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不要误读周永康

2013-7-6 17:26| 发布者: 仙人掌| 查看: 5295| 评论: 8|原作者: 项观奇|来自: 原创

摘要: 本不想写这样的危险的文字,容易判断失误。但是,近来谈理论、谈策略的意见和文章不少。我总觉得有些过于高远。还是应该讲点针对眼下实际的策略较好。理论再高深,策略再精致,不能解决眼下的问题,流于空话,不仅是废话,而且有“误国”之嫌。我希望我的一孔之见,不是空话或废话。

                        

不要误读周永康

                                                                 

项观奇

 

    在严肃的阶级斗争、政治斗争中,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对形势,对事件,对一切政治现象,都必须坚持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的分析问题的方法,特别是阶级分析、路线分析的方法。这是避免发生认识错误的唯一的可靠方法。

    但是,在实际政治生活中,由于多年不讲马列毛,人们已经缺少马列毛基本功的训练,靠小道消息吃饭,凭情绪、感觉随意说话,司空见惯,判断错误也就不可避免。自薄熙来事件发生以来,围绕王立军等人的问题,这样的判断错误,就出现过不少,虽说在政治不透明的情况下,也可以说是在所难免,但从自己的认识问题的方法上看,还是应该引出教训的。

    这里着重说一下对周永康的错误判断问题。

    现在,国内外一些网站,总是从臆想的所谓的派别出发,把周永康和薄熙来放在一派,把周看成是拥护重庆经验的,是“积极的健康的政治力量。一些网友受这些网站的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影响,也大都相信这样的分析,跟着乱加发挥。尤其最近,关于周永康的消息较多,但大多是错误的说法,其一就是把周薄放在一起去议论,好像周薄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

    其实,到目前为止的围绕薄熙来事件所发生的一切事实告诉我们,这是一个错误判断,是一个根本的错误判断,完全颠倒了事实的错误判断。我在过去的文章中,不止一次批评过这个错误。例如在薄案收场日,即是决战时一文中(见附录),就指出:“例如那位周永康,许多人都以为他是所谓江派,是和薄站在一起的。我是从来不同意这种看法的,也不同意这种分析问题、分析派别的方法。内鬼,此人也是一个。事情很清楚。你不要看他为重庆最后说什么。一个基本事实是,谷、王案是在他的控制下搞的,而这个案件的审理,整个就是一个阴谋。我在去年810日,也就是谷开来开庭后第二天,就立即著文否认了谷开来杀人的可能,文章题目就是《海伍德绝非谷开来用鼠药所害。这样的意见后来出了不少,现在王雪梅法医的论证更权威。这种阴谋只有周永康能够导演。而且,整个薄案,从抓捕王立军,就至少是在他控制之下展开的,他怎么能是挺薄的人呢?他是江的人,我信,一点也不奇怪。而且可能正是秉承江的意志办事。正是基于此,他不会挺薄,只会倒薄。专案组在他的控制下能够干什么不是也可想而知吗?最初对薄熙来采取非法措施时,有一条材料说,薄大骂周,我觉得有这个可能。薄熙来更了解情况。对高层人物要作具体分析,不要靠小道消息,也不要靠情绪”。我至今认为我的这个意见是正确的。这是从政治斗争的事实看问题,也就是从阶级斗争的事实看问题,是一种科学的可靠的认识政治斗争问题的方法。

    现在已知的可靠的事实告诉我们,本来把王立军案、包括谷开来案作为一个孤立的刑事案件来处里,是正确的。薄熙来同志接受审查,也无可非议。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王立军案注定要被搞成薄熙来案,搞成违背党纪、国法、宪法的打击薄熙来的政治阴谋案件,其关键人物就是周永康。周永康是老虎,而且是一只尤其危险的政治老虎。现在人们谈论老虎、苍蝇,主要是指贪污受贿、经济腐败,周永康不能说没有这个特点,但是,将来揭开的事实将会告诉我们,这只老虎最大的危害和危险是在政治上,是一只政治上的大老虎。混入政治局,而且做了常委,胆敢干这样的打击党的高级干部的政治阴谋活动,其危害和危险远远超过了那些经济腐败分子。

    这毫不足怪。用老话说,这是阶级斗争,典型的阶级斗争。周永康的问题不是个人品质的问题,而是代表了包括他在内的那个官僚特权阶级集团的问题。温总理攻击薄熙来的314讲话”可以说是政治宣言,周永康实际操作薄熙来案可以说是政治绞杀,无愧是一个阶级的统一行动。

    但是,还是红楼梦里的那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周永康试图让党蒙羞,最终却暴露了自己。周永康企图在草草把王立军案、谷开来案以及郭维国等人案收场后,陷薄熙来于死地,了结薄熙来案。但是,这个阴谋被党、被人民、也被薄熙来本人的斗争所击败。

    周永康下台了,新的政治格局决定了周永康跑不了了。现在到了收拾这只政治大老虎的时候了。

    打虎就从周永康始。

    这个盖子一旦揭开,一场政治大戏也就开场,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较量也就进入决战。这是整党,是进行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的最好的开场白、突破口。政治家要善于因势利导,做好下面的文章。

    周永康的问题解决了,薄熙来的问题自然也就解决了。揪出周永康,自然就要解放薄熙来,而且,两人转换一下位置也可谓势在必然,薄熙来负责周永康案将是最合适的人选,也是他重新出山、接受考验的第一件工作。

    斗争依然尖锐复杂。周永康的一些喽啰虽说纷纷落网,但周永康本人的罪行还待全面查证。今日忽然传来王立军半身不遂的消息。这可是个奸诈、阴险、狡猾的敌人,不知这又是摸到了怎样的信息,在耍怎样的把戏。看来复杂的斗争还要继续下去,任务还非常艰巨。这时需要的正是薄熙来。

    谁有大智大勇,谁就敢出奇招,谁就能夺取大胜。

    我们拭目以待。

    这毕竟是一场局部斗争。人们现下正在热议习近平,我们也要有话说。先作广告,我要把目光转一转,写一篇《我看习近平的治国思路》,希冀告诉人们一个更真实的习近平。

        2013.7.4  于马克思家乡红思屡克

附录:

                                             

薄案收场日  即是决战时

                                                                         项观奇

    最近海外网站又发出不少关于薄熙来同志案件的谣言。过去是配合打击薄熙来,散布诬陷薄熙来的谣言,最近则换了一种方式,好像在为收场造舆论,说什么已经退休的江、朱、乔等老领导保薄熙来,还说薄熙来不配合审查,不便开庭,因而拖了下来……不管造得怎样有鼻子有眼,经验告诉我们,这全是谣言,只有一条是真的,谣言有背景,谣言有目的,这背景、这目的,对我们认识薄熙来事件还是有价值的。

    我看,最新的谣言告诉我们,薄熙来案搞不下去了。而且,事情正在起变化。

    何以见得?我说点我的分析和估计。当然,这样做是有困难的,因为整个案件是在违宪、违法的情况下进行的,谷、王的审判都不公开,所有材料更不公开,一切都是暗箱操作,一切都在保密之中,可谓典型的法西斯专政。这无疑给我们判断问题带来困难。这是我最一段近时间里没有对薄熙来问题轻易发表意见的原因。对政治问题,我们必须采取严肃的态度。宁可等一等,绝不去乱猜、乱说。但是,现在我觉得可以说几句了。

    最重要的一条材料是薄熙来同志给人民拜年。说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辜负人民对自己的信任。这个消息是王铮老师发在她的微博上的,被删了,但是,传开了。我不放心,写信向王铮老师核对真伪。王铮老师立即回信,两个字:是的。

    我信任王铮老师,信任薄熙来同志,信任这条消息的真实性。这里最重要的是过去没有四个字,这四个字告诉我们,强加给薄熙来的那些罪状是诬陷,是薄熙来同志没有也不会接受的。

    从审查,到双开,到转司法机关,根据就是薄熙来有数额巨大的贪污受贿以及其它问题,要真是这样,薄熙来就辜负了人民对他的信任,挺薄也就失去了根本的意义。但是,现在,我们心里踏实了。罪名是强加的,诬陷没有吓倒薄熙来。他告诉人民,他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辜负人民的信任,是有点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气概

    关于这个消息,王铮老师针对怀疑的人响应道,你去问项目组。最近关于项目组是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动向

    也是专案组透露出的消息说,薄熙来的健康没有问题,情绪也稳定,没有发生过脑出血、中风等大病,只是有时有点小病。放这个风干什么?事情正在起变化。专案组正在起变化。

    最初的操刀手,有两位拿掉了。一位是令计划,一位是马駇。拿掉令计划,许多人归之为儿子车祸事件所致。我不这样看。我写了中央有内鬼一文。我从当时关于谷、王一案发生后,海外网站以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名义爆出了材料,紧接着能够那样准确地和中央后来公布的材料相吻合,感到这是不正常的,必然是中央有内鬼。拿掉令,天经地义。至于马駇,我想作为专案组的负责人,迎合某些人的政治需要,搞了诬陷、整人的假材料,导致了现在的被动局面,也不可能不拿掉。

    但是,事情绝不是到此为止。这二位还是太小。例如那位周永康,许多人都以为他是所谓江派,是和薄站在一起的。我是从来不同意这种看法的,也不同意这种分析问题、分析派别的方法。内鬼,此人也是一个。事情很清楚。你不要看他为重庆最后说什么。一个基本事实是,谷、王案是在他的控制下搞的,而这个案件的审理,整个就是一个阴谋。我在去年810日,也就是谷开来开庭后第二天,就立即著文否认了谷开来杀人的可能,文章题目就是《海伍德绝非谷开来用鼠药所害。这样的意见后来出了不少,现在王雪梅法医的论证更权威。这种阴谋只有周永康能够导演。而且,整个薄案,从抓捕王立军,就至少是在他控制之下展开的,他怎么能是挺薄的人呢?他是江的人,我信,一点也不奇怪。而且可能正是秉承江的意志办事。正是基于此,他不会挺薄,只会倒薄。专案组在他的控制下能够干什么不是也可想而知吗?最初对薄熙来采取非法措施时,有一条材料说,薄大骂周,我觉得有这个可能。薄熙来更了解情况。对高层人物要作具体分析,不要靠小道消息,也不要靠情绪,资料是少,但不是没有,例如对胡、温、吴,都是可分的,对待的策略也应有区别。我过去做过分析。现在大体还是那样看。

    谷、王等人审判后,至今薄案不能开庭,偶然吗?不偶然。原因一是搞不下去,二是出现复杂情况。这个复杂情况可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一旦揭开,就不是一个薄熙来的问题了,也许那将会引来一场大决战。

    薄熙来同志传出的信息是有巨大意义的,这是我们下一步斗争的出发点。

    官方曾经说薄熙来有重大犯罪事实,特别是有数额巨大的贪污受贿。在我们得不到其它否定材料的情况下,我们不好对材料的真伪表态。现在,薄熙来同志自己说话了,我们信不信任薄熙来同志呢?我取信任的态度。

    我研究了薄熙来的各方面的材料,他的工作实践,他的讲话、题词、信件……我想,这样一位对共产主义事业充满热情的做了大量积极工作的同志怎么会是个贪污受贿的人呢?这样鲜明的两极的人格不可能统一在一个人身上。俗话说,三岁看大,五岁知老。何况是一个从青年时代就充满革命激情、并在不断实践自己的革命理想的人,怎么会背后大搞数额巨大的贪污受贿呢?

    这使我想起一件事。吴唅先生写朱元璋传,涉及到一位对农民起义忠贞不二、历经磨难的领袖彭莹玉。吴唅就所见材料写了这位外号叫彭和尚的起义领袖最后消遁而去,不知所终。毛主席读了书稿后,对吴唅说,他感觉这样一位坚定的起义领袖,最后的结局,不好理解。毛主席感觉事情不该是这样,希望吴唅先生再查查史料。吴唅先生进一步去查阅了数据,最后竟然找到了彭和尚的所终,是在一次战斗中被元军所杀害。吴唅先生心悦诚服,特别着文,称道毛主席把握唯物史观、洞察历史的水平之高。我在思索薄熙来同志会不会有问题时,我又想起了毛主席观察问题的方法,我感到,我们对薄熙来同志要有一个总体的基本的判断,而不能轻易被诬陷所动摇。

    我想,至少有几个事实是值得深思的。

    第一、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违宪、违法、违纪中操作的。而且,一直不向人民群众公布事实真相,对人民群众的质疑,不做任何回答。这个事实本身就证明整薄熙来是一场阴谋活动,其所作所为是见不得人的。

    第二、审判谷开来、王立军已经结束。没有任何问题涉及薄熙来,包括没有提及任何经济问题,没有涉及贪污受贿。如果薄熙来真有贪污受贿的问题,谷开来岂能置身事外?谷开来压根没有贪污受贿的问题,从一个角度证明,说薄熙来有数额巨大的贪污受贿,不合常理。

    第三、薄熙来顶住了,人民群众一浪又一浪挺薄,薄熙来要是真有问题,执政者干么不要脸面,拖到今天?不要忘记,这可是法西斯式的专政。

    这是一场尖锐的你死我活的激烈政治斗争。斗争是复杂的,也是重大的,是中国当前政治的一个中心点、焦点。我们万万不可等闲视之。

    焦点就在薄熙来身上。谷、王只是阴谋的一部分,不是问题的重点。王雪梅女士从检察院的职能的角度提出问题,是积极的。但是,她一再强调离开政治谈问题,这不是一个正确的看法,只是她个人的意见,而且是偏见。整个事件的本质是政治斗争。

    此事拖过两会好。党权已经交班。政权,政府之权,要等两会之后移交。我们要耐心等一等。现在怎样评论习近平同志都为时过早,也肯定会不准确。党政大权移交后,不用说,大家都会找习近平、习近平领导的新班子。习近平自己也会明白自己的位置和无法逃避的历史责任。

    如果我上面的分析和浅见不错。薄熙来的结局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强加罪名,包括强词夺理的所谓“有错误等等,实质是打倒薄熙来;再一个是翻盘,揭开阴谋,穷追猛打,揪出坏人,拉开整党序幕。在我看来,这两种情况,都会导致一场决战。如果是前者,我们要敢于打一场保卫薄熙来的战;如果是后者,我们要敢于打一场摧垮修正主义的战。所以我说,薄案收场日,即是决战时。这一天已经迫近。总书记不赞成竟无一人是男儿。在这样的历史转折时刻,我们需要再次朗读在文革中朗读了无数遍的毛主席的语录: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附记:

本不想写这样的危险的文字,容易判断失误。但是,近来谈理论、谈策略的意见和文章不少。我总觉得有些过于高远。还是应该讲点针对眼下实际的策略较好。理论再高深,策略再精致,不能解决眼下的问题,流于空话,不仅是废话,而且有“误国”之嫌。我希望我的一孔之见,不是空话或废话。

                           

2013.2.20于剑桥大学

 

(责任编辑:柳实)

 

2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笑傲江湖01 2013-7-11 06:25
薄熙来提倡的是均富论, 这也是广大的中国人民和中层干部向往的. 而他的对立面就是既得利益者, 包括温,胡,江,朱,李.
薄因为行天下为公之道,而在重庆打黑那一幕, 动则千人, 还政法了司法部长, 一切依法, 人民欢呼,朝廷固然无话可说. 可这一来, 已突破了这些利益集团的精神底线. 汇成了倒薄的共识.不管谁设的计, 所谓旁观者都是在"借刀杀人,乐观其成".
引用 笑傲江湖01 2013-7-11 06:24
那些还寄望谁和谁是站在薄熙来这一边, 还寄望天朝还有明君在的人应该清醒知道, 能够救薄的只有人民. 当一天,朝廷是跟着人民意志转的时后,薄才会复活.
引用 xiaoliwencai 2013-7-7 21:37
关于薄熙来、胡温、习近平,我在多维论坛与几位网友的对话,下面,粘贴过来:

1、ding 说:“王立军是揭开谷开来案的关键人物,中共可能是杀人灭口!掩盖狐瘟迫害薄家的真相,保护真正的杀人犯!”

中流击水:我看,由他们去。反正西化派已经磨刀霍霍向着新上任的特色当权派了。我倒要看看,新上任的特色当权派如果投降了倒薄派,他还能蹦跶几天。

2、huwensi 说:“ 关键是习的真面目;若习为明主,薄肯定复出,狐瘟完蛋可待。但若习是倒薄同谋,薄危,中国危。”

中流击水:是这样。但是,如果他是昏君,你又能怎样?除了挺薄,你真是无可奈何。所以,由他去吧。大不过大乱之后大治。

3、逢场作戏: 刘云山、胡春华这些人都不太鸟习近平,何况是胡锦涛这样重量级的呢?

中流击水:权力斗争,派系斗争,这有可能。

逢场作戏:习近平在薄熙来的事情上,最大的公约数做法还是要考虑背后的各方势力影响。他还做不到凡事都一言九鼎。就是当年毛泽东、邓小平也做不到。

中流击水:孤立地来看,是这样。但从全局来说,不是这样。因为有比胡温更厉害的人民群众。他们对胡温等形成了反包围。他们才是真的英雄。问题的关键在于习近平是否确立了人民的立场、是否具有博大的胸怀和是否掌握了正确的斗争策略。面对这三问,习近平究竟给予怎样的回答?薄熙来就是一个试金石。如果他给出了否定的回答,那么,这个亡党亡国的末代皇帝,他是当定了。

逢场作戏:因此,放不放薄熙来,无法说明习近平是什么明君,也无法证明他是什么昏君。

中流击水:此言差矣。明君依靠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放薄熙来,重用薄熙来。昏君一定相反。所以,究竟是当中华民族的大英雄,还是做亡党亡国的末代皇帝,全凭习近平的立场、胸怀和策略,任凭谁也替他做不了主,任凭谁也帮不了他的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大不了,推倒重来。
引用 項觀奇 2013-7-7 17:54
老汉同志说得对。阿早说胡温,作为领导,自然不在责任之外。但是,我们看得见的最清楚的事实是王、谷案的审判中的问题。以我们仅见的材料,都能把问题看得清清楚楚,何况那大量的我们不知道的黑幕的存在。而这件事的直接负责人是周。所谓马克思主义的分析,一是,我们要结合已知的各方面的材料作综合分析,例如,江泽民,我就是连同他的历史问题,他在89年之后的翻来覆去,去理解这个人的。例如对薄这件事,我也不是尽就对薄怎样考虑问题的,而是放在整个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中看问题的。二是,就是坚持阶级分析。这是一个基本功的训练,是在文革及随后的反攻倒算中训练出来的。马列毛的书要读,实践训练更重要。这是我的体会。项观奇 2013。7。7
引用 老汉 2013-7-7 17:06
在一点上我同意相观奇同志的文章观点,周永康在薄熙来事件中绝不是支持薄熙来的,起码他是一个帮凶。
引用 老汉 2013-7-7 16:57
左右两派都会编造谣言,右派主要是攻击毛泽东的谣言,左派编造高层的内部消息,这是我判断出来的,并没有事实根据,我的判断是对右派有利的是右派编造的,对左派有利的是左派编造的。反正编造的谣言很多,马克思主义者是靠真理吃饭的,不能靠造谣吃饭,造谣最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引用 ahjoe 2013-7-7 10:45
就“不要误读周永康“一文斥项观奇

阿早  07/07/2013

项观奇写了一篇奇文,名字叫做“不要误读周永康“。

(见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0484

这篇奇文的大意是:

倒薄是周永康秉承江泽民的意旨一手包办的: “谷、王案是在他(周永康)的控制下搞的,而这个案件的审理,整个就是一个阴谋。”

文中暗指海伍德是周杀的,然后嫁祸谷开来,再抓捕王立军,再审理谷王;是周永康秉承江泽民的意志办事,胡,温,习等只是袖手旁观的无辜者。整篇文字都在替去年倒薄最力的胡,温,习以及涉案的一个外国开脱,把责任推到江泽民跟周永康身上。

项观其还煞有介事的满嘴“马列毛基本功的训练”,但什么是项观其眼里的”马列毛基本功的训练“,他没说.

至于江泽民跟周永康倒薄的动机,以及倒薄后得到了什么政治利益,在项观其眼里更是莫须有的。项观其又批评别人关于谈论倒薄的理由是”小道消息“,可他自己的”大道消息“可是一团漆黑,口径倒是跟那个专门跟江泽民周永康没完没了的XX功非常的一致。

阿早无所爱于江泽民跟周永康,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总得说个理出来,因此,我对项观其胆敢这么样的胡扯跟如此明目张胆的为倒薄事替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等三人辩护开脱跟抬轿,不得不大吃一惊。

果不其然,那个专门为邓腐党跟习近平等涂脂抹粉的李文采就立马跳出,跟在项观其屁股后面说:“照项老师的分析,习近平必然会有所行动,自然,就该联合薄熙来。如果是这样,一个崭新的时代真正开始了。中国有救了。。。”.

好像中国的兴亡,中国人民的未来幸福,都得着落在习近平一身了,真是肉麻当有趣!

最大的问题是,我认为倒薄是胡温习三人及其背后支持者的结果。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如果项观其李文采等人得逞了,周永康江泽民不是变成替死鬼,那杀人跟倒薄的真凶不是逍遥法外了吗?胡温习等跟某外国不是脱身的太轻松了吗?

由于倒薄一案不得人心,挺薄势头甚大,最近满嘴马列毛左派,行动上却无所不用其极地为邓腐党胡温习开脱跟洗白的垃圾文字特多;挺邓腐党的牛鬼蛇神无不耍出浑身解数,为其衣食父母画皮添色,不知羞耻为何物。

譬如有个网名叫”木水“的更是明目张胆的在一篇垃圾文字里竟公然同意说胡锦涛令计划(连带着温家宝)不是倒薄,而是跟薄熙来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左派“(见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0479)。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引用 xiaoliwencai 2013-7-7 08:44
中流击水 说: 拜读了,学习了,也只能是学习了。在这方面,我太单纯,其实就是傻。比如当初,我只是看到打掉王立军,指向薄熙来。以为王立军和薄熙来是一条战线的。所以,主张力挺王立军和薄熙来。熟料,王立军是内奸,小人一个。姜还是老的辣。

如果项老师的分析正确,照项老师的分析,习近平必然会有所行动,自然,就该联合薄熙来。如果是这样,一个崭新的时代真正开始了。中国有救了。是否?期待着项老师的下文。

纽约居士 说: 这个不敢苟同。首先,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是不是孤立的?显然不可能。那么多常委和政治局委员去重庆挺薄,难道是个人行为?显然不可能。薄在重庆的实践,代表着当时党内高层压倒多数的倾向。而唱红打黑,没有当时主管文宣和主管政法的两位常委背书,是不可能风生水起的。文强死刑需要最高法院的绿灯吧?王去使馆曲线报案就是为了避开公安系统进入国安辖区,足见王对薄与公安系统的关系要比你我熟悉得多。要说死党,谈不上,但是,如果唱红打黑有问题,至少主管政法和文宣的两位常委需要担责。注意,这里只用了“至少”,其实当时9常委中赞成重庆经验的比例要比现在7常委大得多。

中流击水:这些东西,太复杂。显然,头脑简单的我,思考判断这类问题,脑力远远不够。我只是看,且只能是看。但有一点,需要清楚:扳倒薄熙来的是“这个社会的既得利益集团包括官僚特权派、太子党内的贪腐派、全盘西化派、卖国汉奸派和国外企图肢解中国的大资产阶级派”摘自《扳倒不厚 瞄准一刀》,而不仅仅是具体的某几个人。具体的某几个人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总体思路,我想大体应该不错。

另外,当前左派的工作重心,就是挺薄,通过挺薄,达到回归正确路线之目的。至于倒薄势力,有明、暗两条线。革命者与其做斗争,不能不采取依靠左派、争取中间派,分化倒薄派、坚决打击明目张胆地跳出来且跳的最欢的最顽固派的策略,切不可到处树敌,遍地开花。那样,会陷自己于岌岌可危的四面楚歌。从这个角度看问题,我以为,即便周有嫌疑,也是暗线,不宜深挖。明线且跳在前台的是温。周、温要分开,并区别对待。对否?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5 21:50 , Processed in 0.2575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