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请记住恩格斯说的93个字,顺便让辛子陵瞄了个咪的

2011-2-15 20:56| 发布者: 笑傲江湖| 查看: 10788| 评论: 0|原作者: corevent|来自: http://user.qzone.qq.com/313116489?ptlang=2052

摘要: 请记住恩格斯说的93个字,顺便让辛子陵瞄了个咪的corevent老革命辛子陵在2011年2月10日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以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无可辩驳的语气说:伟大导师恩格斯教导我们,千万别相信共产主义!只见四周众老干顿时呆若木鸡,杏子林接着娓娓而谈:研究马克思主义,要研究它的全本,研究它几十年发展变化的过程,既要研究他们的出发点,也要研究它们得落脚点。这几十年我的研究结果就是,从《共产党宣言》起 ...

请记住恩格斯说的93个字,顺便让辛子陵瞄了个咪的

 corevent

 

   老革命辛子陵在2011210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以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无可辩驳的语气说:

 

伟大导师恩格斯教导我们,千万别相信共产主义!

 

只见四周众老干顿时呆若木鸡,杏子林接着娓娓而谈:研究马克思主义,要研究它的全本,研究它几十年发展变化的过程,既要研究他们的出发点,也要研究它们得落脚点。这几十年我的研究结果就是,从《共产党宣言》起到《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恩格斯是宣传共产主义的。马克思于1883年去世。到了1886年,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他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中写下了一段令其追随者和诸位当下一样表情的的话:

 

 

 

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

 

                          

 

这位伟大的革命家和思想家在反思他和马克思创立的共产主义理论体系。一切马克思主义的信奉者、实践者和研究者,都不可轻视或忽略这93个字,没读过或没读懂这93个字,就是没弄通马克思主义。上了西天,没取到真经。如果在这以前你读过许多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读过《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和《哥达纲领批判》这些名篇,你就更要记牢这93个字,因为这93个字把这三大名篇否定了,把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否定了,把整个共产主义理论体系否定了。

 

   看到此处我不仅哈哈大笑,立马打开搜猪浏览器,输入三大不留点千度点康姆,搜索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空格附录,然后按回车,不到0.1秒就出现以下内容:

 

几乎不用指出,本书在哲学,经济和政治方面的的总的理论观点,和我现在的观点并不是完全一致的。1844年还没有现代的国际社会主义,从那时候起,首先是并且几乎完全是由于马克思的功绩,它才彻底发展为科学。我这本书只是它的胚胎发展的一个阶段。正如人的胚胎在其他发展的最初阶段还要再出现我们的祖先鱼类的腮弧一样。在本书到处都可以发现现代社会主义从它的祖先之一既德国哲学的起源痕迹。例如,本书很强调这样一个论点:“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既然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所以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1789的法国资产者也曾宣称资产阶级的解放就是全人类的解放;但是,贵族和僧侣不肯同意,这一论断——虽然当时它对封建主义来说是一个抽象的历史真理——很快就变成了一句纯粹是自作多情的空话而在革命斗争的火焰中烟消云散了“现在也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从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观点向工人鼓吹一种凌驾于一切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之上的社会主义,这些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的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

 

 

   我想大概只需要小学六年级毕业的小朋友在老师的指导下,就可以充分理解上述文字的含义。那么国防大学的研究马列主义的辛子陵教授是怎么把恩格斯的反对调和主义的言语当成彻底否定共产主义的九十三字真经呢?

  

   我想从以下几点来判断,首先,这九十三字真经不会是其他人误导了辛子陵教授,道理很简单,辛子陵教授是职业研究马列主义的教授,从他自己的论述里可以看出,他是从全本来研究马恩的,也就是说马恩对辛子陵教授而言是从头到脚没有秘密可言的。其次,这九十三字真经也绝不可能是辛子陵教授断章取义的恶毒用心,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一个要搞阴谋诡计的人,绝不至于会白痴到把一个内容完全公开的信息进行肢解利用而达到自取其辱目地的。那么,只剩下一个答案,辛子陵教授的确是个白痴,也许辛子陵教授从内心上来说是清白的,态度上也是严谨的,遗憾的是,他的智力是低级的。如果说辛子陵教授不是一个偶然的个例的话,那么很多问题也就比较清晰的展现在我们面前了,在国内研究马列的人是如此的,那么在前苏联,甚至更往前一些的那些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也大概是如此的,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马克思会说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也不难理解共运在世界范围内的挫折。为此 马克思还说过,如果那些跳蚤算马克思主义者的话,那么我声明,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杯具的是辛子陵教授再次把这句话当成马克思放弃共产主义的铁证了。

 

   实际上辛子陵教授还是一个奇迹,他游荡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如鱼得水,在计划经济时期,他享受了公平,在市场经济他没遇到能力低下的非难。退休或者离休闲赋家中还可以不时的指手画脚,歪批江山。有人说辛子陵教授的确像九十三字真经后面所描述的那样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的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但以他垂垂老矣之身实难称之为新手,耳聋眼花之辈也无法多多学习,苟延残喘来日无多似乎也谈不上最凶恶,牙齿掉光披着羊皮也无法当个豺狼。那么作为我来说,唯一希望的就是当辛子陵教授寿终正寝,呜呼哀哉的那一天,能够真正爬上了西天并取到真经。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2 23:47 , Processed in 0.0148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