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毛泽东论经济学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2013-12-2 23:2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06| 评论: 0|原作者: 吴易风|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毛泽东关于经济学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论述,不仅对经济学而且对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都有理论的和现实的指导意义。

吴易风:毛泽东论经济学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作者:吴易风 发布时间:2013-12-02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毛泽东关于经济学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论述,不仅对经济学而且对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都有理论的和现实的指导意义。
 

  【按:吴易风,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全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会长。山东经济学院经济研究所特约顾问。他的主要著作有《英国古典经济理论》、《空想社会主义》、《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史》(三人合著)、《西方经济学》(上下册,二人合著)等;主要论文有《马克思的产权理论和我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等。

  在40年的经济学教学和研究过程中,吴易风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为我国经济学研究贡献了丰硕的成果。 他的研究领域涉及西方经济学、外国经济思想史、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他对这些领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有精辟独到的创新见解。

  本文是作者为“乌有之乡纪念毛主席诞辰120周年”的供稿。

  毛泽东同志在1958年读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批注、1958年读斯大林《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谈话和1959年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中,多次就苏联经济学范式论述了经济学和哲学问题。这些批注和谈话,是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经济学的重要探索,是对经济哲学的重要探索,为经济学和经济哲学留下了十分珍贵而又非常丰富的理论遗产。

  在这些批注和谈话中,毛泽东关于经济学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论述,不仅对经济学而且对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都有理论的和现实的指导意义。

  苏联经济学范式缺乏一贯的完整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

  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经济理论界曾就苏联经济学范式和西方经济学范式危机问题进行过一场争论。在这场争论中,有的经济学家对苏联经济学范式采取彻底否定的立场,主张"从根本上抛弃"苏联经济学范式,提倡"范式转换":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范式转换到现代西方经济学范式。

  与国内某些经济学家现在否定苏联经济学范式中的马克思主义观点不同,毛泽东当年对苏联经济学范式采取分析的方法,既有肯定的方面,又有否定的方面:肯定的是苏联经济学范式中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否定的是苏联经济学范式中的反马克思主义观点。

  苏联经济学范式,可以是指列宁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体系,可以是指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体系,也可以是指毛泽东当时研读的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三版下册所代表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体系。对于列宁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毛泽东给予极高评价。对于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毛泽东基本上给予肯定的评价,在局部问题上也提出了批评意见。对于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三版下册所代表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体系,毛泽东对其中正确的观点给予积极的、肯定的评价,对其中错误的观点给予尖锐的、严厉的批评。本文所说的苏联经济学范式,不是指列宁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体系,也不是指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体系,而是特指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三版下册(以下简称苏联教科书)所代表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体系。

  苏联教科书是马克思主义的,还是已经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对于这一问题,毛泽东作了全面的回答。他说:不能说这本书完全没有马克思主义,因为书中有许多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也不能说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因为书中有许多观点是离开马克思主义的。又说:这本书有严重缺点,有原则错误,但是现在还不能说它完全错误,不能说它完全离开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对苏联教科书的总评价是:总的说来,这次读的教科书修订第三版下册是若干观点有严重错误,部分地、又是严重地脱离了马克思主义,还不能说是完全地脱离了马克思主义,可以说是有严重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书。

  对苏联教科书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地方,毛泽东表示赞赏。例如,在苏联教科书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资本主义矛盾时,毛泽东说:好的,坚持了马克思主义观点。对背离马克思主义的地方,特别是对迎合帝国主义口味的地方,毛泽东则表示坚决反对。例如,毛泽东说:现在有一种倾向,就是说话、写文章都尽量合乎帝国主义和敌人的口味。其结果是敌人舒服,自己的阶级被蒙骗。这是欺骗群众和欺骗各国共产党的行为。

  苏联教科书之所以存在严重缺点和原则错误,既有客观原因,又有主观原因。

  客观原因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还不成熟。毛泽东说:社会主义经济本身还没有成熟,还在发展中。一种意识形态成为系统,总是在事物运动的后面。因为思想、认识是物质运动的反映。

  主观原因是,苏联教科书作者缺乏一贯的完整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毛泽东指出:世界上没有不能分析的事物,只是:一、情况不同;二、性质不同。许多基本范畴,特别是对立统一的法则,对各种事物都是适用的。这样来研究问题、看问题,就有了一贯的完整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本教科书就没有运用这样一贯的、完整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来分析事物。

  毛泽东对苏联的辩证法作了历史考察。他指出:列宁死后,苏联的辩证法少了。是说少了,不是说没有。他们有时强调斗争不讲统一,有时强调统一不讲斗争。这两种片面性都是形而上学,都是缺少辩证法。他们不承认矛盾的普遍性,不承认矛盾的发展和转化,不承认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还是矛盾,怕讲社会主义社会有阶级斗争。这本书的缺点就在这里。他还说:苏联的社会科学不大讲辩证法,斯大林的后期,在一段相当长的时期内就没有多大发展。说到赫鲁晓夫,毛泽东指出:赫鲁晓夫完全没有辩证法,只有形而上学。苏联教科书不少地方受到赫鲁晓夫的影响。

  经济学家要分析两重性,要应用矛盾分析法

  毛泽东主张经济学家要研究两重性,要应用矛盾分析法。他以马克思《资本论》分析商品两重性进而分析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矛盾为例,说:资本主义社会,最大量、最日常、最普遍的现象是商品。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研究从此出发,分析出商品的两重性,由此揭露了在这种物与物的关系掩盖下的人与人的关系,指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矛盾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

  毛泽东又说:两重性,任何事物都有,而且永远有,当然总是以不同的具体的形式表现出来,性质也各不相同。毛泽东以保守和进步、稳定和变革为例,说:保守和进步,稳定和变革,都是对立的统一,这也是两重性。生物的代代相传,就有而且必须有保守和进步的两重性。稻种改良,新种比旧种好,这是进步,是变革。人生儿子,儿子比父母更聪明粗壮,这也是进步,是变革。但是,如果只有进步的一面,只有变革的一面,那就没有一定相对稳定形态的具体的植物和动物,下一代就和上一代完全不同,稻子就不成其为稻子,人就不成其为人了。保守的一面,也有积极作用,可以使不断变革中的植物、动物,在一定时期内相对固定起来,或者说相对地稳定起来。所以稻子改良了还是稻子,儿子比父亲粗壮聪明了还是人。但是,如果只有保守和稳定,没有进步和变革一方面,植物和动物就没有进化,就永远停顿下来,不能发展了。毛泽东关于保守和进步、稳定和变革两重性的论述,对我们认识事物,特别是当前对我们认识社会主义制度和改革开放,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不改革开放,社会就会停顿,就不能进步,就不能发展;不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就会失去社会主义的相对稳定形态,社会主义就会不成其为社会主义。这是一个必须认真地、全面地、深入地研究的根本性问题。

  矛盾具有普遍性,矛盾分析法是研究任何事物发展的过程所必须应用的方法,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当然不能例外。可是,苏联教科书说明问题不从分析矛盾入手。毛泽东指出:说明问题不从分析矛盾出发,是这本书的一个特点,一个最大的缺点。当作一门科学,应当从分析矛盾出发,否则就不能成其为科学。

  毛泽东进一步指出:这本书的基本缺点,是不承认矛盾的普遍性,不承认社会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不承认他们国内还有阶级斗争,还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苏联教科书认为"团结一致,十分稳定"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特点,认为精神上政治上的一致是社会主义国家强大的社会发展动力。毛泽东说:这样一来,矛盾的普遍性这个规律,在他们那里被否定了,辩证法在他们那里就中断了。没有矛盾就没有运动。社会总是运动发展的。在社会主义时代,矛盾仍然是社会运动发展的动力。

  经济学要研究客观经济规律,但不能用规律自身来说明自身

  毛泽东主张经济学家要研究客观经济规律,但反对用规律自身来说明自身。苏联教科书的一个特点,总是从规律、原则、定义出发来解释问题,并且用规律自身来说明自身。

  毛泽东指出:研究问题,要从人们看得见、摸得到的现象出发,来研究隐藏在现象后面的本质,从而揭露客观事物的本质的矛盾。他举例说:《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分析,就是用这种方法,总是从现象出发,找出本质,然后又用本质解释现象,因此,能够提纲挈领。毛泽东批评苏联教科书说:教科书对问题不是从分析入手,总是从规律、原则、定义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从来反对的方法。原理、原则是结果,这是要进行分析,经过研究才能得出的。人的认识总是先接触现象,通过现象找出原理、原则来。而教科书与此相反,它所用的方法,不是分析法,而是演绎法。……教科书对每个问题总是先下定义,然后把这个定义作为大前提,来进行演绎,证明他们所要说的道理。他们不懂得,大前提也应当是研究的结果,必须经过具体分析,才能证明是正确的。

  规律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任何科学都要认识和反映客观规律。政治经济学当然不能例外,它必须研究客观经济规律,揭示外在经济现象的内在联系,认识和反映客观经济规律。问题是,苏联教科书从规律出发,借助演绎,用规律自身来说明规律自身。毛泽东在评议苏联教科书这一缺点时说:不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出发,来研究问题,不从历史的叙述和分析开始自然得出结论,而是从规律出发,进行演绎。他指出:规律自身不能说明自身。规律存在于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应当从历史发展过程的分析中来发现和证明规律。不从历史发展过程的分析下手,规律是说不清楚的。

  毛泽东论证了规律的可知性和经济规律的可知性,批评了思维不能到达存在彼岸的不可知论观点。关于不可知论,毛泽东说:照这种看法,思维只是思维,存在只是存在,思维不能达到存在的彼岸,存在不能被认识,客观不能被主观所认识,这就一定要走到二元论,最后走到康德那里去。毛泽东还指出:客观规律是独立于人们的意识之外的,是和人们的主观认识相对立的。但是,人们通过实践,认识了客观规律,就能够熟练地运用这些规律,驾驭这些规律,达到改造客观世界的目的。说到规律有可知性的原因,毛泽东指出:规律是在事物的运动中反复出现的东西,不是偶然出现的东西。规律既然反复出现,因此就能够被认识。他举例说: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过去是八年到十年出现一次,经过多次反复,就有可能使我们认识到资本主义社会中经济危机的规律。现在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同马克思时候的危机不同,有了变化。过去大体上是七八年或十年来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1948年到1959年,十年中美国来了三次。具体情况变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规律仍然存在。

  规律可以认识,但也不能把认识和驾驭客观规律说得太容易。苏联教科书说,随着社会主义公有化,"人们成为自己社会经济关系的主人",就能"完全自觉地掌握和利用"经济规律。毛泽东说:把事情说得太容易了。这要有一个过程。规律,开始总是少数人认识,后来才是多数人认识。就是对少数人说来,也是从不认识到认识,也要经过实践和学习的过程。任何人开始总是不懂的,从来也没有什么先知先觉。

  毛泽东这样总结了认识规律的过程:认识规律,必须经过实践,取得成绩,发生问题,遇到失败,在这样的过程中,才能使认识逐步推进。要认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必须进行实践,在实践中必须采取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来进行研究,而且必须经过胜利和失败的比较。反复实践,反复学习,经过多次胜利和失败,并且认真进行研究,才能逐步使自己的认识合乎规律。只看见胜利,没有看见失败,要认识规律是不行的。

  客观规律不能违反。毛泽东批评当时国内经济界和经济学界刮起的消灭商品生产的共产风时说:现在我们有些人大有消灭商品生产之势,一提商品生产就发愁,觉得这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他们向往共产主义,倾向不要商业了,至少有几十万人想不要商业了。我们有些号称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家表现得更"左",主张现在就消灭商品生产,实行产品调拨。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是违反客观规律的。他们没有区分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本质差别,不懂得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利用商品生产的重要性,不懂得社会主义的现阶段,价值、价格和货币在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中的积极作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1 09:34 , Processed in 0.01554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