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与清水同志商榷——兼谈社会主义革命的策略

2014-2-1 13:5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41| 评论: 6|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在农村包围城市的持久人民战争的历史条件已经不再具备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中国的无产阶级必将拿出他们全部的智慧和勇气,发扬革命的首创精神,披荆斩棘,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中国的无产阶级不仅将敢于斗争,而且将敢于胜利!

与清水同志商榷——兼谈社会主义革命的策略

 

远航一号

 

          首先,感谢清水同志创作的社会主义革命者到农村去一文。认真阅读了清水同志的文章以后,我认为,在若干问题上,我与清水同志的看法是一致的或基本一致的。清水同志正确地指出,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不是所谓的中国人民与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清水同志正确地指出,改良的路已经堵死了,幻想通过特色党权贵们良心发现来实现社会主义回归已经不可能了。清水同志正确地指出,唯今之计,只有坚决依靠工人和农民的力量,把工人和农民组织起来,团结小资产阶级,推翻旧世界,建设新世界。

          但是,在我与清水同志之间也确实存在着若干重要的分歧。这就是在对当前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方面以及争取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基本策略方面,我们的看法不尽一致。其他同志、网友,已经指出清水同志关于通过农村包围城市(实际上即效仿尼共毛、印共毛)的方法来发展社会主义革命的思路是不符合中国当前实际的。在本文中,我着重谈谈当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问题。

          清水同志一开篇,就阐述了他对于中国近代革命史一些经验教训的看法。清水同志说:“1840年到辛亥革命,自辛亥革命到9.18事变,自抗战胜利到建立新中国,中国人民的主要矛盾分别是中国人民和封建清王朝,中国人民和封建军阀,中国人民和蒋家王朝之间的矛盾。否定了这一点,中华血性儿女义和团被腐败的清王朝利用,错误地把抗击帝国主义作为主要矛盾来解决,最终被清王朝出卖,被清王朝和帝国主义联合绞杀了;肯定了这一点,辛亥革命取得了胜利,推翻了清王朝,北伐战争取得了胜利,打败了封建军阀,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打败了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

          在列举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主要矛盾的时候,作为中国人民的对立面,清水同志分别列举了“清王朝”、“(北洋)封建军阀”和“蒋家王朝”。这些,都是某一个时期人民革命的具体对象,因为他们分别是各个历史时期反动剥削阶级赖以维持其统治的国家政权的具体形式。但是,我们知道,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外一些阶级的工具。任何国家,都是为了维护一定的阶级压迫和剥削才存在的。国家的存在,是深刻的阶级矛盾尖锐不可调和的产物。但是国家本身,并不等同于、也不能取代它背后实际存在的阶级矛盾。在社会生产关系以及基本阶级矛盾不发生变革的情况下,政权的更迭或者国家形式的改变就不过是用一种统治方式来代替另外一种统治方式,或者用剥削阶级中的一批人来代替另外一批人。

          在历史上,一次又一次伟大的农民起义,给封建地主阶级以沉重打击,但是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式封建社会,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农民阶级与封建地主阶级之间这一中国古代社会的主要矛盾。事实上,清水同志所列举的两次“胜利”的革命——辛亥革命和北伐战争,都是在形式上推翻旧的统治集团的同时,新瓶装旧酒,以新的方式继续维护旧的剥削阶级对广大劳动群众的压迫和剥削。在这个意义上,这两次革命事实上都是以失败告终的。辛亥革命失败的标志是宋教仁被刺和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发动的“二次革命”失败。1925-1927年的大革命失败的标志是蒋介石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和汪精卫的七一五反革命政变。

          在阶级社会里,一个社会的主要矛盾,只能是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之间的矛盾。熟悉中国革命史的同志都知道,自近代以来,中国就沦落为一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社会的主要矛盾,只能是包括无产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在内的人民大众与帝国主义(即外国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即买办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人民革命的基本历史任务是反帝反封建。

          早在1925年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毛主席就指出:综上所述,可知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于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识界,是我们的敌人。 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一切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那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其右翼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其左翼可能是我们的朋友——但我们要时常提防他们,不要让他们扰乱了我们的阵线。”毛主席在这里所说的“半无产阶级”就是后来一般所说的农民阶级中的绝大部分——“贫下中农”。毛主席在这里所说的“中产阶级”就是后来一般所说的“民族资产阶级”。

          1941年,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毛主席详细解释了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任务:

 

很清楚的,中国现时社会的性质,既然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性质,它就决定了中国革命必须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改变这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形态,使之变成一个独立的民主主义的社会。第二步,使革命向前发展,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中国现时的革命,是在走第一步。


 

这个第一步的准备阶段,还是自从一八四〇年鸦片战争以来,即中国社会开始由封建社会改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以来,就开始了的。中经太平天国运动、中法战争、中日战争、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五四运动、 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直到今天的抗日战争,这样许多个别的阶段,费去了整整一百年工夫,从某一点上说来,都是实行这第一步,都是中国人民在不同的时间中和不同的程度上实行这第一步,实行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为了建立一个独立的民主主义的社会而斗争,为了完成第一个革命而斗争。而辛亥革命,则是在比较更完全的意义上开始了这个革命。这个革命,按其社会性质说来,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革命,不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革命

 

          在以上段落中,毛主席明确指出近代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自太平天国运动以来中国人民历次革命斗争的主要任务就是“实行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

          在中国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的时刻,毛主席发表了《论人民民主专政》。在解释“人民”的概念的时候,毛主席指出:“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团结起来,组成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政府,向着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帮凶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

          这里,毛主席明确指出,作为人民敌人的“国民党反动派”是代表“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实行反动专政的,而后者又不过是帝国主义的走狗。

          在以上著作中,毛主席运用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分析了当时中国社会的基本性质和社会主要矛盾。今天,我们要正确认识中国社会的基本性质、主要矛盾并形成正确的社会主义革命的策略,还是要采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

          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是与历史唯心主义的方法相对立的。历史唯心主义的方法从主观出发,夸大个人的作用或小集团的作用,夸大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的反作用。在一定的条件下,历史唯心主义又会转化为形而上学或机械唯物主义,孤立地、静止地看问题,将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阶级暂时的强大固定化或绝对化,看不到或者不承认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必然导致危机以及危机必然导致无产阶级革命。

          历史唯物主义则是从现实存在的社会经济关系出发,从中了解发现社会的主要矛盾,并且在实践中逐步认识现有矛盾发展变化的规律,并且根据这些规律寻找到无产阶级由弱到强、资产阶级由强到弱的具体条件。

          就当前的中国来说,至迟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就已经全面完成。今日中国,是标准的资本主义工业社会,是世界资本主义工业生产的主要基地。所谓“特色党”,其实就是当前中国条件下资产阶级国家的具体形式,它的经济基础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它的基本职能就是镇压无产阶级、为资产阶级发财致富充当打手和保镖。

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对无产阶级的剥削是资产阶级发家致富的最基本的条件,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社会的主要矛盾。“特色党”,作为管理资产阶级共同事务的委员会,只不过是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在必要的时候,资产阶级完全可以“改旗易帜”,更换其政治代表,继续对无产阶级剥削和压迫。近年来东欧、中亚、中东的多次所谓“颜色革命”都说明,无产阶级做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的尾巴,只反独裁、不反资本,到头来得不到任何东西。因此,所谓“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中国人民和特色党之间的矛盾”是站不住脚的。

          清水同志认为,中国的工人运动仍然停留在“福利和增加工资等低层面上。。。中国工人运动斗争的主要对象错了,不是资本家,而(应该)是特色党”。

          无产阶级革命的最高目标是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马列主义一向反对将工人斗争限制在经济斗争的狭隘范围内。但是,马列主义从来不反对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的正常统治时期为了限制和减轻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而展开经济斗争,并且绝不轻视工人阶级的经济斗争。只有通过长期的、大量、经常的、反复的经济斗争,工人阶级才能够逐步地学会组织起来进行战斗,同时在斗争中积累经验并提高阶级觉悟,逐步地认识到个人的利益是与集体的利益进而与整个阶级的利益是根本一致的。只有在这样的经济斗争的基础上,工人运动才能够进一步发展为政治斗争,并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发展为整个阶级的革命运动。

          以上这些,不仅对无产阶级和工人运动适用,对于其他各劳动阶级(包括农村半无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同样适用。农民阶级或农村半无产阶级也不是天然就要求革命的。无产阶级和其他各劳动阶级只有经过长期阶级斗争的实践,再加上具备了马列主义理论知识的革命知识分子的灌输,才能具有完全的阶级觉悟,进而要求社会主义。

          如果说,农民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力军。那么,在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中,主力军非无产阶级莫属。

          清水同志列举了一些对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不利的条件:“在现阶段,中国工人运动的这个目标(推翻特色党)显然很难实现,原因是工人集中的地方一般在城市,城市往往有特色党重兵把守,交通便利,中国工人却手无寸铁,不掌握武装,并且中国工人起来暴动的时机还不太成熟。因此,两者力量对比悬殊,目前想依靠工人运动来推翻特色党统治,实现社会主义伟大回归不太现实。”

          这些都是事实。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对于劳动人民的反抗采取的都是“重兵把守”、残酷镇压的方法。然而,这并没有挡住人民革命的浪潮,也没有使历史上的反动派免于灭亡。俄国十月革命走的是城市武装起义的道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持久人民战争的道路。每一个国家、每一代人都必然要根据新的、原来没有的历史条件创造新的革命形式。未来的中国革命也必然有自己新的革命形式。这种新的革命形式既要反映中国无产阶级的特点,也要反映中国资产阶级的特点。

          与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相比,中国的无产阶级有三大优点。首先,中国的无产阶级规模庞大,是目前世界上人数最多、发展最迅速的无产阶级。中国的非农产业就业人口已经从三十多年前的仅占全部就业人口的约百分之三十发展到现在的近百分之七十,其中绝大部分属于现代的雇佣劳动者即无产者。其中也包括清水同志所说的受剥削最深重的“农民工”。

          第二,中华民族是历史悠久的民族,中国人民有几千年光荣的革命传统。经过长期的生产实践和社会实践,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内部以及汉族与多数少数民族之间高度融合,虽有地域差别,但是没有严重的语言、文化、宗教的隔阂。除了新疆、西藏等少数地区以外,没有严重的种族和宗教冲突。这就有利于以汉族为主体的广大劳动人民在阶级的基础上形成团结,减少了资产阶级利用种族、宗教冲突对劳动人民分而治之的危险。这就与南亚、中亚、中东等地种族、宗教主导政治斗争的局面形成了鲜明对比。

          第三,中国的无产阶级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有社会主义革命和资本主义复辟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教训。老工人向往社会主义,具有高度的阶级觉悟,并且正在将自己的斗争经验和政治觉悟传授给新工人。这就使得中国的工人运动以及中国无产阶级的觉悟能够以比一般资本主义条件下更加迅捷的步伐向前发展。

          与其他国家的资产阶级相比,中国的资产阶级有三大弱点。首先,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了几十年,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落了一个高不成、低不就,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尴尬位置。作为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半外围国家,既不能像西方帝国主义国家那样靠剥削外围国家、转嫁危机来享受“霸权红利”,也不能像外围国家的资产阶级那样仗着无产阶级的弱小和分裂以及帝国主义的庇护混日子、“照旧统治下去”。一旦来日出口陷入危机,能源原材料短缺,中国这家“世界工厂”就只有关门大吉。中国资产阶级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其次,中国资产阶级的统治是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国的资产阶级的财富大多是靠巧取豪夺、侵吞国有和集体资产积累起来的,缺乏一般资本主义财富的“合法性”。中国的资产阶级精神空虚,没有信仰,也没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形态。资产阶级内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离心离德,充满了末世心态。一旦有事,没有多少资本家、多少官僚会死心塌地为他们的本阶级充当宁死的“男儿”,因而其整个统治基础外强中干,实际上十分脆弱。

          第三,中国的资产阶级失道寡助,外无外援、内无内援。为了他们自己发家致富,也为了给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打工,中国的资产阶级不仅残酷地剥削无产阶级,而且残酷地剥削农村半无产阶级,并且严重地侵犯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利益,从而一方面削弱了自己的社会基础,一方面扩大了无产阶级的同盟军。

          在国际上,中国资产阶级甘心投靠美帝国主义,陶醉于“夫妻关系”之中,背叛广大亚非拉人民的反帝和民族解放事业,从而导致自己众叛亲离,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盟友。一旦中国有事,不但一般中小资本主义国家不会干预,就是美帝国主义也会由于中国版图辽阔、人口众多、地理距离遥远以及美帝自身力量衰落等因素,将无所作为。这就为中国人民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准备了有利的国际条件。

          无产阶级最大的优势、资产阶级最大的劣势,就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事实上掌握在工人手里,资本家的机器要靠工人才能够运转。早在十九世纪后期,恩格斯以及当时的国际工人运动领导人就曾经考虑过,未来的工人革命将以总罢工的形式爆发。俄国1905年革命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普遍的、群众性的、自发与自觉相结合、经济罢工与政治罢工相结合的总罢工作为一种革命形式的威力。近年来,埃及、乌克兰等地的群众运动,虽然是由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领导的,但是在形式上具有群众性总罢工和总示威的特点。这些国际工人运动的经验表明,在资本主义城市化、工业化的条件下,无产阶级革命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其爆发的频繁程度、动员人口的广度和深度以及迅速威胁统治阶级统治中心的能力,都远远超过历史上的农民革命。

          在农村包围城市的持久人民战争的历史条件已经不再具备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中国的无产阶级必将拿出他们全部的智慧和勇气,发扬革命的首创精神,披荆斩棘,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中国的无产阶级不仅将敢于斗争,而且将敢于胜利!

          工人阶级的解放只能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

7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同源 2014-2-2 14:16
“无产阶级最大的优势、资产阶级最大的劣势,就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事实上掌握在工人手里,资本家的机器要靠工人才能够运转。”
——“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事实上掌握在工人手里”,理由是“资本家的机器要靠工人才能够运转”。这纯粹是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政权不在工人阶级手上,工人阶级说了不算,他们只是生产资料和机器的一部分。读读《反杜林论》吧。
今日中国在走邓小平的资本主义道路,但马列主义在意识形态上、宪法上仍然拥有正宗的合法地位。应抓住邓小平政治路线违宪来攻击敌人,不能假设资本主义在中国已经合法来进行推论。
引用 插一句 2014-1-30 15:48
将来中国革命基本会走俄国十月革命的路子。
引用 青山在 2014-1-30 04:43
前朝遗民+: 呵呵呵呵,北美人不懂中国。... ... 其实政治矛盾的核心就是政权问题。
理论讨论是需要的,但是“政治矛盾的核心就是政权问题。”这话才是根本。这个网在下浏览过几次,感觉多是似是而非不着边际的词语或概念性争论,真的缺少现实意义。
引用 路石 2014-1-30 01:58
无论是“中国人民”、“特色党”还是主要矛盾,对这些概念和问题都是要作阶级分析,否则就会认识模糊,敌我友不清,解决办法就会似是而非,好听不中用。远航总结的中国无产阶级三大优点和资产阶级三大弱点,在阶级力量对比分析中极有价值。清水的文章提出了很重要的问题,但建议研究一下俄国的民粹主义问题。
引用 ahjoe 2014-1-29 17:11
驳远航跟清水的所谓中国人民与美帝国主义之间不是矛盾
-        中国“国在山河破,党腐卖国深”的现状就是中国人民与帝国主义之间产生的矛盾

阿早 01/29/2014

【我与清水同志的看法是一致的或基本一致的。清水同志正确地指出,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不是所谓的“中国人民与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
(见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5885

这点不能苟同,远航跟清水两均错之甚矣!

因为事实不然。列宁早于1916年就论断了“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此话至今仍是颠扑不破,因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极致了,一再发生的世界金融危机就是最好的证明!你谈“历史唯物主义”,此处怎可以错过?

不论远航跟清水信服毛泽东与否,如果你仍认为你是信服马列主义的,这话能错过吗?

当然不能局部的单看美国,也要把美国人民跟美帝国主义分开,更要跟当前主宰世界各国资本主义政府的世界财团分开; Noam Chomsky 写的许多文章就分析得很清楚。

“中国人民与由世界财团导致的帝国主义”之间是有矛盾的,这种矛盾产生的结果就延伸到中国内部变成问题。

世界工厂在中国的影响够大了吧?世界工厂就是代表世界财团的帝国主义在中国殖民跟剥削的最佳例子,我们如果仔细的,像剥洋葱似的一层层地把世界工厂的前因后果摊开来看,景象就很明白了。

不必看其他,单举一列:你在美国购买中国制品要比在中国购买便宜得多,很多人倒卖中国世界工厂输出产品回国内,还可狠赚一笔;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的同时,相对国内的消费来说却是贬值,以致一般收入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困难。

世界工厂,这个让中国 “国在山河破,党腐卖国深” 的怪兽,不能不跟当前的帝国主义联系起来,这几十年来,你算一算,把中国人民被榨取的一切用金钱结算,是天文数字般的“亿”美元!
引用 前朝遗民+ 2014-1-29 14:51
呵呵呵呵,北美人不懂中国。
简单说点。我干过一活,从苏里格到东胜的气管线,投资13亿,据说是2个人投资的,一个和我们在一起干活,那叫一个区(涩皮,花钱不大方),但能干什么事呢?所过地区,农村没有人敢档,如果有人档,可以调动武警。那个人大体上说就是内蒙自治区(省高管投资的)的人搞的。投13亿,3年建成,年纯收入3亿。你想想一年就3个亿的纯利润。
中国现在不是给资本家打工的共产党时代了,是打着资本家的幌子自己捞钱的时段。
中石油,长庆一个副局长有个2万千的加油站,那都是98年左右的事。蒋洁敏他们要贪污多少。中石油让他们挖的过苦日子,预计中石油在改革那几年让狗官贪污的在万亿以上。
中共说是受帝国主义的限制,其实真能限制?要真能,用公布温家宝的罪行吗,让习近平处理就行了,所以说他们是汉奸(主动汉奸,就是想卖,就是想搞垮中国),但是说就一定听西方资产阶级的话那到未必。
社会的矛盾的本质是经济上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在政治上表现为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在一国(内因)上表现为广大的劳动人民同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走汉奸路线的当权派的矛盾,清水说成特色党,虽然不严格,但也能说通。其实政治矛盾的核心就是政权问题。
毛 ...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6 07:49 , Processed in 0.07676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