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693|回复: 11

中国未来政局预判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27 11:38:11 |显示全部楼层
    迟飞    倘若中国发生危机了——我认为现在已经在进入。假定五年吧,大规模社会变革会发生。那么会如何进行呢?
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共产主义的革命者已经建立组织,并与世界各国的共产主义力量进行了广泛联合,拥有了国外的组织和国内的部分组织,那么这就可以保持对国内的”渗透“压力,也能直接掌握一部分群众。甚至说变革由共产主义势力首先发起也是可能的,这样就首先把社会思潮扭转到了共产主义方面来。大规模社会变革一旦发生,就能先入为主,直接左右局势。这就与穆斯林兄弟会一样,近水楼台先得月。
    第二种是中国的共产主义势力或同盟者始终处于小团体的斗争和对立状态,无法有效联合,也无国外的组织和国内掌握的基本群众。那么大规模的社会变革发生势必会成为群众的自发斗争行为,而政府的严密控制体系对其失去控制。群众由此如同埃及革命一样,可能会如果赶走穆巴拉克家族一样赶走当权核心,但却陷入混乱状态,运动发生分裂,并持续斗争下去。
    就现状而言,第二种可能性比第一种可能大得多。当今中国的无论毛派托派还是其他名目标榜共产主义的都缺乏共识,且短期内看难以弥合,只能以斗争来淘汰。这得需要一个新的马克思或者列宁来提供一套新的东西引领时代思潮。但这不是短期就能实现的。
    假定第二种状况发生了,那么变数会非常多。第一个就是当局会如何反应,倘若他们较为灵活,在一番清洗后改弦更张,为保自己根本利益弃车保帅,缓和了局面,那么中国就可能走向欧美之路,即对工人主导的群众运动作出让步。但这种可能性多大呢?并不大,自恃武力强大的当局更可能的是竭力控制和抵制。但一党政治是必然难以维持的,这会崩溃。各派统治集团矛盾激化,要么是相互摊牌。走向多党制度,要么是军队夺权,实现军事专政。
    多党制度,这是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派比较喜欢的。他们梦想能重新导演他们自由派专政的历史话剧。但总体来说,他们是毫无希望的,问题是一旦控制放松,群众就会朝维护自身利益方面转变,而普世价值派在当下也只有干巴巴的民主自由口号,而给不了人民实实在在的利益,可以说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他们就必然会失败。如同埃及穆巴拉克倒台,上台的也不是西方普世价值派,而是穆斯林兄弟会。自由派的喧嚣,因为多党的到来,倒是可以终止了。
    未来的变革政局,势必是向左转,没有比当下的当局更右的了。也没有比当局更能维护资本利益的了,可以说当权者统治,是资本集团最佳选择。它的控制力有任何放松,那么社会就要朝左转。它如果解决不了问题了,那么该体制就要终结了。
    那么,军事专政又当如何呢?这只能是个暂时状态——倘若有的话。它若是除了军队的专政以外拿不出控制社会局势的有力政策出来,也是要很快垮台的。毕竟相比于数亿劳动者来说,上百万的军队不足以震慑局势。倘若能的话,体制就不会崩溃。何况军队也并非铁板一块。埃及在穆巴拉克下台后,军队是处于摄政的位置上的。但穆斯林兄弟会的政党一上台,就要对其实施清洗。军事专政,这并不足以服众,会遭到左右两翼的攻击,若军事专政要剥夺资产者,那么会遭到国际垄断寡头的极力反对,而若是继续将当局政策进行小的修改维持下去,那么它与当局就同样脆弱,何况中国并未有过长期军事专政的近代史——他们是一律被视为军阀的,全国范围内实行军事专政的只有袁世凯一人,但也很快失败。
    中国会不会分裂呢?是不会的。终究是中国与苏联不同,有主体民族存在,且有苏联前车之鉴,经济密切的联系。至于疆独藏独等势力会一如既往地会被镇压,而台独势力或许会趁机独立——这个可能性却要大很多。实际就台湾独立倾向来说,是一直发展着的,只是少个机会而已,经济统一战略证明是失败的。它要是在变革前宣布独立,那么变革就要加速到来,如果在变革后宣布独立,那么也就加剧危机,当然这也无可挽回。
    埃及的状况与中国很相似,都是有段国家垄断的”社会主义“历史,埃及是纳赛尔,中国是毛泽东。也都有一段新自由主义历史,中国开始于邓时代,而埃及主要是穆巴拉克时代。穆斯林兄弟会是反西方,反全球化的伊斯兰组织,但它也反国家化,自己作为一个组织企图控制全世界,这有“国际宗教法西斯”的倾向,即国际资产阶级强力专政倾向。而中国呢?中国的所谓“左派”组织同样是可以打着毛旗号来搞这种专政的。
    还是回到中国的分析上来,我从来不认为左派里面就是能够普遍联合的,所谓左派里已经包含了“新纳粹”,即国家社会主义的极端派。当局的党若是失去控制,会分化组合,各自公开建党,而其原体制的所谓“健康力量”,掌握社会资源在“左派”里也最多,最有可能成为资本主义的改良主义政党。如俄罗斯共产党一样,成为在野最有势力的一派。如薄的一派,倘若当局没将其置于死地,那么大变革后他同样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东山再起,充当资本主义改良先锋,当然后面还会跟一大批公知拥护者。而毛新宇这样的势力,同样应当视为是一个势力,但其主要是投机,利用其是毛泽东外孙的地位来扩大政治影响力,看其组织,自有知识分子为其当枪手,编纂纲领,但模棱两可,从中渔利是可能的。他若只是装傻,那么他可能会是拿破仑三世,而其作为投机者,还是改良主义一派的。
    由此社会就可能出现中止革命,走向改良的倾向,埃及人终究是到过去去找现实问题解决办法,找到的是古老的伊斯兰,而中国人也相当可能会回到过去,是回到毛时代。若是妥协战略占据上风,那么最多也是呈现出拉美左翼风潮的局面——左翼政党能占上风,但却结束不了资本主义统治。权贵势力遭到削弱,同时也压制革命力量,以维持统治。那么这还是不进步的。
    所谓左翼力量还会分化组合,就现状来说,新的左翼改良的权贵党可能性最大。他们可以集民族主义,复古的毛主义和资本主义改良主义于一身。这在中国起码会得到广泛的响应,如果薄下狱却没找到罪名,那么这无疑是给其增加政治资本。
    但我们知晓,拉美虽然是左翼当政,但却依旧未能解决社会问题。他们没有革命,只是与国际资产阶级进行了妥协。他们也没找到过渡到世界革命的办法。斗争还很激烈,那么中国的未来,在资本主义下本来已经透支了,这样的左翼政党上台又能处理几分问题呢?我认为在资本主义体制下还是什么也解决不了的——如庞大的债务问题,福利体系问题,工人待遇问题等等。它要是寻求去解决,政府必然会陷入财政危机,难以为继,根本还是满足不了人民利益,还是要垮台。而国际资本力量也是绝不会喜欢一个民族主义政权的。
   就中国的历史周期来说,中国政治的统治是呈现“刚性”的,极少有什么成功的改良,商鞅成功了但也不过是个“车裂”的结局。而革命倒是中国历史的常态,一波又一波的革命从来没停止过,而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多年来,前三十年是左转,比世界各国都左,而后三十年是右转,比世界各国都右。这样大幅摆动的状况,本身体现的是中国承继了历史的“周期”,即政治的高压专政始终伴随全局,要么左到极端,要么右到极致。这种状况来说,中国出现革命的可能性非常大。所谓资本主义民主自由处理不了社会问题,而左翼改良主义也满足不了要求的话,它或许就是世界革命首先开始的地方——它得脱离了资本主义体系才能革命成功,而现在中国生产已经离不开世界,这已经需要跨国的产业革命了。
    当然根本的核心在于是革命,那么应当以看待孟什维克这样的阳光来看待所谓改良的毛派。他们已经不能适应资本主义发展需要。而这些激烈的社会矛盾和动荡,终究会为共产主义革命思想的成长提供基础和平台。共产主义势力还是要分化组合,在实践斗争中取得新认识,新的列宁或马克思就在孕育之中。承认全球化的总方向,才能彻底解决全球经济的问题。

    综上,第一个可能是好的,也是应当竭力争取的,不能消极对待革命前景。先下手为强总是先得先机。即便出现了混乱乃至改良的局面,第一个路线也是应当持续进行下去,积攒共产主义的产业革命的势力和力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7 14:17:49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可以,不过不是什么新的马克思列宁,当然就革命领袖来说,也可以这么说,但是方法基本上还是马克思列宁的方法,关键是正确应用,历史上的失败都是因为背离了这些方法或者大多数人不能正确运用这个方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7 14:31:19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27 14:34:28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一读,可以扩展一下思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27 14:36:28 |显示全部楼层
前朝遗民+ 发表于 2013-3-27 14:31
呵呵呵呵,写的不合适。
首先要讲清楚现在的中国是个什么状态,怎么能够推到出你得出的结论,由于没有论据 ...

中国什么状态,我已经写了。
势力分化可能的状态,向左转,自由派上不了台。多党制或政变,左翼上台,阻碍革命,革命大势所趋。没有写吗?
我写了,不过你没认真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27 20:50:46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作者就是文者,脱离实际比较多,搜索一些信息如坛上的就预判,不值得参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7 23:06:37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社会已经深入卷入全球化的政经现实,中国的革命就比以往更具有世界意义。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已经需要跨国的产业革命”了。这不但徒增了革命者对困难的错误估计,更是无视社会主义早已有在一国首先胜利的历史事实,也无视中国的庞大社会结构、社会人口支持独立于世界革命的条件。国际主义是马列毛的革命精髓,但绝不意味着可以不要革命的步骤。
当前中国革命的乱象,关键是没有一个统一的革命政党和统一的革命领袖。这是革命发展进程必经的过程,不能强求,也不能放任自流。只有建立起坚强统一的革命组织才会有革命的领袖及其更迭成熟。
中国的革命需要马列毛主义的理论家,需要有理论上的探讨和争论。但反对院士派的夸夸其谈。中国革命更需要的是有坚定方向的实干家。要支持对如何革命,怎样革命,革命后如何重建社会主义等实际问题的讨论,要支持现实问题、行动的讨论,要支持对青年革命者的革命行动。总之,干起来比论起来更重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7 23:19:59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龙翔五洲的分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28 06:10:25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看不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8 09:33: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3-3-28 09:33 编辑
龙翔五洲 发表于 2013-3-27 23:06
中国社会已经深入卷入全球化的政经现实,中国的革命就比以往更具有世界意义。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已经需要跨 ...


一国可以革命,但是停留在一国完不成革命,这就是马列主义,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6 14:57 , Processed in 0.02544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