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普通人1

对此次台海事件的看法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5-26 15:11:35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5-25 22:32
按照所谓的国际法,哪怕台湾实际独立还是宣布独立,他在国际法上都不代表中国,在联合国没有席位我认为特色 ...

我认为唯有赖清德在这种国际法理层面上做动作,中资当局才有可能有这种放空炮外的其他动作。不过我认为赖清德不会傻到现在做这种事情,因为台湾对于大陆的经济依赖性仍然不低,一旦闹到国际法理独立问题了,只要中资决策层中有那么几个不那么窝囊的,就不可能完全排除启动包含武力干涉在内的大型制裁措施(因为国际法上的裂土法理一旦成立,当下大陆统治阶级的统治合法基础之一就从根基上动摇了,这是冲击到中资的根本利益的事情,与允许一个割据政权存在是完全不同分量的事情)——而与大陆从政治经济上完全脱钩并不符合台湾资产阶级统治者的阶级利益诉求(硬脱钩大陆,那么大陆对台湾的超额利润输送就会消失,就无法有足够的物质基础调和岛内本身的阶级矛盾,那么离台湾内部出现新一轮动荡也就不那么远了)。所以说白了赖清德的这种做法归根结底其实是两岸资产阶级统治者在利益上的互斗与要挟,也可以看作是以核心国家为首的世界资产阶级对半外围的中国大陆能够提供的超额利润上贡感到不满,利用台湾的地缘政治特征所做的一种对其白手套的“要挟”——无论中资政府从自身阶级内割肉,还是令其变本加厉剥削压榨大陆的无产阶级都可以,而其中的关键就是要“竭了半外围中国这一个泽,再把捕捞上的鱼上贡给核心国家群体为其续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5-26 16:01:05 |显示全部楼层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5-25 23:18
现在喊打喊杀的战狼,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小粉红已经基本自由化了,按他们头子黑蜣的说法,“明明比经济 ...

网络上和现实里还是有差别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还比较相信“卷”的或者是自己卷出了一些名堂的人,都无一例外的思想开始加速亲“自由派”,甚至我所认识的人中都有人半讽刺半嘲讽地和我说过“我现在受资本主义‘荼毒’很深”、“既然早就不相信这套主义了,那润就是对的”这样的话(而他却是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出身起点低但是也确实靠着自己努力有了些事业起色的人。但仍然是出卖劳动力的一方,就是相关业务能力强所以可选的自由更多一些)。就这样其实他都算是有底线的,据其所说他以前所在的工作地方接触过的一些同事,边说着“支言支语”边想着把自己财产往出搬、准备做“世界公民”的人不是个例。尤其近几年,这个情形陡然加剧,网络上就更不用说了,确实除了“正确”的“粉色话语”以外,“道路以目”中那股自由派味空切绝后的高(我上次在B站里评论回复了一句关于哆啦A梦头像的迷因问题,说“很讽刺的是左翼漫画家创作出来的形象却被一些(中)右翼拿去作为统一的符号”,然后被不止一个人在底下骂我“左右不分”)。

好在既然本身社会淘汰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至于那些没有“卷”出名堂的,反而朴素的阶级自觉和国族情感大部分是保留得还算不错的(在当下现实中,还是不能“唯阶级论”走教条的国际主义的。一来国际社会中没有一个能相呼应的实体、所以“诉诸于外”就不可能不面对“引狼入室”的问题;二来中国的历史不可能让任何社会活动家能够逆历史建构出来的国族和文化认同而行的,正确的做法只能是从“国族认同”中长出“阶级叙事”,并且让后者壮大为包含前者朴素情感的新叙事取代之)。但这就牵涉到了另一个问题——同时具有有阶级自觉和一定国族认同的普罗大众,人数上是占据大多数的,但是这些人的人均可支配社会资源量以及社会影响力都非常的低;反而是反动的自由化了的大小资产阶级的人均可支配社会资源空前的高。这就导致了如果“个体叙事”被进一步根植于人心,那么取得阶段性胜利的确是会在一个时段内就是自由派的力量(中资内部资产阶级的底色绝大多数也是自由派性质的,只不过他们有着历史传承下来的更厚的既得利益,导致不愿为新兴自由派让利。但如果到了其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时候,其中绝大部分人是会选择与自由主义媾和的)——而这很明显,以“正逆向民族主义对轰(神-兔对轰)”、“性别叙事本质化”(这个不用多说啥了罢?最近可谓俯拾皆是)、“政治娱乐化”(相对而言,知乎、贴吧、B站这些平台里面的言论审查开始在“粗暴地宣泄戾气”和“严肃讨论问题”之间毫不犹豫地站在前者一边。我经常会遇见写了一大段东西和人讨论被秒删、别人骂人或者带有明显狭隘恶意的阴阳怪气却能堂而皇之地发出来的情形。哪怕在创作者方面也是如此,政治问题分析中娱乐化和短平快的频道总比严肃讨论问题的频道有更多的热度和更多的拥趸,去年MHYYY和未明子事件中舆论的一边倒就可见一斑)这类东西的大量出现无一例外都是在对底层阶级进行纵切——说白了我感觉现在左派的一个行动导向和行动方式,就是尝试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法在自己所能影响的范围内以身作则去对抗这种纵切和分化,弥合底层阶级的裂隙(但是有个丑话是要说在前面的,这种做法从自身个体层面讲有“修桥补路无尸骸”的风险而且很大,甚至是如果没有一定的斗争性素养还容易让自己变成“武训”。但是只要这个基数扩大了,就会产生面对未来形势变化下有利于泛无产阶级利益斗争的质变,甚至有能摆脱走“三茬苦”的希望)。只有能够做到“让底层的半无产者和无产者之间只有可调和的内部矛盾,没有上升到可能成为仇恨的矛盾”时,才有可能把“阶级意识的觉醒”落实到具有长久推动力的实践当中去。否则就算强行组成一个集体,实际上却是像狼人杀那样“人人自危”、“精明算计”、“相互猜忌”,最后随着形势稍作变化就一暴十寒,那是不可能能够成事的(说难听点,没有资产阶级的命就得资产阶级的病,到了历史变化的节点上才是真正会要了一代无产阶级性命的东西。现代社会里很多“为人处事的法则”,其实都是“资产阶级病”的病原体。我们是真的到了该把这些病原体研究透彻,并想办法利用之“以毒攻毒”和“对症下药”的时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4-5-26 17:27:41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5-26 16:01
网络上和现实里还是有差别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还比较相信“卷”的或者是自己卷出了一些名堂的人, ...

我和你是有极大共识的。别的不说了,避免传播失败主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5-26 17:50: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4-5-26 17:51 编辑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5-26 17:27
我和你是有极大共识的。别的不说了,避免传播失败主义

我倒觉得也不能定性为这个就是失败主义了,但是确实如果是我这种小资产阶级的左派现在这个现实处境要求确实需要抗压,也更容易看到一些让人丧气的矛盾处境——一方面对于自己的知识技能的获取以及自己的生活状态的稳定,不得不要“向上社交”(然而现在就是层级越上,发现令人掩鼻的东西就越多,但你为了自身能力的提升又不得不受着。很多时候甚至真的会有种“老子不奉陪开摆”的想法);另一方面真正向下是能找到能和自己观念一致的很多普通人的,但问题就是自己时间有限,把时间大量花在这里虽然心里算是敞亮,但在大环境下的“不务正业”就会被人“卷”下来,导致失去原有的生活保障和知识经验获取渠道(这其实就是很典型的小资产阶级困境,和这个个体思想是左是右无关。而且小资产阶级滑落下来的无产阶级的社会生存能力相比底层出身的无产阶级大多数是要差,这也是现实)。只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同阶级成分接受了左派思想的人,总会有属于自己的独有的困难和苦痛,说实话这时候怎么做去克服之,恐怕才是最为瓶颈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了。

——想容易,做难。说实话我也经常陷入这种内耗中,但是最终还是要想办法走出来的。慢慢来罢,有的时候现实的教育比什么都深刻,但是如果没有一些“左”的“分析”或者“预言”那那些“教育”就会绕很大的弯路,况且人心不是铁石,见缝插针四处播种总有能发芽的地方。至少这种小事还是能去做的,那便积跬步以图千里罢。

点评

sysiphus  你写的这些话挺有启发性的,建议找主编单独生成文章  发表于 2024-5-26 18:49:5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4-5-26 18:03:18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5-26 17:50
我倒觉得也不能定性为这个就是失败主义了,但是确实如果是我这种小资产阶级的左派现在这个现实处境要求确 ...

“另一方面真正向下是能找到能和自己观念一致的很多普通人的,但问题就是自己时间有限,把时间大量花在这里虽然心里算是敞亮”

这个有点好奇,你是怎么找到的呢?是业余进厂融工找到的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26 18:57:43 |显示全部楼层
打啦,好闷啊


——周星驰电影《破坏之王》台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26 19:44:46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5-25 21:33
总统赖清德就职演说全文如下:

打造民主和平繁荣的新台湾

笑死了,他也跟习近平一样净说空话。

比习近平强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做到脱稿和演讲语气抑扬顿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5-26 19:47:05 |显示全部楼层
赖清德看来还是退让了,想不到中资没有吓到美国,吓到台湾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26 19:53:28 |显示全部楼层
xin 发表于 2024-5-25 22:31
任何“普世价值”,没有工资50000台币有用,或者说台湾资产阶级把“普世价值”和工资50000台币挂钩,不过 ...

这个句式同样可以换成「任何“民族复兴”,没有工资8000人民币有用(这个数值会不会太少了)」。

两岸问题归根结底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问题,而不可能仅仅是两岸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5-26 19:55: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4-5-26 19:58 编辑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5-26 18:03
“另一方面真正向下是能找到能和自己观念一致的很多普通人的,但问题就是自己时间有限,把时间大量花在这 ...

工厂说来惭愧我还真没啥机会接触,因为我周围没啥工厂加上自己忙,很难有一个整块的时间涉猎这部分。但是周围有些工地的农民工、每次在外面吃饭时候旁边会有一些小吃摊的摊主、平时因为需要经常要同城收发物品联系上很多跑腿小哥,以及一些保洁、环卫等这种身边经常能见到而且还能固定上面孔的半无产/无产劳动者还是能接触得到的。很多时候一旦见过几次有个脸熟了,就有可能闲聊上几句,然后有时候恰好遇到了特定的事情或矛盾了之后(比如小摊贩遇到城管执法问题、寄送东西异常出现索赔问题等等),就借题发挥,大了尝试能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尝试解决矛盾,小了也就听他们发发平日的牢骚,多照顾他们一下生意(对于一些小摊贩)或者找个理由(一般就是在对面刚刚受了一些苦或者委屈之类的时候、或者看有没有什么大背景比如疫情、个人变故等,说白了就是找个不唐突且对面也能接受的方法)请上人家一顿饭或者买点啥对方能用到的送给他什么的(比如看到我楼里有保洁中午铺个报纸在楼道里休息,就在楼层里买上几个折叠床放在角落里告诉他们需要用的时候拿去用、用完放回去等等),然后就也能有些人会聊的上话了,要是有时间就能攀谈上,然后就着对方的话顺着把自己的想法放在里面回应回去。对于很多底层劳动者来讲只要他能打开话匣子,大多数天其实都是能聊得起来的,这时候如果聊到了时事,那有些东西的观点就很容易输出过去。而且就我的经验,对大多数底层劳动者而言,或有意或无意地提一下毛主席的有些理论一般来讲反响都会不错,尤其对一些稍微上了年纪的人来说。能找到共同话题,那哪怕给对方一点在当时算是安慰剂效应的建议,其实都会比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要好(因为一旦有些东西在未来有了参考价值,那它存没存在过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了。最次最次,这种对底层劳动者的“与人为善”例子多一个,也算是一种对社会原子化的一个萤火式对抗了。这方法虽然笨,但是并不能说其无作用,只要频数是在不断增加的话)。

我现在做的其实比较有限,融工那种程度的是暂没有条件和能力做得到的。所以只能从一些非常细碎非常松散的平日人际关系里见缝插针,不过这样的弊端就是往往只能个体对个体的宣传,很多集体性的东西更多的时候也只能空谈,而且由于比较吃机会所以没有规律性,但再怎么说也是聊胜于无的。
      主要是平日里很可能也就碎片化的小打小闹,但是类似的这种宣传工作或者自己周围小范围的组织实践在特殊的时候也可以有别的作用(一般对自己同阶级和更低层次阶级的人都能有效果),比如当年新冠疫情的时候,我和周围一些人就自发在公共区域放了一些多买的药品、食品和试剂盒之类的物资能让周围一些不幸感染的保洁人员一旦还得抱病干活能好受一些,同时约好及时相互通知对方健康状况、并对每天的生活垃圾的处理定好计划尽最大可能降低交叉感染。当时我还远程打电话告诉自己的亲戚家人之类的要在刚放开那阵以家庭或者宿舍为单位搞一搞局部的“计划经济”和“关照老人”的计划,反正这种小范围的号召和互保至少让我和我关系最近的一些人躲过了那次大面积感染时的“首阳”(当然也承认有运气因素,有的人是因为生活原因没办法躲过去的。但至少最脆弱的老人都在那时保全了),也算是尽可能降低了一点能辐射范围的人的染病之苦。
       归根结底其实到头来还是慢慢一点点尝试造成点小的影响(哪怕最开始就是给那些底层劳动者一点情绪价值提供或者一点小小的物质利好也行,如果遇到一些大一点的事件那就借题发挥,想办法帮一帮其中的一些人),并让自己在自己能影响的范围内随着规模的扩大在其中的分量保持一个稳定、不太高也别太低的量(换言之就是不能让自己或者自己核心的人变成“领头人”,这个形式在当下社会秩序相对稳定的时期不合适,甚至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在宣传和做事的时候“授之以渔”,并且对和自己谈得来、也有积极性的人也如此陈明利害,让大家达成一种“我们这么做是在合力创造一条给我们自己留的保底后路,而不是在干什么伟大的事”的默契甚至于纪律)。因为现实中是有枪打出头鸟的可能的,所以这类事情我感觉千万不能想着“名声”,要让自己的作用和其他人的作用差不太多,这样如果真有机会扩大一些影响力了耶有助于形成“网状的自组织”,有利于在真有人找麻烦是也塑造出一个“群龙无首”从而“法不责众”的结果增加抗逆性。这算是我看到未明子的例子之后的一点自己的看法,当然这些都是基于逻辑演绎的后话,我现阶段平日里近乎沧海一粟的影响还没到考虑这种情况的时候就是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5 05:56 , Processed in 0.01920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