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34|回复: 1

关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一点看法(下)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7-23 10:09:27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zghongqi.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485 此文主要是针对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国家。我想在这里谈谈我对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理解,主要是我个人对帝国主义概念的理解以及对当今世界帝国主义之间关系的粗浅认识。

什么是帝国主义?帝国主义,并不只是一种爱好侵略、扩张的政策。在马列主义里,他指的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和最后阶段,根本特征是从生产中产生的垄断。这些都是很多人背得滚瓜烂熟的语句。但是未必能够真正理解。

帝国主义,是一个“正常的”资本主义发展必然经过的一个阶段。这就好比一个“正常的”国家,历史应该是必然经历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最后必然会是共产主义社会一样。所谓“正常的”,就是说他的发展不受到外部的阻碍。中国近代就不是正常的。资本-帝国主义入侵打断了中国社会缓慢发展的进程,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独立的资本主义不可能得到充分发展,也就不可能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

而帝国主义的繁荣注定以其他广大地区的落后和愚昧为前提。再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之后,世界上的殖民地已经被瓜分完毕,帝国主义是不可能允许被压迫民族走上独立的资本主义道路的。而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资产阶级,由于天生的软弱性,也不可能带领人民群众砸碎帝国主义枷锁取得自由和解放。因此实际上在21世纪以后,帝国主义国家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太大的变动。以中国和日本为例。日本和中国都曾面临西方资本主义的侵略威胁,但是日本能够通过明治维新走上资本主义道路,而中国有包括戊戌变法以及辛亥革命等机会始终未能摆脱半殖民地的命运。我觉得历史在这里有一定的偶然性,比如日本地主已经分裂为天皇和将军两大势力,日本倒幕派有自己强大军事力量等。但是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明治维新时期资本主义还是一个“自由阶段”,而戊戌变法以后实际上世界资本主义已经到了帝国主义阶段,帝国主义国家是根本不可能允许中国走独立发展的资本主义道路的。正如毛主席所说:
如果说,由于特殊条件(资产阶级战胜了希腊的侵略,无产阶级的力量太薄弱),在第一次帝国主义大战和十月革命之后,还有过一个基马尔式的小小的资产阶级专政的土耳其[16],那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苏联已经完成社会主义建设之后,就决不会再有一个土耳其,尤其决不容许有一个四亿五千万人口的土耳其。由于中国的特殊条件(资产阶级的软弱和妥协性,无产阶级的强大和革命彻底性),中国从来也没有过土耳其的那种便宜事情。一九二七年中国第一次大革命失败之后,中国的资产阶级分子不是曾经高唱过什么基马尔主义吗?然而中国的基马尔在何处?中国的资产阶级专政和资本主义社会又在何处呢?何况所谓基马尔的土耳其,最后也不能不投入英法帝国主义的怀抱,一天一天变成了半殖民地,变成了帝国主义反动世界的一部分。



有人还对世界上除了帝国主义国家就是被压迫国家被压迫民族这个观点进行攻击。其实从长远来看,他攻击的正是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因为从长远来看,不可能设想在资本主义体系下,还有什么既不是帝国主义,又不是什么被压迫民族被压迫国家的第三类形态。如果有,岂不是列宁错了,帝国主义不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和最后阶段,还有另外一种资本主义形态可以和帝国主义并存吗?这绝不是列宁主义,和考茨基的理论倒是十分相似。  就算是朝鲜这样的暂时游离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之外的国家,前途无非两条:要么爆发人民革命,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要么沦为帝国主义国家的新殖民地。第三条道路是不可能有的。闭关锁国,自给自足符合封建社会的本性,但是他从根本上与资本主义是不相容的。朝鲜的经济困难和局势危急,正是这种矛盾在一定程度上的体现。当然,帝国主义的封锁也是原因之一,但是实际上帝国主义不封锁这种矛盾也会使得朝鲜的官僚资本主义最终崩溃。

如果用这种观点来判断和谐的社会性质,也是有帮助的。因为和谐尽管在所谓改革开放初期对于西方资本主义有一定让步,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自身实力也得到极大增强。因此和谐的前途不可能是什么殖民地,而是帝国主义。有人也许质疑,为什么你说第三世界的广大国家不可能独立走上资本主义发展道路,而和谐可以,甚至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1949-1976年的社会主义建设留下极为丰厚的物质遗产,使得中国不会像其他国家一样不堪一击,这对于第三世界小国甚至是印度、韩国、巴西这样的所谓的“大国”也都是不可想象的。而官僚资产阶级脱胎于无产阶级政党内部,与民族资产阶级诞生时的恶劣环境导致的先天的软弱更是根本不同。这就使得和谐是有可能成为帝国主义。在这一点上,西方帝国主义比国内喋喋不休的泛左翼们高明的多。为什么他们总是谈论“中国威胁论”“俄罗斯威胁论”,却几乎没人提什么“韩国威胁论”、“巴西威胁论”、“印度威胁论”呢?那就是因为俄罗斯和中国已经是帝国主义或者有成为帝国主义的极大可能,而印度、巴西这样的国家实际上只不过是帝国主义的新殖民地罢了。

我个人认为和谐是帝国主义因为他已经具备垄断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当然,是不是帝国主义的讨论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个人觉得,更加重要的是如何看待分析看待现实中的重大矛盾和事件。  寒流急同志是认为和谐正在走向帝国主义,我认为和谐已经是帝国主义,但是我认为在重大问题上持有共同看法,这就很好。在为期不远,和谐必然会发动战争或许操纵某些弱小国家政局,那时或许一部分同志认为和谐作为帝国主义已经完全够格。和谐作为正在处于帝国主义门槛上的国家,作为他何时迈出最后一步可能有分歧,但是这个最后一步,如果不是已经迈出,就是即将马上迈出。

而有些人,尽管公开声称认同寒流急的定性,但是实际立场与其有相当大的差别,甚至鼓吹第三世界收到美帝国主义侵略压迫的人民必须和和谐结盟,这实际上无非暴露了某些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立场。这种立场是很危险的,如不及时纠正,很有可能沦为和谐崛起的“马列毛主义”辩护士、鼓吹手,历史上这种用左的词句为自己国家扩张辩护,从第二国际时起就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了。

这就好比李民骐。他在1989年曾经是一个信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青年学生。现在,他是“马列毛主义”的“红色中国”的主编,也算是泛左翼里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动辄写出“马列毛主义”千言万语的大作。但是我觉得,实际上2014年的远航一号距离马列毛主义的立场、真正人民的立场,比1989年的李民骐要遥远的多。 在1989年及其后几年,李民骐是一个资产阶级自由派,或者刚刚对马克思主义有了新的认识,那时候尽管他的观点还有很多错误和不足,但是他的文章反映出他是个勇敢的、真诚的反抗残暴统治的战士。而现在马列毛主义辞藻满嘴,忙于“统战”各路泛左翼、肉麻无耻的吹捧薄熙来的远航一号,正如斯大林所说的:
麦克唐纳政府甚至是“工人的”政权,但它同时又是帝国主义的政府,因为它是以保存英国的帝国主义政权例如在印度和埃及的政权为基础的。


列宁曾经总结了帝国主义的基本特征:
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
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
3、“对自由竞争占完全统治地位的旧资本主义来说,典型的是商品输出。对垄断占统治地位的最新资本主义来说,典型的则是资本输出。”
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
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


的确 ,二战以来,帝国主义统治的手法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特别是第五点,我们很难简单的说,某个国家实际上是另一个国家的殖民地。这需要一定的分析,比如,俄罗斯在周边地区、特色在柬埔寨、法国在西非都有大量投资和相当影响力。 帝国主义被迫改变直接的殖民统治的旧方式,采取通过他们所选择和培养的代理人进行殖民统治和殖民剥削的新方式。但是,改变的是形式,不是本质。除了第五点,其实前四点变化不是很大,而且进一步发展,大大加深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7-23 10:11:04 |显示全部楼层
不难看出,实际上世界上已经形成了几个帝国主义国家或者集团。美国是最强大的帝国主义,欧洲是一个帝国主义集团,法国和德国是他的核心,但是大英帝国显然更愿意追随他昔日的殖民地。日本也是一个传统的帝国主义列强。和谐和俄罗斯是后进的帝国主义列强。他们都有非常独特的特点:国家资本主义很厉害,特别是和谐,俄罗斯帝国主义从斯大林时期社会主义建设中“获益匪浅”,而和谐能够成为这个臭名昭著行列中的一员几乎完全是由于毛泽东留下的强大工业体系。历史与无产阶级领袖开了极大的玩笑。此外,作为G8之一的加拿大可能还有其他少数国家也是殖民地,但是和前面的这些比较,影响力相对较弱。

以前我认为,包括很多人看法也是这样,中俄可能会组成帝国主义的一个阵营,美欧日是另一个帝国主义阵营。现在觉得可能是言之过早。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继续深化,帝国主义之间矛盾、帝国主义与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矛盾、帝国主义内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矛盾都在深化的情况下,很难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和预测。比如中国一方面再向英国大量投资,甚至开始建造核电站,这要是在中国乌有之乡之流一会大叫帝国主义要来核辐射我们了,等等;但是又公开的支持阿根廷对于马岛的主权要求。德国、法国一方面对于TIBET、人权等问题借机找和谐麻烦,一方面又畅谈合作。

但是,如同1929年的经济危机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确实在激化。俄罗斯与欧美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明争暗斗、和谐在南海和钓鱼岛上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都不是偶然的。普京一向被说成是什么硬汉,但是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入侵他国并攫取领土的做法是罕见的。而和谐尽管还在被泛左翼们骂作什么汉奸、卖国等等。但是实际上他们很少有人认真的考虑过,为什么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后会有这样的举动。他们无非是两条:一是把某大大当作盛世明君肉麻吹捧,或者是做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继续不顾事实继续断定和谐是什么殖民地半殖民地。这不奇怪,在一些人眼里,“我说鸡蛋是方的,他就是方的。”

还有一个问题是,很多网友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性质认识不清。很多网友说,帝国主义战争中实行失败主义,是对的;但是又说,只要外敌入侵,我们就必须保卫自己的祖国。这是不完全客观,不完全准确的。判断战争的性质是由分析这场战争是哪个阶级、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而发动的得出的。单纯的划分入侵还是被入侵、进攻还是防御,实际上这些都是忽略了战争的本质问题。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什么样政治的继续?这是真正关键问题所在。如果说敌人侵占了我国领土,进行战争夺回领土就是侵略,那么一战时法国对德国开战不就是正义之战吗?因为德国早就夺走了法国的阿尔萨斯和洛林。同时,一战时德国入侵中立的比利时,按照一些网友的理解,这难道不是什么民族自卫战争吗?不!列宁毫不迟疑的断定这也是一场帝国主义战争。正如列宁说的:

1789-1871年这个时代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和革命的回忆。在推翻封建制度、专制制度和异族压迫以前,根本谈不上无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的发展。社会党人就这种时代的战争所说的“防御性”战争的合理性,一向就是指这些目标,即对中世纪制度和农奴制度的革命。社会党人所说的“防御性”战争,向来就是指这个意义上的“正义的”战争(威·李卜克内西有一次就用过这个用语)。社会党人过去和现在都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承认“保卫祖国”或“防御性”战争是合理的、进步的和正义的。譬如说,假如明天摩洛哥向法国宣战,印度向英国宣战,波斯或中国向俄国宣战等等,这些战争就都是“正义的”、“防御性的”战争,而不管是谁首先发动进攻。任何一个社会党人都会希望被压迫的、附属的、主权不完整的国家战胜压迫者、奴隶主和掠夺者的“大”国。

    但是假定说,一个拥有100个奴隶的奴隶主,为了更“公平地”重分奴隶,而和一个拥有200个奴隶的奴隶主开战。显然,在这种场合使用“防御性”战争或“保卫祖国”的概念,从历史上说是一种伪造,实际上不过是狡猾的奴隶主对平民百姓、小市民和愚昧无知的人的欺骗。现在的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在当前这场奴隶主之间为巩固和加强奴隶制而进行的战争中,就是这样利用“民族”观念和保卫祖国的概念来欺骗人民的。


比利时的例子

    三协约国(现在是四协约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在俄国是普列汉诺夫及其一伙)最爱援引比利时的例子。可是这个例子正好说明他们错了。德帝国主义者无耻地破坏了比利时的中立,这和其他交战国随时随地所做的一样,只要需要就践踏一切条约和义务。我们姑且假定,一切愿意遵守国际条约的国家都向德国宣战,要求德国撤出比利时并赔偿它的损失。假如是这样,社会党人当然会站在德国的敌人一边。可是问题恰恰在于“三协约国(或四协约国)”并不是为了比利时而进行战争的。这是人所共知的,只有伪君子才会隐瞒这一点。英国正在抢夺德国的殖民地和土耳其,俄国正在抢夺加里西亚和土耳其,法国在力争得到阿尔萨斯-洛林、甚至莱茵河左岸地区;同意大利签订了分赃条约(瓜分阿尔巴尼亚和小亚细亚);同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正在进行一笔交易,同样是为了分赃。在各国现在的政府所进行的目前这场战争的条件下,不帮助扼杀奥地利或土耳其等,就不能帮助比利时!这跟“保卫祖国”有什么关系呢??这正是帝国主义战争的特点,正是历史上已经过了时的反动资产阶级的政府间为压迫其他民族而进行的战争的特点。谁为参加这场战争辩护,谁就是要使帝国主义对各民族的压迫永世长存。谁宣传要利用各国政府目前的困难来为社会革命而斗争,谁就是在维护真正是一切民族的真正的自由,因为这种自由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实现。



这就是我想谈的关于帝国主义一些问题的看法,不当之处,望大家批评指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30 00:47 , Processed in 0.13630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