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11|回复: 2

香港 —— 中共镇压风声鹤唳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12 09:27: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0-12 09:57 编辑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中共取缔所有反对派政党及NGO组织,消灭议会仅有的选举自由,禁止一切批评政府的出版和言论,逮捕和审判泛民领导和示威群众。即使香港反对派已彻底溃散,中共并不会就此放软手脚。因为中共镇压的目的不在于香港,而是要通过所谓“打港独”向国内群众展示习近平的权威,企图发挥震慑作用,压制反抗的民怨和青年激进化。此外,习近平镇压香港也是给美国看的,以展示中国可以“为所欲为”。习近平在中美冲突各战线的斗争都失利,而打击香港成为了他可以展示权威的工具。

结社自由工会权利被取缔

由特朗普到拜登以来,美国政府对香港的问题只是作出口头上的批评。而美国统治阶级目前已放弃香港这只难以取胜的棋子。作为中国直接统治的一个城市,美国没有什么空间利用香港作为杠杆去攻击中国。再者,中美统治阶级都明白到这场大国冲突是不可逆转的,过往香港作为国际金融城市以促进中美经济接轨的角色已再无利用价值。相较于香港,倒不如将资源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对美国的军事和经济上围堵中国来说显得更为重要。这一方针揭示了美帝国主义关注的只是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而不是水深火热的民主权利。

来年就是中共二十大,习近平虽然在党内斗争占了上风,几乎可以肯定他会连任,但是为了使他未来的权力稳固,为未来的统治扫除障碍,他还不能高枕无忧,而需要继续集中个人权力,并处理一系列的社会和经济危机炸弹。现时他大打攻击科技业和房产业的私营资本家,大力打压国内女权及左翼运动,都是连任前必须作出的铁腕整顿。

中共要消灭香港一切的结社自由,就像在中国大陆那样,任何独立于政权以外的组织都会被视为威胁。教协和民阵被迫解散后,支联会及职工盟在本文撰稿时亦准备解散。中共借机消灭一切的香港工会权利,像中国那样只有服从于政权的假工会。除了避免像国泰工会和医护工会那样的罢工再有可能发生,更重要的是扼杀未来更激进工会壮大的可能性。

国安处指控支联会和职工盟为“外国代理人”。由于职工盟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的资助,很可能成为其所谓“勾结外国势力”的佐证。事实上,打击“外国势力”只是中共镇压民主权利的幌子。中共知道经济危机严重,未来对工人阶级将会作出更大力的经济打击,即使政治权利的反抗现在被全面压制,但经济民生的反抗还是可能爆发的。一如在中国大陆即使实行全面独裁,工人还是会为了生计而发动罢工。

我们反对工会组织接受美帝国主义的资助,因为美国政府与中共政权一样,从来都是反对真正的工会运动,而只是想加强自己地缘政治控制的筹码。美国资助职工盟的目的从来不是要强化香港的民主运动,相反是要牵制它、避免其过于激进化。

实际上职工盟虽然在立场上支持2019年的群众斗争,但却完全没有领导过2019年的罢工。在林郑搁置送中条例时他们首先取消了罢工的号召,到了8月因为群众运动的压力下他们才呼吁工人自行请假参加罢工集会,而没有作为工会组织一场真正的集体罢工行动。

镇压下仅余的抵抗

面对反革命的镇压,几乎整个温和泛民都准备退缩,但当有也有例外。社民连虽然几乎全部领导人物都在监狱,但仍继续在街头抗争。而面对支联会被迫解散,副主席邹幸彤却带领了几名常委作出了英雄式的抵抗。她率领了其他常委拒绝,表示即使让步也不会被政权放过,并且高调展示准备入狱的决心,说得掷地有声:“恐吓到我们这里为止,支联会不会帮你散播恐惧。”随后她连同主席李卓人和副主席何俊仁被国安处控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为大律师的她大胆发表文章批击法治的虚伪,在文章《“只谈法治,不谈政治”的抗争七步杀——香港法治迷思与司法抗争诤议》呼吁不要再迷信法治,指没有抗争的话并不会有改变。此前,她也拒绝被剥夺言论自由作为法庭的保释条件,坚持在保释期间向公众发表反抗言论。然而支联会和教协一样并不是具动员力的群众组织,恐怕只有几位英雄的抵抗也不能逆转解散的结局。

泛民软弱与热狗闹剧

可惜的是,邹幸彤只是泛民政治人物中的例外。大多数泛民政治人物都选择投降,对自己的政治立场表示后悔、解散自己的组织、表示退出政坛。就在本文撰稿之时,李卓人和何俊仁呼吁支联会成员解散组织。他们的软弱并不来自个人性格,而是因为其政治路线走到尽头。一直以来,泛民迷信基本法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以及“循序渐进争取民主”,而不明白中共独裁永远不会自我改革而开放民主。他们一直以为只要中共走向市场经济“与世界接轨”,就自然会在香港甚至全中国落实民主。但今天正是因为中共成为了第二大资本主义国家,才不可避免地与美国爆发激烈的帝国主义冲突,并且因而必须加强铁腕统治保卫其“国家利益”。

至于在雨伞运动后打着“勇武斗争”旗号冒起的本土派,在反革命的过程中尽显他们的狼狈相。在中共踢走大部分泛民议员出立法会后,连温和泛民都不堪留在假议会中作为花瓶,因而全体辞职。但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却继续留任议会,因而一度获得《大公报》的赞扬,甚至本来打算可以被国安处宽恕,继续蒙混过关参选下届立法会。最后他还是无法幸免被DQ的厄运,组织随之也瓦解。

热血公民是一个极右民粹组织,利用激烈措辞但内容空洞的反中共言论吸引青年,实际上只会用族群仇恨针对中国大陆人,而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反对中共。他们往往出现在群众运动中制造分化,利用青年对于温和泛民领导保守的不满,攻击泛民来获取声望,但却从来不会提出另一条斗争的出路。虽然打着“勇武抗争”的旗号,但早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败选后变相退出社运,变成以区议会的保姆服务来争取支持,在2019年的运动中完全没有亮相。他们的狼狈相迎来由建制以至泛民、由左翼以至其他右翼本土派的耻笑,可算是为这一节悲剧中带来了一个笑话。

中共全面消灭立法会的选举自由,新的议会的90席中只有22席为直选,而且候选人必须经过国安处审查。这种选举与大陆已完全看齐。中共害怕选举气氛冷淡,以致投票率极低,使假选举成为国王的新衣。澳门在9月选举前DQ了所有民主派议员,使其投票率陷于主权移交以来最低,并出现了大量涂污选票以示抗议的废票。香港的选举大抵也会是这样的翻版。

因此他们要拉拢以民主党为首的温和泛民,诱使他们进入跛脚的议会参选,作为其一块遮丑布。至今只有社会民主连线清晰表态拒绝参加假议会,其他党派仍在犹豫不决。其他温和泛民政党内部出现重大意见分歧。虽然议会内逐步改革的路线已彻底破灭,但泛民政客只会继续堕入幻想,期望可以得到中共的默许,使他们的叛卖之路越走越远。例如民主党元老李华明以及部分民主党的青年领导企图参选,而刘慧卿等元老则害怕参选以致“一铺清袋”,在历史遗下臭名。李华明更表示有中共要员向他提出可参选的名单。另一些“参选派”则是年轻的前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及副主席梁翊婷。邝俊宇在2019年运动早期因为经常在前线协助示威者,其突出的个人行动使他在青年之间受到相当的欢迎,因而被封为“邝神”。但现在却准备堕落为最卑劣的叛卖者。可见,审视一个政治人物还是要看他的政治本质以及实际立场,而不是镜头面前的表演。

反革命不是终结

反革命是无可避免的现实,同时我们认知到习近平政权正面对空前的危机。我们要汲取2019年运动的不足和弱点(参考文章《2019年群众斗争的教训》),为未来的斗争作准备。专制政权处在病急乱投医的阶段,世界资本主义游戏走到了危机连环爆发的阶段。中国内地的群众情绪正暗流汹涌,当其爆发之时,我们就会知道2019年香港的运动不过是一场预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12 09:28: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0-12 09:31 编辑

习近平在中美冲突各战线的斗争都失利
---------------
对于这一点,至少目前来看,似乎依据不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12 09:47:1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0-12 09:28
习近平在中美冲突各战线的斗争都失利
---------------
对于这一点,至少目前来看,似乎依据不足 ...

杯弓蛇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草木皆兵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5 08:58 , Processed in 0.046675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