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订阅

理 论

侧记“毛派”和反共派的“对话基础”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位“毛派”领袖,发表了深情的文章,和香港南方系纠集的1989余孽们“对话”。 他宣布,自由派并不代表大资产阶级,只是小资产阶级的幻想;他细致地质问对方,要求认清大陆遍地都是“马列毛青年”、“仇富思想”正在广泛传播的大好形势。
2019-8-3 00:26
说好的不“滥用回归”呢?咋说滥用就滥用了呢?
阳和平先生,如果您想把道理说明白,那就用大家都能听懂的大实话讲出来;如果您认为资本主义运行的基本规律不是一般人民群众能够掌握的,而只能说给“先锋队”听,那么您好歹拿出一篇说得过去的“实证研究”,显示一下自己的“先锋”水准。
2019-5-21 04:17
自己“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 —— 尴尬不尴尬?
自己“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 —— 尴尬不尴尬?
阳先生不仅成功地“证伪”了他自己“严格定义”的利润挤压危机说,而且还成功“证伪”了他自己的生产过剩危机说。如此“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尴尬不尴尬呢?
2019-5-20 13:57
为什么说“中帝论”就是不折不扣的革命渺茫论?
如果像中国、印度、巴西、埃及那样的国家全都是“帝国主义国家”,世界上还剩下多少“被压迫民族”呢?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不就成了一个多数人压迫少数人的体系而不是少数人压迫多数人的体系了吗?这难道就是东风先生的“科学的”马列毛主义吗?
2019-4-2 11:18
要么放弃革命,要么放弃“中帝论”
一句话,要么放弃革命,要么放弃“中帝论”。今天的“中帝论”者尚可插科打诨、言不及义,妄图两者兼得,但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将迫使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做出选择。
2019-3-31 01:31
帝国主义,还是“半外围”?—— 论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根本分歧(下) ...
很明显,这两条路线存在着根本分歧。关键在于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态度,在于对整个资产阶级的定性,在于与外国帝国主义的争夺中应持何种立场。
2019-3-29 01:57
帝国主义,还是“半外围”?—— 论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根本分歧(中) ... ...
把资本主义世界划分为“中心”、“半外围”、“外围”的世界体系论,事实上就是否认了帝国主义也存在强弱之分,否认了强弱帝国主义的实力对比会发生变化,从而也就否认了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规律,否认了帝国主义之间争霸的必然性,实际上沦落为一种反动的“超帝国主义论”。
2019-3-28 01:44
帝国主义,还是“半外围”?—— 论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根本分歧(上) ...
近期,在中国左翼圈内,就中国的社会性质究竟是帝国主义还是所谓“半外围”国家, 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这是一个关系极其重大的分歧,不可不辩论清楚。因为这关系到当前革命的基本性质问题。如果对中国的社会性质不能有正确的认识,那么就根本不可能正确认识当前革命的基本性质。
2019-3-27 01:39
资本主义、苏联问题与近代中国革命的历史性质
自从中国受到西方资本主义入侵以来,中国社会各阶级所面临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如何在经过重大改造以后,确立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作为一个完整的、有独立主权的“民族国家”的地位。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现代中国,在怎样的意义上,是一个多民族的“民族国家”?
2019-1-17 06:55
“新民主主义政治空间”还是社会主义革命?—— 与老田同志商榷 ...
所谓中国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着“新民主主义”的政治妥协空间,是不符合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实际的,而且应用于国际范围,还会得出荒谬的结论。无论老田同志主观上愿意还是不愿意、喜欢还是不喜欢,在未来的阶级大搏斗中,解决矛盾的出路只能是社会主义革命。
2019-1-6 10:38
对“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一文的不同看法
今天劳动者的反抗和批判事业,依然有为资本主义匡正驱邪的功能性地位,这一部分历史进步责任也只能夠由劳动者负担起來,就此也依然存在与部分资本“统一战线合作”的潜在空間,新型领导权建設过程中间,也存在着联合一部分去反对最坏的一部分的阶段性需要。
2019-1-6 10:34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马克思所托付的伟大历史使命落到了中国无产阶级的肩上。中国的无产阶级和他们的政治代表一定能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事业。外国人能做的事,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外国人没有做过的事,我们中国无产阶级也敢做。
2018-12-31 11:44
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
要正确地总结二十世纪社会主义革命的经验教训,就要依靠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搞清楚什么是阶级,什么是阶级社会,什么是阶级社会赖以产生的历史条件,什么是阶级社会在未来走向消亡的历史条件。
2018-12-25 05:46
对教育是生产劳动一说的质疑 一一 关于教育劳动的性质
我们可以对马克思的生产劳动作一个简要概括,这就是,凡是能为社会生产物质财富、又能为社会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就是生产劳动。否则,就是非生产劳动。再来看看教育劳动是否是生产劳动的问题。对此,我们的答案只能是否定的。
2018-12-22 23:22
马克思主义者与选举
马克思主义者对于参选与代议制政府的态度是什么?在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中,曾经发展或并存两种原则,并对此问题有着不同甚至是相反的看法。其中一个是改良主义,主张现代的代议制政府提供工人阶级一个机会,选出一个社会主义者占多数的政府,并藉此完成社会主义。
2018-12-11 00:1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18 09:06 , Processed in 0.035494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