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480|回复: 72

一篇分析了今年高中生“反补课”、“保假期”现象的文章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19 18:44:13 |显示全部楼层
2021十一假期以来,西安市(据我所知还有很多其他城市)都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假期争取行动。不同于以往的秘密的私自电话举报,这一次呈现的是:集体性,有相对组织性的学生群体行为(外省甚至出现了暴力斗争的现象),因而我们也该毫无羞耻的给这几天的行动加冕“运动movement”和“斗争struggle”的金冠了。

以上截自2020/10/4文章

纯属整活,切勿当真





对于十一假期期间的学生自发维权行动,当时未免有些过高评价,但分析上除了有一些针对个人的偏见,目前看还是较为客观的。由此,我们很荣幸的引出由某非著名吟游诗人 @高桥秀子 提出的 “matheo-autonomism”即学生自我管理/学生自治主义。(我便不耻地给这个名词加上一个意译的中文名:“学联主义”吧)随着21世纪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致使社会矛盾愈演愈烈:教育私有化资本化和本身多少畸形的再生产模式,驱使学生群体逐渐有了自在性,并开始了自发性的维权,以专注自身利益的为主要目的的斗争活动。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学生学生群体斗争的现象,经验的总结,对于其斗争的本质原因的剖析,对于未来如何斗争的理论分析指导,便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话题。目前来讲,这一对于学生这一“类小资”社会群体的斗争现象的系统性分析是空缺的,此时提出:“matheo-autonomism”便有其必要了。“matheo-autonomism”(由于matheo-autonomism一词的解读权本身在@高桥秀子 手上,因此暂时不在文中提出关于该词的词义来源解读,待整活文写完后,经本人同意,整理后补充)

1-对于教育私有化进程中,学校,教师,和学生关系的分析  
学校场所是阶级再生产和社会在生产的场所,用通俗化讲(至少在中国理想情况下)是可以让你实现阶层跨越的途径(实际上这种跨越的比率极其微小且毫无制度化和普遍性)。也就是说,学生是一种“在生产的异化对象”。而老师,则是这种再生产与异化过程中的工人,他们服务于在再生产本身,来满足上层建筑的需求。(这种异化并非完全有害的,但是本身存在一定不合理,如对于认知的局限性灌输等。。且我们不应仅仅创造一个“素质-应试”的对立认知,而应明白,二者无非是阶级再生产不同阶级和地域的教育模式的不同,没有脱离对人异化和服务与上层建筑的事实)。而在当今教育,尤其是公共教育的私有化半私有化资本化的进程中,这种关系再次被资本扭曲:学校为了资本积累不得不创造高升学率,而学校这座资本侵占的再生产工厂,则要加班加点的产出优质产品------学生们。请注意上述关系:资本化教育中,更突出了学生作为“在生产对象与异化对象的存在”,老师作为“加班加点工作不辞劳苦工人们的存在” 而忽视了学生们作为青少年,作为人的存在。忽视了老师们作为孩子的父母,老人的儿女,家庭的栋梁的存在。这实则是一种双重剥削。即时学校对孩子们的,也是学校对老师们的。

2-当今学生斗争/维权运动 的普遍性   
  以目前所观察的已知情况:(主要以西安十一维权运动为对象)这种“运动”是几乎完全自发性的无组织行为。(在工人运动中,有一个词叫“野猫罢工”指工人们自发性非工会指挥或通知的“三无”行动。我想我们目前也可以用在这里。)这种“夜猫学生运动”(有些时候甚至称不上运动,但我们可以降低一下看待的标准)很多时候几乎没有明确的带头人,也几乎没有任何行动的规划,参与的学生们多数出于一种自愿,且无人能为他们的行动负较大责任,从而促使看似庞大的队伍实则成了去中心化的小团体乃至个人斗争的某种集合。这并非说中心化就是好的,但学生维权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夜猫式运动”常常不明不白的收场,毫无胜利成果可言。但如果我们就此来批判学生,那就未免太幼稚了。学生群体是社会客观的组分,是必然前会产生自在性的(其实早早就有了,这里指的是当代学生针对当代问题产生的自在性),那么上述所说的“混乱”自然也有另一层面原因:学生并没有有效的,和规章的,全面稳定的维权和发言媒介。也就是说,学生作为学校和教育最重要的一环,几乎难有十分有效的制度化的权利工具。(请注意这里说的不是名义上的,而是有效的强大权利工具)。这种长久缺失的学生声音和学生力量势必导致矛盾的最终激化与爆发的势不可挡。教育的上层建筑自然不想,也不敢支持这种群众性组织的存在了,但学生们最终是有必要组织起来的。我们不妨把这种诉求的想法逐条列出:
1-学生自发建立学生的利益维护组织
2-争取教育系统中的自主发言权,不要xxx为学生发声,要学生自己发声
3-促使学生们形成自我管理,构成互助体系
4-团结共同反对由于教育私有化带来的过度内卷等一系列社会和教育问题
5-争取学生在社会中的发言权,声明学生诉求和观点
6-解决学生群体中的内部矛盾
7-宣传抗争精神,激发更多学生的自在斗争意识
8-欢迎补充

3-“matheo-autonomism”存在的制约与缺陷
  1.学生没有经济存在支持学生群体是社会组分,却不是社会生产的组分,(这也是学生被异化的教育看成是纯粹的“产品”(再生产对象)的直接原因之一),即学生群体没有经济能力且无法对社会经济产生较大影响。如此,斗争动机便多为“道德层面因素”,“正义”“道德”“自由”等等普世价值话语被产生,而学生群体却无决定性的斗争筹码。在很长时间内,他们的斗争甚至还不得不依靠法律和谁会舆论压力(目前来看这种舆论压力是有限的,且很可能被打压的)。最终使学生运动无法产生如工人罢工一样的有力效果(当然还因为现代暴力机关的完备化处理模式)  
2.学生斗争对象问题
学生斗争的对象和对于矛盾的主次分析出现的差错,往往会被制约在一个小的体系中,把矛盾归结于“某某老师”“某某领导”从而掩盖了整个教育体系对于学生的压迫剥削如2.中所说,教育系统其实是对教师和学生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剥削的,进行知识灌输和再生产的工人们----教师们 并非矛盾的真正因素,而也是受害者乃至挡箭牌。虽然认为在短期内这种 教师-学生联合 共同反对资本主义和异化教育很难存在,但还是想说:找到核心矛盾,剑指教育制度,避免无意义的个人发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3.没有持续性
更多的时候,我们这里所说的斗争都是“一鸣惊人震天响,后便再无声息起”。其中一部分原因是高强度打压和内部的无组织联合,但还有一些我们自身原因。目前来看,这一现象是复杂的综合性因素所导致的,这里便不再过多分析(也由于不同事件的不同具体原因无法分析)。  斗争是否有持续性间接显示着斗争的真实性和影响程度。当一种的“革命热忱”用光之后,是否会有下一次运动,也是学生是否真正地形成斗争意识和斗争共同体的重要标准

结语:不想写了,摆烂了,要是我再读一遍以上内容也挺无聊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19 18:47:39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作者为前西安马列毛联学成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9 20:14:23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请问一下水果,现在国内的工人、学生运动是不是更多的都是无组织的运动,都是当局的行为严重危害到了他们的利益,才会有这些运动的出现。平时是不会有意识的组织起来维权,都是出事了出现问题了,临时组织起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9 20:34:17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截自2020/10/4文章 应该是2021吧。
我作为一个见识过香港规模更大、更“正规”的学生运动群众运动的人提几个意见:1,作者提的这些诉求短期内是没有可行性的。首先是特色强力压制,不仅是因为特色怕“乱”,更因为学生要反对的东西正是特色设置的、对特色有利的。不考虑特色镇压的话,这个诉求大致就是要建立民主的战斗性的学生会、学联。想要建立这些,就需要学生们拥有基本的民主政治知识,比如订立并遵守章程、设置权力监督制衡的架构,还要有人有能力有意愿参选内阁。香港学生从中学就开始接触、实践这些,他们的大学学生会就做得很好,而这在大陆是不可想象的。
2,“学生群体没有经济能力且无法对社会经济产生较大影响”感觉一些大陆左派莫名地拔高工人矮化学生、白领(他们自己大多就是学生、白领),觉得工人就斗争、小资就妥协,其实现在的学生白领跟工人在阶级地位上没啥区别,实在是没必要妄自菲薄。工人也有想当努力干活争取当拉长线长的呢。学生虽不生产产品,但他们自己就是产品啊,只要你们不合作,统治阶级就得不到“勤劳隐忍的优质劳动力”。至于说学生斗争没有持续性,这个是世界难题,所有民间抗议运动都是这样。香港前些年的运动能撑那么久实属奇迹(现在好像也消停了)。
3,作者都自称“摆烂了不忍再看自己的文章”,我觉得属于是理论书看多了刻意的想使用一下,有强行拼凑之感。不妨看看西方是怎么做这些事的,西方在社会层面领先中国上百年。作者说西方式素质教育跟中国应试教育是一丘之貉,这话本质上没毛病(这点马列主义者还是得认的),但用在评价当前大陆教育上就不太妥当了,就跟说人和猪都是动物所以没啥区别一样。西方教育重视培养学生的公民意识、批判性思考,是指向人的自我实现的,中国这应试教育只能算是培养螺丝钉和御民之术(唐太宗: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的杂糅(没错,连培养螺丝钉——技术工人都不完全合格)。西方百年前就提出用鼓励代替惩罚,冷战时更开始反思“鼓励也是一种规训”,而中国之前喊减负、禁止体罚实际根本没推行下去,这几年更由官方定调“把惩戒权还给教师”,网民评论一片“我们当年就被老师打所以体罚应该存在”、“现在的娃太娇气没受过挫折”、“老师不打就是不负责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9 22:04:59 |显示全部楼层
生成文章,供讨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9 23:25:03 |显示全部楼层
别的不说,这个文章不太容易看懂,能不能说人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20 01:13:30 |显示全部楼层
水边 发表于 2021-12-19 23:25
别的不说,这个文章不太容易看懂,能不能说人话

恐怕不易,国内学院派对新八股(西马、精分、后现代、结构之类的)看的很重,动不动就生造出一大堆抽象词汇(政治复古主义之类的),实际上同是学院派的人看了都不明觉厉纷纷点赞表示“这才是共产主义运动需要的理论家”,而一般路过吃瓜群众则“wtf?你们在说什么”这种不说人话的风气还是很盛行的,尤其在新的大学生“左派大V”(他们的专业就是人文社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20 01:47:14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1-12-19 20:14
我想请问一下水果,现在国内的工人、学生运动是不是更多的都是无组织的运动,都是当局的行为严重危害到了他 ...

是这样的,无风不起浪,各种条条框框、规规矩矩实际侵犯到了群众切身利益,群众便会一定范围内形成具备自发组织倾向、拥有一些共同目标的斗争,比如说反补课,学生没得假期休息,老师没得假期休息,于是老师默许学生出来闹,学生也闹来闹去,闹多了就发现原来不是每一次都会被学校制裁,去几趟办公室有了经验,斗争level刷高了,就发现“噢,原来学校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嘛?”通过一段时间的斗争,一开始最富有正义感的那些个同学,比如说经常写小字报抨击垃圾规矩的,到了后边就会晓得怎么闹,轻车熟路了,这部分同学就会逐渐得到大家的认可,“诶,他敢替大家说话,牛逼”这就是从群众斗争中锻炼出的真正的先锋队,他们往往会充当意见领袖、斗争先锋的角色,从而将这个斗争变得有迹可循,因为闹来闹去好像最冲的都是那几个,我感觉这就是一种不是组织的组织,这种组织能够达到目的(带着大家去闹),又不具备很明确的组织形式,在学校看来就像是一盘散沙(大多数学生)上边放了一两颗石头(最喜欢闹事的那几个)。
这种形式的斗争很有好处。一来它是真正的群众性斗争,它足以发动足够多的群众参与其中,群众基础很大程度上决定斗争力量,闹的人多了,自然会生猛许多。二来它不是一种有形的组织,正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它就像水一样,不斗争的时候就安安静静的在河道里流淌,敌人看了也不会感觉这水颇为凶猛,因为一个没有组织的群众看起来就是一盘散沙,或按照公知的说法就是一帮乌合之众,敌人没有办法从一大堆群众当中找出积极分子,对其实现“精准打击”,然而一旦矛盾激化,斗争开始,那么这一股水就会如山洪一般倾泻而出,一场旨在保卫大多数群众实际利益的斗争必然能够得到大多数群众的支持,而这种没有固定组织的斗争又很难被敌人实施“斩首行动”,那么敌人就将陷入在群众斗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无法有效应对,并且这同有明显组织痕迹的斗争相比更不容易引起更强力部门(国安政保)的注意,因为有组织的往往被顺藤摸瓜(就以学院派目前的组织工作来看,国保想想把他们一网打尽只是想不想的问题)。
这种斗争形式是行之有效的,通过长期斗争是能够取得成果的。
而行之无效的法子往往没有好果子吃,比如特地搞一大堆名头响当当的组织,然后搞大张旗鼓的宣传,巴不得全中国的国内安全保卫大队都知道“本市XXXX中学已于X月X日成立XX中学马会,成员名单如下:………”比如文章的作者,之所以是前成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0 02:03: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1-12-20 02:03 编辑
水果战胜橙留香 发表于 2021-12-20 01:13
恐怕不易,国内学院派对新八股(西马、精分、后现代、结构之类的)看的很重,动不动就生造出一大堆抽象词 ...

这个作者大概受到了早期马克思、西方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意大利的自治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故而用了很多故弄玄虚的词。我来给大家翻译一下:

“自在性”大概指的是认识到自己作为学生群体的特殊利益。
“自发性”指的是维护自身特殊利益的倾向。
“异化”指的是从事不会给自己带来重大实际利益(比如“阶层跃升”),但又不得不去从事的行为,比如学习。
“社会客观的组分”指的是学生并不是与阶级斗争隔绝的,因此有着自己的特殊利益。这是前文“自在性”的物质基础。
“社会生产的组分”指的是剩余价值的直接生产者。学生不是“社会生产的组分”,就意味着学生无法通过破坏资本积累来迫使资产阶级让步。

用人话说,全文可以这么总结:学生认识到了资本主义社会下的压迫,并且开始有了维权行动。但是学生缺乏迫使资本家让步的手段,故而只能采取道德呼吁。学生公开建立自己的组织并参与谈判在今天是不现实的。但是作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号召一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今天的“西马话语”就相当于九零后当年的“QQ火星文”。词汇量较大,内容量很低,不利于革命思想的传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20 02:06:55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12-20 02:03
这个作者大概受到了早期马克思、西方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意大利的自治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故而用了很多故 ...

哈哈,井冈山卫士这个讲的通俗。
行之无效,只好寻找神奇海螺的力量。(《海绵宝宝》里的一个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17 03:20 , Processed in 0.02095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