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最该道歉的那些人:从文革极左到改革极右

2013-8-20 23:5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598| 评论: 0|原作者: 刀郎|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最该道歉的那些人:从文革极左到改革极右作者:刀郎发布时间:2013-08-20来源:乌有之乡字体:大|中|小必须承认文革中存在各种阴暗面,尤其是一些把文革搞乱的“极左”、形“左”实右的投机分子,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文革余孽。而这些人中也大有借改革开放功成名就之徒,如吴敬琏、杜导正、胡绩伟、李锐、秦晓……他们却被南方系等媒体供上神坛,然后“选择性遗忘”其历史污点。  8月14日,中国青年报大版刊发题为《迟到的忏悔》的 ...

最该道歉的那些人:从文革极左到改革极右

作者:刀郎 发布时间:2013-08-2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必须承认文革中存在各种阴暗面,尤其是一些把文革搞乱的“极左”、形“左”实右的投机分子,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文革余孽。而这些人中也大有借改革开放功成名就之徒,如吴敬琏、杜导正、胡绩伟、李锐、秦晓……他们却被南方系等媒体供上神坛,然后“选择性遗忘”其历史污点。

  8月14日,中国青年报大版刊发题为《迟到的忏悔》的文章,文章列举多人向文革受害者道歉。随后各大主流媒体网站以《内地多人就文革期间错误行为向受害者道歉》《全国多人向文革受害者道歉 忏悔行为获广泛赞同》等标题大肆转载。第二天,南方都市报发表题为《迟到的公民忏悔文革为民族清毒》的社论,称“选择在垂暮之年勇敢地站出来直面曾经的罪错,那些老人是在为整个社会、国家与民族清除毒素,值得致敬,应该得到更多的响应”,呼吁“亲历者勇敢地站出来发出警示与反省的声音”,让全国“掀起了一股为文革道歉,要为民族清毒的浪潮”。

  必须承认文革中存在各种阴暗面,尤其是一些把文革搞乱的“极左”、形“左”实右的投机分子,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文革余孽。而这些人中也大有借改革开放功成名就之徒,如吴敬琏、杜导正、胡绩伟、李锐、杨锦麟、秦晓……他们却被南方系、炎黄系、中青系等媒体供上神坛,然后“选择性遗忘”其历史污点。由此可见,南方系、炎黄系、中青系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大本营。

  作家丁玲在改革开放后曾说:“我只晓得现在骂我‘左’的人,都是当年打我右的人!”(《文艺报:丁玲并未远去》 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11-03-11/51560.html )真正的文革余孽并没有被清除。六十年是一个整体,对照一下这些人在改革前后两个30年历史时期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看清这些人的真实面目。正是因为存在大量这样的投机分子,我们的新中国才有着这么多的历史阴暗面。

  一,吴敬琏改革前是拼命“左”,改革后拼命右

  吴敬琏在五六十年代经济研究所中的不干净行为

  据百度百科

  【上世纪50年代的中后期,狄超白任经济研究所的所长,林里夫任支部委员。此二人在1958年被打成“狄超白、林里夫反党集团”,至1985年被平反。1958年孙冶方调任经济研究所接替工作。文革期间定为“招降纳叛”。林里夫的老友顾准也再次“挨整”。】( http://baike.baidu.com/view/7634877.htm )

  当时年轻的吴敬琏在经济研究所的历次政治斗争中都有很不干净的行为,很多当事人的证言都可以证实。曾做过吴敬琏九年助理的柳红,在她的一封公开信中直接质问吴敬琏的历史问题:

  【有受访经济学家指出您在几次重大历史关头的表现,这些历史关头是:1956年“向科学进军”,1957年反右,1960年代批孙冶方,1987年胡/耀/邦下台,以及1989年春夏之交等等,以及您同社科院经济所同事,以及经济学界其他人的关系,比如老一代的林里夫,同代的董辅礽,下一代的一批人等等。】

  【在1956-1958年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向科学进军”中,团支部和党支部争论之后,“狄(超白)、林(里夫)反党集团”牵扯了多少人,或者说使多少人受难?团支部中有几人?团员青年有谁?是谁向上级党委告的状?是谁联系的《中国青年》杂志?】

  【狄超白和林里夫平反后,很多人向林里夫表示了道歉,您是否道过歉,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

  【林里夫家人写过一篇文章《也说林里夫与顾准》(羊城晚报2003年12月28日),认为您在林里夫与顾准的关系上说了假话,污蔑了林里夫(该文在报纸发表时,您的名字被删去)。对此,除了您已经说过的话和写过的文章外,您还有其他什么需要补充的?】

  【“文化大革命”中,经济所有一张大字报,内容是《孙冶方招降纳叛的罪行》,它是您写的吗?有一种说法是,这篇大字报的内容,导致孙冶方七年牢狱之灾,这样说有什么根据吗?您怎么看?】

  (柳红:一年前致吴敬琏先生的信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pl/pl/article_2012012652446_2.html)

  吴敬琏的这些行为,给他的同事都造成了极大的痛苦。据柳红的调查:

  【“我最近得知您曾经的同事,后来贫病交加,只要在电视里看到您的形象,就得立刻关掉电视,痛苦得不能看。”】

  吴敬琏在改革开放时期的行为

  据柳红陈述:

  【2004年董辅礽老师患癌住在医院里。他对前来探望的人说及您到处说他打顾准,其实自己没有打。言及此,董老师眼含热泪。关于“打人”,您跟我们都讲过,不仅这事,还有其他。】

  有网友分析:“所谓董辅礽在干校‘殴打顾准’的故事,只是出于吴敬琏一人之口,他到处散布此说,企图阻挠董辅礽出任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这盆污水令经济学家董辅礽至死不能瞑目。”(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2/01/281664.html)

  直到1983年中共十二大闭幕后,吴敬琏还在反对市场经济,批判“从计划经济改变为市场经济”的主张是“同20世纪二三十年代社会主义论战中以米塞斯和哈耶克为代表的反社会主义派的观点相似”(吴敬琏《论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属性和商品经济属性》,见《工业经济管理丛刊》1983年第9期)。谁能想得到,而今吴敬琏居然被塑造成改革三十年市场经济的拓荒者和擎旗者,摇身一变成了言必称市场的“吴市场”。

  中国共识网刊文(《赵燕侠:变脸“泰斗”——吴敬琏》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rwcq/article_201004268453.html)称吴敬琏是个变色龙:

  【六四事件发生前的1988年大赞赵紫阳而大贬李鹏,但六四事件刚结束,吴敬琏就写文批判赵紫阳,使李鹏如获至宝,印发中直机关干部阅读,但吴不承认他写过这篇文章。当时,邓小平一句“不争论”使批赵派停止攻击赵紫阳,吴敬琏的檄文也没有扩大散发。】

  吴敬琏被渲染为反对权贵资本主义的“学者良心”,而他既任国家证券委评审委员,又任推荐公司上市业务的券商董事。这两个明显具有利益瓜葛的要津位置,不可能由同一人担任,吴敬琏作为经济学家,更深知在西方这完全是违法的,但他安之若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1 09:26 , Processed in 0.02100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