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毛泽东大传》第255章

2014-2-6 23: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55| 评论: 0|原作者: 东方直心|来自: 东方红网

摘要: “被人称为爱国主义影片而实际是卖国主义影片的《清宫秘史》, 在全国放映之后,至今没有被批判。《武训传》虽然被批判了, 却至今没有引出教训。
11月25日,毛泽东结束在广州的工作,在返京途中专列停在株洲车站。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省公安厅李强、唐瑞亭前往株洲迎候毛泽东。
毛泽东在站台上踱步,遇见一位铁路局的年轻负责人,便问他多大年纪。年轻人回答说27岁。毛泽东很高兴地说:
“好啊,你们年轻人起来了,我就放心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马列主义,把建设祖国的任务完成好。”
中午,毛泽东又乘专列到长沙,在大托铺专线停车休息,不久,乘汽车到程潜先生家去探望,有查看了长沙市容。
晚7时,毛泽东离开长沙返京。
11月28日,毛泽东同刘少奇、周恩来等人一起回到北京。
11月底,王季范接到中南海的电话,毛泽东的秘书通知说:
“主席今天下午接见文运昌和文梅清两位老人,请你和章淼洪同志一起去。”
秘书还告诉他说,要把章淼洪的母亲文静纯一起请去。
前文已经讲过,文运昌年已七旬,体弱多病,难以单独外出旅行。又因王季范及其儿媳萧凤林复信之故,加之天气渐冷,致使他二次赴京迟迟没有动身。正在此时,文梅清和文蔚池要求上京,得到毛泽东的许可,于是,3人结伴同行,于10月底到达北京,住在王季范家里。将近一个月来,他们依旧是游览名胜,参观首都这几年的建设,等候毛泽东的接见。
文运昌、文梅清听说毛泽东要接见他们的消息,异常兴奋,连声说:“好,好。”文静纯也满口答应了。
中南海来了两辆轿车,文运昌、文梅清、文蔚池、王季范、文静纯依次上了轿车,同去的还有章淼洪和两个女儿。
这一天,毛泽东接见的家乡客人还有他的老同学邹普勋,堂弟毛泽连,老朋友谭熙春,叔祖毛锡臣。在京的钱希钧、毛远耀、胡觉民等人也应邀作陪。
毛远耀是在1953年由衡阳市委书记调回北京化工部工作的。他一家到京后,可以经常见到毛泽东。
毛泽连、毛锡臣、邹普勋、谭熙春4人是在9月份来到北京的,他们抵京后,住在西郊宾馆。
丰泽园里车来车往,人声喧哗,好不热闹。毛泽东用韶山口音对大家说:
“今天请大家来,我们一起会会餐,打打讲。”
毛泽东询问了家乡土改和生产情况。毛锡臣和毛泽连说:
“乡下土改,我们分了田,每人平均9分田。”
毛泽东说:
“东北土改,有的地方人均七八亩地,最少的也有四五亩。”
毛泽连问:
“北方怎么有那么多地?”
毛泽东说:
“北方地多人少,南方地少人多。将来最好是从南方迁一部分人到北方去。”
毛泽连说:
“他们不会愿意上北方,南方人在家乡搞习惯了,到北方生活怎么能习惯呢?”
毛泽东笑道:
“那就听他们自己的,我不勉强。农村要解决生产困难,人民要提高生活水平。农民没饭吃,没油吃,这怎么行?要养好猪,开荒种地,多种些油菜,多种些山薯。山薯可以补充粮食,可以喂猪,猪肉多了就能提高农民生活水平。”
毛锡臣说:
“现在农村缺少肥料。不过,大家都在想办法,担塘泥巴,换陈墙土还田。”
毛泽东摇摇头,说:
“今年担塘泥,明年换陈壁,后年怎么办呢?”
毛泽东似是自问自答:
“后年?要多喂猪,多喂牛,猪牛都可以造粪。单靠猪牛粪还不行,国家还要想办法,搞些肥料,譬如办化肥厂。你们回去也要多想些办法,多开荒,多积肥。田多肥足,粮食也就可以增产了。”
毛锡臣说:
“我们田里都种了草籽、油菜,都种了粮食和小菜。”
毛泽东又询问了他过去熟悉的韶山几个头面人物:
“毛吉臣还在不在?”
毛吉臣是毛锡臣的堂兄,地主出身,韶山过去的“四大宪”之一。毛锡臣说:
“毛吉臣死了多年,他有4个儿子。有一个原来在国民党部队,现在搞回来了。其余3个都在家种地,还有几个孙,也在家劳动。”
毛泽东点点头,又问到韶山另一位绅士毛棠圃。毛锡臣说:
“毛棠圃死了。”
毛泽东问到劣绅毛明德。毛锡臣说:
“也死了。只剩下毛鸿初了。”
毛泽东说:
“毛鸿初没有文化,只是嘴巴子利害,会讲,跟他们搞到一起。”
邹普勋在谈话中说:
“我姐姐毛邹氏到北京来了一段时间了,住在她儿子毛泽全家,很想来见见主席,只是怕打扰主席的工作。”
毛泽东听了,连忙说:
“不要紧,我马上派人去接她来。”
毛泽东的秘书应命驱车前往后勤部大院,去接毛泽全一家人。毛泽全和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妻子徐寄萍及3个女儿,先后上了车。车子经新华门驶向中南海。叶子龙笑着对毛泽全说:
“今天到主席家去的人多,乡下来了好几位亲友,王季范先生也去了。主席的孩子平时住校,今天星期天,也都回来了。(据此可知,这一天应是在11月28日——笔者注)”
叶子龙走进会客厅,向毛泽东报告说:
“主席,泽全同志全家来了。”
毛泽东问道:
“他母亲来了吗?”
叶子龙说:
“同车来了。”
“婶婶来了!”
毛泽东连忙起身朝屋外走去。卫士长李银桥见毛泽东起了身,也跟着向外面走去。毛泽东来到菊香书屋前的草坪里,已听见南屋走廊里传来一阵笑语。
“婶婶您好!”
毛泽东迎上前去,朝着邹氏亲切地叫着;老太太颤巍巍地移动着缠裹的小脚,端详着毛泽东,激动地喊了一声:
“主席。”
“婶婶身体还好吗?”
毛泽东拉着邹氏的手问道。
“好,好。”
老太太爽朗地说。
“你老人家什么时候来北京的?”
“来了3个月了。”
毛泽东转身对毛泽全、徐寄萍说:
“婶婶到北京这么久了,你们也不告诉我一声?”
毛泽全连忙解释说:
“主席工作忙,我们怕打扰您……”
毛泽东摇了摇头,对邹氏说:
“不要紧。你叫泽全打个电话给我,我抽个时间见见你,不就行了嘛。”
毛泽东说着,双手搀着老太太走上屋前的台阶,一边走一边嘱咐说:
“慢点走,您老人家慢慢走。”
老太太年近8旬,又是小脚,她倚着毛泽东,慢慢地移动着小脚,也喃喃地说:
“慢点,慢点。我老了,腿脚不行了。”
毛泽东把客人迎进屋里。客人还真是不少,除了邹氏和毛泽全一家人,还有先到的毛锡臣、王季范及其子女、文静纯、章淼洪和两个女儿、文运昌、文梅清、文蔚池、谭熙春、邹普勋、毛泽连、钱希钧、毛远耀和胡觉民一众人等。众人相互打着招呼,笑语盈盈,好一场乡亲大聚会。
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侄子毛远新及毛岸英的爱人刘思齐也都回来了。刘思齐和李敏非常活泼热情,她们的两条长辫子垂在两耳后边,笑眯眯地倒茶水,削水果,招呼客人。李讷则不爱说话,她只是羞涩而矜持地站在一边。
吃饭时,客厅里摆了两张大圆桌,宾主就座,大人一桌,青年人和孩子们一桌。
大家一边吃一边谈笑风生。毛泽东给客人们敬了酒,又劝大家多吃菜。饭菜虽然比较丰盛,却也还是二米饭和一般的家乡菜。
文运昌生性诙谐,不拘小节,他爱喝酒,好讲大话,外号“酒癫子”,喝起酒来讲话不免失口,就是到了中南海毛泽东家里作客也不免喝醉。在毛泽东心目中,十六哥是一个“不大老实的人”。所以,毛泽东也不多劝他喝酒。
叶子龙从一大盘红烧肘子里挑了一块肉,放到毛泽东饭碗里,毛泽东很快吃了;叶子龙又从青年人和孩子们的餐桌上,夹了一块红烧肉给毛泽东,毛泽东吃得特别香。
饭后,毛泽东又和文家表兄谈起在外婆家读书的事,还背诵了外婆家堂屋的一幅对联。文运昌把带来的几本线装书拿给毛泽东看,这些书都是毛泽东当年读过的。徐寄萍拿过一本一看,只见书中每一页都用毛笔写满了蝇头小楷。毛泽东见到自己几十年前读过的书,如今还保存完好,很是高兴,他对文运昌说:
“十六哥,你还真会保存文物啊!你可当收藏家啰。”
“泽全,”毛泽东指着邹氏对毛泽全说:“泽全,你母亲是个好人,你父亲死得早,她带着你们受了很多苦。现在,你们要好好照顾婶母,让她老人家过一段好日子。”
毛泽东还说:
“大革命时期,我有一次到韶山调查,婶母见我脚上布鞋破了,连夜赶做了一双新布鞋给我穿。那双鞋,我一直穿到广州。”
毛泽全听了,心头一热,说:
“几十年前的一桩小事,主席还记得这么清楚。”
有一位表兄没见江青,就问道:
“主席,怎么不见江青同志?”
毛泽东风趣地说:
“她是候鸟,冬天去南方,夏天去北方,不常在家。”
文运昌提出请毛泽东给湖南省政府写一个条子,为他在湖南安排一个参事之类的工作。毛泽东一听,神色顿时严肃起来了,他说:
“建国后,韶山很多乡亲想来北京看看,我是很欢迎的。但是,1年不能来的太多,来多了我招呼不起哟!你们来去的一切费用,都是我的稿费支付的。另外,还要给当地政府添许多麻烦。生活确实困难的,我可以接济点,至于安排学习、工作这类的要求,就办不到了。”
毛泽东又指着毛泽全、钱希钧、毛远耀等人说:
“他们干革命,都是靠自己、靠组织闯出来的,我是从不干预。”
文运昌见毛泽东这么说,就再不做声了。
“还有,”毛泽东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你们也不要打我的旗号,找湖南当地政府的麻烦。这点请你们原谅,也请你们回去跟其他的亲友说清楚。”
这一次,文运昌、文梅清、文蔚池在北京住了1个月,毛泽连、谭熙春、邹普勋、毛锡臣也在京住了近1个月。毛泽连等人打算回湖南去,毛泽东就说:
“十六哥他们可以和你们一起走。”
文运昌一听就不高兴了,他说:
“主席,我还没有打算走啊!”
毛泽东听了,有些生气地说:
“你走不走由你,我不管你了!”
文运昌没奈何,只好和毛泽连等人一同乘火车返回湖南。
毛泽东在客人们离京时,给谭熙春、毛锡臣这些第一次来京的人,分别添置了一套棉被、一套棉衣裤及鞋帽等物品;其余的客人都是第2次来京,以前已经添置了衣物,这次就免了。
邹普勋告诉毛泽全、徐寄萍说:
“这次来京的乡亲,主席为他们添置的衣物规格,比以前低多了,主席也真是招待不起了。”
文运昌听了,也感慨不已。他想:主席虽然生性节俭,且有不少稿费收入,但开支大,经济并不宽裕,今后可不能过多地来北京打扰主席了。
欲知毛泽东此后的工作情形,请看后面详细叙述。
毛主席诞辰纪念版《毛泽东大传》实体书,一套全5册共十卷,417万字。
只收工本费190元包邮,淘宝http://shop70334099.taobao.com
作者东方直心,联系方式:13937776295,QQ242575130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4 12:39 , Processed in 0.01713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