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780|回复: 0

“两种母亲”交迸出香港的民主悲愤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6-18 22:20:26 |显示全部楼层
“两种母亲”交迸出香港的民主悲愤
2019年06月18日 06:03

短短半月,香港民众连续上街为“反送中”示威,皆以超过百万的人潮淹没长街。能召唤出如此汹涌的群众力量,恐怕已不只是因为《逃犯条例》修例引发港人恐慌;而是香港民主长期遭到漠视与挫折,让香港人积累已久的悲愤难以遏抑地爆发。港府以催泪弹粗暴对付示威民众,特首林郑月娥面对百万大军冷漠悍然,中联办误判形势,都是民怨难消的主要原因。

表面上看,《逃犯条例》的修订,确能防堵港中台现有犯罪逃逸的漏洞。但实质上,港府贪功躁进的修法心态,一味讨好北京,却挖到了港人心中最恐惧的“两制变一国”地雷。20多年来,港人一直生活在“两制”遭“一国”侵吞的阴影中:从2003年的反国安法23条运动,2012年的国教“反洗脑”运动,2014年争特首“真普选”的占中运动,主要都在抗拒香港特区既有的制度遭到贬值与侵噬。没想到,港人这条敏感神经,又被林郑月娥大剌剌的《逃犯条例》撩动,一发不可收拾。

香港的几任特首皆有相同的问题:作为行政长官,他们扮演“承上”的地方首长角色,皆大过自己“领导”香港的特首认知。也因此,在北京与香港的利益歧异时,他们多半更趋向接受中央的意见,却无法适切地代表香港民众表达特区的立场和民意,并据理力争。过去几次修例引发港人抗争,特首都无法扮演润滑及沟通角色,只能看中央脸色行事,因而失去因应先机,原因在此。

这次“反送中”运动中最怵目惊心的,应该是港警对六一二包围立法会的群众镇压,催泪弹、塑胶子弹及警棍齐发,对付的是手无寸铁的年轻人。对此,林郑月娥以“母亲论”哽咽地说,自己也是妈妈,“不能纵容孩子任性”而不管教。此话一出,立刻引来香港的妈妈们连署反呛,“香港的孩子不要特首当他们的母亲”,他们要你当一个负责的政府领导人。

这显示,以“母亲”自居的林郑月娥,完全无法在港府的暴力镇压中自圆其说;她的“母亲论”,也是一个特首的错误角色认知。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立法会的警方暴力驱离现场,有一位学生的母亲在最前线对执法的员警苦苦相劝。这个妇人连吃了数颗催泪弹却仍不肯离去,她声嘶力竭地请求镇暴警察不要再打小孩,“我不希望这里变成天安门广场”。她也反身劝告示威群众:“警察也是善良的,大家回去吧。”这段画面,在网络上被反复播送,感动了无数人;这样大爱的母亲形象,和林郑月娥严峻的母亲角色,交织出港人的悲哀与愤怒。

为了一桩犯罪案的引渡,却把香港法律拖进破坏“一国两制”的泥淖,这是林郑月娥的不智。她更大的错误,是把一场民主示威定调为“动乱”,港警的执法过当严重伤害民心,她更难辞其咎。一个真正的“母亲”,如何可能如此严苛对待和伤害自己的孩子?

除此之外,香港中联办在此事件中的因应是否妥当,也值得怀疑。回归20多年来,在经济上,香港东方明珠的“橱窗”角色已不比从前;在政治上,“港人治港”的自主权却一再遭到蚕食,连特首直选的愿望都遭到抹杀。占中运动失败后,港人的民主挫折与心理上的失落,都达到了一个新低潮。在这种情况下,中联办非但没有同情与疏导,却还想利用《逃犯条例》的“送中”为自己建功;这样的催逼压榨,岂能不激出港人最悲绝的反抗?

不论逃犯条例“送中”的主意是北京或香港发动,当事态恶化至今,港府恐怕只有撤回一途。否则,习近平本月下旬在日本大阪的G20峰会,将难以面对各国领袖。而且,如果北京还想贩售“一国两制”的设计,就必须让港人好好享有它既有的制度,它的卖相才不会太难看。(节录自联合报社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4 10:21 , Processed in 0.03187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