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上海女子地铁辱华被中特当局赦免引发网友愤怒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14:21:54 |显示全部楼层
Comintern 发表于 2023-7-10 11:56
这点破事居然让马列托破防了,怎么,她难不成还是你家亲戚?

大概率真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10 14:35:08 |显示全部楼层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3-7-10 13:42
哪怕是真的是反动,也只能是批判,而不是关押罚款禁止发言等等

你要不去自由派群体那里看一看他们设想中自己上台会怎么处置左派和异己势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10 15:14: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3-7-10 15:18 编辑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3-7-10 13:42
哪怕是真的是反动,也只能是批判,而不是关押罚款禁止发言等等

所以“要不要采取措施”和“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这二者的界限你分得清楚么?再者普通人有私设公堂“关押、罚款、禁言”的能力?

那说得再清楚一点:你真的如果按照社会主义共同体建构标准,个人层面的批判在集体作为社会行动单元的社会中本身就含有这个个体的政治权利的表达和对“公权力”的号召性质(这才是关键所在,因为实然层面上这个性质由于“红皮白心”的现状是失能的,通过“唱红”对这个失能的职能进行撩拨,是具有斗争意义的,换来的要么是上层建筑的妥协要么就是矛盾的进一步曝露以及激化,无论哪一种结果都可以在长远角度利好无产阶级)。在这个层面上,该女子的言论除了对共同体共识的破坏之外,按照社会主义理论来讲同样是影响公权力导向的言论之一,这与批判她的人性质没有本质差别。至于“私自量刑言论”,那属于“采取什么样的措施”的范畴,个人言论的量刑如若不符合现实以及共同体纪律,则是需要在后者这个话题范畴下进行驳回而非前者。
       你的这番言论仿佛是让老百姓都做白面书生——激扬文字可以,但是亲手触碰到真正的权力(哪怕是擦一点边)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你幻想的斗争策略甚至不敢于去假借现在一个“红皮”去“巧红”,而看到老百姓自发开始抵制、开始有“巧红”色彩的斗争影子了却不仅不去分析这种自发行动中可能可以被挖掘、引导和发扬的进步性,反一刀切斥其为“保守”。那么这般来讲,你的斗争洁癖不只剩下了一个“伺机撕破脸搞个大的”么?可是等到社会认知被劣化成“人家地铁女说的有问题吗?”、“活tm该,龟男多管闲事”、“支那人不愧是支那人,他们配得起他们所具有的苦难”这样被扭曲的舆论兴起且甚嚣尘上之后,你还能搞出一个“左转”的“大的”么?不要觉得后者这些暴论是危言耸听,对于意识形态不设防的老百姓来说,这半年多以来的负面社会信息轰炸足以在普通人的思想里种下一个扭曲的意识形态种子(甚至部分去年还百家争鸣的论坛里今年就已经明显右转自由化了,上面的这几个言论都是我亲眼所见的转述。很多短视频平台今天捧罗玉凤,明天捧陈丹青,和十多年前味道真的很像)——没有人能够保证普通人遭遇不公就必然左转,尤其在“警右防左”的主基调下,走向庸俗化的自由意志主义、后现代、乃至虚无主义是等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16:02:55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7-10 12:28
没事没事,社会学+6。

https://www.7yz.com/gl/444654.html

嚯,您这是给我推荐了一款之前不知道的游戏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16:05:24 |显示全部楼层
Mooope 发表于 2023-7-9 23:15
嘛……我觉得这个不大可能,就我接触的那些官(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官不大)来说,,坑人,敛财的心思不少, ...

坑人敛财和放眼全局长期规划本就是相互矛盾的,中资的大小官僚都是这种短视之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20:28: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激活 于 2023-7-15 11:38 编辑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7-10 15:14
所以“要不要采取措施”和“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这二者的界限你分得清楚么?再者普通人有私设公堂“关押、 ...

有那么严重吗,问题是现在这些都是表现在互联网上吧。我们是不是得仔细想想,互联网上的种种思潮,能代表未来中国的革命力量吗?我一直认为互联网上小资的各种思想也是不激进吸引不到眼光(像是什么男女权)所以现实中,真有那么遭吗?

点评

∀与∃  两种可能。要么是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渗透进现实生产生活、底层劳动人民当中去,要么是渗透不进去。只能说,对于这个问题仍需继续观察、研究。  发表于 2023-7-15 00:59:33
RC红龙0903  我也觉得  发表于 2023-7-10 20:58:2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7-10 21:00:56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3-7-10 20:28
有那么严重吗,问题是现在这些都是表现在互联网上吧。我们是不是得仔细想想,互联网上的种种思潮,能代表 ...

是的,我也不认为小资生产的网络景观有那么值得重视,最终还是要关注现实,接触现实。没必要因为这些小资的网络景观起这么大反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22:08:04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3-7-10 15:14
所以“要不要采取措施”和“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这二者的界限你分得清楚么?再者普通人有私设公堂“关押、 ...

说得好。

马列托和绝大多数自由派,以及小资女拳,对中国劳动人民抱有刻骨的憎恨和鄙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22:21:15 |显示全部楼层
马儿在驰骋 发表于 2023-7-10 16:02
嚯,您这是给我推荐了一款之前不知道的游戏啊。

过去小时候玩过。也就是马列托让我想起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10 22:36: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3-7-10 22:51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3-7-10 20:28
有那么严重吗,问题是现在这些都是表现在互联网上吧。我们是不是得仔细想想,互联网上的种种思潮,能代表 ...

现实中就我的观察稍好一点,不过现实当中我和一些路边摊小贩、外卖骑手或者普通保洁工人等交流的时候,其实也能够逐渐看出来大多数人确实开始逐渐不满于当前的现状,只不过没有网络小资景观的那般抽象而已。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给人一种很耐人寻味的感觉就是他们对于当前以及未来的看法大多数倒不迷茫,但却又很矛盾——他们会为一些大是大非上的事情充满义愤,但是他们同时观察到现实中很多倒灶的官-民、劳-资冲突的时候也会咬牙切齿,而多数人会在对这两种情绪进行梳理的过程中“卡住”,陷入一种“知道现实要我做什么但我不知道怎么做去摆脱这种现实”的无力感。而且就我和这些人交流的过程中有个别的人会告诉我我是现在很少能“说真话”的人——仿佛这些他们所经历的社会问题在他们这一阶级群体内的个体之间也很少去一块讨论,而在他们口中基层的那些“小吏”基本清一色是“没有一句真话”的。这个其实比较耐人寻味。

总结一下就是这里面反映出来的其实有四个点:1. 这些人不少对于当前国家名义上的共同体抱有认同感,对于自己的阶级苦难也具有朴素的自觉性。可是如何面对这两者造成的认知矛盾其实很多人还是没有去深究深思的;2. 这些人在平日里其实并不会过多相互超越“侃大山”程度地严肃谈论这些社会问题和自身阶级问题,这可能与他们繁复的体力劳动内容有关(我平日接触最多的半无产/无产者的主要是流动夜市烧烤摊的摊主、外卖员和清洁工等,他们出摊/跑腿/上工的时候能够有闲工夫聊天的时间其实很少);3. 平日里他们之间的组织结构其实较为松散,基本上属于“各扫门前雪”的程度,甚至有小摊贩之间为了一己之私早早出摊结果招来城管大伙都黄一天生意的这种情形出现;4. 基层的很多执法者和公务员其实在与这些城市中半无产/无产者交互的过程中是典型的“懒政”,基本是和一般意义上的打工上班一样“拿多少钱出多少力”,极少有人真正去把他们交互的这些对象“当人看”的(因为这会增加自己的工作量,为了我少点事那就请你们牺牲一下罢)。

这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是具备了一定无产阶级自觉的前反思群体,桎梏他们能够走向真正凝聚成有力的无产阶级共同体的点主要在于1. 社会矛盾在他们切身的体会中还未达到阈值;2. “各扫门前雪,各顾各家人”的思维还是比较根深蒂固;3. 繁重的劳动之后疲于思考,或者没有理论支撑的同级无产阶级之间只能有朴素观念的交互而缺少系统的辩证法理论去破解一些他们思维上陷入困惑的地方。而因此,我个人感觉着眼于现实,在这种半无产/无产者中发力是能看到不少可能性的——主要行动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平日对这些群体态度更加友好(就我的观察即使见面了多打一声招呼人家也会对你的态度缓和一点,久而久之甚至能混熟了)、通过寻找共同话题在不打扰人生意或正常工作的过程中闲聊一些现实话题(如果对方有意愿的话,一般从对方的现实矛盾切入会比较奏效)、遇到实际矛盾的时候因地制宜提出一些“组织性”和“阶级共同认知”的想法和建议以对抗这种实际矛盾、在对方有条件表达自己的看法的时候观察其思维上“卡住”的点,然后尽量用矛盾分析的方法将他这种“卡住”的点进行解构,让对方弄明白自己为何困惑和如何走出这种困惑等等.....说白了就是“能和他们混熟,能让他们信得过你,力所能及的场合多帮他们一把,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思维上的”,其实这样下去我感觉只要多数左翼人士能够在一些关键点上对他们“结合现实进行解惑”以及“物质上对他们基于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无产阶级的力量再组织是存在希望的。

至于网上小资景观对他们的影响,我的观察暂时是“有但很少”,他们的很多国家观念层面上的思维属于典型的国族主义(无论以中国人的自觉还是情景带入某些外国人,很有意思的是他们这种思维如果带入的是美国的话,演绎出来的结果确实和那些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相像),但是他们对于过分抽象的后现代、“孤勇”的盲动(比如去年白纸、四通桥之流)表现出来的厌恶也是非常实在的。而且他们其实也是能够分清楚“孤勇”的行为艺术和实际斗争的差别的(我某晚和一个烧烤摊大叔聊的时候他和我聊到去年反封控时期工运和学运的差别之后,对于此二者的本质不同看得非常明白,爱憎分明),这确实是如果只黏在网上,去看网络景观所会低估他们的一点。甚至我隐隐有一种感觉(虽然我接触并能熟识常说得上话的无产阶级朋友还比较少,可能存在样本偏差),只要年龄稍微大一些,这些无产者当中对中国政治的变换其实都是心里有杆秤的,我接触的不少稍微年长一些的无产者大多数都比较怀念毛主席那个年代和那时候的“公平”——这与当前网络景观急速右转确实是有反差的(当然仅限于稍微上年纪的那一批人,2-30岁的这一批年轻无产者对于这种历史上的是非评价就非常混沌,看不出规律来),反而是我平日里在像学校这种小资产阶级扎堆的地方,确实就会有更多的人的观念是反过来的23333. 不得不说,就我感觉抛开本职专业这种话题,有时候真的感觉晚上出门吃个夜宵和路边摊老板聊天会比在学校里和人聊天更轻松,在学校里和保洁阿姨或者大爷聊天也通常会比和实际的学生/同学/老师聊天更自在....这种阶级不同很明显能够感觉到话题选取的差异,或者即使是同一个话题,他们不同阶级的人表达出来的观点和看法真的味道完全不一样。
不过对于稍微年轻一些的无产阶级群体,我的感觉很明显“日子人”和“乐子人”的比重就很高了。我之所以在上一层楼表示担忧其实是来源于这些群体,很多20多岁初入社会的人在没经历过类似上世纪“价格闯关”、“下岗潮”等社会事件且对于历史了解一知半解的人来说,走向迷茫、抽象和“自顾自”或者“滚刀摆烂”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躺平,而是有种逐渐流氓无产者化的势头)感觉也不少。这种人在当下这种残缺的意识形态教育下步入社会发现“应然”与“实然”的巨大差距时,由于缺少社会历史经验,就很容易被网上甚嚣尘上的小资产意识形态捕获(因为这些人平时劳动之余的消遣很多确实也是黏在网上刷视频)——对于这些人面对社会矛盾往哪走,其实不确定性是比上述的那种稍微上了年纪的半无产/无产者更大的。这一批人平日聊的话题其实也比较驳杂,和网络上的年轻人偏好重合度相对比较高(只不过很多具有消费门槛的东西比如游戏、电子设备、娱乐消费性物品等事物就会相比小资产阶级群体而言缩小一些),对于整个社会性质和自身阶级的自觉性都要比较为年长的一批半无产/无产阶级要弱一些,对于这些人应抱持何种接触姿态、采取何种方式融入其中其实是要另寻策略的。我个人在这个方面经验与思考还不足,虽然讽刺的是真论年龄我更接近于这一批人就是了2333333.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20 01:16 , Processed in 0.031186 second(s), 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