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国际观察 查看内容

美国“占领运动”的源头和前景

2011-11-1 16:4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098| 评论: 0|原作者: 罗普安|来自: 《红色参考》2011年10月号

摘要: “占领运动”是指始于2011年9月中旬的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爆发的连续的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活动。这场运动的先锋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示威者以纽约市祖科蒂公园为根据地,频繁地进行针对华尔街的抗议活动,并夹杂了社会各个层面对于美国社会的不满。尽管最开头声势不算大,但是在不断与警方发生冲突并被逮捕之后,迅速引起了大批左翼人士和老百姓的关注,不仅参与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人越来越多,其他美国 ... ... ...
  “占领运动”是什么?

  “占领运动”是指始于2011年9月中旬的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爆发的连续的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活动。这场运动的先锋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示威者以纽约市祖科蒂公园为根据地,频繁地进行针对华尔街的抗议活动,并夹杂了社会各个层面对于美国社会的不满。尽管最开头声势不算大,但是在不断与警方发生冲突并被逮捕之后,迅速引起了大批左翼人士和老百姓的关注,不仅参与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人越来越多,其他美国城市也爆发了类似的运动。根据维基百科的数字,截至10月9日,全美已经有600个居住区,70个主要城市爆发了示威游行。

  虽然运动是由一家加拿大左翼改良主义组织(Adbusters Media Foundation)发起的,但随着运动迅速发展,大批组织和民众都参与进来,整个运动也随之展现出复杂的政治面貌,而看似“没有领袖”这一点也被称为是这场运动的特征。然而,尽管内部政治山头众多,总的来说,各方都对经济危机爆发以来的资本主义社会不满,反对新自由主义时期越来越悬殊的贫富差距,也反对美国金融资产阶级对于美国政治经济的牢固掌控。

  尽管这场运动本身还很年轻,也谈不上提出了什么崭新的政治纲领,但不论如何,它都是历史性的。这表现在,这是从经济危机以来,在资本主义核心国家美国爆发的第一个大规模的反抗统治阶级的群众运动,它也是自从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和反越战运动以来,美国头一个大范围的群众进步运动。它标志上世纪80年代以来确立的新自由主义形态的资本主义不光在经济上,现在也在政治上被宣告死亡了。

  那么,作为资本主义世界中心的美国,为什么会爆发这样历史性的群众运动呢?下面一节我们来简略剖析“占领运动”的各种条件。

  “占领运动”的政治经济背景剖析

   “占领运动”是新自由主义下不断积累的社会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而这种社会矛盾的经济根源在于30余年来金融化、自由化和全球化导致的不平等的加剧和工人阶级的“贫困化”。

  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等发达国家陷入了二战后“黄金时期”以来的严重危机,当时有影响的经济学者、政策制定者和资本家将这次危机归结为政府管制的过度和较高工资和社会福利对利润的侵占,认为这二者导致了资本积累空间的缩小和经济增长动力的减退。因此,里根政府以来,美国大幅度放松了对资本流动和投资(特别是金融领域)的管制,改变了相对有利于社会平等的财政政策,通过打压工会、镇压罢工、收买中间阶级等方式压制了工人阶级力量,缩减了政府的社会福利开支,而全球化则增加了美国国内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和工作压力。

  这些新自由主义化的改革一方面有利于资本牟利,并且将工人阶级也卷入了金融投机的浪潮,一方面加剧了美国经济的风险、波动性和脆弱性,并在市场经济下造成了“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两极分化。据美国官方统计,从1980年到2007年,美国最富有1%人口的收入占美国总收入的比重从10%上升到了23.5%,几乎恢复到了1929—1933年第一次大萧条时期的水平(23.9%)。

◆ 图为“占领运动”中的外国青年举着毛泽东头像

  这种在非危机时期积累起来的经济矛盾在本次金融危机发生后表现为广泛的社会不满和发生在多个地区的社会运动。例如,美国民众普遍不满于用纳税人的税赋弥补金融巨头和投机资本家的亏空,公立学校的教员和学生反对用削减公共财政的方式缓解财政赤字等等。而金融危机发生以来银行强行没收违约家庭的房产造成的民众流离失所,政府在就业创造政策上的不力和在挽救资本巨头上的努力所形成的鲜明对比等等则激化了社会矛盾,成为了“占领”运动的导火索,并且从纽约市华尔街针对金融巨头的“星星之火”迅速发展为遍布美国多个城市乡镇,针对经济、政治、社会、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的广泛而持续的群众运动。

  如果说资本主义世界的普遍经济危机是“占领”运动的源头,那么这场运动也有其深厚的群众政治基础。如果不了解不关心当代西方的政治运动,那么猛然之间看到资产阶级媒体对于“占领运动”的报道就不免诧异,为何美国和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群众说干就干起来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下面我们分几个具体方面来谈这场运动的政治条件。

  第一,反对现有资本主义体制的斗争是世界性的。自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经济问题直接带来了政治危机,比如在法国、英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反对现体制的暴力斗争。与此同时,在一批非核心的资本主义国家甚至直接发生了政权更替,被称为阿拉伯之春,比如埃及、利比亚等国在位多年的政府都被推翻了。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发生的群众斗争可以被理解为整个全球政治斗争中的一个部分。

  第二,在危机下,原先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被有力地动摇了。在一个统治阶级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的社会,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必定也占有优势地位,是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这种状态的一个简单指标就是,老百姓是不谈政治的,恐怕也不管姓资姓社。但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严重地打击了统治阶级的力量,使得在意识形态领域出现了新的变化。如果说美国长期的主流意识形态可以用美国梦来形容,那么在这个梦破灭之后,整个社会都开始谈论国家大事,关心起政治问题了。而这个,恰恰就给了劳动人民认识到资本主义体制深刻问题的机会,也给人民大量参与到运动中去准备了思想条件。

  讽刺的是,首先掀起波浪的恰恰是部分资产阶级领导的所谓“茶党”运动。这个运动从2年多前开始,就常常组织“群众”进行游行,抗议政府。他们从一部分资产阶级的角度尖锐批判了美国的体制,认为走出经济危机的方法就是继续深化过去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私有化,市场化)。如果说茶党代表了右翼对于危机的反应,那么华尔街运动恰恰就是左翼的回应。

  第三,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普遍软弱,没能维护资产阶级的长远利益。如果说,大萧条之后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部分地吸取了计划经济的特点以克服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那么近几十年这种借鉴已经越来越少了。

  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在这几年里表现都很不怎么样,不光是没有深刻的总结经济危机的教训,而且还要继续走被经济危机证明走不通的道路。政府的软弱表现在各个层面:明明罗斯福式的经济计划是可以解决大量问题的,政府却只能如隔靴搔痒搬出台一些小规模的方案;明明是危机的直接原因在于金融部门,政府却一再扶持一些金融寡头,帮他们度过难关,而老百姓的民生却没得到同等程度的关注;明明美国的贫富差距在不断扩大,政府却无力通过征税等合法手段调整收入差距,只能做些口头承诺。这一切都表明,如今主要资产阶级国家的政府,不能也没有足够政治实力来站在维护整体资产阶级的长远利益角度制定政策,相反地,他们被束缚在一些很局限的改良之中,而这些是不可能解决危机问题的。

  第四,众多群众组织之间有广泛的统一战线。从群众自身的角度来看,一个特点就是,有大量的左翼群众组织都参与了这次运动,并在某些关键的问题上达成统一。尽管他们彼此政治立场观点都很不相同,但是都对美国近几十年来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社会政策感到不满,反对贫富差距拉大,反对对外军事侵略。这些东西虽然过于宽泛,不能形成真正的革命运动,但是在现在的条件下,一个松散的统一战线也起到了发动最大多数人的作用,正如他们的口号所说:他们代表了99%的人口。

  总之,正在进行的这场运动有其经济和政治上的直接和间接的条件;而现处危机中的资本主义不可能顺利消除掉这些条件,所以,在未来的可预见的时段内,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会不断产生这样的群众反抗运动,而绝不是限于在华尔街上的示威。那么,一向号称自由民主的资产阶级媒体,又是怎么处理这场运动的呢?

  资产阶级媒体对运动的报道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当务之急是呼唤起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成千上万的受害者,然而这正是被大资本控制的美国主流媒体所惧怕的。为了充分防止示威蔓延,媒体循序渐进地使出了三大招数:一、忽视;二、嘲笑;三、污蔑。

  “占领运动”刚开始的9月17日及之后几日内,主流新闻媒体几乎一致保持沉默。笔者使用新闻图书馆(NewsLibrary.com)检索发现当日的主要电视媒体中CNN只在新闻演播室(NewsRoom)中简单提了一句“占领华尔街”运动,而ABC,CBS,Fox等电视台对此一致沉默。很多主流纸媒也惜字如金。一直到三天后纽约警方数次出动开始逮捕,媒体的聚光灯才开始集结,然后报道量仍然十分有限。尤其是与媒体对2009年极右的茶党抗议运动的长篇累牍报道相比,规模更大、参与人数更多且持续长久的“占领”运动显然不受主流媒体的“青睐”。

  几天以后眼看运动声势逐渐壮大,媒体除了关注与警察冲突外,开始竭尽嘲讽之能,例如《华盛顿时报》称这些抗议者不过是“被利用的傻瓜”(useful idiots)和“无主见的笨蛋”(softheaded numskulls),整个运动最多不过是个“无政府主义的嬉皮士的狂欢”。在主流媒体的报道里,“占领运动”的参与者只是“一群愤怒的乌合之众”,只会情绪性地抗议,却不知道真正想要什么。大多数批评局限于《纽约时报》的评价,认为“占领运动”“没有清晰一致的诉求”。总的看来,主流媒体要么偷偷摸摸地混入游行队伍中不敢举起自己的标志(如FOX),要么就是对参与者示威游行的深层原因避而不谈。只有外媒和独立媒体在宣传“占领运动”中起了主要作用。

  对“占领华尔街”进行正面报道的媒体则和民众一样,将矛头指向百分之一的精英阶层,指向暴力镇压和平示威人民的国家机器,以及支撑着这一切不公平的资本主义体制。不断有独立网站公布美国贫富差距的数据(工人实际工资,失业率,管理层收入比),并将目前恶劣的经济环境与大萧条时期相对比。也有媒体整理出美国政府对于阿拉伯国家和欧洲国家近期运动的回应以及对本国运动的态度,讽刺美国政府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本质。

  参与“占领运动”的感受

  10月初,在我就读的一所美国公立大学也爆发了“占领运动”。这场运动由本校和本地的进步分子发起,直接响应了在华尔街的运动,也是全国最早的数个组织“占领运动”的大学。我也参与到其中,得到了一些切身的感受。

  在这所公立大学上学的本科生大多来自普通家庭,很多要依靠助学贷款才能入学。有这样两件事可以说明这些大学生的情况:其一,在一堂经济学课上教授调查后发现,在三百余名学生当中有高达67%的人由于2008年以来的危机和衰退而感到生活艰辛;其二,同样的课上,教授发现一个学生从来没有参加过讨论课,而这个学生坦然而又无奈地解释说,这是因为讨论课的时间和他打工的时间冲突了。这些情况决定了大学生成为危机之后历次抗议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也是进步思想的积极传播者。

  10月5日,经过几天的网络宣传,有将近二百名学生聚集在大学图书馆门前,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占领阿莫斯特游行,以响应全美各地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消灭权贵!”“民主应该是这样的!”“我们能比资本主义做得更好!”这些标语和口号清楚地表明,“占领运动”的目标不仅是华尔街,而且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

◆ 图中前方标语:“要自由,不要自由市场。”其中还有镰刀锤子的标志,后方标语:“我们能比资本主义做的更好”

  游行队伍从图书馆一路走到议会广场,途中经过三个地方:其一是校长办公楼,学生们的口号十分响亮,但校长绝没有从窗口露出半个身影;其二是消防队所在地,恰好碰上一辆消防车从车库开出,学生们立即避让,整个过程迅速而有序;其三是美洲银行所在地,而一辆警车一直在不远处观察学生们的举动,但学生们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在议会广场,参与游行的学生、教授甚至过路人踊跃发表演说。这些演说各式各样,有的是战斗檄文,有的是个人经历,有的是政治经济分析,甚至还有打油诗。演讲者每说一句,听众就重复一句;有的话深得人心,人们重复得也就响亮。在过程中,甚至也有右翼学生来捣乱。有一个人很激动地跑上台,要抢标语,被拦住之后,学生们给了他表达意见的机会,他张口就说这样的运动是共产主义者才干的,而共产主义者是美国的敌人,“要记住,我们都是美国人!”他这样结尾道。但是这样的空洞口号没有能博得任何的同情,他只能灰溜溜地走掉了。

  亲历这一过程就会深刻感到,“占领运动”不仅是人们表达不满的过程,而且是人们认识自身社会经济地位的过程,是伟大的自我教育过程。你由衷地感到,如果这种自我教育运动反复进行,当人人成为政治经济专家的时候,团结起来改造社会的时刻就不远了。

  但是同时缺点也是很明显的。有一个人上台说道,我们并不都是共产主义者,也不都是社会主义者,但是我们为了一些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这恐怕也是对整个“占领运动”的一个恰当的描述。整体来说,运动本身没有什么组织性,也没有一致的政治目标,确实是个神仙会。几个小时的集会下来,有人喊社会主义的口号,有人喊改良主义的口号,有人甚至只对某些具体问题感兴趣。这样看起来五彩缤纷,却如同贴了一身凤凰羽毛,现在漂亮,过段时间也就啥都掉了。

  这个小镇的运动恰恰是整个美国“占领运动”的缩影。美国的群众运动基础不小,因此一旦华尔街闹起来,其他地方,哪怕是我所居住的小镇也能闹腾起来。但是如果保持现在的所谓“无领袖”状态,完全依靠着群众的自发性,没有组织上的自觉性,比如很多美国自由派就很享受这种“手工作坊式”的“无领袖的”运动,那是必定走不了太远的。到目前为止,各种政治力量都在争取群众,希望在运动中获得更多的支持,而运动是否能够成功挑战资本主义,也直接取决于能否产生一个革命性的领导集体以及正确的政治路线。这一切都还不存在,但是“占领运动”能发展到现在已经让很多评论家出乎意料了,谁说美国人民不能进一步诞生自己的领袖,树立运动的政治纲领呢?

  怎么看待这场运动?

  “占领运动”自9月17日开始到现在已经一月有余。这个最初由“山寨”民间组织发起的小型示威迅速发展成为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从纽约华尔街扩展到美国的多个城市直至10月15的全球主要大城市的“占领运动”。参与者从最初的普通民众到知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影视明星,甚至某些地方议员。这个起初被主流媒体看作很不靠谱的一个运动发展之迅速超出所有人预料。“一个月前,人们还仅仅把他们看作一群心怀理想主义的年轻人,做着年轻人通常做的事情。今天,只有傻瓜才会对一场反映出全世界各行各业普通民众愤怒和失望情绪的运动视而不见。”(《金融时报》)

  “占领华尔街运动”绝不是美国社会生活中惯常的一幕。他既不是在华盛顿的国会或者是政府门前反对战争、环境保护、民权等的政治政策行为,也不是典型的雇员由于劳资纠纷的罢工。按照发起者的说法,“活动的目标是要持续占领纽约市金融中心区的华尔街,以反抗大公司的贪婪不公和社会的不平等,反对大公司影响美国政治,以及金钱和公司对民主在全球经济危机中对法律和政治的负面影响”。

  自由派的学者媒体对此表示“不解”。他们仍然幼稚地辩解说,穷人应该从自身寻找经济困境的原因而不是责怪金融企业。即使是要求对富人加税也应该去华盛顿找联邦政府,而不是华尔街。

  然而“占领运动”的规模和发展则对这种“不受干涉的经济活动的自由”的观点提出了严重的挑战。示威者们以无法容忍1%的人贪婪,对同样是辛勤工作却只换来微薄的收入的不满来向世人宣布,对新自由主义者们狂热信仰的“私有财产和以之为基础的私有企业经济活动的不受干涉的绝对自由”的否定,金融公司的员工和高管们的高额薪金既不是合理的,也不是什么“他们个人努力的结果”,而是对广大劳动者无耻的剥削和掠夺而来的。

  同时“占领运动”没有直接去找政府要求什么政治上的“权利”,而是对大规模垄断的金融企业发难。如同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所说:“西方世界的根基是财政,它的基础权力关系通过一个由合同、贷款、股份、银行等等组成的大网来维持。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言论‘自由’是容易实行的,因为政治上的变动几乎不能撼动它的根基。”然而在去政治化和主流媒体的宣传攻势下,大多数美国民众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群众运动仍然处在政治运动和工会经济斗争分裂的状态。如今的“占领运动”却不是要求什么空洞的言论自由和政治民主了。它恰恰是针对美国整个金融体系,是针对整个不合理的经济制度的。示威者们已经认识到,正是经济制度对于政治制度的“绑架”,大公司和金融体系对政府的控制造成了全部的问题。因此,尽管运动尚未提出明确的要求,但确实已经触及到问题的本质,对此有深刻认识的马克思主义也就自然而然要成为运动的主要思想武器之一。这也难怪运动中不断有要求社会主义和现在就革命的呼声。美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大卫·科兹就提出,“我们想要的和能够采取的通往平等和工作机会的道路,就是系统性地转向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曾经辉煌,然而他已经无法满足多数人的需要了”。

  对于这场“占领运动”的认识,主流媒体和自由派知识分子显然没有资本家本身更有洞见。右翼的自由企业保护中心的一位副总裁说,“占领华尔街运动”是“美国极端分子正计划数百个同时的暴力起义,试图推翻我们的资本主义制度”,“制造马克思主义式的革命”。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也直接说运动就是“阶级战争”。

  如果真的是一场革命,那就让这场革命来的更猛烈些吧!(本文作者为中国留美博士、《红色参考》特约评论员)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6 08:49 , Processed in 0.02117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