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sfqcmz888

项观奇致红中网主编关于不赞成王希哲文革意见的信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6-6 00:01:34 |显示全部楼层




认识决不能到此完结。生产资料所有制变更后,分配决定论依然是错误的, 这个错误的政治危害,即是必然导致只承认阶级斗争,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说:“消费资料的任何一种分配,都不过是生产资料本身分配的结果。”又说:“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的发展。”合法的特别是不合法的资产阶级法权存在的事实证明,分配中的不平等,是和人们对生产资料的不同地位、人们在劳动中的不同地位直接联系着的,简言之,即是和狭隘分工直接联系着的。那么,这种不同地位预示着什么呢?恩格斯说:“社会分裂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是以前生产不大发展的必然结果。当社会总劳动所提供的产品除了满足社会大多数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因而劳动还占去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在这个完全委身于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了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从事于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政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 多么精彩的论述, 难道我们现在不是依然带着这“分工的规律” 的痕迹吗?而这难道不正预示着资本主义复辟、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的危险吗?

我们正是从这里看到,尽管在社会主义大地上,个人的脚下都有一小片资产阶级法权的土壤,并且由这片土壤上生长出新资产阶级份子,但是,一般新资产阶级份子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其危害作用和危险程度,又是各不相同的。因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是以无产阶级国家所有的形态体现的,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在向全民所有制过渡时(即解决社会成员对生产资料的不平等地位),也即是向这种国家形态发展。国有并不决定事情的本质,本质在于这个国家究竟掌握在哪个阶级手里。无产阶级国家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它体现着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如果由于管理国家、领导生产的干部蜕化变质,无产阶级国家蜕变为资产阶级国家,那么,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就会蜕变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制度。这不仅可以从私有制、国家的起源,从不同历史阶段上的国有形态中找出规律来;更有说服力的还是现实:管理国家、领导生产的干部中的“一部分”, 由于脱离直接生产劳动,在资产阶级法权土壤上蜕变为新资产阶级份子,那么, 他就会在下面的那些也想捞一把的新资产阶级份子支持下,把党和人民授于他保护人民的那部份权力转化为压迫人民的权力,并利用政权的力量,推行一条修正主义路线,使无产阶级国家不仅具有“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的职能, 而且,其中的这一部份变为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从而和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发生矛盾,破坏社会主义经济。他们以种种借口,大搞利润挂帅、物质刺激、 专家治厂、爬行主义等等,维护、扩大资产阶级法权,逐步抹掉“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实行“劳而不获, 获而不劳”的按权分配的原则,实质就是资本剥削的原则,终于把党和人民委托他管理的那部份生产资料,由社会主义公有制转化为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这是在经济和政治交互作用下,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产生、发展的过程,也是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

正是从社会主义这种经济和政治的特点分析出发,我们认识到,为解决“相矛盾”的问题,就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反对修正主义上台,并在打击资产阶级时重点打击走资派,把被他们篡夺的那一部份权力重新夺过来, 与此同时,坚决实行巴黎公社原则,使干部不要脱离群众、脱离劳动,使群众更好地参加管理国家、 管理生产,不断改善、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器,坚持社会主义经济的正确方向,发展社会主义制度。如果不是这样看问题,仅仅承认阶级斗争,而不承认必须重点打击走资派,那就会把阶级斗争限制在资产阶级也能接受的范围内,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中心问题也是政权问题,实际上也就否定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精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6-6 00:02:42 |显示全部楼层






上述论述,并不排除地主、资产阶级依然存在,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传统观念依然存在, 国际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压力和影响依然存在,以及小生产者、小生产者思想影响依然存在,但是,这些都是围绕着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同以走资派为代表的资产阶级这一主要矛盾起作用。对旧的传统观念, 应看到它并不是简单地再现,而是被新资产阶级按照本阶级的面貌加以改造后利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6-6 00:04:05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说:“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我们在研究生产资料所有制变更后的社会主义经济关系时,时时感到毛主席指示的正确、亲切。

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告诉我们,毛主席亲自制定的党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的基本路线,是完全正确的。“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就是消灭以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在这场斗争中,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最强有力的武器,它毫不留情地用暴力镇压资本主义的复辟行动,并且,又以巨大的耐心和毅力,不断铲除资本主义土壤,不断培添共产主义土壤,直到共产主义的最后胜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6-6 00:05:12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我们认识资产阶级法权和走资派,不过是为了解决它,消灭它,而绝不是夸大它,畏惧它。我们清楚地看到:“ 总而言之,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 社会主义到处都在胜利地前进。”

我们坚信这个胜利,因为“共产主义是不可抗御的”,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无产阶级已经夺取了政权,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并实现了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是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步。现在的任务是继续革命,继续前进。我们并不畏惧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我们有最锐利的思想武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 毛泽东思想;有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有力量的阶级——工人阶级,这个阶级周围还团结着千千万万的劳动群众。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资产阶级法权的每一步扩大,资本主义的每一次泛滥,都不过使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更好地和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结合起来,变得更加觉悟、更加团结,更加敢于革命、善于革命;并在革命中不断清洗自己身上沾染的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污垢。 所以,尽管资产阶级法权生产着资产阶级,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无产阶级不但必须而且可能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深厚根源即在这里。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阶级。实现这一点的历史条件,马克思早已指明:“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我们在为这光辉未来奋斗时,毛主席强调的“两句老话”永远鼓舞着我们:“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一九七五.二.七 草 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6-6 00:07:5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提纲是今年二月听了主席关于理论问题指示(一部分)后写成的。二月二十二日去尼龙研究所宣讲时,曾带着这个提纲。宣讲后,因出了问题,我一边整理录音,一边曾想请别人代为刻印这个提纲(实未刻成),以便必要时向党中央反映情况。现在,党组织向我要这个提纲,说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我宣讲时的情况,我即照原稿抄上。附带说一句,准备刻印的稿子的第四,和这个原稿稍有不同,这是因为当时抄写时略做了文字上的修改,现在,准备刻印的稿子不在手边,只好仍照原稿。

这个提纲,是当时自己学习主席指示的体会,除给个别同志看过外, 没有公开,倒是曾想向更多的同志请教的。现在,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学习已逐步深入,我对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指示和战略部署也有了新的理解,更不想公开这个提纲了。当然,为着弄清思想,对于其中的错误,我欢迎采取同志式的态度进行科学地分析、批判。



项观奇 一九七五.八.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6-6 00:09:40 |显示全部楼层
抄录这个提纲的我的学习马列的笔记本,后来退还给了我,使我得以保留了这个稿子。这个提纲,当时并没有进行批判。

这个提纲值得推敲。提纲的中心,显然是第四点。分析社会结构,研究走资派的危险性,说明继续革命不仅要革走资派的命,而且要进行制度改善,铲除走资派赖以产生的土壤。以这样的思想为基础,接下来接受1976年主席的关于“大官”的“重要指示”更是很顺茬的。这个提纲可以充分证明,真正的造反派,的确是科学意义上的毛派,是和主席的思想完全一致的,主席是造反派的真正的代表和领路人。



2010.4.1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6-6 16:49: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森特 于 2016-6-7 14:26 编辑

王希哲对造反派的评价:就是这批人对共产党进行秋后算账,阶级报复。
当时群众,这里主要”。他们指知识分子,由于觉悟不高,参加文革大多是出于个人的利益和所处的环境决定他们是“革”还是“保主要看的是各地区和本单位的党委书记对个人恩怨,经常给书记提意见的(他们的意见基本上是事实就是的),受到打击和迫害的,多数参加了造反派。这些党委书记起码是压迫人的官僚主义,难道造这些当权派的反就成了对党委的秋后算账?造反派是少数,因为在单位利益不受害的,基本站在“保”的一边,还有随大流的,“保”的风险历来比“革”的风险小,人数较多。加上人数最多的工农,他们在政治和经济上是最大的得利者,他们认为各级共产党的党委书记就是他们的恩人,决定了他们“保”的立场。所以“保”是多数,但不能说“保”的是多数决定了他们的正确。他们当时不知道他们“保”的正是一条资本主义复辟的路线,这条路线导致今天丧失了他们已经得到的利益。造反派又一次被秋后算账,被阶级报复!
  王希哲的思想是共产党永远正确,不会变质,所以不能反,反共产党就是“坏人”,牛鬼蛇神。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2 23:45 , Processed in 0.024606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