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龙翔五洲

真共产党人该怎样对待打着红旗反红旗的特色党  关闭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7:16:05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关于拨乱反正的七项主张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3-5 20:07 编辑

1、毛泽东曾经指出:“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没有一个革命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中再次提到“中国和俄国的历史经验证明:要取得革命的胜利,就要有一个成熟的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条件。”而现在执政的特色党已经变修变质。继续前行,就是改旗易帜,步前苏联党垮塌国解体之后尘。这是毫无疑问的。单靠其自身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这就决定了中国无产阶级要想摆脱被剥削被压迫的境地,要想挽救革命挽救党挽救中华民族,使其不步前苏联之后尘,就必须组织起来开展拨乱反正的斗争,就必须重新成立一个用马列毛主义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党,否则,要想取得拨乱反正革命斗争的胜利,那是绝不可能的。

  2、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中还曾经指出“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斗争,包含着两重性:一方面,反官僚资本就是反买办资本,是民主革命的性质;另一方面,反官僚资本就是反对大资产阶级,又带有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过去有一种说法,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可以毕其功于一役。这种说法,混淆了两个革命阶段,是不对的;但只就反对官僚资本来说,是可以的。”现在,我们正在进行的拨乱反正的斗争,就包含着这样的两重性。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还指出“隻有經過民主主義,才能到達社會主義,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天經地義。”而事实是,我们的民主主义的革命任务远未完成。这就决定了,我们不仅要对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重视起来,更要对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革命重视起来。谁要是忽视了中国民主主义革命斗争,谁要是轻视了无产阶级旨在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的极端重要性,谁就不懂中国拨乱反正的的革命斗争,谁就不晓得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辩证关系,谁就一步也前进不了,从而成为可悲的自以为是的口头革命的可怜虫。

  3、拨乱反正的斗争获得胜利的基本条件,是拨乱反正统一战线的扩大和巩固。而要达此目的,必须采取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策略,这是不可分离的三个环节,而以斗争为达到团结一切进步势力的手段。在拨乱反正的统一战线的整个时期,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这一真理,已经逐渐为左派内同志们所了解。但不了解的依然还多,他们或者对修正主义特色当局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放弃斗争,一味地去挺、去拥,或者认为斗争可以无限制地使用,提出不切实际的打倒修正主义特色当局的错误主张,或者对于中间势力采取不正确的策略,比如把一般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捆绑起来,一起作为此次革命的对象,或者不细分顽固势力,将其作为铁板一块等等,这些都是必须纠正的。

  4、发展进步势力,就是发展无产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力量,就是发展左派的革命组织到全国,就是发展全国工人、农民、青年、妇女、儿童等等的民众运动,就是争取全国的知识分子,就是扩大争民主的革命运动到广大人民中间去。只有一步一步地发展进步势力,才能阻止修正主义继续倒退的步伐,才能防止其改旗易帜,而为拨乱反正的最后胜利树立坚固不拔的基础。

  5、争取中间势力,就是争取中等资产阶级,争取地方实力派等。争取中间势力是我们在拨乱反正的统一战线时期的极为严重的任务,但是必须在一定条件下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这些条件是:(1)我们有充足的力量;(2)尊重他们的利益;(3)我们对顽固派作坚决的斗争,并能一步一步地取得胜利。没有这些条件,中间势力就会动摇起来,或竟变为顽固派向我进攻的同盟军;因为顽固派也正在极力争取中间派,以便使我们陷于孤立。在中国,这种中间势力有很大的力量,往往可以成为我们同顽固派斗争时决定胜负的因素,因此,必须对他们采取十分慎重的态度。

  6、顽固势力,目前就是官僚资产阶级的势力,现在又分为修正主义派和西化派,以后还要逐渐分化。目前的修正主义派和西化派有区别的。西化派是革命左派的头号敌人。他们的目的就是改旗易帜,就是祸国殃民灭党。这是左派坚决反对和极力避免的。修正主义派则采取两面政策,一面尚在举马列毛主义和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一面坚持搞私有化,又执行摧残进步势力的反动政策。因为他们尚在举马列毛主义和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所以我们还有可能争取他们留在拨乱反正的统一战线里面,这种时间越长久越好。忽视这种争取政策,忽视同他们合作的政策,认为他们已经是事实上的不可救药派,已经就要举行反左战争了,这种意见是错误的。但又因为他们在全国普遍地执行摧残进步势力的反动政策,拒绝进行拨乱反正,还坚决反对左派实行拨乱反正的纲领,坚决反对我们超越他们所许可的范围,否则就加以思想上政治上法律上的压迫,所以我们又必须采取反抗他们这种反动政策的斗争策略,同他们作思想上政治上法律上的坚决斗争。这就是我们对付修正主义两面派政策的革命的两面政策,这就是以斗争求团结的政策。如果我们能够在思想上提出正确的革命理论,对于他们的反革命理论给以坚决的批判;如果我们在政治上采取适合时宜的策略步骤,对于他们的反左反进步政策给以坚决的打击;如果我们采取适当的法律步骤,对于他们的法律进攻给以坚决的打击;那末,就有可能限制他们实施反动政策的范围,就有可能逼迫他们承认进步势力的地位,就有可能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而使他们陷于孤立。同时,也就有可能延长其留在拨乱反正的统一战线中的时间,就有可能挽救他们,从而避免前苏联党垮塌国解体悲剧的发生。所以,在拨乱反正的统一战线时期中,同修正主义派的斗争,不但是为了防御他们的进攻,以便保护进步势力不受损失,并使进步势力继续发展;同时,还为了推迟他们改旗易帜因而导致政权轰然垮塌的时间,并保持我们同他们的合作,避免大规模内乱的发生。如果没有斗争,进步势力就会被顽固势力消灭,统一战线就不能存在,修正主义派对西化派投降时就会没有阻力,前苏联党垮塌国解体的悲剧就一定会在中国大地毫无悬念地发生。所以,同修正主义派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是团结一切拨乱反正的力量、争取时局好转、避免发生大规模内乱的不可缺少的手段,这一真理,将被拨乱反正斗争的一切经验所证明。

  7、关于对待特色共产党的政策。特色共产党是一个由复杂成分组成的党,其中有顽固派(包括修正主义派和西化派。这两派是有着很大区别和矛盾的。决不能将其看成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左派一定要充分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为无产阶级革命服务),也有中间派,也有进步派,整个特色共产党并不就等于顽固派。因为三十多年来,特色共产党打左灯向右拐,坚持走修正主义路线,使得国家从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变成无产阶级被专政的最坏的资本主义,特色共产党也因此变成了一个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政党,有些人就以为整个特色共产党都是顽固派,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现在的特色共产党中,顽固派还站在支配其党的政策的地位,但在数量上只占少数,它的大多数党员(很多是挂名党员)并不一定是顽固派。这一点必须认识清楚,才能利用他们的矛盾,采取分别对待的政策,用极大力量去团结特色共产党中的中间派和进步派。

  编后语:我一再向同志们指出: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告诉我们的只是一旦修正主义上台,无产阶级就要起来造反,就要革命,就要去重新夺回丢掉的政权。但如何夺啊?方法呢?实际上,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没能圆满地回答这个问题,甚至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和老天爷的关系,毛主席连社会主义为啥会变修和如何防止修正主义复辟这两个问题也没有来得及回答好,就匆匆地遗憾地离开了我们。咋办?面对无产阶级被专政的客观实际,我向同志们提出了返回头去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无产阶级被专政下革命理论的意见。我希望我的这个意见能够引起同志们的重视。我渴望看到同志们通过一段时期的理论学习,能够联系实际,尽快写出一批高质量的作品。这篇习作,可以看做是抛砖引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7:50:31 |显示全部楼层

新观点新观察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1 18:54 编辑

文采观点一、否定了列宁的“国家资本主义,就是我们能够加以限制、能够规定其活动范围的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是同国家联系着的,而国家就是工人,就是工人的先进部份,就是先锋队, 就是我们。”(列宁:《俄共布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列宁选集》,第三卷第627页)之中的“国家就是工人,就是工人的先进部份,就是先锋队,就是我们”,否定了特色国《物权法 》第四十五条 “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财产,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国有财产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强调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中的国家就是苏维埃亦即全国人大系统。 强调社会主义国家的所有权必须归享有社会主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大系统。

文采观点二、提出了无产阶级法权的概念。所谓无产阶级法权,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这个权利必须归享有社会主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大系统。无产阶级法权是 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亦即无产阶级民主的命根子。

文采观点三、提出社会主义的纲有两个:一个是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另一个是无产阶级法权的确立。两个,一个都不能差,缺一个也不行。

文采观点四、我们可以把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国家看成是一个股份人人均等的大公司,然后将西方的现代企业制度套向社会主义国家,在这个框架下,实行与其相配套的现代政党制度、现代行政制度、现代司法制度、现代教育卫生制度、现代社会保障制度和现代企业制度等。这就是我给出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新模式。我以为,社会主义要树立宪法的权威,实行社会主义的宪政。社会主义应该是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宪政的有机统一。

文采观点五、摆在特色国面前的是两种革命,两种前途。如果特色当局觉悟了,允许左派组织起来,另立新党,实行无产阶级两党制,并确保两党共举一面马列毛主义旗,共唱一首国际歌,共同实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紧紧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特色党会浴火重生,特色国会实现伟大复兴。相反,如果继续执行修正主义路线,只是把左派当成一张用来反对右派的牌来使,绝对不让其组织起来,更不允许其发展壮大,则会步前苏联之后尘,毫无悬念地爆发极具破坏性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主义革命,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颜色革命。结果,执政的特色党必会被全盘西化派掀翻在地,特色国必将随之被解体,国家陷入大动荡。之后,无产阶级趁机组织起来,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尽管为此付出的代价巨大,但发生这样的结局,不是除特色当局以外的任何政治势力的意志为转移的。特色党和特色国究竟何去何从,终究取决于特色当局的觉悟。这就是特色国的大趋势。如果从左派一盘散沙到合法地组织起来也称作一场革命,是一场不可或缺的民主革命,那么,未来发生在中国的革命,至少是三次革命,而不是两次革命,更不是一次革命。

文采观点六、否定了列宁的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前夜的论断,进而提出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主导的联合中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参加的旨在革除大资产阶级的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夜的新观点。文采认为,只有在这个革命取得胜利以后,才能开启完全意义的旨在革除中小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目前,世界就处于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夜这样一个历史发展阶段。发起于美国华尔街的99%对1%的斗争以及特色国正在进行的同修正主义的大官僚资产阶级的斗争,体现的都是这样一个性质。 从这个意义来说,特色国革命是世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尽管特色国为开启这个革命,首先需要实现组织起来的任务),而世界革命的爆发,会给特色国革命以有力促进。反过来,特色国革命的爆发或者胜利,会给世界革命以极大鼓舞和指引。特色国原本可以为世界新文明的诞生作出卓越的贡献。因为那里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7:58:20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抓纲治国 纲举目张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3-5 20:07 编辑

抓纲治国,纲举目张,这个大道理,治国者要懂得,左派更要懂得。只要抓住了,治国,就会轻松,革命就会顺利。否则,不懂,没有抓住,或者抓错了,抓偏了,就一定会磕磕绊绊,就会栽跟头。

  那么,什么是治国的纲?

  第一,是路线,亦即主义,亦即经济所有制性质。决定它的是现实生产力水平。第二,是落实经济所有制的管理体制,亦即政体。两个,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错。前者决定后者,后者体现前者并反作用于前者。其实,这就是马克思关于社会矛盾的基本原理。至于以后的民生、民主、民声、民心等,都是目,都是受这两个纲支配的,纲举目张。

  现在,许多左派朋友牢记主席所说的“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其实是片面的。殊不知,我们在政体这个方面也存在着严重问题。如果不解决好体制的问题,你的这个目是张不起来的。不唯其如此,即便是路线或者主义,也不是越公越好。因为,还要受现实生产力条件和阶级状况的制约。同理,一些右派人士看到我们的政治体制存在严重问题,提出了政改的要求。其实,同样片面了。因为他们不仅没有看到我们的路线也有严重的错误,对于现实生产力条件和阶级状况的制约,也缺乏深刻的认识。一定要明白,路线不正确,体制再好,还会出现百分之九十九对百分之一的问题,如美国。目标再好,也需要建立在现实生产力的基础之上,更需要阶级的力量去推动。一旦脱离了这两个现实条件,就是纸上谈兵了。所以,我一再指出:治国的纲是两个,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错。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懂这个道理。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制度吃人。很对。但是,我们要予以深刻理解。这里的制度包含了两层意思:一个是所有制亦即路线亦即主义,一个是落实所有制的政治体制。只要其中有一个错了,都吃人。人间之所以有那么多人吃人的悲剧,归根结底,还是在这里。

  之所以说这些话,我是试图告诉大家:纠正错误路线,树立正确路线;革除专制体制,实现民主宪政,这才是治本之策。我们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所有受错误路线和错误体制侵害的人获得解放,最终实现人类的大同。所谓万教归一,归在哪里?就是世界的大同。但是,怎么实现?宗教只是给人类展示了一个美好的憧憬,具体,还得靠人类自己的智慧。


      后附:几年前,在北京和王子凯谈起抓钢治国的纲的问题。他谈到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很对。但这说的是阶级社会纲的普遍性,也可以说是绝对运动。但人类社会不仅有绝对运动,还有相对静止。人类不仅有普遍性的纲,还有特殊性的纲。前者包含后者,后者是对于前者的具体体现。现实中,我们不仅要对普遍性的纲有清醒的认识,更要对相对静止时期的纲的特殊性有更清晰的认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8:02:50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为人民服务 按规律办事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3-5 20:07 编辑

革命的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可以概括为:为人民服务,按规律办事。

这里的人民,在现阶段,就是以无产阶级为主体并包含了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的最广大人民群众。只有到了将来的社会主义革命阶段,人民才会变成仅仅是无产阶级。而现在还不是。因为现在,有比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更凶恶的敌人。为了打倒这个更凶恶的敌人,无产阶级还需要联合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为了打倒这个更凶恶的敌人,无产阶级首先要争得民权,实现民权主义。只有在实现了民权主义之后,才谈得上实现社会主义。没有民权主义,就不会有社会主义。这是毫无疑义的。无产阶级是彻底的革命论者。但同时,无产阶级还必须是革命的阶段论者。无产阶级必须要将彻底的革命论和革命的阶段论结合起来。可见,人民的范畴里面,已经包含了当时的革命对象、革命策略、革命动力、革命前途等诸多内容。

为人民服务,说的是立场,是方向。这是革命的共产党的首要问题。所谓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方法,大体不错。

为人民服务,就得首先把人民的位置摆正了,使其真正坐到主人的位置上去,要人民至上。倘若明明是官老爷、大地主、大资本家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此时,却要求去其为人民服务,那是很滑稽的,决然不可能的。具体来说,就是要想为人民服务,就得必须首先实行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使人民真正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否则,为人民服务,就是一句漂亮的骗人的鬼话。倘若广大无产阶级还没有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那么,努力实现之,就成为革命的共产党为之奋斗的目标。

为人民服务,就得制定一部宪法,切实落实好社会主义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无产阶级要求这个权利必须归享有国家最高权利的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人大系统。在宪法里面,要规定好人民的权利、责任和义务,以便人民共同遵守。必须要树立宪法的权威,以此保障人民的正当权益。决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脱离于宪法之外,凌驾于宪法之上。这就是宪政。那种在宪法中塞进了必须坚持某党的领导的宪法,是强奸了民意的伪宪法。那种生硬地把坚持某党的领导的条款塞进宪法里面的某党,绝对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的共产党,而是伪共产党。

为人民服务,就得一切从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一切为了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就要特别关注民生,注重分配,急人民所急,想人民所想。革命的共产党要努力成为人民的贴心小棉袄。

为人民服务,就得一切依靠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是如此。革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建设是无产阶级的建设。试想,革命的共产党明明干的是无产阶级的事业,倘若不把无产阶级组织起来,设置重重条款限制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不让无产阶级组织起来,害怕无产阶级力量壮大,不紧紧地依靠无产阶级,那是多么地不可思议。倘若是这样,那个共产党,就注定不是革命的共产党,而是披着共产党外衣的狼外婆。倘若有人还为狼外婆高唱赞歌,极力忽悠无产阶级要紧紧依靠狼外婆实现无产阶级的解放,那么,不管这个人怎样地盛世危言,哗众取宠,其立场注定不是无产阶级,而是狼外婆的同伙。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实现无产阶级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狼外婆的统治。如果狼外婆以及狼外婆的同伙不改变其立场,不改变其做法,无产阶级就要毫不可惜地将狼外婆和狼外婆的同伙丢到垃圾堆里去。

为人民服务,就得树立无产阶级道德,弘扬无产阶级文化,高唱社会主义的主旋律,反对一切低级、庸俗、丑陋的东西。革命的共产党要有信心、有决心创造出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的需要。

为人民服务,就得按规律办事。自然有自然的规律,社会有社会的规律,革命有革命的规律,建设有建设的规律。我们不能更改规律,自以为是地创造规律,逆规律而动。我们只有努力地发现规律,不断地反思自己,纠正自己,老老实实地按照规律办事。只有这样,才能取得各项事业的成功,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每一个革命的共产党员要争做为人民服务的标兵,按规律办事的模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8:07:32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先反腐 后政改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3-5 20:07 编辑

2012-12-30

    习近平执政一个多月来,先是推出了旨在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后又发布《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紧接着,一批官员在网络反腐中应声倒下。对此,网民们拍手称快。面对习近平上台后的一系列动作,网上披露:“党内贪官人心惶惶”,“多地现官员集中抛房,媒体称需警惕财产转移潮”。几乎与此同时,71学者联署倡政改。下面,就有关这些问题,发表几点浅见:

  其一,习近平上台首推反腐是对的。要知道,这是一场深刻而又严峻的路线斗争和阶级斗争,是一场影响深远的伟大革命。为此,一定要搞清楚这场革命的性质、革命的动力、革命的对象、革命的同盟军、革命的策略、革命的任务、革命的前途和革命的转变等等。你只有把反腐上升到这样的高度来认识,才可以。否则,是不行的。

  其二、抓纲治国,纲举目张,反腐也是这样。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是路线和体制的问题。所谓的在现有路线和体制下做官要想不腐败得具备神的品质,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反对腐败的目标,就不应该仅仅局限于揪出腐败官员,而是要在揪出腐败官员以后,顺势纠正错误路线和理顺扭曲体制。先反腐,纯洁党的组织,整顿军队,纠正错误路线,再改革政治体制。71 学者联署倡政改,其中不泛真知灼见。但反腐在前政改在后的顺序不能颠倒。否则,就成了改旗易帜。

  其三,反对腐败,要依靠党,依靠法律,更要依靠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要搞统一战线,要百分之九十九对百分之一。习近平说“人民群眾是我們力量的源泉”,很对。真正的铜墙铁壁,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开言路,打破网禁,还人民言论自由。对此,巩献田、项观奇、李成瑞等都提出来了。接下来,就看习近平的了。是否还人民言论自由,对习近平是个检验。

  其四,反对腐败,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世界的问题,也不仅是现在的问题,而是由来已久的问题。所以,我们要大胆吸收和借鉴国外和我们过去在这方面的好的经验。西方的不全坏。马克思主义就是源自西方的。不能搞逢西必反。过去的不全好。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尽管没有起到根治腐败的作用,但毛主席倡导的伟大的继续革命精神永存。我们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要搞拿来主义。

  其五,反腐败,要由上到下,由点带面,循序渐进,稳步推进。过快会出事,过急会摔跤,欲速则不达。

  其六,如何处置贪官。既然认识到在现有路线和体制下做官要想不腐败得具备神的品质,认识到贪官也是现有路线和体制的受害者,认识到我们要通过纠正错误路线和理顺扭曲的体制,把滋生腐败的祸根拔除,从而让所有受它侵害的人获得解放,那么,对待这些犯了错误的官员,就要本着宽大和挽救的态度。对于存在问题的官员,要限期把问题说清楚了,把赃款上缴国家,只要不存在命案,一切都可以宽恕,要给其生路,甚至还可以让其在原岗位上继续为人民工作。对于那些心存侥幸、隐瞒不报、顽固不化、死不改悔且罪大恶极者,必须让其得到法律的应有的处罚,以平民愤、正民心。

  目前,我们和整个世界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挑战本身就是机遇。大挑战的背后必然是大机遇。推背图和火星男孩都预言2011-2013年间,中国这只雄狮会苏醒。他们预言中国在经历一系些特殊事件后,将缔造一种新的文明,并预言这种文明,将影响整个世界,从而为我们星球上的和流之声打下坚实的基础。我们希望他们的预言能够成真。

  祝福中国,祝福人民,祝福习近平。

                  -----《草根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8:10:47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中国梦和中国之大趋势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3-5 20:08 编辑

2013-12-27

习近平今年4月28日同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时指出,实现中国梦必须焕发工人阶级的历史主动精神,并鼓舞和激励广大职工和劳动群众为这个伟大梦想而不懈奋斗。那么,中国工人阶级队伍目前的状况究竟如何?何为工人阶级的历史主动精神?如何理解习近平所倡导的“中国梦”? 中国工人阶级如何确定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中国梦能否实现的决定性因素是啥? 中国之大趋势如何?下面,简要说一说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第一、 中国工人阶级队伍目前的状况究竟如何?

1、从中国工人阶级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所处的阶级地位来说,早已不是中国工人阶级专政,而是中国工人阶级被专政。压在中国工人阶级身上的,有国外大资产阶级、国内官僚资产阶级和自由 资产阶级。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一命题,早已不存在了。

2、从中国工人阶级的组织程度来说,原来的工人阶级政党共产党早已背叛了其所在的阶级,成了官僚资产阶级的政党。在其他们的专制统治下,中国工人阶级至今一盘散沙。

3、从中国工人阶级受压迫的程度来说,由于中国工人阶级深受国外大资产阶级、国内官僚资产阶级和自由资产阶级的三重剥削和压迫,在官僚资产阶级的专制统治下,中国工人阶级没有丝毫 的民主权利。也正因为如此,相对于一般资本主义国家中的无产阶级,他们所遭受的剥削和压迫更甚。正是因为如此,也就意味着中国工人阶级的队伍里面蕴藏着较其他资产阶级国家更大的革命潜力。

第二、何为工人阶级的历史主动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4.28讲话中指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巩固工人阶级的领导阶级地位,充分发挥工人阶级的主力军作用”。实际情况是,工人阶级的领 导阶级地位,早已不存在了。所谓的巩固工人阶级的领导阶级地位,纯粹是个伪命题。而在没有正式回复工人阶级的领导阶级地位之前,所谓“充分发挥工人阶级的主力军作用”,不过是忽 悠工人阶级继续为剥削阶级卖命罢了。如果习近平真的是想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真的是想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真的是希望发挥发挥工人阶级的主力军作用,那么,习近平就应该切实贯彻落实宪法给工人阶级的各项民主权利,允许工人阶级组织起来,同他们一起开启无产阶级革命,重新夺回原本属于他们的领导阶级地位。除此,别无选择。

第三、如何理解习近平所倡导的“中国梦”?

“中国梦”,亦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问题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可以不讲回复中国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么?可以不讲回复科学社会主义路线么?可以不讲坚持马 列毛主义么?一旦脱离了这些,你的“中国梦”岂不是成了“黄粱梦”?也就是说,只有习近平的中国梦,是坚持了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了马列毛主义, 才是与中国工人阶级心心相印。也只有这样的中国梦,才能够焕发起工人阶级的历史主动精神,鼓舞和激励广大职工和劳动群众为这个伟大梦想而不懈奋斗。

第四、中国梦能否实现的决定性因素。

中国梦究竟能否实现,终究取决于共产党的总书记习近平。也就是说,习近平究竟是当末代皇帝,还是做中华民族的大英雄?终究取决于习近平的阶级立场、习近平的胸怀和其对马列毛主义 理论掌握的程度,取决于习近平倡导的中国梦的内容。别人,任凭谁也替他做不了主,更帮不了他。所以,提醒处于被专政地位的左派,千万不要皇帝不急太监急,还是悠着点为好。

第五、中国工人阶级如何确定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没有中国工人阶级领导地位的中国梦,没有社会主义路线的中国梦,脱离马列毛主义思想指导的中国梦,对于中国工人阶级来说,既不是复兴梦,也不是黄粱梦,而是一场噩梦。在这样的梦 境里,有的只是中国工人阶级的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这绝不是中国工人阶级所想要的。要想实现中国工人阶级自己的梦想,唯有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组织起来,拨乱反正,开启无产阶级革命。

第六、中国工人阶级面临的首要问题是什么?

中国工人阶级的解放终究是中国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中国工人阶级要想获得解放,就必须起来革命。而要革命,首先得有一个革命党。但是,现在,他们不让无产阶级组织起来。所以,组织起来,就成了摆在每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面前的首要问题。相对于反转基因、反腐败、反自由化、除汉奸等其他一切正义行动来说,概莫有比组织起来更为重要、更为紧迫的了。

第七、中国的政治格局如何?

中国目前是三足鼎立的政治格局。一足是当权的特色官僚资产阶级顽固派,也就是修正主义派。二足是官僚资产阶级中的西化派和自由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三足是处于被专政地位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亦即左派 。现在,二足的势力日渐壮大,已经不再满足于老二的身份,吵着争民主,闹西化。两派狗咬狗,斗争日渐激烈。左派则以“在野的身份,在朝的心态”(郭松民语)参与其中,奋不顾身地 甘当一足攻击二足的炮灰【用郭松民的话来说是“被熊擦了屁股”】。郭松民提醒“民间左派,长点心吧” 。

第八、中国之大趋势如何?

摆在中国面前的是两种革命,两种前途。如果习近平当局觉悟了,允许左派组织起来,另立新党,实行无产阶级两党制,两党精诚团结,紧密协作,共举一面马列毛主义旗,共唱一首国际歌 ,共同实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共同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那么,执政的共产党会浴火重生,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会实现。相反,如果习近平当局继续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绝对不让左派组织起来,更不允许其发展壮大,还想继续把左派当成用来反对全盘西化派的炮灰来使唤,那么,无产阶级左派的上上策就是:撤出来,坐山观狗斗。如此,中国必会步前苏联之后尘 ,党必会垮塌,国家将陷入大动荡【其实,即便无产阶级左派不撤出来,继续给一足当炮灰,也还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只不过稍稍延缓一下其倾覆的时间罢了】。之后,无产阶级趁机组织起 来,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尽管为此付出的代价巨大,但发生这样的不幸结局,不是除习近平当局以外的任何政治势力的意志为转移的。这就是中国的大趋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8:24:23 |显示全部楼层

蒋委员长又回来了 我们该怎么办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2-19 18:36 编辑

2010-11-05
-------李文采谈《右派中多数人要的其实是自由资本主义》

“右派中多数人要的其实是自由资本主义”,我以为这个判断是比较客观的,是符合于中国的实际的。但是,倘若认识仅仅到了这一步,那是不够的。还得加上“中国是否有实现自由资本主义的条件”。因为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我们只有把这两个方面都看明白了,都正确地回答了,才算完整。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在开头已经做了肯定的回答,不再赘述。下面说第二个。

对于第二个问题,毛主席早在1965年就曾经说过:“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做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日本和欧洲资本主义国家还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还是走不通。”(《前奏》,第16页)我完全赞同毛主席的这个英明判断。

另外,毛主席于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还指出:“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对于毛主席的这个英明判断,我同样持完全赞同的态度。

总结毛主席的上述两段话就是:中国如果不搞社会主义,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会搞修正主义。其结果,对外必然是附庸资本主义,对内必然是反动的法西斯专制主义。其情形,好比把蒋委员长又重新请回来了。

自由主义者是不晓得这个道理的。他们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反对官僚专制主义。他们原本期望通过资本主义改革,撬开通往民主资本主义的大门。结果,被国内的特权阶级和国外的大资本家阶级绑架,掉进了封建法西斯主义(也就是官僚专制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臭水沟而不能自拔,以至于资本主义改革的吹鼓手吴敬琏先生只剩下祈祷的份儿了。继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失败、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致使中国大革命再次失败以后,中国用三十余年的资本主义改革实践第三次验证:资本主义这一条道路在中国走不通。倘若一意孤行,前苏联就是最好的例证。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了,我以为还是不够的。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失败和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致使中国大革命再次失败,均已经成为历史,我们无需细说。只是,对于新时期社会主义制度下修正主义何以能够掌权?我们却不能不深入分析其中的根源。

关于这个问题,在毛主席的上述讲话中,实际已经做了交代:“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问题是如何切实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如何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毛主席没有说。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

我的认识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在毛主席时代,社会主义公有制建立起来了,但是,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宪政民主体制却没有建立起来。相反,我们实行了一套违背社会主义民主原则的党国官僚主义体制。社会主义只是完成了一半。毛主席去世以后,修正主义之所以能够上台,究其根源,就在于此。

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时间退回到三十年前,只要改革毛泽东的党国官僚主义体制,建立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宪政民主体制就行了。只要完成了这个改革任务,从制度上来说,我们的建设社会主义的任务就算基本完成。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中国通过三十年的资本主义改革,社会制度一下子倒退了至少一百年,成了官僚特权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官僚买办汉奸集团专政。受官僚特权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官僚买办汉奸集团压迫的,不仅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还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及其广大的知识分子。严酷的革命斗争要求我们,必须正视并立足于三十年改制以后的社会现实。我们的革命的正确战略,一定要建立在这个现实的基础之上。这个正确的战略,就是从无产阶级主导的联合资产阶级参加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做起。我们要建设宪政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宪政新民主主义的政治和宪政新民主主义的文化。这是唯一正确的适合中国当前革命斗争的战略。谁要是违反了这一战略,谁就不了解中国的实际,谁就注定要犯左的(社会主义革命)或者右的(资本主义革命)战略错误。依照他们的错误战略指导中国的革命斗争,其结果,必然使中国蒙受绝大的损失。这是毫无疑问的。

附:《右派中多数人要的其实是自由资本主义》【见网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19 18:47:24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与社会主义再革命论者商榷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3-5 20:08 编辑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革命左翼内部围绕着当今革命性质的问题争论不休,一种是社会主义革命,一种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还有一种是宁可当资产阶级的尾巴助推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因为持这种主张的是极少数同志,这里就不提了)。究竟哪一种符合当前的实际呢?下面我就来说一说这个话题。就从共同学习毛主席的有关论述开始吧:

第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长时期内是反帝反封建。在解放战争时期,我们又提出了反对官僚资本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斗争,包含着两重性:一方面,反官僚资本就是反买办资本,是民主革命的性质;另一方面,反官僚资本就是反对大资产阶级,又带有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过去有一种说法,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可以毕其功于一役。这种说法,混淆了两个革命阶段,是不对的;但只就反对官僚资本来说,是可以的。摘自: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中流击水点评:毛主席的这段话至少包含了如下两层意思:反对官僚资本主义是属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包含了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是双重性质的革命。那种把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仅仅看成是单一的民主主义革命或者单一的社会主义革命的认识都是片面的,因而是错误的。

另外,我还要补充一点,反对官僚资本主义还包含了革除官僚资本主义赖以存在的专制体制的民主主义的革命任务,以便巩固革命成果。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即便是革命胜利了,官僚资产阶级还会伺机卷土重来,社会终将跳不出朝代兴衰的周期律。事实也正是如此,前苏联因此党垮塌国解体,中国共产党政权也因此早就变得岌岌可危了。

在此,我请大家认真思考:当今特色社会究竟是什么性质?反帝、反一党专制、反官僚资本主义是不是当下中国人民的革命任务?毛主席说的上面这段话,今天果真过时了么?

第二、毛主席教导我们“每个共产党员须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整个中国革命运动,是包括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个阶段在内的全部革命运动;这是两个性质不同的革命过程,只有完成了前一个革命过程才有可能去完成后一个革命过程。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而一切共产主义者的最后目的,则是在于力争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最后的完成。只有认清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区别,同时又认清二者的联系,才能正确地领导中国革命。”摘自《毛泽东: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

中流击水点评:这一段,毛主席精辟地讲了整个中国革命的两个阶段,讲了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辩证关系。在此,我提请大家认真思考:诚如清源等同志所说,“封建地主阶级是早已经被孙中山和毛主席领导的民主革命所消灭了”,但后来呢?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归了政府,上面又加了一个共产党的领导,地主阶级换成了被毛主席深恶痛绝的官僚主义者阶级、皇帝换成了党的领导重新粉墨登场,清源就不认得了,大家看是不是这样啊?尤其是后来,随着毛主席去世,邓小平上台,在四项基本原则的掩护下,他们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大走资本主义道路,致使官僚资产阶级卷土重来了。在这种情形下,我们的民主究竟在哪里呢?面对特色共产党的专制统治,面对宪法规定的享有国家最高权力的人大被架空,面对宪法第三十五条成为摆设,面对毛泽东旗帜网、主人公网、红旗网等左派网站不断遭到封杀,面对红中网不得不将域名搬到国外等客观事实,清源等同志竟然闭着眼睛说“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早已经完成”了,是这样么?

洛阳会议纪要的认识倒是符合实际,指出“争取民主是当前斗争的切入点。这是一个艰巨的斗争任务。我们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只要是反对法西斯专制的力量,我们都可以联合,只是不要忘记我们的阶级独立性,不要忘记我们路线、目的和方向。 ”这也就意味着洛阳会议纪要承认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尚未完成这一事实。既然如此,你们凭什么口口声声坚持要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呢?你们不觉得你们提出的主张和客观实际相矛盾么?

第三、毛主席教导我们“民主革命在全国胜利之日,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摘自: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中流击水点评:所谓“民主革命在全国胜利之日”,就是无产阶级通过民主革命掌握了政权之时。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请大家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啊?俄国十月革命是建立在二月革命之后苏维埃掌握了实际权力的基础之上。“我们经过解放战争,赢得了民主革命的胜利。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摘自: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在此,我请大家认真思考:面对特色现实,无产阶级掌握政权了么?民主革命在全国果真胜利了么?回答自然是否定的。既然如此,请问社会主义革命论者,你们的社会主义革命究竟该如何启动啊?

恩格斯在其《共产主义原理》开篇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共产主义?”恩格斯回答“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何以到了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论者那里,居然连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也不讲了呢?【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20 11:32:2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毛主席当年在延安窑洞里有两场著名谈话:一场是和黄炎培的,是关于如何跳出兴亡周期律的。毛泽东回答黄炎培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另一场是和胡耀邦讲什么是政治的。毛主席告诉胡耀邦:“我认为政治就是两句话,把自己的人团结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中流击水点评:过去,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就很好地贯彻落实了上面的思想。今天,我们结合实际再次提出新民主主义革命主张,是对这一思想的再次体现。美国华尔街斗争提出的口号是“99%对1%”,遵从的就是这样一个原则,很对。可是,我们的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勇敢的社会主义革命论者们硬是把特色社会分成两大阵营: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加分析地一股脑地把整个资产阶级作为此次革命的对象。他们挽起袖子挥舞着鞭子赶处于中间状态的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一般资产阶级到敌人一边,使他们挂起白带子来反抗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因而陷身处弱势地位的无产阶级于孤立。这样的革命若能取得成功,我看那得等到太阳从西边出来才行?大家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样啊?

第五、争取中间势力是我们在抗日统一战线时期的极严重的任务,但是必须在一定条件下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这些条件是:(1)我们有充足的力量;(2)尊重他们的利益;(3)我们对顽固派作坚决的斗争,并能一步一步地取得胜利。没有这些条件,中间势力就会动摇起来,或竟变为顽固派向我进攻的同盟军;因为顽固派也正在极力争取中间派,以便使我们陷于孤立。在中国,这种中间势力有很大的力量,往往可以成为我们同顽固派斗争时决定胜负的因素,因此,必须对他们采取十分慎重的态度。摘自毛泽东《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

中流击水点评:中国毛派联合”《二次会议纪要》提出:“社会主义再革命,是由无产阶级领导的(经过共产党),是以工农阶级、包括站在工农阶级一边愿意投身社会主义再革命的广大干部、广大党员、广大知识分子为主体的革命。同时,为了成功进行这一革命,还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劳动者阶级的革命群众、包括从事劳动的小资产阶级的革命群众,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反对法西斯专制统治的集团、阶层、政治力量,从而结成最广泛最有力量的社会主义再革命的统一战线,孤立打击最反动最凶恶的以修正主义、法西斯专制为其政治特征并执掌政权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及其死心踏地依附于这个阶级的私营资产阶级的某些政治势力和公开或不公开支持、操纵这个阶级的外国垄断资产阶级的某些政治势力。”于是,我的问题出来了:

你一方面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劳动者阶级的革命群众、包括从事劳动的小资产阶级的革命群众,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反对法西斯专制统治的集团、阶层、政治力量,从而结成最广泛最有力量的社会主义再革命的统一战线,”一方面又摆出社会主义再革命的架势,不仅不尊重处于中间状态的势力的利益,还要革你要团结的处于中间势力的其中一部分阶级的命,你让中间势力如何向你靠拢啊?你当人家都是傻子啊?尤其是在无产阶级尚未组织起来,一盘散沙,根本谈不上我们有充足的力量,多少年来,我们在同顽固派的斗争中也不是一步一步地取得胜利,而是恰恰相反,屡战屡败,在这种状态下,你的反对主要敌人的统一战线如何能建立起来啊?既然如此,请问你的社会主义再革命究竟如何启动啊?

第六、毛主席说“中国有一句老话:‘有饭大家吃。’这是很有道理的。既然有敌大家打,就应该有饭大家吃,有事大家做,有书大家读。那种‘一人独吞’、‘人莫予毒’的派头,不过是封建主的老戏法,拿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来,到底是行不通的。我们共产党人对于一切革命的人们,是决不排斥的,我们将和所有愿意抗日到底的阶级、阶层、政党、政团以及个人,坚持统一战线,实行长期合作。但人家要排斥共产党,那是不行的;人家要分裂统一战线,那是不行的。中国必须抗战下去,团结下去,进步下去;谁要投降,要分裂,要倒退,我们是不能容忍的。”摘自《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

中流击水点评:这实际讲的是对新民主主义革命成果的合理分配,也是讲未来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政权的建设。如果依照社会主义再革命的主张,他们必然是反其道而行之,“一人独吞”、“人莫予毒”了。这种封建主的老戏法,拿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来,到底是行不通的,难道拿到二十一世纪就行得通了?真诚的奉劝尚未掌握政权、尚且处于弱势地位的社会主义再革命论者们:好好想一想吧!【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20 11:35: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2-21 19:34 编辑

《与社会主义再革命论者商榷》实际是写给项观奇老师的。现在看来,没有用。他根本听不进去。不仅如此,还把二次革命论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在此,我要对项观奇老师说,您的这个帽子,扣在我头上不合适。因为我不仅一贯反对一次革命,也反对二次革命。尤其是,在我看来,所谓一次革命,无非两个结果:一是口头革命,不干事,整天瞎扯淡,就像现在这样;二就是给资产阶级当炮灰,推墙拆庙,先推翻特色政权,大乱中国,再干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这就是二次革命。所以,所谓一次革命,和二次革命殊途同归。如此看来,二次革命论的帽子,项观奇老师留着,戴在自己头上,不大不小正合适。27亿曾经倡导政改,项观奇老师立即予以支持,就很能说明问题。还有,项观奇老师批判恽仁祥保守主义,不无道理。但是,把其倡导的救党保国之初衷一起来批判,自然就滑到推墙拆庙一边。这样,就更能说明问题了。这样的主张,不仅是错误的,更是愚蠢的。这样的主张,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8 06:17 , Processed in 0.026012 second(s), 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