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国际观察 查看内容

内部人看待“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组织

2011-11-1 16:5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590| 评论: 0|原作者: 弗里兹·塔克|来自: 《红色参考》2011年10月号

摘要:   人民的运动每周都在前进,参与者人数在周末时每每达到顶点。与此同时,这场运动最大的组织方却开始变得软弱,使得这场运动容易为其他组织性更强的组织所领导。  到10月8号为止,纽约市人民大会,尽管据称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民主机构,基本上不发挥任何实质作用。人民大会基本上只是传播工作组(下面有解释)的通知声明,而这些材料在网上也能看见。那为什么还要弄这么一个过程呢?人民大会的确很给“占领华尔街运动”撑场面 ...
  人民的运动每周都在前进,参与者人数在周末时每每达到顶点。与此同时,这场运动最大的组织方却开始变得软弱,使得这场运动容易为其他组织性更强的组织所领导。

  到10月8号为止,纽约市人民大会,尽管据称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民主机构,基本上不发挥任何实质作用。人民大会基本上只是传播工作组(下面有解释)的通知声明,而这些材料在网上也能看见。那为什么还要弄这么一个过程呢?人民大会的确很给“占领华尔街运动”撑场面。而且这场面非同小可。每小时都有游行,喊口号,提供免费的食物,名人过来客串,人民图书馆,以及从反种族主义时期的标语一直到基督再临的条幅等等。一个旅客或许会认为这帮人的主要关注点是要社会缺少欢庆活动,而不是社会中一小撮人的意志高于大部分人的需要。 

  我原先已经指出,人民大会在结构上无法承担组织各种不同政治团体的任务。而占领华尔街运动所采取的一致同意的表决方法使得运动被分裂成一个个小团体,而只是在表面上达成一致。历史上没有哪个成功有影响的组织也采用一致同意的方法的。一个比较小然而统一的组织在长期中会比一个大的无组织的运动拥有更大的力量。

  一个民主的人民大会是在维持团结的前提下保持多样性的最平等的方法。而如果这个难以实现,那么如下各个处于竞争地位的组织都是可能起到实际领导作用的。

  工作组

  因为实际上基本不可能让成百上千人组成的人民大会达到一致同意,所有事情都被委任给了小规模的工作组。大部分的运动核心成员——那些在纽约露宿了多个日夜的人——从属于某个或更多工作组。 

  不幸的是,这些工作组依然采取了一致同意的模式。在10月8号,我和媒体工作组的一个成员进行了谈话。他说一旦有20-30人,工作组就显得太大了,很难达成一致。一个没法协调区区30人行动的组织不可能给建设新社会以指导,即使是影响美国银行这种大组织——它有着25万雇员——以及美国政府,也做不到。然而,这些大组织的运转有可能会被暂时的打乱,即使动员起来的百万人民只是在做简单的动作,比如游行。

  这些给了直接行动委员会的存在最大的理由。 

  直接行动委员会

  直接行动委员会是占领华尔街的主要指挥员。委员会的领袖们大部分都是占领华尔街的最初的组织者。这些人最早领导了人民大会,并利用其在运动初期动员了几百民众上街。而现在每天已经有几千纽约人游行了,直接行动委员会就不用再花无数时间来说服大家去参加每日游行了。 

  这些游行完全是象征性的,是为了在付出最小努力的条件下得到最多的关注。最清楚的例子就是直接行动委员会在布鲁克林桥上的安排。在10月1号,委员会带领了700人的队伍游行上了布鲁克林桥。刚上桥,游行队伍就被警察拦住了。一个警官对着指挥者咆哮道:如果你们拒绝离开,就要被逮捕。他的话当然被游行指挥者听见了,即使在众多“占领大桥”的呼声之中。

  根据当时一位目击者的记录,游行的指挥者们并没有在是否继续冒风险的问题上征求集体的意见。实际上,领袖们甚至都没有用他们的人肉麦克风来告诉游行队伍他们即将被逮捕。恰恰相反,领袖们把口号改成了:“让他们瞧瞧什么是民主!这就是民主!”然后就带领队伍上了桥,这就让警察得以实施了早有准备的大逮捕,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逮捕之一。

  这就是个很糟糕的决定。首先,这个行动把队伍暴露在危险中。尽管纽约警方有所收敛,但是游行者的安全却完全取决于个体警察的心情和态度——更不用提占领一座大桥本身带来的危险。第二,这样的行动把所有人都拖下水了,包括那些不愿被牵扯到刑事案件里的人。第三,它也说明了,占领华尔街的领袖们——主要是中产阶级的白人男性——并不关心逮捕给很多老百姓造成的麻烦:那些有小孩的,或者老板很恶毒的,没有美国合法身份的等等,被逮捕对于他们是大问题。最后,对于布鲁克林桥的战略性行动基本上只是烦到了那些上下班的中产阶级。 

  这个行动的确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和兴趣。尽管有那么多缺点,直接行动委员会的群众动员也要比选举奥巴马的运动更加具有参与性。在2008年,很多进步人士似乎相信美国的选举民主可以通过选举出正确的人选而从内部改良。现在这些进步人士完全对我们国家的政治失望了,并试图通过集体行动来控制他们的命运。每天占领华尔街的运动都在持续,越来越多的希望改变世界的人,通过各种网络给这个运动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如果占领华尔街运动没能把这些网络转变成参与性的民主结构,也不能挑战现有的把我们带进金融危机和无休止战争的制度,那人们就只能安于从每过几年就来一次的“两坏选一”的总统选举,毕竟这样还比占领华尔街的很多方面更接近民主。

  组织起来的劳工

  许多人在工会参加运动之后才开始认真地看待占领华尔街。工会控制着现代社会的重要命脉。每天,工会让城市顺畅的运转,并且他们可以选择在任何一天停止。这样的力量——既有动能,也有势能——让组织起来的劳工在现在情况下有能力提高“99%的人”的生活水平。

  然而和华尔街工作组一样,现有工会的组织方式使其对于这个基于阶级差异的社会无能为力。但是工会严格的等级制度所带来的一致性倒是工作组所欠缺的。

  美国工会的组织方式和资产阶级政党及资本主义公司很像:工人选举工会管理层,工会管理层对工会相关的行政事务有绝对的决定权。一部分的行政事务就是对工人下命令。工人才是让原材料获得社会价值的群体。然而他们工作了一天的劳动果实却要先由资本家来分配,再由工会管理层分配,最后才轮到工人自己。

  工会的任务是确保资本家按约定分配利润。工会管理层对利润的分配受到资本家的限制,出现问题时也可能被工会成员弹劾。要是工人对利润分配有微词,那么工会管理层和资本家都有权开除他。一句话,等级森严。

  如果占领华尔街运动不仅是为了减轻受压迫者的痛苦,而是为了完全消灭压迫,那么工会和华尔街运动中各自进步的因素必须结合起来,行成一个民主的组织,其所创造出的社会才可能更具参与式和对话式,更平等,更民主。

  民主党

  我们不应该忽视民主党对华尔街运动可能起的作用。这个国家的行政机关和司法部门的大部分权力掌握在民主党手中。尽管他们的政策是典型的“不作为”,但对千百万美国人民来说民主党毕竟还是代表了进步力量,尤其和共和党相比。除非出现另一个进步政党,否则华尔街运动进步的呼声非常可能被民主党为其自身利益所用。

  因为民主党允许华尔街运动的持续,人们很容易得出的结论是,民主党没有觉得受到威胁。民主党甚至会借此运动发动人民群众反对茶党,从而控制众议院,并稳固总统的宝座。

  纽约市长彭博(先后加入民主党和共和党,现属于独立党派)对于运动表示默许,奥巴马最近则把运动归咎于“对于我们金融系统的普遍的不满”,都似乎证明了上述猜测。奥巴马不提终止资本主义体制,而强调通过“实行保护美国人民的金融政策”而“重返美国人民的传统价值观”。他在演讲中没有批评占领华尔街运动,却斥责共和党曾经阻碍多德弗兰克金融管制法案的通过。

  无论民主党打着何种算盘,在选举到来前他们只能对“美国之秋”静观其变。如果占领华尔街运动能克服自身结构性的缺陷,其核心成员能经受起各种考验,民主党现在的态度便是在玩火自焚了。(作者为Countercurrents.org网站主编,《红色参考》编辑普罗翻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2 01:57 , Processed in 0.01870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