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资本主义危机和社会民主主义危机

2013-12-19 04:1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633| 评论: 0|原作者: 对话福斯特

摘要: 诚如您刚才所说的,当然没有什么真的是无穷无尽的,更大的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是:您如何看待事态的发展?这是否是增长时代的终结? 这是否意味着资本主义的终结?

对话福斯特:资本主义危机和社会民主主义危机

作者:比尔•布莱克沃特 发布时间:2013-12-18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字体:   |    |  

  资本主义危机和社会民主主义危机

  ——对话约翰·贝拉米·福斯特

  作者: 比尔•布莱克沃特 韩红军 译

  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因《马克思的生态学》(Marx’s Ecology)而闻名于世,他在这部著作中更正了大家对马克思的误解,即马克思没有“遭遇”环境局限这一问题。他还是著名左翼杂志《每月评论》(Monthly Review)的主编。2013年4月,英国《复兴》(Renewal)杂志副编辑比尔·布莱克沃特(Bill Blackwater)采访了福斯特教授。在访谈中,福斯特教授指出,目前不仅成熟资本主义国家身陷经济危机,而且“停滞—金融化陷阱”也使社会民主主义遭遇危机。经济处于停滞而非增长状态,是当今的社会现实。在这种情况下,社会民主党必须进行重新改造,与传统的支持渠道重建联系。尤其是,社会民主党应当增强大多数人的政治意识,因为他们的处境与金融精英相比非常不利。

  停滞——金融化陷阱

  布莱克沃特:在您的新作《无休止的危机》(The Endless Crisis)中,您和罗伯特·麦克切斯尼 (Robert McChesney) 提出了“停滞—金融化陷阱”(staghationfinancialisation trap)的观点,这是什么意思?

  福斯特:2007—2008年金融泡沫破裂时,人们通常仅将其看作一场金融危机而已,然而真正的问题却是成熟经济体将呈现出经济停滞、经济增长率持续放缓的趋势。我们认为金融化,即过去几十年发生的系列金融泡沫,一直是提升经济发展的关键。我认为如今人们对此了如指掌,然而5、6年前人们还知之甚少。虽然金融扩张一直在促进经济发展,但金融泡沫总有其局限性。

  随着泡沫破裂,政府理所当然地试图充当最后的贷款人,注入流动资金和贷款,目的是让金融体系再次运转。但是此做法却无法解决经济停滞这个根本问题,这次我们身陷困境,政府却无法让金融体系真正重新运转,结果我们只能面对经济停滞这一难题。我们称之为“停滞—金融化陷阱”,因为金融化是解决停滞的对策,但它却导致了更大、更复杂的问题,最终这两个问题让我们陷入了无法继续前进的境地。

  布莱克沃特:您所描述的这种停滞状态的根源是什么?

  福斯特:从根本上说,若想了解停滞和金融化问题,就必须重温过去。我们可以追溯到经济大萧条(The Great Depression)时期,当时经济出现了严重的停滞。当然,主要是由于二战,我们才摆脱了经济大萧条。二战后,出现了我们所谓的“黄金时代”(尽管这一时期本身问题很多),出于多种原因,当时的经济发展得相当不错,这一定与二战后欧洲和日本经济的重建有关。由于消费者在战争期间无法消费,经济基本上呈流动状态,因此战后人们的购买力增强,汽车消费迎来了第二次高峰,冷战也导致军事扩张进一步加快,所有这一切确实在短时间内推动了经济发展。

  然而,20世纪70年代以经济危机告终,经济增长开始放缓。70年代的增长幅度比60年代更慢,80年代和90年代比70年代更慢,本世纪最初10年的增长率慢于20世纪90年代,目前经济增长似乎还在进一步放缓。不仅美国,欧洲和日本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所以停滞问题目前十分严峻。

  从 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金融扩张和一轮又一轮的金融泡沫在几十年中不断提升着经济的发展,相对于基础经济而言,整个金融体系在膨胀。由于商业精英无法在所谓的实体经济或生产中找到投资渠道,因而将可支配的经济剩余或积蓄越来越多地倾入到金融投机之中。这种做法对提升经济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最终却导致泡沫越来越大,金融危机越来越严重,结果我们遭遇了一场连国家作为最后贷款人也无法解决的危机,我们已经陷入到这场无休止的危机之中。这场危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使我们回到停滞阶段,因为我们无法有效利用金融化去扩大金融体系。鉴于当前情况,人们知道没有别的方法可以长期地扩大金融体系。

  明斯基主义的局限性

  布莱克沃特:您之前提到了在维持经济持续增长中,金融化的主要作用直到最近才被人们广泛理解,而理解范围扩大的关键性人物之一就是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我知道您和他所持的观点不同,您是否可以详细说明一下你们的观点到底有何不同?

  福斯特:早在20世纪60年代,海曼·明斯基就提出了金融危机理论。他是凯恩斯的追随者,也是社会主义者,然而他所关注的是金融危机,与生产基本无关,所以他没有考察停滞问题,也没有考察阶级动力问题。他只是提出了一个纯粹的金融危机理论,即在金融危机中,随着时间的推移,金融体系会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因为债务的增多会导致金融体系的品质下降,投机性增强,从而使金融体系陷入庞氏骗局,整个金融结构随时都有崩塌的风险,政府不得不站出来,担当最后的贷款人。

  明斯基的确没有解决金融危机与实体经济间的关系,也没有解决我们所谓的金融化问题,也就是相对于生产而言的金融发展的长期趋势问题;相反,他只专注于接二连三的金融危机,而没有过多地考察几十年来形成的债务累积的长期趋势。1987年股票市场崩溃后,他为戈特迪纳(Mark Gottdiener)和科姆尼诺斯(Nicos Komninos)编著的一本书撰写了一篇文章,我也曾为该书撰稿,他提出了“货币管理者资本主义”这一新概念。他认为这一概念目前来看是系统性的,我们拥有的是由货币管理者主宰的整个经济体系,而且资本主义还存在致命的缺陷,货币管理者基本上将操纵一切。他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却没有任何进展。

  20世纪70、80和90年代,哈利·马格多夫(Harry Magdoff)和保罗·斯威齐(Paul Sweezy)都曾写过一些有关金融化发展的文章,以回应基础经济中的停滞问题,对此我也发表过我的观点和看法。

  布莱克沃特:那些赞同明斯基主义的人似乎认为,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限制金融部门的职能,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回归“稳健的增长”,恢复实体经济的地位。现在您却一再表示,此类事情基本实现不了,这大概就是您为何称之为“无休止的危机”的原因吧?这场危机到底有多么漫长?

  福斯特:首先,政府和中央银行为何不能规范金融体系?主要原因就是经济停滞这个根本问题。金融体系扩张,就是扩展整个借贷方式,这只是利用经济剩余的一种手段,却没有把经济剩余用于生产性投资。相反,经济剩余流入投机市场,创造了财富效应,也间接地刺激了基础经济的增长,因为从资产价格增长中受益的人们越来越富有,他们的消费增多,也会刺激经济的增长。与其他经济部门相比,虽然金融部门提供的就业岗位数量不多,但也提供了一些,因此经济金融化一直是主要的经济刺激手段,它有助于成熟资本主义经济体的增长,尽管增长率较低,却足以维持经济的增长。若没有金融化,就无法真正刺激经济的增长,这就是成熟资本主义经济体存在的问题。

  由于金融扩张速度放缓,各国政府深知本国存在泡沫,而且泡沫已经失去控制,到目前为止投机还在继续,泡沫最终将会破裂。监管机构能做些什么呢?它们可以试图取缔投机,如果它们真的这么做的话,泡沫即将破裂,经济将陷入危机,或许会陷入严重的危机和衰退。没有人希望此类事情在其任内发生,所以他们不会这样做,也不打算提前刺破泡沫。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无法稳定局势,因为他们担心会把那些“太大而不能倒闭”的企业逼得走投无路,他们担心泡沫会破裂。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投资者更多的自由,希望在泡沫最终破裂之际,他们已经离职,所以这就是金融体系的运行模式,不论采取何种理智的方法也难以控制。

  依据《无休止的危机》一书的观点,当然没有什么真的是无穷无尽的。继伊壁鸠鲁之后,马克思也曾提及“死而不朽”(death the immortal),换句话说,唯一永恒的事情就是变化,过去的就过去了。但是,就金融体系本身及其目前阶段而言,从某种特定的历史意义来谈论无休止的危机当然讲得通。整个停滞—金融化陷阱是成熟垄断金融资本主义特有的,某种新的创新很可能会接踵而来,使其暂时摆脱困境。我们已经完成了计算机革命,然而这场革命却仍然没能充分刺激投资,谷歌可能就是此类创新的象征。谷歌在美国的规模很小,只雇用了2万名员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此举将会解决饱和市场需求方面的问题,以及日益增加的低就业缺口。事实上,掌权者唯一的对策就是金融化,而金融化本身也是非常危险的。

  最重要的是,目前我们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由于资本积累从工业部门转移到金融部门,因而我们的金融权力精英基本上掌管了一切,这使得处理这些事情变得难上加难。实际上,新自由主义正是这种向金融化体系(或如我所说的垄断金融资本)转变的反映。

  美英两国对停滞和衰退的反应

  布莱克沃特:如果我们现在把话题转向过去两三年间英国是如何应对金融崩溃和随后的经济衰退的话,有些人就会把目光投向奥巴马政府,认为奥巴马的应对措施比英国保守党—自由党政府的更加得力,奥巴马仍然坚持一定的刺激性支出,结果促进了经济的增长。您对奥巴马应对经济衰退的措施有何看法?

  福斯特:奥巴马上台执政时,我与罗伯特·麦克切斯尼联袂撰写了一篇文章《奥巴马新新政?》。很明显,从一开始,奥巴马就不可能加大经济刺激的力度,所以美国用于经济刺激的支出规模极小,在两年多时间内只提供了7500亿美元,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减免的税收,出自减税部分的实际政府支出增加额度也少得可怜,所以政府用于直接刺激的资金额度也不多。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这样一幅画面,奥巴马当选总统时,美联储、金融界的那些大人物们以及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把他迎进了白宫,对他说:“我们只想让您在刺激经济发展方面少投入点,而我们打算投入10万亿美元来帮助金融体系摆脱困境,我们才是这场游戏的主角,您只不过是装装门面而已。”当然了,这些都是我杜撰的,没有人能够知道白宫紧闭的大门后面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也就是这种情况而已。除了美联储所采取的发行货币政策之外,财政政策难有作为。

  目前美国经济非常不景气(最大的问题就是经济停滞,因为失业率非常高),你尤其可以通过美国劳工部按U6标准而非U3标准所公布的上月的就业数据(也会考虑实际失业情况对参与劳动的影响等)看到这种情况。按U6标准,目前美国的失业率和不充分就业率达到14%以上。

  实际上,英国已经陷入双重衰退,目前正担心会陷入三重衰退,这部分是由于英国已经进一步采取财政紧缩计划,然而该计划却与我们所了解的经济状况和美国在经济衰退中所做的一切背道而驰。造就凯恩斯的美国似乎对财政政策和财政策略一无所知,但还不止这些,这不单单是糟糕的政策问题。根据我的理解,英国伦敦城的金融地位甚至超过美国的华尔街。从根本上说,英国的金融体系对财力的依赖程度远远超过美国。在这种情况下,英美当局正在满足金融界的期望,他们这么做不一定会对生产、经济、就业或收入有益,然而这确实对那些有钱人有利。

  拥有货币资本者,尤其是大型金融机构、银行、保险公司和对冲基金中的那些人现在主要关心一件事,那就是保存他们的资本。维持现有金融资产的价值实际上成为了这一时期的头等大事,显然此举将推动英国的金融政策,但在程度上远不及美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5 04:54 , Processed in 0.0156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