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小传 三十

2014-2-6 23:3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72| 评论: 0|原作者: 水陆洲 |来自: 东方红网

摘要: 江青小传:三十、城南庄遇险时间:2014-02-05 23:56来源:未知作者:水陆洲点击:326 次 1948年5 月 18 日早晨,毛泽东吃了安眠药刚刚睡下。住在毛泽东旁边的江青已经起床。聂荣臻散了步回来,同江青握握手,聊了几句,就回房间去了。 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叶运高做完安全警卫检查,忽然听到城南庄北边的山顶 上响起了防空警报,再仔细一听,从远方传来了机群的轰鸣声,他知道毛泽东昨晚通宵工 作,此时正在床上休息,他担心毛泽 ...

江青小传:三十、城南庄遇险

时间:2014-02-05 23:56来源:未知 作者:水陆洲 点击: 326 次
      1948年5 月 18 日早晨,毛泽东吃了安眠药刚刚睡下。住在毛泽东旁边的江青已经起床。聂荣臻散了步回来,同江青握握手,聊了几句,就回房间去了。
      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叶运高做完安全警卫检查,忽然听到城南庄北边的山顶 上响起了防空警报,再仔细一听,从远方传来了机群的轰鸣声,他知道毛泽东昨晚通宵工 作,此时正在床上休息,他担心毛泽东的安全,拔腿就往毛泽东的住处奔去。阎长林也跑 过来了,他着急地问李银桥说: “怎么办,怎么办?叫不叫醒老头?” 李银桥搓着手说: “我还问你怎么办呢?主席可是刚吃了安眠药睡下不久,如果敌机一时不来轰炸,就 要影响他的睡眠。” “我的娘,不叫醒主席,万一敌机来轰炸怎么办?” “万一敌机不来轰炸,主席又要发脾气了!”
      正在他们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国民党军的 3 架侦察机突然飞临城南庄上空,机翼上印 着的青天白日旗清晰可见。飞机转了一圈,吼叫着向北平方向飞去了。 阎长林判断说: “敌人很可能会来轰炸城南庄,应该马上叫醒主席,请他赶快到防空洞里去。” 可是大家说: “敌机来与不来,还很难说,我们归江青同志领导,还是请她来决定怎么办吧。” 江青被请来了,可她也说不好办。
      此时,聂荣臻已从房子里走出来,他来到毛泽东的 房间里,见毛泽东穿着蓝条毛巾睡衣,正躺在床上休息,就和江青、阎长林几个人来到院 子里,商量如何处理。聂荣臻决定:暂不叫醒主席,他要范秘书和阎长林先做好一切防空 准备工作,把人员组织好,把担架放在门口,如果敌机来轰炸,就抬上毛泽东往防空洞跑。 于是,阎长林把人员作了临时分工,有的留在门口注视着天空;有的从毛泽东住房的门口 往防空洞跑,看看这段距离需要多长时间。他们跑了一趟,看了看表,用了 2 分多钟。阎 长林说:如果抬着主席跑,大概 3 分多钟就够了。
      上午 8 点多钟,北山上的防空警报又拉响了。阎长林、李银桥等人急忙推房门走到 毛泽东的床前。李银桥说: “主席,主席,有情况!” “那个?”毛泽东被惊醒,朦胧着两眼望着李银桥。阎长林不由分说把毛泽东扶了起 来。毛泽东不满意别人打扰他睡觉,不耐烦地问:“什么事嘛?” 阎长林抢着说: “主席,敌机要来轰炸了!刚才已经来过 3 架侦察机,很可能会来轰炸,现在防空警 报又响了,肯定来的是轰炸机,请主席赶快进防空洞去!” 李银桥匆忙抓来睡衣,给毛泽东穿。毛泽东睡觉不穿东西,现在临时穿衣更显紧张了。 “给我点支烟吸!” 这是毛泽东的习惯,起床后先抽上一支烟。李银桥叫道: “主席,来不及了!” 毛泽东不慌不忙地问:  “丢了炸弹没有?” 阎长林急得直跺脚,说: “刚才是侦察机,没有丢炸弹,这次来的是轰炸机,一来就会丢炸弹,丢下来就跑不 及了……” “丢炸弹有什么了不起?先给我点一支烟吸。” “快!快!快!” 江青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来,喊道:“飞机下来了!飞机下来了! 走走走!” 阎长林对石国瑞、孙振国、李银桥喊道: “快走!快走!” 李银桥粗鲁地将手插入毛泽东腋下,阎长林顺手将一件棉衣披在他身上,石国瑞和孙 振国一道搀扶起毛泽东。毛泽东还是不愿意走,他慢慢地穿上鞋子,若无其事地说: “不要紧,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投下一点钢铁,正好打几把锄头荒。” “快快快!” 阎长林几个人一起喊了起来,不顾三七二十一,搀扶着毛泽东就朝防空洞跑。
      聂荣臻 和晋察冀军区参谋长赵尔陆也来了,聂荣臻喊了起来: “快呀,快呀!飞机要丢炸弹了,飞机要丢炸弹了!” 聂荣臻命令警卫员马上抬担架。阎长林一看来不及用担架了,扶着毛泽东就往防空洞 跑去,毛泽东披的棉衣也掉了,后面的人拾起来跟着跑。
      炸弹“轰——”地一声在身后的 大院里爆炸了,江青惊得“啊”了一声。大家喊着:“快跑!”搀扶着毛泽东脚不沾地跑得 更快了。聂荣臻在防空洞那边喊道: “快呀,飞机又丢炸弹了!” 毛泽东不想跑,他连声喊道: “放我!不着急,我不要跑了!” 平时听毛泽东话的这一群人,此刻也不能听他的了,架着他继续跑。快到防空洞门 口了,后面又是一声巨响。毛泽东说啥也不走了,回头看着军区大院说: “不要紧了,它轰炸的目标是房子,我们出了院子就安全了,还慌什么?” 李银桥说: “主席,到里边去吧。” 毛泽东站在洞口就是不往里走,他说: “给我点支烟吸,我还没吸烟呢。” 阎长林怕毛泽东着凉,给他穿上了棉衣,李银桥给他点上了一支烟。
      聂荣臻走过来说: “主席,到里边去吧,里边安全。” 毛泽东说: “你看,我一来敌机就把你们的大院炸了。” 聂荣臻可顾不上玩笑,催促说: “主席,快到防空洞里去吧。” “好。” 毛泽东嘴里这么说,却还是站着不动。聂荣臻又说: “主席,进防空洞吧!” 毛泽东吸着烟,慢条斯理地说: “等一等,在这里很保险,飞机的炸弹炸不到这里,它的目标是房子,在这里看飞机 丢炸弹清楚。”
       说话间,院子里火光一闪,几柱黑烟冲天而起。 “嗯,这回看清楚了。” 毛泽东心满意足地朝防空洞走去,他和江青、聂荣臻、赵尔陆、阎长林、石国瑞、孙 振国几个人终于走进了防空洞。
       飞机哼哼着飞走了,阎长林等人回到大院,看到军区司令部办公室已经被夷为平地。 有一枚炸弹正好炸在毛泽东的那两间房子前面,门窗都震碎了,房子里的热水瓶,还有一 些买来的鸡蛋,都被弹片崩得稀烂。 “好险!” 惊魂未定的人们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聂荣臻说: “好在保卫部的同志警惕性高,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聂荣臻从飞机轰炸的情况分析说:敌人不但知道毛主席来了,而且还知道毛主席住的 地方。聂荣臻怀疑内部有奸细,他立即找来保卫部部长许建国,问道: “飞机轰炸时,有没有敌特活动?” 许建国说: “现在还没有发现敌特活动。今天飞机轰炸肯定有坏蛋告密。毛主席、周副主席、朱 总司令、任弼时和首长们在这里住,敌人肯定是得到了情报才来轰炸的。房子炸坏了几间, 人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还好。” 聂荣臻说: “把主席住的房子炸毁了,看来是有坏蛋告密,要抓紧破案。” 许建国问: “现在让毛主席到哪里去住呢?” 聂荣臻考虑了一会儿,说: “还是到花山村一带去住吧,那里的空气好,就是条件差一些。不过山高沟深,好防 空。给毛主席临时安排一个住处,搞得好一点。”
      毛泽东在城南庄遇险的事,一直是个谜。直到人民解放军攻占了大同、保定,通过查 阅国民党遗留的档案,才搞清了这个案件的真相。
 
      原来,军区司令部后勤管理处在王快镇办了一个大丰烟厂,烟厂副经理孟宪德,不知 何时被国民党特务收买,暗中加入了特务组织。孟宪德又把军区司令部小伙房的司务长刘 从文也拉了进去。孟宪德、刘从文被国民党特务机关委任为上尉谍报员,他们除了向特务 机关提供情报外,还企图用投毒的办法,谋害聂荣臻等人。孟宪德把毒药交给了刘从文, 叫他把毒药放在聂荣臻等人的饭菜里。由于刘从文怕被人发现,一直未敢下手。 毛泽东来到城南庄后,聂荣臻指派专人给毛泽东做饭,采取了比较严密的安全措施, 刘从文也无法接近。于是,孟宪德、刘从文密谋后,向保定的国民党特务机关报送了毛泽 东在城南庄及其所住房子位置的重要情报。保定的特务机关又向北平的特务机关作了报 告。这样,北平就立即派飞机轰炸了城南庄。 案情大白后,由华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张致祥主持召公审大会,枪毙了孟宪德、刘 从文这两个叛徒特务。此是后事。 再说 5 月 19 日这一天,毛泽东起床后,聂荣臻说明了他在花山村的安排。毛泽东说: “到哪里去住我都没有意见,由你安排吧。不管条件怎么样,总比在陕北打游击好多 了。” 要往花山村搬家了,毛泽东又到他原来住的地方看了看。有个战士说: “在院墙外边还有一颗没有响的炸弹。” 毛泽东说: “对,我也清清楚楚看到,丢在那里的炸弹没有爆炸嘛。走,咱们看看去。” 阎长林说: “不要去了,那又什么好看的。” 毛泽东说: “你这样就不对了,你们能看,我为什么就不能去看呢?” “敌人丢的也许是定时炸弹。” “是定时炸弹也不怕。敌人怎么会知道我们现在就去看炸弹呢?没有事,你们不要有 那么多的顾虑。” 毛泽东一行人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深深的大坑,没有响的炸弹一动不动地呆在坑里 面。毛泽东走到那颗炸弹旁边,蹲下来身来,似乎在研究那个炸弹的尾翼。他说: “这东西满有意思,打锄头一定很好用。” 聂荣臻担心炸弹突然爆炸,拉起毛泽东就走,毛泽东一边走还一边说着: “没关系的。敌人不愿意叫我们在这里住,那就再搬个家吧。可惜他们的目的没有达 到,他们失败了。” 阎长林说: “花山村在山里,很隐蔽,房子也不错。” 毛泽东说: “聂司令员不会亏待我们的,他安排的地方,一定不错。” 聂荣臻笑着说: “条件差一些,环境还可以。有山有水,适宜休息。” 毛泽东走到大门口,阎长林指着哨兵说: “在敌人的飞机丢炸弹的时候,我们警卫班里的哨兵和带班的两个同志,都一直坚守 在岗位上,他们利用院内的流水沟作掩护,没有受伤。” 毛泽东说: “很好嘛。敌人没有什么好怕的,丢了几颗炸弹就跑了。看来他们是没有炸弹了。如 果他们的炸弹多,又发现了我们这个目标,就会把这里炸平。这样,他们才好到蒋委员长 那里去领功受奖呀!这次来了几架飞机,才炸坏了两间平房,连个哨兵也没有炸到,这说 明他们确实没有办法了,只能等着我们去收拾他们了。”
 
  (摘自《毛泽东大传》第五卷谁主沉浮第198章)

水陆洲  2014年2月4日转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31 06:08 , Processed in 0.02172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