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订阅

经 济

2018年私营经济增长数据简析
央行、银保监会、发改委、财政部、国资委等的“去杠杆”主要压在了这些“国有企业”头上。央行表示,2019年还“主要”以国企为重点“去杠杆”,而非“一企一策”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非在国企中实行“结构性政策”。这样干下去,“稳增长”“稳投资”“稳预期”,行吗?
2019-2-21 06:47
“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下)
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正义”、“公平”这一类所谓“正常社会”的合理性标准,其实并不具备任何真正的权威性和永恒性;“正常社会”的永恒标准只不过是意识形态的幻想,不同的个人和阶级都在这种幻想中投射着他们的利益、愿望与幻觉。
2019-2-21 00:57
改革开放的实质 —— 卖地、举债、印钱
马克思说,土地没有价值,因为它不是劳动的产物。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质,就是抛弃了马克思的理论,忘记初心,通过卖地给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获得的巨额资金。卖地、举债、印钱,这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质,也是中国四十年来GDP高速发展的秘诀。
2019-2-20 07:58
神眼里的公有制,总是这么奇葩
这位副教授说我反驳“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的文章“太厉害”,未必。知道她在初中时就得出“原始社会没有公有制”的结论后,我发现,其实她比我“更厉害”。因为这“更厉害”的结论试图颠覆“人的逻辑”和历史常识,难道还不厉害么?
2019-2-19 23:14
发展中国芯,关键在于要像搞“两弹一星”那样下定决心
在日本和韩国这些资本主义国家,依靠具有浓厚计划经济色彩的举国体制方略,把自己的半导体产业发展起来的同时;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却盲从自由市场经济,盲目对外开放,把自己的半导体产业败的几乎一干二净。
2019-2-19 03:24
“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中)
写完《“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之后,本该结束这个话题了。可转念一想,小幼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果然,有人按耐不住跳将出来教导我:
2019-2-17 23:54
美国在经济崛起之前为什么排斥外国直接投资?
美国以及各国历史经验都说明,当一国经济在没有迈入发达经济门槛之前,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虽然可以导致一国的短暂繁荣,但对该国的长期发展却是非常有害的。迄今为止,一国经济的崛起与是否利用外国直接投资没有任何关联;反而,那些试图依靠外国直接投资实现经济发展的国家最终都陷入了依附型经济的陷阱。 ...
2019-2-15 22:52
过度发展家用汽车的国策不符合中国国情
事实证明:过度发展家用汽车的国策错了!原因是忽略了中国有14亿人口,可利用资源少,人口密集在东部这个最大的国情。不优先发展公共交通,而是选择家家户户拥有家用汽车来出行,再发达的公路网也无法承受数量如此庞大的家用汽车。
2019-2-15 03:15
“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
赵老师,有位大学同学(学理工科的国有企业从业者)发了一篇文章过来,提出以下问题和观点:“正常的人类社会哪有公有制。少量的社会服务性财产罢了。公有制的所有者是谁?经营者是谁?搞不好的。”
2019-2-12 22:48
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属于经典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属于经典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过剩型经济危机。马克思早就说清楚了:“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
2019-2-9 00:29
中国社会老龄化问题已经进入危局
中国人口出生率逐年走低,老龄化速度不断加快,老龄负担快速加重。专家分析认为,中共体制下不可能真正解决养老问题,中国社会老龄化问题已经进入危局。
2019-2-5 09:10
智能汽车其实很危险?
智能汽车可能会突然“造反”。特斯拉的竞争对手中国蔚来汽车直接在试驾过程中更新软件系统。汽车突然自己停下来,车门车窗都被锁死。更新系统时司机和乘客甚至都不能下车。
2019-2-3 08:55
中国经济面临硬着陆风险
有外媒日前表示,中国经济面临硬着陆风险,而这是中共一手造成的。而《华尔街日报》在1月24日则表示,中国经济存在硬着陆的风险,究其原因是中共整顿影子银行过头,造成经济增长急速下滑,此举将严重冲击就业并在全球债市和汇市引发重大问题。
2019-1-29 06:13
我们离下一次全球经济衰退有多远?
对于下一次经济低迷,很有可能也是这种多个麻烦的混合,而不是单一的一件大事。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开始看到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经济衰退是否即将来临还不确定,但我们的一些担忧已经开始成为现实。
2019-1-28 02:45
要停止气候变化,就必须改变资本主义制度
要停止气候变化,就必须改变资本主义制度
资本主义能否拯救环境?工人阶级是否必须团结抗争、争取彻底的变革,及争取社会主义制度?在社会主义之下,可以以国有化的大型垄断企业为基础,让工人阶级群众民主地计划生产,以满足人民和地球的需要。从根本上说,要想停止气候变化就必须打破民族国家的界限。
2019-1-23 04:5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8 12:22 , Processed in 0.021927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