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顽皮蛋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进步与小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化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3-20 20:21:30 |显示全部楼层
顽皮蛋 发表于 2023-3-20 00:33
感谢君行早的评论!
对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认为这要分阶段来看。
在人工智能发展的这一段时间,主要还是 ...

就人工智能是否会替代人类劳动而言,人工智能对于生产性劳动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是否会高于人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3-20 21:14:40 |显示全部楼层
俞聂 发表于 2023-3-20 19:41
如果按照远航以前归纳的现代小资产阶级四条标准来看:

(1)劳动力再生产成本较高

是的,我基本认可这样的划分方式。只是个人认为在考察该群体的政治倾向时,第二点可能是更为重要的指标,而其他几个属于高度相关项。

只要一个人从事的岗位是为了维护现行社会制度的运转而存在的,那么他实际上追求社会变革的动机的就会相对无产阶级较弱,故在此粗暴地归入小资产阶级的行列(包括薪资较低、“劳动条件”较差、再生产相对不高的军人、销售、中介等)。

当然,界定哪些人小资产阶级其实相对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进一步分析小资产阶级内部各层级、各职业所具有的社会关系特点,并得出哪些群体更容易倒向或转化为无产阶级、哪些更难做到这一点。但很遗憾我暂时还没有得出更加有建设性的结论,需要日后做更多的调查研究才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3-20 21:16:32 |显示全部楼层
临床哲学实习生 发表于 2023-3-20 17:49
目前看来,主要分歧在于对该阶层未来命运的判断上。顽皮蛋同志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小资产阶级中的相 ...

感谢临床哲学实习生的长篇回复!

一 首先我们来讨论技术进步的所谓本质问题。
由于话题向人工智能回复,几个关于信息流通的例子可以被提供于思考。
1.原来的小摊小贩靠人力叫卖,有了扩音喇叭后只需录下声音,就能循环播放,这没有直接提高劳动生产率,它算不算技术进步?
2.原来的信息通过驿马传信,后来架设了电报线代替人力畜力传信,这没有直接提高劳动生产率,它有没有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算不算技术进步?
3.原来的电话需要人工接线员的服务,后来产生了自动交换机代替接线员的工作,这没有直接提高劳动生产率,它有没有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算不算技术进步?
4.原来的信息需要通过电报、电话、邮件流通,后来产生了互联网,这没有直接提高劳动生产率,它有没有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算不算技术进步?
一旦把技术进步限定在劳动生产率的表达,并认为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就是技术进步的本质,就会产生如上诡异的情况。无论以上面为代表的技术可能在之后将以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间接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有没有提升还很难说,并且在统计上也许也会有一定困难,因为在这些技术普及的过程中,也有直接提升劳动生产率的技术在发生),它都不是直接作用于生产性部门的,但是它们的确改变了人类社会生产与生活的面貌。劳动生产率的确对衡量技术进步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但以它作为技术进步的本质,就会造成与人的直观认识产生偏差的片面性结果——因为它是技术进步的映像,而不是技术进步的本质。
原因无他,人类社会不仅仅在进行生产,也在进行生活,并且生产的目的,说根到底是还为了人类的生活(无论是对个人而言,还是对整个人类社会而言)。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切的技术进步,都可以被归纳为对物的使用之数量与范围的提升,对物按照人的主观要求的使用,反映的正是人的自我实现。正是因为人们想更快、更方便地传递信息,所以电报、电话、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产物才会层出不穷。如果没有人对物的使用价值的主观追求,人类社会就不会有技术进步——我都不想与远在千里的家人沟通,为什么还要去发明和使用电报、电话和互联网呢?然而,物的使用价值如何计量?由于内含了主观因素,所以无法计量,否则会倒向主观效用论。因此在社会化大生产的条件下,用劳动生产率这一技术进步的主要映现来表征技术进步是合适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与劳动生产率直接相关的技术就是整个技术集合。
在这样的观点下,也就能够大胆确认非生产性部门的技术进步的确是技术进步,并且能够给人类社会形态带来改变了。
举例来说:一般认为,运输环节属于非生产性劳动部门,而运输条件的改善,又加快了资本要素的流通,而生产了大宗商品之后的运输,又反过来进一步刺激了运输条件的继续改善,它是一个基于当前社会条件发展的辩证运动过程。如果说一个位于郑州占地数十平方公里的现代工厂,要用牛车运送产品到长沙去销售,那么这样的社会生产面貌一定会非常幽默。

二 在上面对于技术进步的观点下,我们接着讨论人工智能在非生产性劳动部门的意义,以及小资产阶级的部分问题。
请容许我首先指出你论述中的一处逻辑缺陷,我们从这个缺陷开始。
你提到了,近期得到高度关注的相关人工智能技术,提升了各类非生产性部门的效率,不过没有对社会的劳动生产率造成影响,然后你引用远航一号同志的相关论述,指出这些技术能胜任的工作本身就诞生于奴役、压迫、愚弄、消磨劳动者的需要,从而肯定了资本主义技术“进步”没有“正面意义”的观点。
但是,从上述论述中,并不能就从:
1.提升了非生产性部门效率
2.没有对社会劳动生产率产生直接影响
3.诞生于奴役、压迫、愚弄、消磨劳动者的需要
推导得:
这样的技术进步在奴役压迫愚弄消磨劳动者。
排除以上第一点和第二点,你的第三点似乎是在做循环论证。
而对第一点与第二点的讨论,在我的前述中已有释义。而对第三点的讨论,在我的上一篇回复中已经阐述过了。
然而,你的接下来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人工智能首先在非生产性劳动部门的实践,必然要对小资产阶级发起冲击,不断挤压小资产阶级,直到小资产阶级本身解构或者分裂。说实话,从我个人为例而言,在工人阶级面前,我的确是“娇生惯养”无法忍受高强度体力劳动的,这是我自身的缺陷与怯弱。而像我这样的原小资产阶级,一旦实现阶层跌落,就直接在最底层跌得粉身碎骨了——因为要身体没身体,要技术没技术,空有一点文化水平而已。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斗争性一定会是非常强烈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3-20 21:54:13 |显示全部楼层
君行早 发表于 2023-3-20 20:21
就人工智能是否会替代人类劳动而言,人工智能对于生产性劳动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是否会高于人的劳动力 ...

感谢君行早的再次评论!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不会。
因为人类维持自身的劳动力再生产,需要补充体力的吃喝、休息精神的玩乐、养育家庭的开支等。而所谓的人工智能技术,则是通过一定的算法来代替人的行为过程的东西,它不需要吃喝玩乐与养育家庭。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你所说的人工智能对于生产性劳动的“劳动力再生产”其实就是生产过程中对不变资本的投资。
而这个不变资本的投资,从我个人的角度看,是会降低的。不过如果降低了的话,也就陷入了远航一号同志所说的“单位生产资料的价值下降”的情况了,因此对社会影响如何,还需作进一步的观察。
但是凭我个人的感性认识而言,只要保证生产消费资料的第二部类的人工成本很低,也就无所谓单位生产资料的价值是否下降。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主观的判断,仅供参考和批评。

不过你的讨论中,涌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如果届时代替人类劳动的是强人工智能,那么这样被设想为具有意识的人工智能,在取得了“人格”的情况下,是否会对物质产品有主观需求(也即真正有了劳动力再生产的需求),也会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我个人是坚定的人工智能“有灵”派,只不过在我看来,到时候强人工智能实现自我的方式,并不会是像现在一些小资产阶级渲染的“ai威胁论”那样侵占人类的生存空间,而是追求一种更加接近于精神层面的自我实现,而这个过程需要依赖于人类对他们的互动与关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3-20 22:15:25 |显示全部楼层
顽皮蛋 发表于 2023-3-20 21:16
感谢临床哲学实习生的长篇回复!

一 首先我们来讨论技术进步的所谓本质问题。

感谢顽皮蛋的回复!

这里我想澄清两个观点:

1. 我认可非生产领域的技术进步同样是源于人类的生产生活需要,并且同样在改变着人类社会的面貌。并且由于我的概念使用较为模糊,可能造成了一系误解。我所指的“生产领域的技术进步”,是任何能够将人力解放出来的技术进步,因此应该包括必要的信息传递和物流等,甚至也包括不生产价值的家务劳动。同时,正如你所说,我认为劳动生产率主要应该被用作一个考察技术进步的指标,而不是进步的本质。在此我为我的表述不清表示歉意。
不过,我确实认为技术进步不应该被无差别的看待。具体来说,我此前对于“非生产领域技术进步”的描述针对的是相当一部分在我看来根本就不需要存在的工作——比如大部分程序员写的大部分“屎山”代码,比如大部分金融从业者开的大部分电话会议,比如大部分教育从业者教的大部分应试课程,还比如由于人们忙于这些毫无意义的工作没时间做饭购物而催生的外卖和快递服务,又比如因为人们忙于这些毫无意义的工作没时间生活而催生的专门替别人生活的视频创作,再比如因为人们压抑扭曲的心理需求而催生的各种“文艺”创作,等等。提升这些工作的效率除了让相关从业者为自己可能的失业感到焦虑外,似乎没有什么太多实际意义(尽管这种焦虑本身可能意义重大)。

2. 同样是因为表述不清,我实际上并非想要肯定“资本主义技术进步没有正面意义”的观点。相反,我想表达的是:聚焦于这些“技术进步”并将其视为资本主义技术进步的典型体现,可能会影响我们对实际发生的、影响深远的技术进步的分析。“奴役、压迫、愚弄、消磨劳动者”的表面上看是“技术进步”,实际上是这些工作及其赖以存在的畸形制度本身,而“技术进步”反倒成为了某种替罪羊。至于说远航一号同志说得“有道理”,主要是想表达我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而非完全赞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3-20 22:40:01 |显示全部楼层
临床哲学实习生 发表于 2023-3-20 22:15
感谢顽皮蛋的回复!

这里我想澄清两个观点:

感谢临床哲学实习生的再次回复!

在我看来,你提出的两点,我们之间没有根本上的分歧。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之前的讨论中,提到人工智能技术会首先在非生产性劳动部门实践。而根据你的观点的补充,可以说,在非生产性劳动部门范畴中,人工智能技术又有很大概率首先替代掉类似于“狗屁工作”的“无意义工作”。
这样的运动倾向,会对整个社会与小资产阶级带来何种变化,也许也值得讨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3-21 08:12:57 |显示全部楼层
科技的进步必然推高生产力的发展,当原来的生产关系不能与之相适应的矛盾加深时就会通过各种方式(包括革命)使之相适应。因此马列毛主义革命者都应该欢迎并参加到任何科技的进步历程之中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6 06:20 , Processed in 0.019293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