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59|回复: 0

那個包庇潮洲人將我軟禁的是不是李嘉誠?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2-7-29 16:10:17 |显示全部楼层

那個包庇潮洲人將我軟禁的「共濟會潮洲人」是不是李嘉誠?


文革尚未結束的後期,就聽說中國人人都想學李嘉誠、想當李嘉誠。據說,李嘉誠年輕時曾說過:「世界上沒有一個好人!不是賊就是騙子與婊子!」這種據說是屬於李嘉誠的「流氓無產階級」的世界觀,究竟是否屬實,當然有待查證,但當時的中國人都想學的無疑是這樣一位香港富豪。

三十年前,我去到香港以後,楊千嬅(原名楊澤嬅)的母親對我說:「你不能出街,你一出街就會被人打。」後來果然如此。我是被人軟禁了。據說,軟禁我的是潮洲人,包庇這群潮洲人的是一個「共濟會潮洲人」,是一個中國人人都想學的潮洲人。這個「共濟會潮洲人」有能力掌握所有人的私穩,他有足夠的財力與人力去查察到任何一個人歷史上的任何一個人生污點。他的這種能力,足以挾持住每一個政府官員,足以挾持住整個香港政府,使香港政府成為他的賺錢機器;他所包庇的罪犯,足以恐嚇到社會上的每一個人。

剛到香港不久後,就聽說香港有「回歸」的問題。據說,香港人都想回歸中國,但要維持現有的生活方式不變。試想,我當時看到的香港是如此的黑暗邪惡,出於人類的良知,怎能表示同意讓這樣的黑暗邪惡去坑害中國人呢?

所以,我當時對香港「回歸」問題的看法是這樣:若要回歸中國就應該回歸社會主義制度,若要維持生活方式不變就不要回歸;如果難以決定回歸不歸,可由全民公投決定;如果一定要回歸,但對應該如何回歸有爭議,那則可讓香港實行一人一票的民主。如果以上的措施都難以實行,那就暫時擱置著。

但由於以上的觀點,我受到香港各種法西斯勢力的攻擊:左派及愛國者罵我是漢奸,右派說「民主抗共」的想法不應該是我提出來的,我的想法一定是偷來的;資本家富豪則說,香港問題不能擱置,香港前途若不明朗,地產商就無法進行有計劃的土地儲備及賺大錢。一二十年後,還有人說李柱銘才是「香港民主之父」,我的想法是不是偷李柱銘的?

不久之後,鍾士元突然叫人跑來告訴我:「共濟會告訴你:你是想要香港回歸大陸文革時期的那種社會主義制度!這是共濟會無法接受的!」我說這不是我的真正動機,因為大陸文革時期的那種社會主義制度與香港及西方的資本主義制度,都不是最好的制度,都互有短長,可以取長補短。鍾士元又叫人來問我:「那你說,最好的制度是甚麼?」我當時身處軟禁之中,自己及全家的安全沒有任何保障,我當然不願接受這種逼供。

不久之後,鍾士元叫人襲擊我、霍英東叫人向我下毒的事就發生了。後來我了解到,香港的「回歸」問題最急不及待的是那些房地產商,因為他們早就與內地搭通了天地線,要以香港原狀回歸,決不能容許任何人成為障礙。他們要鎮壓一切的反對聲音,那還不是舉手之勞?鍾士元無疑只是當時共濟會的打手,但當時究竟是誰向共濟會誣告,使共濟會確信我是想要香港回歸大陸文革時期的那種社會主義制度呢?

到了1998年,我確信那個包庇潮洲人將我軟禁的「共濟會潮洲人」就是李嘉誠。

後來,我聽到一些所謂「左派」在反對資本家,只講「剝削」,也只准人家講「剝削」,不能講是非善惡,若講是非善惡,就是「資產階級的善惡觀」。真是笑話了,資產階級真的講「善惡」嗎?「共濟會潮洲人」講善惡嗎?不講是非善惡,那是馬克思最深惡痛絕的「流氓無產階級」。
這個所謂「左派」要剝奪所有人講是非善惡的權利,將「講善惡」的專利權送給「資產階級」,但請問在「資產階級」的代表如李嘉誠的眼中,你算甚麼?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5 04:22 , Processed in 0.07016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