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75|回复: 27

三评未明子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23-11-19 16:08:02 |显示全部楼层
同类们大家好啊,我也是一名网左键政人,最近有关未明子的话题在论坛讨论得比较火热,我也说说我的看法吧。


一评未明骂远航




未明子对红中网的攻击从今年一二月就开始了,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骂一次,未明子的这些攻击我都看过,都是随口一提的,没有多少严肃性,存在很多断章取义,没看完整原资料就乱批一通的毛病。用远航的话说,像是受什么情绪支配、脆弱的自尊心受了什么打击”



先说这么做的结果,破坏了双方关系,迫使远航从原先整体的不战不和,以及在某些局部默许甚至公开支持的态度急转直下,也动摇了那些长期以来支持远航,也对未明子有所同情的红中网友的立场。最后就是导致未明子在网左中的支持率降低。然而,未明子在6月份的视频里还鼓励“寒流激的粉丝”(未的原话,指代红皮自由派)去加入各地的工益小组做实践,可见未明子也不是完全否认网左转向他所倡导的实践的可能性,对于据他所说“容易被西方帝国主义收买利用”的红皮自由派都是如此,又怎么可能对他最近说的“归根结底不是给西方势力做狗的”红中网编辑部及其支持者掉以轻心呢?


有四种可能:


一、正确的。未明子需要靠公开地用各种不严谨的带有情绪化的言辞与红中网切割,防止其线上假支持者(未小将)和现实响应他的主张的行动者与之合流,防止和被当局明令禁止的同时也是理论上相比于红皮自由派对中资更有杀伤力的境外势力有牵连,最终危及到他倡导的实践


二、右倾保守主义。事实上是否与红中切割对他的群众运动在当前阶级斗争环境中的生存博弈固然有坏影响,但也不是太严重。未明子最好的方式应该和远航保持一致——“不战不和”,在他的一切公开直播和视频中完全不提红中网。可惜未明子的谨慎过度导致他白白丢失了他本可以通过完全无视来保持的网左里红中这一板块的支持率。


三、“左”倾教条主义。未明子犯了类似托洛茨基一样的错误,死守理论正确,不懂机动妥协,四面出击,最终导致现实斗争的失败,实践无法推进(毕竟都被踢出局了)。在这个问题上说,未的失误所造成的后果虽远不及托洛茨基那般严重,但起码也是拉低了网左里红中这一板块的支持率,也同时是降低了网左转而加入 响应他的号召的小组 去做实践的概率,把本可以加快实践推进步伐的机会给丢掉了。


四、个人情绪管理失当。这也是可能性最低的一个可能。未明子在实践中遭到很多挫折后不顾大局,公开地把个人的情绪压力发泄到红中网头上,这是最愚蠢的做法。


站在未明子亲自发动领导下的全国性社会主义群众运动的角度,先问:红中该不该骂?


我的答案是:该!红中网的理论存在很多局限性,(我不懂哲学,所以这里不讨论哲学)这些局限性根本的体现在,红中的编辑大多侨居国外,有个十几二十年没有亲自参与中国国内的阶级斗争实践,只能通过网上传来的,别人的间接经验来认识中国现实,编辑们的很多有关具体实践方式策略可能在他们在跑到国外前,应该是参加过很多现实斗争的时期,是大体正确的,但局势也在变化,加上这么长时间与国内现实的脱节,如果再去试图指导当今的阶级斗争,不可避免的,就不再能像当年那般正确了,但相比于“安、托、西、激”这四大类亲西方新自由帝国主义全球化体系的红皮右派分子而言,还是有不少朴素的正确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红中算是公开的左派组织里最支持未的某些观念的了”


既然该骂,再问:该在什么具体形势下骂?红中真的配在目前的形势下被未明子骂吗?


我的答案是:红中网?他不配!红中的编辑部长期脱离直接的中国社会实践,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在实践方案的根本逻辑上和“安、托、西、激”黑四类伪左分子走到一块儿去!比如远航主编在作为信仰马列的小资产阶级学生 —— 路在何方?这一帖子的回答中所体现的:


在周围或到外地专门进行深入工农的社会调查了解劳动群众的真实状况,建立无产阶级感情,学习和工人交流、打交道,了解他们的实际困难和问题。
......
这样的小组,以为未来做准备为方向,具体工作任务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随时调整,可以以社会调查为主,可以以理论研究为主,也可以以对外宣传为主,或者从事其他有益的进步工作;可以公开、披合法外衣,也可以不公开,但危险程度要以不进监狱为限。


注意我在引用的第一段里标出的几个关键词,全部都是有关认识、交流、拉拢之类的概念,但没有一个关键词是能够推动实践继续发展下去的,那就是——解决,既然你了解了工人的状况,与之建立了关系感情,那你为何不去进一步改善工人们的状况,解决他们从中遇到的困境?你自己就要去做啊,去改变阶级力量对比啊。你难不成所做的一切准备(理论、调研资料、组织-群众关系网),都是为了去等一个“客观革命形势”的到来,从天上降下一批“革命天兵”,然后把先前做的准备全交给他们,让他们替你完成,自己背后指挥部署,就能把革命闹成功了?这种逻辑,和你的同志井冈山卫士在孤胆精英还是人民英雄? —— 评何宇同志的危机和斗争理论中所批判的激流网自居“小列宁”,妄想着最好自己人都当头头,不是自己人都冲前面送死的现象有何本质区别?!


而参考我引用的第二段里标出几个则更为露骨,总结起来就是“调研、宣传、读书班”,典型的“安、托、西、激”四种人在他们认为的“斗争低潮期”一直以来所贯彻的老三样。“或者从事其他有益的进步工作”只是一个很抽象模糊的一笔带过的概念,不仅他自己都不好说是什么,而且还要用“其他”来修饰,侧面表达其并没有前面的老三样那么重要。


如果说,要从远航一号在这个帖子下的回答彰显其正确性,其实也有窍门。我们可以把远航真正想表达的意思理解为:


你不是在帖子开头说自己“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时又说“属于小资产阶级”吗?那么,我的回答也就只能作为给你们小资产阶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方案建议,至于无产阶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以及你们如何在阶级意识上转变为具有自觉的、革命的无产阶级意识,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没资格说,因为我在与“造反法利赛”网友聊聊实践问题这篇文章中承认过:


我们红色中国网愿意接受广大网友的批评,并经常检讨我们自己工作中的缺点。作为小资产阶级出身的马列毛积极分子,我们身上是有局限性的。与自己身上的小资产阶级局限性做斗争,是我们的任务。但是,我们斗争的目的,是服务于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在眼前,就是要做好红色中国网的理论和宣传工作。我们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为了“证明”自己的无产阶级属性,乔装打扮,把真实的自己掩盖起来,为了“吃苦”而吃苦,为了“实践”而实践。


如果远航一号的意思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起码做到实事求是,坚持了他过去强调的“实践一元论”,有多少说多少,不会给自己根本没做过的事情拿出来做推荐,这种的态度,是应当被认可的。


然而话说回来,红中网在目前情况下不配被未明骂的根本原因在于,红中网并没有作为一个正式的行动纲领以及纲领下的具体的行动内容,这里说的行动,是指能在中国阶级斗争发展一个阶段内可持续性的、可复制性的、有组织的行动。而不是单个人在过去某个时间的某个行动,比方说西红柿收割机说自己几年前参加过一场工人的经济斗争,即使她属于红中编辑部或是其名下的一个组织,她本人的实践也不能代表编辑部整体的实践。何况,红中网还是一个墙外网站,也没有派专员公开在墙内引流,总之影响力本身很微小,又没有持续性有组织的能够对劳动群众产生直接影响的现实运动。所以根本没有被未明子这名中国民间最具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群众运动的总发起人加以公开评论的必要,未明子的做法,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二评未明的实践




远航一号说:未明子先生倡导工益食堂。我们的态度一直是不赞成、不反对,愿意观察。后来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这句话,半对半错。远航应该是想说,未明子的工益食堂,是必然要失败的。但是就说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下的一切改良斗争,大到在地方搞双面政权,在中央搞议会斗争(这是一些左派设想中的未来图景),小到给工人提供廉价和免费的衣食住行的生存兜底性服务,在小资产阶级左翼、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之间通过互帮互助联合起来(这是未明子主义者正在做的)。如果用孤立的视角看其中的每一个斗争形式,不都是必然失败的吗,关键在于,是把改良当做目的还是当做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手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3-11-19 16:09: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ak 于 2023-11-19 16:17 编辑

三评未明举报全球化法西斯(社民派)mhyyyy



未明子起初是针对mhyyyy最近视频中讲了马督工的很多政治敏感的黑历史,未明子担心这可能会导致马督工被当局封禁,而马的粉丝基础是亲自由主义的城市中低层小资产阶级,而且量也不小。如果马督工倒了,马的粉丝就会更激进的(但是是从新自由主义的反动方向)敌视当局,最终导致的就是加速城市中低层小资产阶级右翼和波拿巴主义当局的矛盾激化,而激化到一定程度,假如无产阶级在那时没有一个强号召力的自觉阶级意识的引导,那么只会发生两种很坏的部分质变之一:1、“兴登堡政权”急了,干掉了马督工还想再进一步,来个一刀切,最后所有稍敏感点的人文社科和时事政治都不允许民间来公开谈论了。2、“兴登堡政权”被中资逐步抛弃,并加大力度扶植几个更反动的极右翼全球化法西斯派系(如自民派、社民派、皇汉派)做它的政治代表,更方便理解的比喻就是Drascension网友说的“戈氏苏联化”。总之,这两种未来可能发生的部分质变的共同点都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加强,唯一区别在于1是专政权更集中于中央,单次杀伤力加强,2是专政权进一步下放到各地方各派系,从而更有利于给劳动人民的斗争制造分裂。我认为,如果无产阶级的力量不跟进,2造成的灾难更大。参考最近未明子视频片段文字版


至于未明子后来又要借“公权力”举报mhyyyy,无论未是出于什么原因,普通人1网友的反驳很有意思:


所以说,未明子到底为什么举报那个人呢?因为他认为“颠覆中国现有的制度”是不可取的,是“直球的违法犯罪”。这样一来,他的动机也就不难理解了,在他眼里,颠覆这个现有制度等同于“侵犯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


未明子为了给自己叠甲,不仅要极力维护中特政府、极力维护资本主义制度,



我认为:未明子反对的是mhyyyy从新自由主义的方向去颠覆中特政府。请问普通人1网友:你理解的“中特政府”和“资本主义制度”是完全等同的一种东西吗?还是说你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包含在“中特政府”之中的,就好比几个月前指鼠为鸭网友提出的著名论断——反资先反官,官是资的核心。如果是,你自然会得出未明子反对自由派(不管披着什么颜色的皮)颠覆中特政府---就是未明子“极力维护中特政府”---所以也就是“极力维护资本主义制度”。


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如果我们要怕中特完蛋以后,中国像苏联解体一样转向彻底的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制度,从而投鼠忌器,那么我们干脆都当老保算了,还研究什么马克思主义理论呢,还想什么社会主义革命呢?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共产主义者从来也没有因为担心后果就放弃革命、放弃颠覆反动秩序。


先问:“苏联解体后转向彻底的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制度”从国际层面来说究竟更有利于无产阶级还是更有利于资产阶级?


况且现在特色政府还不够反动吗、还不够新自由主义吗?我看很多人说“中特是跟自由派合流的”。既然这样,那么还有什么维护它的理由呢?颠覆了以后难道还会更差吗?

远航一号在2012年的一篇文章所谓“六四”,我们不理睬它!写过:


虽然运动自始至终没有明确地打出资本主义复辟的旗号,而仅仅是提出反腐败、要民主的口号,这实际上反映了小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的虚伪和怯懦。自由派知识分子向往资本主义复辟是众所周知的。而在当时的条件下,政治上积极的大学生乃至一些政治上积极的工人,几乎无例外地是主张资本主义复辟的,几乎无例外地崇拜西方。这是当时中国社会的常识,没有必要否认这个客观事实。在那样的政治条件下,所谓“要民主”,就是要资本主义复辟。


一九八九年的政治后果,是官僚资产阶级教训了城市小资产阶级。三年后,邓南巡,城市小资产阶级一片欢呼。官僚资产阶级与城市小资产阶级结成了资本主义复辟的政治联盟,并向城市无产阶级发起了总攻。只是到了本世纪初,小资产阶级才开始发生分化,左派作为一种政治力量才重新出现。


一九八九年的主要政治教训就是,无产阶级必须始终保持政治上的独立性和主动性。如果无产阶级放弃了政治上的领导权,放弃了独立性,跟着资产阶级或者小资产阶级瞎跑,无论是在“民主”的招牌下,还是在“自由”的旗帜下,到头来,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别人做嫁衣裳,甚至还要付出血的代价。

不仅如此,远航一号在今年又强调了一遍他对64的立场:


关于1989年的群众运动,“时事评论”先生所转述的我的观点,基本上是准确的。那次运动,就其本质和主要方面来说,不是什么天真无邪的“反官倒、反腐败”群众运动,而是小资产阶级自由派领导的与官僚资产阶级争夺资本主义复辟领导权的反动运动。

对于这个问题,暂时还无法理解的一些同志,我请你们思考一个问题:在未来的中国革命中,你们是希望中国的无产阶级又一次白白流血、为自由派做嫁衣裳、然后连资产阶级民主都得不到,还是希望无产阶级能够做得好一些呢?如果你们希望无产阶级能够做得好一些,那么,请不要重演1989!



反问普通人1网友:自由派的政治主张难道不比特色政府更新自由主义、更照顾全球资产阶级的利益吗?如果是,那么如果自由派颠覆了以后难道还会更好吗?对哪个阶级来说更好?


普通人1网友说:


如果网上有什么言论你觉得不正确、有问题,完全可以用理论的武器批判他,再给出自己的看法。这样既可以扩大影响力,也可以教育群众、促使更多人觉醒。


一碰到什么事就去诉诸资产阶级权威,那只能是让中特渔翁得利,今天可以封了他,明天也可以封了你,反正你们相互举报,还可以说是响应群众号召。



在这里,普通人1网友犯了一个错误,他幻想在资本主义国家,存在一个超阶级的“公权力”,代表不同阶级阶层利益的不同政治派别可以在这个“公权力”均等地享受资产阶级允许范围内的自由权利,比如言论自由。事实上他没有意识到,公权力从中央到地方的铺设过程本身就充满了阶级斗争。我不知道普通人1网友到底有没有或者能不能理解红中网编辑部提出的“地方工农民主政权论”中的核心思路。井冈山卫士教导我们说:


我们不会去在没钱没枪没人没地盘的情况下去和资产阶级争夺什么工会自由、言论自由、建党自由。因为现在即使资产阶级在法律上给我们这些自由,在执行的时候照样会收回,就像它从未真正给过资产阶级宪法中的那些自由一样。何宇同志,如果你要的是法律上的自由,那么你绝不会享受到这自由,如果你要的是握在手里的自由,你就必须有政权来保卫这自由。如果没有政权,法律给的自由是虚的,如果有政权,你也不需要法律给你这些。(何宇同志的这种观点在老左派、造反派等的论战中,属于“二次革命论”,有兴趣可以向他们虚心请教)如何掌握政权,哪怕是地方政权,是一切追求真自由的革命同志必须思考的问题。它只能来源于对危机确定无疑的而不是“很难说”的回答,它只能来源于对资产阶级弱点和突破口的分析,而不是泛泛地讲“危险性”


普通人1网友,你是否承认,自由派在理论上更符合中国资产阶级的利益,只不过西方帝国主义垄断大资产阶级考虑到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害怕闹过火了,严重破坏生产,也就妨碍他们通过不平等交换剥削中国无产阶级了。因此四十多年来他们一直都谨慎地考虑对这个派系的扶植程度,中资也是如此。那么,难道他们不会设想一种两全其美的法子,通过稳妥地支持中国的自由派对全社会的政治文化影响力,一步步蚕食中特政府迫于民众稳定方面的考量而不得不维持的“社会主义官方合法性因素”,以及消弭劳动群众的阶级意识,最终让中国实现东欧式的和平演变?


如果你承认上述事实,而且我们也都知道,我们中国无产阶级的斗争还远未达到“地方工农民主政权”的阶段,也就是说,公权力的执行都是基本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那么你是否也应该进一步承认,你所谓的“公权力”通常就是在执行过程中偏袒自由派的。但是,这也只是通常情况,公权力基本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同时也会试图顾大局(也就是其整体利益),那就不得不主动或被动地去纠正资产阶级内部存在的一些过火的冒险行为。所以,无产阶级革命派有策略性地借题发挥,利用那个当权着的资产阶级派系掌握的公权力去打击那个更反动的且未来一定时间可能上台的在野政治派系,去促进资产阶级内耗,又有什么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19 16:26:40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你了解了工人的状况,与之建立了关系感情,那你为何不去进一步改善工人们的状况,解决他们从中遇到的困境?

要怎么去解决,去怎么去改善?据我所知愿意下大功夫去和工人同吃住做到了解工人状况、建立关系情感的最有代表性的例子算是北马的实践了吧?

点评

杨坚  前排围观,坐等远航回复  发表于 2023-11-19 16:38:5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1-19 16:32:16 |显示全部楼层
君行早 发表于 2023-11-19 16:26
要怎么去解决,去怎么去改善?据我所知愿意下大功夫去和工人同吃住做到了解工人状况、建立关系情感的最有 ...

他这个话说的就很离谱,有种道德绑架的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19 16:35:12 |显示全部楼层
很可笑,非常可笑。
第一,未明子什么时候成了“领导全国人民群众搞社会主义运动”的伟大领袖?他的工益小组早已经彻底失败了,而且根本没发动多少人,没造成多大影响力,没产生什么正面效果。就这样还能罔顾事实,对未明子搞这种“黄袍加身”的闹剧,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第二,未明子早就已经表明自己维护现存资本主义制度的立场,你所谓的“把改良当做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手段”不知道从何而来?所以说,你所拥护的根本不是未明子,而只不过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一个在现实世界中根本不存在的人物罢了。

第三,按照你的逻辑,只要理论有局限性,就该骂,那么请你告诉我古往今来哪个人思想是毫无局限性的?有哪个人是千古完人?未明子是你心目中的“全能神”吗?

第四,如果认为其他人的理论有问题,是应该批判,还是辱骂?如果你连批判和辱骂的界限都分不清,那我劝你先回学校重读小学语文,不适合参与严肃的政治讨论。

第五,如果你认为红中网连被未明子骂的资格都没有,是因为红中网“没有一个正式的行动纲领以及纲领下的具体行动内容”的话,那么请问未明子的行动纲领和纲领下的具体行动内容是什么?莫非他的行动纲领就是以改良为借口,掩护自己维护反动秩序的实质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19 16:55: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普通人1 于 2023-11-19 16:56 编辑

说了半天,无非就是想说时机未到,无产阶级还没有准备好,所以现在要想方设法维护中特社,免得自由派上台了。那么我就不得不质问你几个问题:
第一,如果反动秩序一直维持下去,那么无产阶级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准备好,究竟什么时候时机才会成熟呢?

第二,反动的资本主义制度正在一步步走向崩溃瓦解,不仅是在中国,也是在全世界发生,这种趋势你到底承认不承认?难道你认为到了这个时候,无产阶级还有必要去维护这个反动制度而不是让它自行走向灭亡吗?难道你认为自由派不会和反动资本主义制度一起消灭吗?你有没有想过,维护反动制度的后果是什么呢?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站到一起去了,这不才是自以为是的真正愚蠢吗?

第三,你说红色中国网没有明确纲领,没有实质行动,而你自己却不相信无产阶级人民群众的力量,不相信无产阶级会觉醒,不相信社会主义会取得胜利,还认为群众会像过去一样被自由派牵着鼻子走,那么我请问谁才是真正的失败主义者呢?谁才是害怕革命的改良主义者呢?谁才是只有妄想,不敢行动的懦夫呢?红中网的理论早就阐明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正在全面瓦解的大势是任何人、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挡的,你既不相信资本主义会完蛋,又不相信人民群众会觉醒,还维护反动体制,这样看来,你这个反动派的本质已经昭然若揭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19 16:55: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3-11-19 16:57 编辑
君行早 发表于 2023-11-19 16:26
要怎么去解决,去怎么去改善?据我所知愿意下大功夫去和工人同吃住做到了解工人状况、建立关系情感的最有 ...

个别地解决工人的问题,这对身处国外的同志太苛刻了吧。

革命工作有分工。对于擅长理论分析而限于客观条件不能接触一线工人的同志,他们能够花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如何整体地解决中国工人阶级的问题——指出中国革命胜利的条件、趋势和规律,我觉得这才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对于身处国内的同志,就算是有条件接触一线工人,顶多是依据形势在一时一地个别地解决某些工人群体的问题,这还要注意保护有生力量,避免被专政机关一锅端(佳士就是前车之鉴)。
我觉得不应该指望在“白区”的同志整个地就能解决工人的问题。在革命形势到来以前,他们的工作只能是打游击,能参与地方工人斗争则参与之,不能参与则想法搜集材料总结工人斗争的经验教训(例如去年下半年各地风起云涌的斗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19 16:56:07 |显示全部楼层
你难不成所做的一切准备(理论、调研资料、组织-群众关系网),都是为了去等一个“客观革命形势”的到来,从天上降下一批“革命天兵”,然后把先前做的准备全交给他们,让他们替你完成,自己背后指挥部署,就能把革命闹成功了?这种逻辑,和你的同志井冈山卫士在孤胆精英还是人民英雄? —— 评何宇同志的危机和斗争理论中所批判的激流网自居“小列宁”,妄想着最好自己人都当头头,不是自己人都冲前面送死的现象有何本质区别?!

另外,这句话是不是对红中网有什么误解?革命形势从来都不是靠着个人或者组织才到来的,革命者也不会妄想有什么“天兵”来一下子完成革命,想要完成革命只能依靠群众,那么群众什么时候才会起来革命呢?这就是分析“客观革命形势”了

再者,我们本来就认为将来革命的先锋队应当从进步的工人阶级中产生,无论是什么“指挥部署”还是什么所谓的“头头”都是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产生的,跟红中网有什么关系呢?说白了红中网只是做理论分析的,无论有没有红中网革命都是那个样,只不过我们现在在这里不就是“预测”未来革命形势顺便跟小资打打嘴仗么?

再者说,我们一贯支持的“躺平”政策、劝进步青年不要做过激行为难道是让其他人冲前面送死?要不你去找找红中明确表示要让其他人在革命形势没有到来的时候去“冲前面送死”的地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19 16:57:59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说了这么多,我也想说点什么。

但看你说了这么多,我又不太想说点什么。

毕竟,都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不说了。

点评

俞聂  西红柿姐姐,看你这么说,能说的话多少可以说一说  发表于 2023-11-19 17:15:5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19 16:58:2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件事情再讨论真成闹剧了,区区一个未明子,不至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4 18:05 , Processed in 0.03171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