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订阅

工 农

2017年度最扎心 —— 月薪3千,拿命换钱!
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上班族平均每天工作8.66小时。其中,广州的上班族是最忙的,日均工作时间为9.02小时。还要算上通勤距离:全国的通勤距离——平均9.18公里。
2017-12-26 03:17
白领跳楼与底层跳楼的巨大反差,这个社会病得不轻!
连日来,当白领精英欧X新跳楼事件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同一时期跳楼的深圳第一代打工元老黄明常的跳楼却无人关注。朝不保夕却矫糅造作的伪中产,与沉默无声而挣扎生存的社会底层,构成了这个社会的真实画卷。信仰缺失、价值观扭曲,这个社会,已经病得不轻。
2017-12-26 03:09
冬至团圆节,五位环卫工凌晨五点命丧城市街头
就在两个月前,一位大学教授将一位女环卫工打倒在地,还叫嚣:“我挣多少钱,你挣多少钱,你挡着我挣钱了!”
2017-12-22 23:58
狡兔死,走狗烹,是因为狗不努力么?
小布尔乔亚戴上的是枷锁,失去的是整个世界。先辈断头流血争取来的八小时工作制、一周双休,你们争先恐后拿去换点小钱,为了打败和自己一个阶级的竞争者,不惜出卖整个阶级的利益去向资本家表忠心。
2017-12-22 01:08
咱不下岗谁下岗
无论是提升人员效率,还是提升公司活力,已经牢牢控制赛道的霸主都没有动力赡养老员工,更别提一屋子早已进入内卷化状态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人力资本也是符合供求规律的,当你的替换件太多,导致同一空间内劳动力相对过剩,那么对于公司而言,你的确连鸡肋都不如。
2017-12-20 23:25
《女工传记》序 —— 庶民们是否能够发声?
这是一册女工的故事。女工们的,也是今日世界劳动者、生产者、供养者与服务者的故事。毋需添加性别为定语,她们的故事记述并展示了今日世界多数人--在主流媒体上状若无声的多数人的生命境况;必须添加性别为定语,因为她们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者,是强韧底层中的强韧者。
2017-12-19 23:03
在陆家嘴的金融机构中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很多年后,那些在正规金融机构里的材料狗和金融民工,突然发现周围同龄人赚到钱的都是拉皮条和开皮包公司的。让人不禁感叹,皮条才是生产力。毕竟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经济要创造点增量增长实在是太难了,把钱从别人口袋里直接装到自己口袋里才是赚钱最快的方式。
2017-12-19 22:43
百把镢头闹革命,杏花村外贾家庄
百把镢头闹革命,杏花村外贾家庄
过去贾家庄是有名的穷村子,“百把镢头闹革命”,起初只是为了不误农时,组织100个劳力用100把镢头刨地,解决了合作社牲口不够用的问题。这件事让人们认识到,只有组织起来,才能战胜前进路上的各种困难,慢慢地就演变成了一种意志、信念和精神。
2017-12-19 04:25
恶警王文军拧断讨薪女工周秀云脖颈惨案三周年祭
今天是1937年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祭日;也是2014年轰动全国、震惊世界“12·13惨案”受害者,河南讨薪女工周秀云命丧太原三周年祭日。周秀云血案三周年了,至今尚未结果,血债要用血来还。杀人犯王文军两罪并罚仅判五年徒刑!是谁剥夺了年轻的周秀云生存权?!是“邓三科梦”修正主义路线。特色党一面高喊“依法治国”,一面不断地抓捕、镇压为了生存讨薪、维权的穷苦老百姓。是可忍,孰不可忍! ... ... ... ...
2017-12-13 23:51
在北京五环外最后的日子
凭借一块菜地,翟龙萍和父母在北京生活了14年,其间,家里又迎来了两位妹妹的出生。而这个冬天,她们必须离开北京。
2017-12-13 23:22
被拆的不只有招牌,还有十几所打工子弟学校
今年暑假,智泉学校在已完成秋季学期招生后,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拆迁,校内先后遭遇了断水断电和强拆教室。虽然最后谈下了拆迁赔偿,但学校已经元气大伤,而村委和教委都没有安排学生分流到其他学校,导致大批已报名的学生只能回老家读书。
2017-12-13 23:20
下岗工人致官僚资产阶级和资本家的公开信
也许你们会说,我们穷是因为我们不如你们聪明或是因为我们的命不好才造成的,那么按你们的逻辑,你们比周恩来,毛主席还聪明吗?你们比瓦特和爱迪生还聪明吗?比真龙天子,宗教活佛的命还好吗?世界首富应该是他们或是他们的后代呀。
2017-12-12 22:51
“十三连跳”前,我在富士康
在富士康待了两年,我总觉得我和它之间仅仅是冰冷的雇佣关系,少了些人情味,而我也快变成了一台机器。为了证明自己还有思想,我决定骑自行车从深圳回湖北老家。在我离开后不久,听工友说KSB就撤销了。一年后,富士康像是受到诅咒一样,发生了震惊社会的“十三连跳”。
2017-12-8 00:24
清华学生调研北京人口清理事件被重点监控
清华学生调研北京人口清理事件被重点监控
网络上传出这么一张图片,显示了相关部门对于学生接触社会问题,跟工农结合有相当的恐惧。
2017-12-5 19:00
新风港,一个国企的过去与现在
我出生在广州如意坊。我外公、母亲都是如意坊附近的新风港码头的职工,在那里干到退休。 那些年,我享受过的国企福利 虽然现在百度上搜索不了详细资料,但根据最近广州海关的微信公众号文章,新风港码头是大跃进时期的产物。大跃进前,“只是一片停着许多疍家艇的河滩,是在大跃进时期凭借人力后天造出来的港口。最开始叫“如意坊码头”,后来因着“学雷锋树新风”的 ... ...
2017-11-26 23:1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2-22 01:14 , Processed in 0.020170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