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人物故事 查看内容

邓朴方:父亲和周恩来才真正是知己

2013-11-8 11:33| 发布者: 沙海之舟| 查看: 692| 评论: 0|原作者: 邓朴方

摘要: 邓朴方:父亲和周恩来才真正是知己 本文摘自《你是这样的人——回忆周恩来口述实录》,人民出版社出版 要说我父亲和总理的关系,从中国现代史上找,有多少人能够这样密切?这么长的时间?他们的性格、作风都不同,但又那么心心相印几十年,半个世纪多,生死与共,风雨同舟。都说人生难得有知己,父亲和总理才真正是知己。 就不用说领导人,就说我们这一生,有几个知己?有没有知己?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我想,这也是他们的幸福。 对周 ...

邓朴方:父亲和周恩来才真正是知己

本文摘自《你是这样的人——回忆周恩来口述实录》,人民出版社出版

要说我父亲和总理的关系,从中国现代史上找,有多少人能够这样密切?这么长的时间?他们的性格、作风都不同,但又那么心心相印几十年,半个世纪多,生死与共,风雨同舟。都说人生难得有知己,父亲和总理才真正是知己。

就不用说领导人,就说我们这一生,有几个知己?有没有知己?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我想,这也是他们的幸福。

对周总理去世,我父亲的悲痛是没有人能够代替的。父亲是非常冷静的人,他对自己的生死,对其他这些东西,看得非常的开,但是周总理的逝世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他知道,周总理早晚是要去世的,但是一旦他走了,他还是非常难过,我父亲在念稿子念到:周恩来同志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这时候满场呜呜……”全都哭了。

我记得那时候,周总理的灵柩从天安门前经过到八宝山,一路上都是送行人们的哭声。在开追悼会的时候,我母亲带着我们家孩子都参加了追悼会。那时候我没去,因为我在医院里头。送葬那天,很多病号都冒着寒风跑到外面去,跑到301医院门口的马路上去看。我那个时候弄了一瓶酒和一点酒菜,和病友王鲁光一块喝酒,把酒洒在地上。我记得我一直在说,一面哭一面说,真是痛苦啊!痛哭流涕。我说:前一段历史过去了,我们面临的将是新的一个局面了。

文化大革命总理那么忙,他还在关心我的治疗,亲自批准我回京治疗,这也是总理做的好事,受惠的何止我一个人。

我父亲和周总理这份友谊真是伟大,世上难找的。伟大的友谊,世人难找啊!不只是法国那么艰难,上海那么危险,一直到战争环境下,到解放以后,这么多路线斗争,这样曲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这么惊心动魄,真是难以想象。他们俩这种关系如果写篇小说,其感人之深恐怕是难以想象的。

邓朴方说:对周总理去世,我父亲的悲痛是没有人能够代替的。父亲是非常冷静的人,他对自己的生死,对其他这些东西,看得非常的开,但是周总理的逝世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我父亲和周总理这份友谊真是伟大,世上难找的。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1 09:54 , Processed in 0.02116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