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历史调研室 —— 苏芬战争、曼纳海姆、苏联帝国主义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3 11:26:53 |显示全部楼层
【【恶人传·曼纳海姆0】德意志商人-瑞典贵族-沙皇仆从-芬兰缙绅:曼纳海姆家族-哔哩哔哩】 https://b23.tv/fAPwx4A

有托派在对冲了,大家可以去支援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3 15:56:18 |显示全部楼层
980135117 发表于 2023-7-3 11:26
【【恶人传·曼纳海姆0】德意志商人-瑞典贵族-沙皇仆从-芬兰缙绅:曼纳海姆家族-哔哩哔哩】 https://b23.tv ...

托可还行,去瞅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3 16:55:24 |显示全部楼层
红对勾 发表于 2023-7-3 07:58
那么现在还有反击的必要性或者可能性吗?

反击个啥,这家伙粉丝结晶纯度已经高的离谱了,想反击就会遇到一群疯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3 17:45:47 |显示全部楼层
Rive1028 发表于 2023-7-2 22:19
看到三分之一左右,有一段是彻底绷不住了
“我想我们已经可以给芬兰内战下一个结论了,在芬兰内战前,经过 ...

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并在公开平台上被鼓励发生的事情,而且这个内核其实很简单,还是资产阶级叙事下那套“假定一个绝对客观中立的平台,各方势力在这个平台上自由竞争,成王败寇赢者通吃”的东西——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这种叙事方式本质上认为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无序的和可以被自由更改的,是对于“历史必然”和矛盾演替的方向性的一种彻底否定。

说实话我觉得左派宣传除了针对现实矛盾中的种种进行所谓的“阶级意识宣传”之外,是非常有必要将“历史必然”这个东西讲清楚、讲明白和讲透的——尤其是要对这个名词做一个彻底的拨乱反正,要清楚地讲明白必然性和宿命论的本质差别,要清楚地讲明白必然性对于泛自由主义的批判点在哪。只有因此,才能讲明白为何“无阶级社会是社会矛盾演绎的必然结果”、“集体主义和共同体单元而非个体是构建无阶级社会的必要组织结构”,以及“集体主义与共同体叙事区别于阶级统治集群的关键点”——只有这样才能从最底层将被一些变色建制夺走的话语定义权夺回来,才能防止左翼词汇和左翼话语的语言腐败,才能真正将左翼话语与建制话语和自由派右翼话语进行区分,只有这样“算明账”才不会陷入到“无知”“盲动”和“调和”的陷阱中,才能够真正对左翼话语起到真正的宣传意义。而且在进行宣传的时候一定要紧贴社会矛盾事件和与无产阶级息息相关的例子,要尽量抛弃经院哲学的繁杂术语和定义(避不开的场合一定要对术语定义解释清楚,比如在涉及到大部头理论的时候,所以我个人一致认为对绝大部分人来说,入门马列毛理论最合适的还是毛主席的《矛盾论》与《实践论》,反而如一小部分学院派那样上来就列长书单让人去看一大堆马克思会起到反作用),只有像当年70年代的一些影视文艺作品那样做到雅俗共赏了,才能进一步将共产主义的内核表达清楚并为人所接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3 19:38:25 |显示全部楼层
未明子刚连发两个视频参团咯。【【历史与现实】斯大林是大清洗的幸存者而不是胜利者-哔哩哔哩】 https://b23.tv/K6NGrbk

【【意识形态批判】旗帜鲜明地反对虚假的中右翼的“人民”史观-哔哩哔哩】 https://b23.tv/yQ8qmAi
想必又是一场左右大论战。

点评

Drascension  果然未明子坐不住了,我也去看看。也许刚好能够找补一些我所想所说的东西。  发表于 2023-7-3 21:07:59
RC红龙0903  一如既往的犀利  发表于 2023-7-3 20:09:3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7-3 20:35: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顽皮蛋 于 2023-7-3 20:39 编辑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7-3 17:45
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并在公开平台上被鼓励发生的事情,而且这个内核其实很简单,还是资产阶级叙事下那套“ ...

这是非常有建设性意义的讨论。

“历史的必然”,是一定要去解决的问题。不仅在左派对外输出的情况中会有重要的意义,对于左派之内的诸多讨论尤其是对未来发展的观点分歧上,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
而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理清,也同样如此。不仅是左派对外阐述具体个人与他人(包括集体)的关系上会有重要意义,对于左派本身的实践方法与政治学说的建构,恐怕也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

在我看来,这两个问题其实具有同一性。它要求探讨自由与必然的对立统一,同样也要求的是具体的个人与集体的结合。其实最终反映的原像,就是自我与非我的辩证关系。

到具体的论述场景,个人认为,倒不需要首先直接造成自由与必然的漠然对立,而是首先从对这一对对立统一关系中的一个方面进行肯定,接着对其进行否定,最终取得对立统一。自由不能孤立排斥必然,否则那样的自由是独断而虚假的自由,这样的自由就是资本主义条件下的自由主义,必然不能孤立排斥自由,否则这样的必然是漠然的必然,对于人自身而言无意义。同样地,个人不能孤立排斥集体,集体也不能孤立排斥个人,否则双方都将陷入形而上学的范畴中,个人与集体,其实是在双方的关系中取得彼此的意义。

这其实同样是辩证运动在认识论上的反映,因此它可以成为一种方法策略。结合我们曾经所讨论过的“解构狂欢”,既然已经明白泛自由主义下的自由与个人,皆陷入了孤立静止的形而上僵死,那么就可以在这样的基础上使用解构的武器否定它们自身,然后从这样解构的废墟上取得新的进展。把握这样的思路,对于契合“紧贴社会矛盾事件和与无产阶级息息相关的例子”、“抛弃经院哲学的繁杂术语”之要求,恐怕会是很有益处的,因为解构不需要预设太多来源于严肃哲学的观点,可以是直接从对方的观点否定对方的,这就赋予了轻装上阵的可能。除此之外,从个人回归到集体,对于具体个人的认知而言,会是一个更好的过程——因为总是可以从自身出发,走向一个自由而必然的过程,这个过程要求构成个人与他人的共同体。

不过,对于自由-必然的对立统一,与个人-集体的对立统一,在这里还并没有论述清楚。如有兴趣,可以看一看下面两篇讨论:

人工智能:金水灵事录四
人工智能:金水灵事录三

虽然这两篇讨论非常朴素,但是个人认为,其实回答了上述两个对立统一关系的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3 21:06:07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我想我们已经可以给芬兰内战下一个结论了,在芬兰内战前,经过民主选举选出的是右翼,芬兰内战中打赢的是右翼,芬兰内战后长期执政而没有被推翻的还是右翼,那就说明在这一时期,芬兰人民更支持右翼,这就是人民的选择,这就是人民创造的历史”这句话,我做一个极简的驳斥方向的抛砖引玉罢。如果说得深了可能要涉及到哲学上对于实证主义的批判以及大量的史料调研,我对那方面的系统性知识以及历史资料储备还不足,就只能停在表面上面用具象的模型架构去聊一聊了。但就是这个模型架构角度,我觉得才是真正左翼话语对于右翼话语在反驳时显得苍白的底层原因,因为我们其实从一开始就被拉入了一个右翼框架下的辩论体系而不自知,在人家的辩论体系中顺着人家的逻辑和规则走,则必然是处处碰壁和处处卡壳的

首先,需要肯定的一点就是芬兰被长期统治而且持续至今的确实是右翼政治势力,这确实如历史调研室所言是一个事实。但是对于这一个事实的立足基础,则不得不需要从芬兰的国家建构以及其维护内部统治稳定与阶级调和的利益来源要素进行分析——我认为身为左翼分析者,首先必须跳出一个“红军和白军必然一个正义一个邪恶,而且这个评价是永恒的”这样的思想禁锢,这个思想是典型的右翼中二元对立以及一些教条左翼对于“矛盾不可调和”的语言腐败导致的产物。右翼自不用去说,射箭再画靶或者不分矛盾主次挑起对立情绪的手段其实很多(而且直到今天对于“善恶”评判时“主观压倒客观”或者“利用客观实证主观”的情况其实都是此等遗毒。而历史调研室的段位还比这要高一点,是“将论战平台”包装成“客观”的,然而这个平台本身是一种“主观客观”,具体可以看我14楼关于历史调研室“反必然性”的相关讨论),但是左翼对于“矛盾不可调和”的滥用其实同样会被旁观者批判为“先射箭后画靶”,而且这个批判还很可惜是有道理的,究其原因,其实不外乎左翼在进行“不可调和矛盾”的分析过程中没有从实在的客观矛盾演化规律以及左翼运动成分失败的过程中产生的内部矛盾对于左翼共同体结构的反动。很多人认为仿佛左翼运动遵从了“历史必然性”和“朴素正义性”就是天降神兵坐等胜利的——但这恰恰是一种唯心主义,因为左翼体系建构的基础的一个来源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以及马克思对前者的社会化叙事改造。那么在分析芬兰左翼运动的失败时,就非常有必要首先从左翼自身内部以及所处的大环境去寻找失败的根源,而不是失败之后就仿佛祥林嫂一样天天念叨着“你们tm一群白匪,老子总有一天要清算你们”。从这个角度寻找原因,其实从很多历史调研室自己给出的资料来看比如21:40前后芬兰共产党坐镇苏联对芬兰工人组织的“远程遥控”、24:05中对于芬兰内战中的“红-白色恐怖”的统计数字趋势对比中早期“红色恐怖”中非必要死亡占据总死亡人数的比例、35:00时对于芬兰农业人口的阶级分析和成分分析等其实或多或少都是反应了芬兰左翼运动中创生了不少内部催动这场运动失败的内生性矛盾。而这些矛盾其实我们身为中国人反观我们自己的近现代史也是比较熟悉的,对于前者,可以类比当年上海党组织的覆灭和“三人团”时期导致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对于第二点,可以参考“古田会议”对于中国红军的整顿以及“延安整风”时期对于“杀”与“不杀”的讨论;对于第三点,可以参考我国近现代十七城市-农村根据地的路线斗争和“统一战线”问题——从我国近现代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功案例与当年芬兰红军失败案例作为对比,就可以很明显看到左翼存在的内生性问题,而这些问题身为左翼完全可以大方承认事件的客观实在性,至于主观的污蔑——这种基本就是谁先上主观臆断谁就输的话术,所以如果存在右派对此扩大化污蔑,那就可以通过反向论证引导出正反都正确的逻辑“谬论”驳斥右派的主观想法。其实从苏联到芬兰红军,历史建构导致的红军治军建构过于严苛、对待农民问题的态度过于教条的情形一向是比较明显的,芬兰红军为何会失败,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芬兰红军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没有足够高的素质真正将根据地扎根进以农业人口占据多数的的芬兰社会当中,芬兰作为一个靠农业自给的小国,仅仅发动城市工人、着眼于若干城市的矛盾而忽略了人口结构上跟高层级的矛盾这一事件本身就是为革命失败埋雷的。

所以与其说“芬兰内战中人民选择了白军”,不如说“芬兰内战中人民就从未被真正地发动起来,导致红军从来就没得到更为广泛地支持”,而且这种“发动”是从时间与空间上都产生了错位导致的结果。而且这种情形在后来苏芬战争的过程当中其实从苏联对于芬兰的军事行动始末来看,其实同芬兰内战中芬兰红军招致失败的原因是具有共通性的。
      但是历史调研室对于“大清洗”方面的讨论以及对于苏芬战争中的部分论述我感觉我需要再去多看些史料对比,因为涉及到苏联的很多史料本身具有的争议性就相对较高,而历史调研室对于这一部分的论述相比对前一部分芬兰内战的论述虽然时常更长,可是信息密度以及对信息的分析粒度都是偏低的(史料堆砌居多,但是缺少对史料建构背景的讨论,尤其在历史调研室对于芬共高层的回忆录进行过史料建构背景讨论的大前提下)我认为这个对待史料的权重判别标准必须是要被贯彻一致的,不能如视频后半段那般拿来主义,这是历史调研室这个视频“虎头蛇尾”的一点所在(虽然最大的雷点其实是在前半部分,他挪用了“人民的选择”这个定义的内核,造成了语言的腐败,后文也会对此进行提及)

历史调研室有一句话说得我倒算是认同,曼纳海姆确实是个有一定政治能力与军事能力的幸运儿。与其说芬兰左翼运动的失败是共产主义者的失败,不如是说“在共产主义运动实践中走向教条主义的必然失败”——而这种失败其实并不是稀罕之物。我记得红中网曾有分析文革失败的历史使然性(乃至于历史必然性)的文章,用那样的范式去套用芬兰内战乃至苏芬战争中的某些事件的失败逻辑其实是很具有共通性的。但是仅仅因此并不能忽视历史调研室最大的问题——对于“人民选择”的语言腐败。历史调研室在视频中认为“更符合芬兰人口结构分布的国民支持率更加能够反映人民的选择”,以至于将不同社会阶层的国民按照统一标准(也就是芬兰国民或者芬兰公民)进行看待,同时将左翼话语概念中的“人民”与前者进行了混淆和混用,导致了“人民史观”其实在他的论述中是被庸俗化了的。因为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对于整个社会生产活动的贡献要素是截然不同的,其创造价值的能力、创造价值的上限以及局限其创造价值的客观条件都是非常不同的,从劳者不得食到自给自足再到可以不劳而获的客观差异,如果涉及到“人民”这个词的定义,就不得不去讨论这种个体之间政治经济地位的属性差异。如历史调研室所说,芬兰红军是没有将这件事情做好,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实践上的失败可以直接否定理论演绎的正确性和必然性,甚至从真实历史来看,芬兰从右翼政府逐渐走向社会民主主义本身除了曼纳海姆晚年在二战期间好牌打烂以外,也同时必然存在左翼运动造成的影响,虽然社民主义在当下普遍被认为是修正主义,但是其“修正主义”的决定性因素是其对于“彻底放弃革命”的静态宣称而不是“走向温和或改良”。即使是革命者,在任何资本主义正常统治时期贸然发动大型暴力革命,那也都是典型的“盲动”和“左倾”错误。所以即使真的按照“对错”来论,并不是曼纳海姆的政治路线“对了”(他值得肯定的是他作为一国统治者的政治敏感性和军事战略敏感性,这点确实有过人之处,但这些才能并不能唯一反推到他政治主张上来,也就不能借此论述他政治主张的正确性),而是芬共自己组织不成熟、教条主义等导致的“错误”让他们因为“左倾”而走向失败——也就是说这个问题本身就需要打破一种“成败论英雄”的思维定势,留给后人要去思考和总结的有且只有对当年芬兰红军以及苏联之于芬兰事务进行涉及时所犯下的错误的反思,而不是对因为这种错误而“时势造英雄”出来的一个曼纳海姆进行追捧和怀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3 21:28:15 |显示全部楼层
风不止 发表于 2023-7-3 19:38
未明子刚连发两个视频参团咯。【【历史与现实】斯大林是大清洗的幸存者而不是胜利者-哔哩哔哩】 https://b2 ...

批判右翼人民史观的视频我觉得说得非常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3 22:17:26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有个不好的消息,炭翁被禁言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3 22:33:02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一一笑笑 发表于 2023-7-3 22:17
貌似有个不好的消息,炭翁被禁言了

他运气要是不好就要和巡门守夜二人幸终了

点评

风不止  炭翁算是知乎上苏联史话题数一数二的左派答主,要是跟巡门守夜一样的命运确实很可惜  发表于 2023-7-4 00:51:36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9 08:11 , Processed in 0.044767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