌有之乡网得到了清算。可见,还是错误估计了乌有之乡同志们的水平。

  透过韩德强文章中躲躲闪闪的词句,我们可以准确看到,他们实践的政治路线,归根结底,是违背马列毛主义的路线。这是这位反面教员给我们的正面的启示,也是对前一段时间论战实质的准确回答。(红色中国网2011-10-07,本文有删改)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1 13:28 , Processed in 0.01612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