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历史调研室 —— 苏芬战争、曼纳海姆、苏联帝国主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3 23:03:26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们寄了,被一个右派打的还不了嘴,确实不了解芬兰内战的具体情况,没有任何史料支撑,无法讲清楚史观比史料重要这点,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3 23:31:41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7-3 21:06
至于“我想我们已经可以给芬兰内战下一个结论了,在芬兰内战前,经过民主选举选出的是右翼,芬兰内战中打赢 ...

我是觉得不是说我们主动进入他们的框架,而是他们占据着史料这个所谓客观公正的体系下,你说任何话得有证据吧,我们怎么跟历史调研比证据比收集资料的能力?这就导致如果你说的话没有任何史料辅助,你就已经败了。而史料这个恰恰是历史调研最齐全的东西,就像人家问你“那你去找符合你立场的史料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3 23:42:29 |显示全部楼层
顽皮蛋 发表于 2023-7-3 20:35
这是非常有建设性意义的讨论。

“历史的必然”,是一定要去解决的问题。不仅在左派对外输出的情况中会有 ...

能不能给你提个意见?

我知道你对这些问题有很多思考,也下了很大功夫。但是你的书稿、文章甚至回帖与其他人同类作品相比都篇幅浩大。

有些作品不写得长些,就达不到目的。但如果所有的作品都很长,别人就不会有时间看,没有时间看,就达不到你交流的目的,就成了事倍功半。

有的时候,需要锻炼自己用简短的篇幅把问题说明白。有的时候,即使一下子不能把所有问题说明白,为了让别人看,也要缩短篇幅。因为把交流进行下去总比让别人望而却步好。

点评

∀与∃  准确的说,是用了1—2小时才观看完毕+理解完毕。  发表于 2023-7-6 01:16:29
∀与∃  所言极是,虽然可以从这样的长文中学到不少,但观看这类的回帖经常需要很多时间。至少我个人是断断续续看了1—2小时才把这个帖子的第2页看完。  发表于 2023-7-6 01:02:0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4 00:05:11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3-7-3 23:03
网友们寄了,被一个右派打的还不了嘴,确实不了解芬兰内战的具体情况,没有任何史料支撑,无法讲清楚史观比 ...

我个人觉得,芬兰内战问题是一个很不有利的战场。芬兰内战是一个很偏的题目,掌握(或者有条件操纵)相关史料的势必只有极少数人。其他人天然劣势。

而在这个战场上,即使打赢了,对于意识形态、阶级斗争影响也微乎其微。

左派要善于合理使用自己有限的时间精力,不要跟着右派设置的话题随便跑。有的时候,要懂得忍耐、善于忍耐,在一些枝节问题上,让右派自己去自娱自乐好了,回头他们不也要让资本家996。波尔布特的问题也类似。

我们的宣传工作要分几个层次

1 在我们内部,要深入学习马列,搞清楚一些重大问题
2 在公开宣传领域,针对已经初步倾向进步的小资产阶级和其他群众,可以大力批判资本主义(外国的资本主义和中国的具体的资本家),宣传社会主义优越性(苏联和毛泽东中国)
3 针对社会上一般小资产阶级,不要跟着他们的指挥棒去吵一些冷门问题。他们爱污蔑社会主义(除非有特别有利打击他们的时机),就让他们污蔑去。我们要选择一些于我们有利的战场影响一般小资产阶级,动摇他们各自对资本主义的信仰。比如,针对自由派小资,我们就大力宣传美帝崩溃不可避免。针对强国派小资,我们就大力宣传中国人口崩溃、技术不自主,收复不了台湾,航母是摆设,等等。

现在大家都知道,在毛主席和李德之间,毛主席的军事思想是对的。但遇到我们自己,很多人往往还是犯李德同样的错误,总想御敌于国门之外。或者像古代章回小说中有勇无谋的将军,敌人一叫阵,就出战,然后被斩于马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4 00:23:49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3-7-3 23:31
我是觉得不是说我们主动进入他们的框架,而是他们占据着史料这个所谓客观公正的体系下,你说任何话得有证 ...

其实这也是一个难点,我现在能够想到的觉得最能招架这种攻讦的方法就是去解构历史调研室提出的史料,指出历史调研室的史料建构下的曼纳海姆本质上是一个“时势造的英雄”,其历史上成功的事迹的本质来源于从动于左翼运动内部的过失和国际局势中利益需求的表达,而不是其本身存在内生性的先进政治力量的代表性。

至于左翼运动在芬兰的失败,说实话有时候没有办法,这个比文革受到污蔑之类的事情还要难驳斥,后者好歹我们自己资料较多,史料对轰其实是不怕的(这个基础上去讲史观并结合现实其实是可以打赢的);但是前者说实话研究芬兰历史的中国学者实在是少数中的少数,而能够本着这种无产阶级史观并大量收集到材料的人说实话可能就没几个,这方面的天然劣势是必然的,所以我自己的感受就是像在17楼那样,那就就着人家列出来的红军问题解构成框架中的已知问题范畴(比如说教条主义性的风险,比如说不同阶级之间的联合-斗争策略等),用以表出“这些失败与错误的归因本质上是方法论的错误,不足以动摇红色意识形态被创生和产生社会影响力的合理性与必然性”。

说白了就是指出对方的刀实际的杀伤力比他们大多数人想象当中的要小,并且将这种被舆论扩大的“胜利”还原回相对更加客观的面貌。也就是说要在史料匮乏上面“进行极大的止损”,同时见缝插针找到对方史料里的一些逻辑春秋笔法去提出一些史观问题,说实话逆风局我能想到的也只能这样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7-4 02:14:07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7-3 23:42
能不能给你提个意见?

我知道你对这些问题有很多思考,也下了很大功夫。但是你的书稿、文章甚至回帖与其 ...

感谢远航一号同志的意见!

你说得确实没有错,这也是让我非常苦恼的地方,的确应该朝此方向改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4 02:52:03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芬兰史料国内研究的人少之又少,正经马列资料没几本,我个人掌握到的左群内流动的资料,多是研究文革的,和苏芬战争,二战历史这些就少很多很多,国内网络上充斥着各种资产阶级史观,我看到他们(包括历史调研室)“潜行钻研”这些“偏门历史”,肯定是在这些问题上积累了大量有利于他们的资料的。
这些资料少,不重要的偏门话题,我认为应当放一放,及时止损,跟他们打阵地战是我们吃亏。况且我认为,再辩论下去也无法起到教育群众的效果,热度过去了,进攻完了,发现不利于我们,在合适时期就要撤退。
让革命的旗帜再一次在天安门上飘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4 03:38:53 |显示全部楼层
塔列里 发表于 2023-7-4 02:52
确实,芬兰史料国内研究的人少之又少,正经马列资料没几本,我个人掌握到的左群内流动的资料,多是研究文革 ...

赞成止损撤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4 04:50:13 |显示全部楼层
塔列里 发表于 2023-7-4 02:52
确实,芬兰史料国内研究的人少之又少,正经马列资料没几本,我个人掌握到的左群内流动的资料,多是研究文革 ...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走嘛。

这次显然是对手做好了口袋阵,等着我们去钻。

此外,我们应让认识到,一切革命史都是泥沙俱下的,没有道德上完美无缺的革命和革命者。我们只在对我们有利的情况下争取道德高地,当争取的代价超过了争取的收益,就应当提早撤退。

在芬兰问题上做文章的难度大,那就换一个方向嘛。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4 05:25:48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7-4 04:50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走嘛。

这次显然是对手做好了口袋阵,等着我们去钻。

“此外,我们应让认识到,一切革命史都是泥沙俱下的,没有道德上完美无缺的革命和革命者。”

对这句话表示赞同,看完历史调研室给出来的文献史料之后我最大的感受其实还是如果对照着我们中国的革命史进行比对,然后就可以从我们的角度看到一些他们当年失败的因素。当然芬兰与中国还有不同,有些经验不能够直接生搬硬套,比如对共产国际某些指示的反动,芬共与中共的做法对后来事情发展的影响却是截然相反的,而且历史调研室将社民党包装成了一个人畜无害的政党,却有意抹去了社民党之所以被称为“修正主义”的背后逻辑架构(未明子补充得就比较好,用卢森堡和社民党/芬共高层对于苏联路线的分爨对比做例子把这个道理讲明白了,说白了这就是抓住了国人普遍不了解类似第二国际问题根源的知识漏洞,不了解最原始的“修正主义”定义的来源设下的逻辑滑坡)。说白了其实现在这种看上去右派狂欢的景象,我认为其实很多时候是舆论被引导为“反教条主义=反左=反红”这样一种表现型,本身就是左翼话语权失语、导致左翼词汇在异见者手中产生大量语言腐败的结果。再加上中国现在(至少名义上)还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那么自然而然这种语言腐败的下一步就会倒向资产阶级人性论中“给好人找污点,给坏人贴金子”的“完美受害人”情景架构,某种意义上反而迎合了一些小资产阶级的猎奇反叛心理,使其似乎找到了能够参比实际社会矛盾的宣泄口——可是本身这种“宣泄口”就是语言腐败的产物,在话语权缺失以及研究力度不足的逆风局里面见好就收及时止损(例如指出史料可得出的结论是芬兰红军以及方法论上的失误,并不是左翼运动本身合理性的动摇等)应该才是比较明智的想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9 08:05 , Processed in 0.04031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