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订阅

工 农

贵州苗族中年女性的痛苦见证
本文对黔东南苗族中年女性群体所处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进行了研究,发现当地苗族家庭由于缺乏其他生计来源,农业生产上的家庭承包制使得父权制更加严重,生计的贫困让家庭中的男性产生较大压力,却将女性作为出气筒,而苗族的嗜酒文化更是加重了苗族男性对女性的家庭暴力。
2020-8-9 22:37
同地域歧视作斗争!
地域歧视的实质是什么呢?是中国的官僚大资产阶级煽动小市民仇恨来自全国各地的劳动者,在社会问题上转移矛盾,并着手对这些进入中国资本主义中心地带的边缘地区劳动者进行镇压。基于工人斗争的考量,加上建立独立工运的需要,地域歧视是不能被忽略的。
2020-8-5 22:52
新服务无产阶级的失落困境
工作强度的加大,权利被侵蚀,劳动的过度剥削,非正规就业的扩大,不断增长的生产力目标带来的压力,老板和主管的专制,工资的降低,骚扰、疾病和死亡的频繁发生,都证实了现在进行着激烈的无产阶级化过程,这种新服务无产阶级正在全球扩大,并使工人阶级多样化。
2020-8-5 11:27
辛苦半个月,拿到三十五
软件上反馈说我没有按规定拍照,罚款300元。我找站长申诉,让他跟领导说我是新来的,第一次拍蓝色风暴。可是没过半天,申诉失败了,我的钱是照扣不误的。没多久,我收到了扣除所有杂费的半个月工资 —— 35元。
2020-8-4 10:09
微软员工自发抵制华为、阿里跳槽员工的加班文化
这是微软苏州某团队的一次自发行为。由于华为和阿里来的员工时常“比赛加班”,甚至“半夜在工作群互发消息”,给团队带来了国内互联网企业的加班文化,破坏规则,恶性竞争。他们因此在工作之余开发了Hackathon项目,可以每晚检测部门内部人员晚上还在加班并提出警告。
2020-8-4 09:06
结束资产阶级教育路线!救救工人的孩子!
资产阶级的学校让教师处于绩效考核高压下,变成碎片知识的传声筒,教师为了自己的一口饭吃,死命地从学生身上榨出成绩。除了以分数取人,教师还主动迎合主流思想,维护旧秩序,用所谓的"正能量"去打压孩子对社会的批判性思想,把孩子逼死!
2020-8-1 09:27
广州黄埔区村民已奋起反抗掠夺强拆
这是广州市黄埔区村民反強拆反掠夺的抗争视频。广州市黄埔区是黄金地区:珠江、港粤铁路、港粤高速公路等密布、寸金尺土,是垄断资本家垂涎已久的地方。这比英国当年“羊吃人”的圈地运动还要贪婪还要残酷!
2020-7-24 02:27
请求株洲市公安局对唐人神集团网贷诈骗尽快立案查处
株洲市公安局这种渎职不作为的行为,实质是对犯罪分子包庇纵容放任,让我们受害人怀疑是否有其他黑幕。唐人神集团是株洲市上市企业,其董事长及其儿子皆参与其中,关系极为复杂。株洲市公安局的不作为让罪犯嫌疑人逍遥法外,极可能使执法部门成为某些犯罪复杂的保护伞。
2020-7-22 00:14
“大名鼎鼎”的比亚迪,三个月害死五个工人
这已经是厂里今年第六次出事故了。五次死人,这次一个小伙成了残疾人。大家可能在想,我们这里是不是什么小黑厂啊?其实我们厂一点都不小 —— 我们这里是汽车行业巨头比亚迪的厂 —— 但是大名鼎鼎的比亚迪公司,黑起来比小厂凶残多了。
2020-7-19 10:30
高贵的北京,请停止你对外卖员的歧视
要么等红灯超时扣钱,要么逆行威胁自己的生命安全,外卖员们只能徘徊在收入和生命安全之间。外卖员同行之间存在着恶性竞争。外卖员愈发失去与外卖平台、劳务派遣公司议价的能力,时时刻刻都受到外卖平台和劳务派遣公司的盘剥,生存处境十分艰难。
2020-7-16 20:44
谁在把中国乡村变成“新的租界”?
在前者的乡村空间想象中,空间的建造者无意去触碰乡村的经济社会关系与文化建设,城市与乡村的中心-外围关系牢牢存在,乡村空间成为城市中产阶级建立的“新的租界”,这种想象只会促成一个被割裂的,被一块块城市飞地所占领的乡村。
2020-7-11 22:22
中国工厂中的列宁主义者 —— 对佳士劳工组织策略的思考
在当代中国,工人运动尚未发展出这种势头,首先要解决“如何组织”的根本问题。由于不够重视这个问题,珠三角的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未能提供一条可行的途径来克服中国当代工人运动的分散和零星状态,尽管他们的尝试令人钦佩。未来的任何努力都必须将组织问题置于首位和中心。
2020-6-30 02:02
一个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像我们村这种没有集体经济的村庄,村干部多是瞄上国家的拨款补贴,另外就是工程占地的补贴。我们村的村长原本就是个二流子,往上两辈也没好人。前几年修公路占地,据说几十万的补偿款被私吞了。这是大家伙的利益,村民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2020-6-27 12:37
资本化农业劳动体制研究 —— 以宁夏黄高县菜心产业为例
农业劳工的结构性力量和主动抵抗从主客观两个方面对资本化农业劳动体制构成了冲击。伴随着市场对“新农业”产品的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劳工结构性力量必然也会越来越强,而菜场等生产资本加强对劳动过程的控制并试图将市场压力传导给劳工的做法,自然也会激起劳工的自主抵抗。
2020-6-7 07:10
劳动者死了?摆平就好
在资方的不厌其烦的教育下,翻看法律,资方的底气看来也不是装的,对资方的法律保护也不是空中楼阁,很多都是实打实的保护和维护。而作为劳动者的普通人,那高悬的法律往往可望不可及。
2020-6-4 21:0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6 01:32 , Processed in 0.019816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