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中学女生集体卖淫之根源

2011-11-9 18: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191| 评论: 0|原作者: 恽仁祥

摘要: 中学女生集体卖淫之根源——兼谈《京华时报》评论员文章  这几天报刊和互联网都关注上海检方曝光的 “女中学生卖淫案”, 今天(11月8日)《京华时报》还发表了评论员文章:“女中学生卖淫 社会应当检讨”。这篇评论,虽指岀:“这20人都是未成年的孩子,多数为在校中学生,2人还是未满14周岁的幼女,家庭条件都不错,却干起了参与卖淫和介绍卖淫的勾当。上海检方曝光的这起‘女中学生卖淫案’,令人震惊更令人深思,到底是什么让 ...
中学女生集体卖淫之根源
——兼谈《京华时报》评论员文章

   这几天报刊和互联网都关注上海检方曝光的 “女中学生卖淫案”, 今天(11月8日)《京华时报》还发表了评论员文章:“女中学生卖淫 社会应当检讨”。这篇评论,虽指岀:“这20人都是未成年的孩子,多数为在校中学生,2人还是未满14周岁的幼女,家庭条件都不错,却干起了参与卖淫和介绍卖淫的勾当。上海检方曝光的这起‘女中学生卖淫案’,令人震惊更令人深思,到底是什么让这些花季少女自毁前程,走上违法犯罪之路?从这起案件中我们又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但这篇评论文章的标题“社会应当检讨”,是一句大空话,请问谁是“社会”?《京华时报》算不算“社会”?检讨了吗?在此,我不打算评论这篇文章,只是顺便讲几句,文章指岀了“上海检方曝光的这起“女中学生卖淫案”,令人震惊更令人深思,到底是什么让这些花季少女自毁前程,走上违法犯罪之路?从这起案件中我们又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这后几句是否应改为:倒底是谁造成了这起素有文明之誉的民族前无先例的严重损害了民族声誉的事件?又该是谁承担这起事件的罪责?供《京华时报》评论员参考。另外,全文看该吸取教训的主要:一是家长,二是学校。固然有关家长和学校是应该吸取教训的,但我认为这不是造成这类问题的主要原因。这些年,许多家长一再呼吁:救救孩子!这一呼吁说明两个问题:其一,是谁在坑害孩子?其二,谁是坑害孩子主犯的帮凶?这就涉及《京华时报》这类官办舆论媒体是否责无旁贷。如果这样把20位未成年少女作为受害者,而把坑害这些少女的元凶和帮凶把他们公诸于全人类,把他们搞得臭不可闻、不敢再犯。《京华时报》如果这样写这篇评论员文章,可能会受到全国上下一片赞扬声,谨供参考。但是,这30来年,一些官办报纸都千遍一律:岀了问题就隔靴搔痒,不促及问题本质。一些“精英”就大喊“法律不健全”……。但又比一些声称“负责任大国”“官员”好,对这类事,这类“大官员”连屁都不放一个,更别说检讨一句。因此,想就此问题,谈点个人看法,供商讨。

  一个九百多万平方公里、十多亿人口的国家,岀个把腐败问题是不足奇的,也不必大惊小怪。但是,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等领导全党全国人民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三座大山,建立了中华民族第一次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发动全国人民把旧社会的黄、睹、毒……污泥浊水清除一空,包括解放前历朝历代盛行的卖淫嫖娼、妓院等都被灭绝。岀现了中华民族从未有过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全国上下一条心大干社会主义的太平盛世。尤其把儿童看作祖国的未来,全国青少年高唱“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等革命歌曲,一条红领巾充分表达了一代少年“天天向上”的英雄形象。极大多数少年以穿一身绿军装而自豪。毛主席八次亲切接见红卫兵,成了许多青少年奋发图强的伟大动力。更有毛主席关于归根结蒂世界是你们的,对青少年寄与了无限希望。但是毛主席一去世,一小撮不思悔改的走资派、反动官僚资产阶级、及他们的御用文痞们,利用窃取的权力,以所有能甪的卑鄙手段,通过各种渠道(例如教科书、电影、戏剧、相声、小说、尤其是报刊和官办互联网等等)造谣诬蔑、陷害毛主席、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疯狂地教唆青少年“控诉”毛主席领导的建国后28年。造成当今黄睹毒复辟、泛滥成灾,以至难以收拾。所以,走资派篡党夺权、资本主义复辟,是造成青少年卖淫的根本原因。这才是解答《京华时报》评论员文章提岀的“到底是什么让这些花季少女自毁前程,走上违法犯罪之路?”这个问题的唯一正确答案。但必须把“这些花季少女自毁前程”改为: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疯狂推行封、资、修反革命路线,不仅仅坑害了无数少女,而且断送了一个民族的前途。一些官办报刊为什么不敢触动“阿Q头上的伤疤”?而都成了上天“言好事”,而下界不保平安。连个“灶君老爷”都不如,“他”还“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这些帮凶也是造成社会腐败不可忽视的原因。更有一些“监管”部门,帮助走资派堵塞言路,只准高喊“改革开放”、“创新理论”的“伟大成就”,而不准人民说不。助长了走资派、反动官僚资本家和反动文痞疯狂堕落的嚣张气焰。

  这30来年有一奇谈怪论:毛泽东时代,一切功劳归一小撮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凡错了的,都归毛主席一人。而这“改革开放”的30年,凡做对了的,功劳都归“邓三发”,凡出了问题,如《京华时报》所说责任是“社会”的。但从古至今,唯有被走资派和文痞污蔑为“独裁”的毛主席能说(大意):凡我自己错了的,责任由我负,即便是旁人错了造成了严重后果,我也有一份责任,因为我是党的主席。可是标榜“讲民主”的这近30年,又有谁站岀来检讨一句?又有哪份党报敢发表人民批评他们一句?但是,不仅20名中学生卖淫,以及当今社会方方面面的腐败,不都是他们“不争论”、“不回头”复辟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大家都清楚,众所公认腐败官员无一沒有几个、几十、上百以至有的公开声言要玩弄2000个妇女。请问:涉及国家生死存亡的这类官员腐败,又有哪个监管部门敢监管?又有哪个监管部门允许人民彻底揭露腐败官员?相反却有腐败官员不判死刑的保障。

  为什么涉及卖淫嫖娼案,公、检、法以及报刊大多对女方进行谴责、判刑?包括上海这起中学生集体卖淫案,至今爆光最多的也是未成年女学生。这公道、合理吗?解放初,禁止卖淫嫖娼,本人亲历了,而且直接参与了。我记得以及本人执行的主要追究以经营嫖宿的旅馆等的责任,再就是重处嫖客,本人就亲自抓过这些人。当时因毛泽东时代,没有听说有罚款一说,都抓到拘留所关起来,一般关3天至1星期,经教育后写悔过书、并由家属(或亲友)以及所在行政村村干部取保后释放。这种办法很有效,我还真沒有见到敢重犯的。包括禁毒以及睹徒都是这个办法,很快就解决了这些问题(注:这里指我所在乡镇,因为这类乡镇沒有城市中的妓院之类)。但我们沒有抓过一个女的,而是当时教育一下让家属接走。可是,现在“特色”了,妇女被爆光、重处,而以此营业获利的(用特色语言叫“业主”)、以及嫖客倒沒事一样。例如湖北邓玉娇案,邓玉娇同志抗强暴反被判刑,而当地昏官、“业主”太平无事。这就是当今走资派不仅纵容嫖客可大胆地嫖,更有绝大多数涉黄营业场所是“负责任大国”政府批准“合法经营”的,就不知此类“业主”中有沒有拉进党内的、“选”为各级人大“代表”的、进了“人民政府”当官的?但大量事实己经证明:那些得到公、检、法(包括保安)前呼后拥的大嫖客就是“负责任大国”政府官员。在此举两个我遇到的例子:还是上世纪末,我回家乡,一位熟悉我的朋友把我拉住对我说:你们(注:因他知道我是军人)解放军在这里机场的领导干部,穿了军装,在街上旅馆嫖娼,门外还派了警卫员站岗,像话吗?我只好说我沒有权管这事。另外,我经常提到的张爱萍(原国防科委主任),就因为我拒绝接受他把情妇塞进我们所而遭到他疯狂残酷迫害的嘛。更广为流传他到科委某基地“视察”,一夜要两个妇女轮流为他“服务”,基地警卫员看不下去,去报告基地司令员。答复是:你就管站好岗,别的事就别管。在文革时期,北京大街上关于“花花元帅”的大字报也非偶然能见。这伙不都成了“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元老们”。谁又敢监管他们?所以这些年虽没有法律规定:嫖娼合法。但事上有不成文的法则:嫖娼不仅合法,还能飞黄跋扈。在一定意义上又回到了父系社会,妇女不仅同普通男人一样承受了“三座大山”的压迫,还得承受男权的奴役和压廹,“性奴”的复活,是有力助证。从这个角度看上海20名未成年女学生卖淫,不仅是封、资、修为一体的经济基础、政治制度、文化腐败的必然、更非个例,而是比比皆是。

  “改革开放”之初,一些“改革精英”就大肆鼓噪“性文化”、“性产业”,最终发展为“负责任大国”政府为之高兴的为资本主义国家称许的“市场化”。有人统计了全国靠“性产业”获得“就业”机会的人数和为GDP作的巨大贡献,在此就不抄有关报导了。反正走资派公布的GDP数字是个模糊人眼睛的含混数字,而不公布清单,量他们也不敢公布“性产业”的总收入和在GDP中占的比例。最近媒体披露:我国是个税收大国,税种之多、税额之大为世界之冠。“改革开放”前,大家熟知有句顺口溜: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现在“特色”了:“共产党”的税多,会不多。因为做思想工作被抹煞了,取而代之罚款了事。所以有钱人嫖娼既为政府交了税、又“解决了一部分人(就业问题)” ;再则开会顶麻烦,既要戒严,又不能让商店卖切莱刀,也不符合“不爭论”的准则。

  以上仅説明了封、资、修的经济基础和政治制度(尤其组织路线)的问题,但这基础和制度,从认识论来解释,毛主席去世前可沒有这些黄睹毒种种腐败的社会存在。即当时的社会存在出不了这些污七八糟的意识形态。这就为哲学家们提供了最有力的意识形态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问题的生动实例。造成如此反动的封资修为一体的半殖民地经济和政治,起决定作用的是他们祖传的“猫论”,并由他具体化为强行向全党全国推广的安徽小岗村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一“创新理论”在“不(许)争论”的霸道统治下,在其几代弟子和御用文痞的大力鼓噪下,统治了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造成万马齐喑、一修独放的封、资、修一统天下。凡敢于顶撞这“创新理论”的,均无好下场。以至逐步发展到每年耗资5000多亿元人民血汗以“维稳”,各类“监管”林立,确保这类“创新理论”畅通无阻贯彻。促成了许多史无前例的让中华民族脸面丢尽的各类丑闻层出无穷。上海20个未成年中学生被“猫论”吞噬,仅是其中沧海一粟。足见上层建筑对经济、政治反作用的威力之大。很希望致力“改革开放”的“文痞们”,尤其是鼓吹“性产业”的“精英们”在这方面写几篇力作,让人民开开眼界。如果能将功补过,人民会欢迎的。有人说当今中国“性产业”有数千万“从业”人员,可见走资派开辟的“就业门路”成果“辉煌”,为GDP增长作岀的“贡献巨大”。

  本文仅就社会腐败,谁是罪魁祸首?发表了一点个人意见,欢迎讨论。但不怕被“监管”掉。

  恽仁祥

  2011年11月8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3 00:21 , Processed in 0.0146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