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远航一号

胡锡进认为 —— 如与美全面对抗,中方无胜算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24 22:55:43 |显示全部楼层
顽皮蛋 发表于 2023-6-24 22:40
并且,后现代话语,对工人阶级而言,其实很难说有什么杀伤力,用工人的观点来看,就是“看都不会看”,大 ...

我担心的后现代影响属于在对集体主义叙事的反动当中,会让这种小资产阶级思潮下沉到无产阶级群体中,继而在一个时间段内构建起更庞大数量的流氓无产者(尤其考虑到当代的网络普及和网络对于人碎片化时间的支配,即使是无产阶级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很多小资思潮的影响,这与上个世纪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虽然我并不认为绝大多数后现代人能够知行合一真正做到“娱乐至死”(多数在“自己成为乐子”的时候都是会开始反思并改变的),只是上述这种情形在现实产生地越广,其实无产阶级的力量就会越分散和越小型化,总归是一种“逆革命形势”的导向——所以我认为其实是有必要做出一定的行动方式来减弱后现代思潮的总体影响或者加快其走向消亡的速度才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6-24 23:07:27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6-24 22:55
我担心的后现代影响属于在对集体主义叙事的反动当中,会让这种小资产阶级思潮下沉到无产阶级群体中,继而 ...

这样的担忧和思考我认为是非常好的。

你说的网络条件下思潮的传播的确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应该值得考虑的作用,这是这个时代的特点。但是我认为当今的工人阶级是可以相信的,因为今天的工人也不同于以往的情况了,大家的分辨力判断力都相较于前面的时代是更高的。他们也很难跟着小资产阶级人云亦云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眼光是很现实的。哪怕全部小资产阶级的思潮都脱离了现实,工人阶级也不会。

并且在小资产阶级解构狂欢发生的时候,反而就是左派集体主义重建的时候。因为在这样无意义的混乱狂欢里,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直观觉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尤其是下层社会的人们),最终他们也需要找到一个自己的归依,那么这个归依会是什么呢?答案其实也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因此,解构主义走到最后,反而是左派会胜利,并且在它进展的时候,就已经在不断积累着积极的条件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小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死亡之舞”。

所以,既然认识到了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其实并不会对无产阶级有多大负面影响(反而,正面影响在我看来却是在默默无闻而又广大发生的),那么,的确是一个可以使用的条件。

当然,我个人的看法也许也是片面的。但是不管如何,认识上这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是一定要走完的,我们不能作为“家长”去“包办”整个过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6-24 23:18:57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6-24 22:55
我担心的后现代影响属于在对集体主义叙事的反动当中,会让这种小资产阶级思潮下沉到无产阶级群体中,继而 ...

因此,如果左派想把解构作为手段,去瓦解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潮本身,那么可以把解构进行到底,然后从解构终焉的虚无中重建面向现实的思潮,把这一套流程走完,而不是像一般小资产阶级本身那样,停留在纯粹对立与解构的虚无中,做一个方向引导,我感觉会比较好。

其实解构狂欢的发生,我甚至都觉得是哲学史的某个片段在“重演”。从对中世纪经院哲学反抗的“普遍怀疑”,到最终建立辩证法自身,恐怕就是这样一个辩证过程的复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24 23:26:35 |显示全部楼层
顽皮蛋 发表于 2023-6-24 23:07
这样的担忧和思考我认为是非常好的。

你说的网络条件下思潮的传播的确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应该值得考虑的 ...

这点我是同意的,只不过很特殊或者说很吊诡的是恰好这个时间点下,“注重现实”这个生态位被莫名其妙地和“胸怀理想”这个生态位对立了起来,而后者又恰好是当局把持了的生态位(虽然很多时候就是占着茅坑而已),所以前者这个就会被当下又回光返照的一些自由派的东西把控了,甚至会和“市侩(当然他们会美其名曰‘成熟’)”画上等号,才会有这种思想位点名号的定义污染,变得“混乱而模糊不清”——不过这个时间我认为也不会长久,因为“市侩地注重现实”本质上是通过短期的自我麻痹和臣服投机自己一辈子可以免受阶级滑落或者生存危机之苦,当这种投机失败的时候,所谓的“市侩”也就迎来了它的消亡,那时候上述这种被他人占据的名词定义导致的混乱就不复存在。

确实这个过程是不可“包办”的,其实多数情况下也包办不来,毕竟没有哪两个人的人生境遇是完全相同的。真正早就认同你的话的人不需要你去说,完全和你不在一条道上的你说烂了也都是对牛弹琴(因为缺乏能够相互理解的物质性基础)。或许这种行动更多的应该是以一种“见机行事”或“戴着枷锁跳舞”的方式实现的,就像去年疫情开放前组织一些互保小组、或者在背靠劳资矛盾的反封控中进行抗争那般靠着“小打”和“小赢”的积累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24 23:33:53 |显示全部楼层
顽皮蛋 发表于 2023-6-24 23:18
因此,如果左派想把解构作为手段,去瓦解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潮本身,那么可以把解构进行到底,然后从解 ...

这个观点很有意思,其实依照解构狂欢中对解构行为的原教旨定义,即使是“虚无”,同样可以被“解构”——当“无意义”的概念也崩塌了,其实反倒走向了辩证法。至于那种拿“虚无”作为主义的人,至少按照他们的逻辑,其实反而是“解构”得不彻底的那类人。

方向引导我觉得是得有的,其实这时候我认为还是套用“矛盾分析”的那一套就行。对大多数人而言去解构事件引出背后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发现矛盾的过程,当通过矛盾的发现和对矛盾的解构以及反动的时候,辩证法的后面一步其实就开始实施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6-24 23:36:13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6-24 23:26
这点我是同意的,只不过很特殊或者说很吊诡的是恰好这个时间点下,“注重现实”这个生态位被莫名其妙地和 ...

是的,认同你的观点。

既然“现实”与“理想”两者都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异化物,那么这个时候反而解构就可以起作用了,现实不现实,理想不理想,他们那种独断的概念,都是可以被解构的。这是他们自相矛盾的地方。

至于策略,也的确如你所说,就是要在“化整为零”中去把这件事情做到。并且同样巧合的是,这样的“化整为零”,不也是在左派需要走向具体的人、与具体的人结合这个时间点发生的事情吗?恐怕这里映射的是思潮历史的一个同一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6-24 23:38:01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6-24 23:33
这个观点很有意思,其实依照解构狂欢中对解构行为的原教旨定义,即使是“虚无”,同样可以被“解构”—— ...

没错!精准地抓住了这一点!

因为这样的认识过程,其实就是在映现辩证过程本身。而这样的力量,这样的手段,的确可以被我们所使用。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9 06:09 , Processed in 0.033455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