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47|回复: 0

中国落实环境承诺面临一系列挑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25 22:51:29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中国减少碳排放计划落实有难度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September 25, 2021

中国最高领导人连续第二年在联合国大会做出减少碳排放的,赢得了国际社会的一致欢呼。但专家指出,中国落实环境承诺还面临一系列挑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二称,中国将不再支持污染严重的海外燃煤电厂,并将支持能源的绿色转型。此举旨在增强北京在气候问题上的信誉。

他在预先录制的联合国大会讲话中表示:“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作为全球煤电厂的最大公共资助者,中国领导人的上述表态可能为国际煤炭融资项目敲响丧钟。但中国的经济模式仍然相当依赖煤炭,这将导致北京在实现既定目标的道路上步履维艰。

最大公共资助者

波士顿大学7月的一项研究显示,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占到全球国家公共部门跨境融资支持的煤炭电厂总融资的50%,截止2020年总投入超过500亿元,

受到一带一路项目的推动,这些新建的煤电项目聚集在亚洲。印度尼西亚是中国最大的煤电项目合作伙伴,有21个项目和约93亿美元的投资,越南和巴基斯坦的项目数量紧随其后。

美利坚大学外交学院教授、环保学者夏竹丽(Judith Shapiro)说,对于一些能源供应紧缺的国家而言,与中国合作是获取资源的优先途径,因为北京有充足的资金和丰富的经验。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的立场是,它将与受援国伙伴合作,努力满足其基础设施需求。在许多情况下,要求的是燃煤电厂。中国在这一领域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

美国智库全球能源监察的煤炭项目主管谢瑞尔(Christine Shearer)对美国之音表示,投资海外的煤电厂也是中国转移国内过剩产能的渠道。

她说:“中国拥有全球一半以上的煤厂。这些工厂大部分是在过去十年中建成的。由于这种快速建设,中国发展出一个专门建造煤厂的行业,速度快,价格比其他国家便宜。面对国内日益饱和的市场,该行业开始在国外寻找新的市场。”

韩国和日本一直是除中国外海外煤电厂的两个最大资助者。但由于面临加剧的公众监督,这两个国家分别在今年4月和5月宣布停止公共投资支持此类项目。有鉴于此,中国已经被视为“最后的贷款人”,主导了煤炭融资。

然而,随着全球环保意识的加强和对可再生能源的推广,中国的海外煤炭项目不仅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还受到来自援助国公民社会团体越来越大的压力。

全球范围内的煤炭使用正处于十字路口。据《纽约时报》的统计,煤炭项目支出在2019年降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在过去20年中,相比新投产的燃煤电厂数量,有更多的燃煤电厂因为融资或盈利困难等原因关闭。

谢瑞尔表示,天然气、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价格已经大大降低,煤电项目的价格优势被削弱,还可能面临因环境污染被额外收税的可能。

她说:“煤炭在经济上的竞争越来越难。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地方建设新的太阳能光伏或风能发电能力比保持现有的燃煤机组运行更便宜,预计这一趋势将在十年内覆盖100%的市场。此外,对煤厂征收碳税和施加其他气候有关限制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中国环境论坛主任吴岚(Jennifer Turner)告诉美国之音,放弃投资海外煤电厂有助于中国的国际声誉,北京仍然有机会向以前的市场出口绿色科技。

吴岚说:“全球清洁能源的市场是数万亿美元的。美国、中国和欧洲有足够的空间出去投资,所以不一定有输家,中国仍然可以赚钱。”

可再生能源的研发和出口已经成为国与国之间新的竞技场。近年来,中国的绿色科技技术有了显着的增长。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中国光伏行业协会7月称,该国计划今年多达65千兆瓦的新增太阳能发电装机。

吴岚表示,中国将政策资源向可再生能源倾斜有助于在与美国的绿色科技竞争中赢得优势,为未来经济输入更可持续的利益。

她说:“这就像着名的太空竞赛,不过是美国和一个新的国家-中国,而这是一场气候竞赛。”

经济模式转型

虽然中国领导人承诺减少煤炭使用来保护环境,但现实是中国的经济模式严重依赖煤炭产业,并且新冠大流行后的经济恢复更需要稳定增长来支撑。

习近平在周二的演讲中没有说明将如何处理已经筹划、批准或者正在建设的近50个项目,更没有提到中国在国内继续建设煤电厂的计划。

环境专家指出,中国摆脱煤炭是非常困难的,政府将面临来自国内反对限制其市场的煤炭利益集团的巨大阻力。

夏竹丽说:“中央政府不能完全控制各种中资实体选择在海外做什么,特别是当他们受利益而不是地缘政治声誉考虑的驱动时。”

中国国内对煤炭发电的依赖也相当严重。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数据,在国内,中国从煤炭中生产了约1200千兆瓦的能源,而在国外帮助建立的煤电厂的产量不到100千兆瓦。

在中国,煤炭仍然比可再生能源有价格优势,煤电占该国发电量的近70%,国家能源局的目标是在2021年将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份额减少到56%以下。

然而,能源需求的增加和经济压力使得煤炭消费继续上升。据芬兰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估计,去年,中国新建的煤电容量是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总和的三倍多,相当于 “每周超过一个大型煤电厂”。

该中心的数据还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大流行前的水平高出9%。

夏竹丽说:“ 在国内,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挑战增加了维持就业和利润的压力。远离煤炭的转型代价高昂,鉴于中国国内煤炭供应充足,这些成本是中国目前难以承受的。”

中国领导人已承诺在2030年前碳排放达到排放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分析公司TransitionZero在4月的一份报告指出,要实现碳中和,中国需要在未来十年关闭近600家燃煤电厂。

专家表示,这要求中国更快地进行经济转型,改变严重依赖重工业的经济模式,这会打击以钢铁和水泥等碳密集型产业而闻名的国有部门。

波士顿大学的国际气候谈判专家班达瑞尔(Rishikesh Bhandary)告诉美国之音:“特别是中国北方的社区,许多人直接或间接依赖煤炭经济。在中国经济从煤炭转向清洁能源的过程中,如何创造替代性的生计将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voa)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0 20:37 , Processed in 0.01593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