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和熙来同志一起坐牢,左派已是革命者

2013-9-24 14:22| 发布者: 清水| 查看: 2891| 评论: 10|原作者: 清水

摘要: 薄熙来同志坐敌人的监牢了,我们何去何从?是继续当口头革命者,发扬阿Q精神,自我安慰,还是知耻而勇,奋起反击,成长为真正的革命者?

和熙来同志一起坐牢,左派已是革命者


922之后,左派已成为历史名词,取而代之的是革命者和革命同志。


鲁迅曾告诫我们“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毛主席曾号召我们“如果中国有一天变修了,你们要起来革命。”,左派自诩高举毛主席旗帜,视鲁迅为楷模,却将两位导师的话弃之脑后,自行主张地从来不惮以最大的善意来揣测我们的敌人,没有行动,消极革命,幻想着敌人的良心发现,幻想着出现神仙皇帝。因此,毫不奇怪,一直以来:


我们很渺小,我们的领袖薄熙来同志被我们的敌人押上审判台,被宣判为无期徒刑,可我们却无计可施,没有能力去营救他;


我们很软弱,我们的领袖薄熙来同志“战神”般地在敌人的法庭上“大闹天宫”整整5天,我们却还在眼巴巴地跪在地上乞求着我们的敌人给予恩赐,还违心地自作主张代我们的领袖认错认罪,乞求我们的敌人给我们领袖一个机会“戴错立功,戴罪立功”;


我们很迷信,总盼望着有血有肉的毛主席重回人间,总盼望着“神仙皇帝”能施以乾坤一手,所以我们只是虔诚祷告焦急等待,乞望着押着我们领袖的刑车在我们这一站停靠,所以我们中有的同志在济南审判前夕,全力“阻止”其他同志和群众去济南抗议,在922前夕,又急急忙忙地却含糊其辞给人戴“帽子”;


我们很颓废,动不动被我们的敌人威胁“失去饭碗,关进监狱”所吓到,坚挺的脊梁不得不被弯折。


我们的枪被我们的敌人收缴了,我们的财富被我们的敌人瓜分了,我们的权利被我们的敌人剥夺了,现在我们一没有枪,二没有钱,三没有权,属“三无”人员,成为了地地道道的屁民。我们想喊两嗓子,却被我们的敌人死死掐住脖子喊不出声;我们想写两笔,却被我们的敌人死死按住握笔的手;我们想彼此手挽着手, 却被混进队伍的黑手硬生生拆开。


我们没有肌肉,所以我们欲哭无泪,欲怒不能,欲反抗却无力。我们的牙齿被敲掉,只能默默地咽下肚子;我们的眼睛被黑夜蒙住,看不到一丝一毫的亮光。


我们自认为是毛主席思想继承者,自认为是自觉地在高举着毛主席伟大旗帜,境地却是如此不堪,为何?还是Irrational (Herzog)同志自我检讨透彻:“毛主席‘曾经号召我们,如果中国有一天变修了,你们要起来革命’。我没有起来革命,所以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是毛派。” 是的,面对变修了的当权者,面对凶残的反对派,左派只有起来革命,必须起来革命,才不枉称自己为毛主席思想的继承者,才能肌肉强健。反之,没有革命行动的左派只能陷在不堪境地而不能自拔。


我们自认为高举毛主席伟大旗帜,但事实上我们却没有起来革命,所以客观的事实是我们并不是毛派,并不是革命者,只能算是口头革命者。


因为我们不是革命者,所以我们不能放下名利场生死场祸福场,所以我们不能组织起来,只能散沙一盘,安于弱小;因为我们不是革命者,所以我们很被动,我们很迷信,幻想着有人能牵着我们走;因为我们不是革命者,所以我们很懦弱,我们很颓废,只要我们的敌人稍稍流氓一下,我们就吓得不敢吭声;因为我们不是革命者,所以我们很昏聩,没有阶级意识,所以当我们的钱权被我们的敌人夺去了,还浑然不觉,待用时却发现两手空空。总而言之,因为我们不是革命者,所以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到我们的领袖戴着手铐的双拳在愤怒中颤抖,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到我们的领袖被投入敌人的大狱,终老余生。


薄熙来同志坐敌人的监牢了,我们何去何从?是继续当口头革命者,发扬阿Q精神,自我安慰,还是知耻而勇,奋起反击,成长为真正的革命者?左派是担当者,我们不得不也必须吞下因为自己的不成熟和自行主张而酿成的苦果,而不是轻轻松松的一句“从头越”一笔带过。笔者对“从头越”很耳熟,习近平刚上台也来过一句“从头越”,结果不到一年的时间,把上海“越”成了租界,把公家的铁路“越”成了私家的,把农民的土地“越”没了,把转基因大豆“越”成安全大豆了,再有,把薄熙来同志“越”成了无期徒刑。


左派如何担当?笔者认为,一是检讨自己的幼稚病,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成长为真正的革命者,行动起来,矢志推翻特色党(伪共,邓产党);二是组织起来,组织起来再组织起来;三是结合自身的情况,做出有力的反击。


如何进行有力的反击,笔者认为有三,一是清醒地认识到经过凤凰涅磐般的洗礼,我们中绝大多数同志已由一名左派成长为一名革命者,二是,参照新民主主义革命初期的共产主义小组建立经验,自觉组织起来,两人为伴,三五人为组,十人为群,逐渐壮大起来;三是象《让子弹飞》中的张麻子一样,持之以恒永不言败地唤醒民众起来革命。我们现在是“三无”人员,所以我们没有能力改变我们敌人的意志;我们现在没有肌肉,所以我们没有能力去劫狱;我们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组织,所以我们没有能力去发动群众。然而,唤醒民众靠的不是我们的强大,不是我们耍嘴皮子,而是我们的意志信仰和舍生忘死的行动。只要我们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有视死如归的精神并锲而不舍地行动着,我们没有枪也会有枪,我们没有资金也会有资金,我们没有权也能从我们的敌人那里夺来。


薄熙来同志用自己的大义凛然坚贞不屈和视死如归唤醒了无数中华儿女,和薄熙来同志相比,我们现在还拥有一个自由身,尽管我们的嘴被封住了,但还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和领袖薄熙来同志一样,唤醒民众是我们的天职。因此,和熙来同志一起坐牢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也是我们最好的忏悔药,同时还是对我们的敌人最好的反击。和熙来同志一起坐牢,我们是“献身”的先行者!


不是我们的敌人习惯性掐住我们的脖子不让发声吗?不是我们的敌人动不动用“丢饭碗,关押”来威胁我们吗?现在好了,我们已经是革命者,革命者是无惧生命威胁,所以,这一切再也不能阻止我们,我们无需再上演现代版的“万民伞”:“一人一百”,“联合签名”;我们无需再躲在自己的小屋里“瑟瑟发抖”,我们要迈出门槛。孔庆东同志,和你的“小赵”告个别吧,张宏良同志,停止“杜鹃啼血”吧,韩德强同志,放下你的“正道”吧,勇敢地走出来,步着薄熙来同志的足迹,手挽着手,微笑着走进敌人的牢房,和熙来同志一起坐牢,直至把敌人的牢底坐穿!

 

18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ina 2013-9-24 16:57
922唤醒民众千百万,同心干!直捣邓腐裆的卵!

同志们咱们反了吧!
引用 ahjoe 2013-9-24 16:02
写得很好,但,必也正名乎?

在革命的斗争过程上,大家要把“邓产党”修正为“邓腐党”!这个在意识形态上来说非常重要。

要知,邓之“腐”,才有邓之“产”。可“产” 则不必由“腐”而来;因为爱财而取之有道者不一定“腐”,虽然我们不赞成积聚个人财产。

以上就是“邓产”要正名为“邓腐”的逻辑对错。

公平地说,有权而腐者,其产必多,所以邓腐党也!邓党(包括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等等)所有的“产”无非都是由“腐”而来!这个决断很简单,你把他们的薪水跟他们的家产一比,什么都暴露出来了!

故曰:邓腐党!
引用 franklu321 2013-9-24 15:54
内部消息:薄锡来同志在法庭宣布无期徒刑后,大喊判决不公,双手握拳,紧紧的握着!央视修正主义镜头再也没有切换到薄锡来同志。

很明显决策层包括胡温右倾势力想再现陷害江青同志遗幕,左派四人帮是正统,毛远新被上海当局严密监控!

中国极左派已经是革命暴动的组织,毛主席说的那句话:中国哪天变修了,人民就要起来打倒他!修正主义一旦复辟,最后吃苦的还是无产阶级!!!

同胞们反思!!
引用 ltyfs 2013-9-24 14:33
邓矮一肚拐!习胖是二呆!不矮不胖是领袖!还我薄熙来!(又矮又胖邱吉尔,可惜是老外!)
引用 广龙 2013-9-24 13:58
写得很好!不过, 挺薄力量应该先统一思想才行, 连反习倒习这个思想都统一不了, 一切都是夸夸其谈。没有实际意义。如果所有挺薄力量都反习就是一场无声的革命一场非暴力革命。 如果孔庆东什么都不说就是对汉奸集团最狠的革命!可是他做不到, 很多人都做不到。
引用 黄河长江 2013-9-24 12:55
从我做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引用 kallangur 2013-9-24 12:07
好啊,同志们起来,做最后的斗争!
引用 义薄云天@sz 2013-9-24 12:00
革命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当取消阶级斗争的那一天起,和平演变就粉墨登场正式上演
引用 redchina 2013-9-24 11:29
非常及时、精彩的政论!对某些同志、朋友是当头一棒!治病救人的一棒。
引用 redchina 2013-9-24 11:28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4-24 09:07 , Processed in 0.0192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