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213|回复: 1

谈谈产生“公知与脑残”这对奇葩的社会根源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3 13:35:38 |显示全部楼层
谈谈产生“公知与脑残”这对奇葩的社会根源

  所谓公知,据说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但我认为这是讹传,因为观察现在媒体上那些所谓的“公知”,他们的言行与“公共”和“知识分子”完全不沾边。“公共”要求具有公心,但“公知们”奉行的却是普世价值、经济人理论,也就是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私”字才是他们的精神内核,与“公”何干?从政治立场上看他们多数都是为任志强、潘石屹等“民营企业家”张目,用鲁迅的话说是“资本家的泛走狗”倒是恰如其分;“知识”两个字用在“公知”们身上更是天大的笑话,“知识”是符合逻辑和客观事实的信息,公知们即不讲逻辑又不尊重事实,他们最爱做也最擅长的事情是吹毛求疵、夸大其辞、颠倒黑白,要的就是骇人听闻的效果,如果“知识分子”就是叫声响、嘴巴大,那河马就是“公知”们的祖宗,这不是埋汰人吗?所以,“公知”绝非“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就我观察,“公知”这个“公”字大概是指性别,而“知”是指知了这种昆虫,也就是指雄性的蝉科生物,从公知们的表现来看,“雄性知了”倒真符合他们的形象,三句不离下三路显得很雄性,叫起来声音和蝉一样响亮,叫的内容也是单调的“普世、普世”,总之公知和蝉的特征很相近。当然也不完全相同,蝉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干净的,小孩子可以捉起来玩,但公知们身上粘乎乎的,一抓起来就是满手的油性液体,其讨厌的程度堪比蟑螂。

  与“公知”们对应的另一种客观存在人们称之为“脑残”,在这里我倒并没有贬低或讽刺的意思,所谓“残”,是指功能不健全者,而“脑残”就是指大脑功能不健全者,大脑的主要功能本是用来思考,思考需要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但“脑残”们的大脑装满了肾上腺素,任何信息输入就像是拧开了开关一样,不是愤怒就是感动,在处于“脑残态”时大脑是无法完成思考这种复杂动作的,不能思考的大脑当然可以称之为“脑残”。当然,脑残是可以治疗的,最有效的药方就是“理性”。记得去年或者是前年,曾经给韩寒他们这种公知开过一道药方,那就是去学数学,数学这种东西最容易建立起逻辑和理性,这个药方对普通脑残病患者也是非常有效的,当然,学好数学也不一定能治疗好脑残,只有理性超越了感性,才可以尽可能的避免自己处于脑残态。事实上,“公知”和“脑残”是一对共轭变量:公知培养脑残,脑残奉养公知,公知本身也是脑残,脑残的声音大到一定程度就变成了公知,公知和脑残是一对镜像。当然,“公知”并不等于就是坏人,他们中间有一部分也是很善良的,比如某些演艺明星们,主观上他们未必是想危害社会,但由于他们多数处于脑残态,加上他们的影响力大,所以他们的“脑残态”会迅速扩展,在社会上制造出更多的脑残粉。于是整个社会都被他们带入了一种情绪化的“脑残态”。对于那些演艺圈的明星公知们,只是奉劝他们一句:千万别把自己的思考能力当回事,好好做好演员这个职业,想要指导社会方向请先学会给自家厕所换灯泡。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会生长出“公知与脑残”这对奇葩呢?任何物种都是环境的产物,中国小环境与世界大环境的共同作用,是公知和脑残们的成长土壤。分析“公知与脑残”这对奇葩的特征,会发现浮躁、缺乏理性、缺乏在价值观上的自信,是他们共同的特点。那么环境到底是怎样塑造出他们这个群体的特征的呢?自陈桥兵变以来,某些人为了赋予自己的合法性,在社会意识形态上逐渐否定前人坚持的理想和信仰,于是中国出现了巨大的信仰真空,由于他们自身不学无术只知道打牌玩鸟,也没有什么理论素养,无法建立起自己的理论威信,于是就用外来的和尚念洋经,以此来压制本土的价值体系,于是公知们就成了西方价值观的掮客,他们鹦鹉学舌般的将名词、概念搬过来,包装成自己的“思想”,利用公共信息平台传播他们的“思想”,配合上可口可乐、麦当劳、肯德基、好莱坞电影、电子产品这些物质上的东西,里应外合,将本土价值观否定得一干二净,比较典型的是当年的《河殇》体现出来的思想,现在“公知”们的“思想”其实是当年自由主义者的遗留物,既不时髦也不新鲜,他们的主张不过是“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的翻板。而“脑残”由于感性过多、缺乏理性思考能力,所以他们抵挡不住“普世广告”的轮番轰炸,另外大多数人都有从众心理,当某种东西被包装成“潮流”之后,很难有人能逆流而动。另外,“普世广告”的形式多数都是活泼生动让人容易接受的,投受众所好是所有广告的特征,潜移默化是广告传播的主要方式,大多数人在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广告的窠臼。不得不说,当年搞宣传的那些笔杆子们整出来那些硬邦邦的教程与花团锦簇的“普世广告”比较起来,宣传效果差得太远。即使是现在,公知们的信息辐射能力也远远超过官方的宣传部门,这到底是某些人的无能,还是某些人有意为之,这值得人们深思。另外一方面,由于缺乏精神感召力,某些人就利用物质欲望来凝聚整个社会,于是社会物欲横流,又因为没有长远的战略目标和社会理想,于是鼠目寸光的上梁造就了目光短浅的下梁,大家都急功近利,于是“浮躁”就成了整个社会的致命伤,无论是做产品的,还是做地产的,还是做教育的,还是搞文艺的,能立竿见影基本上是每一个人的要求。在浮躁的心态之下,谁还愿意穷经皓首?谁还有时间“板凳要坐十年冷”?抄袭、拷贝、剪切就成了人们充实思想的主要方式。这就是公知和脑残形成的社会原因。


  公知和脑残这对奇葩组合还会继续多久,这会决定中国社会的走向。我期望我们都能自己独立思考,别让一群鹦鹉主导了我们的大脑。将大脑从公知们手里解放出来,这是我对那些屌丝脑残粉们的忠告,面对客观现实,回归自己的阵营,不要一边吃咸菜泡饭一边去当“高富帅”们的炮灰,这太不值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3-4 01:10:50 |显示全部楼层
内部条件是秦桧们,买办汉奸们,需要;外部条件即是公开的明目张胆的敌对资本的资助。
能阻断资本-公知的流通网,汉奸势力就被孤立。

如果人大不能管住“卖国务院”,外资的袭击,资本与公知的流通网,这个会真是演戏不如*
1. 管住“国务院”这个买办大本营,不能容忍它搞这改革那措施,未经人大授权,这些都是非法的;它的任何举措,都须经人大辩论表决,国家主席批准,否者就是非法的;当总理与主席不一致时,总理必须被解职;或取消总理一职,如美国政体,部长直接向主席汇报。
2. 为应对可能到来的经济危机,人大应尽快出台应急法令:危机期间,外资不得收购或兼并任何中国企业,只有国家和国企才能接管;而非危机时期,任何外资兼并案都必须经人大辩论批准。
3. 必须阻断外国集团控制中国思想文化媒体的途径:即必须阻断资本与公知的流通网!
(1)。必须明令禁止政府机构、教育机构、学术机构、学术团体接受外国资助;
(2)。必须明令禁止身处公职的个人接受外国资助;
(3)。必须明令禁止公职人员(包括官员,教授,国企管理,等)拥有外国账号;
(4)。接受外国资助的个人必须是外国机构和企业的职员,他们的活动、言论、文章必须标明外国代言人的身分;他们触犯中国法律,个人要受到制裁,其所服务的外国机构及其责任人都要受到制裁关闭。
(5)。诽谤攻击领袖不仅是普通的罪,而是反宪法罪-个人必须受到审判,所代表的机构必须关闭。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18 06:37 , Processed in 0.035933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