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资本主义、环境灾难与世界革命

2011-11-18 13:0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14| 评论: 0|原作者: 福斯特|来自: 每月评论

摘要: 本文是约翰•贝拉米•福斯特10月23日在纽约祖科蒂公园对占领华尔街运动发表的讲话稿。福斯特是《每月评论》杂志主编,是美国和世界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在这篇讲话稿中,福斯特特别强调了环境危机是资本主义危机的一部分以及对未来社会主义的意义。国内左派过去对环境问题一直缺乏充分的认识,通过学习福斯特的这篇文章,有助于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社会主义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以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前途。 ...

资本主义、环境灾难与世界革命

 

[编者注:本文是约翰贝拉米福斯特1023日在纽约祖科蒂公园对占领华尔街运动发表的讲话稿。福斯特是《每月评论》杂志主编,是美国和世界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在这篇讲话稿中,福斯特特别强调了环境危机是资本主义危机的一部分以及对未来社会主义的意义。国内左派过去对环境问题一直缺乏充分的认识,通过学习福斯特的这篇文章,有助于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社会主义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以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前途。翻译时有删节和个别词句的调整。]

 

远航一号编译

 

占领华尔街运动是为了反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反对1%的少数人将危机的成本转嫁给99%的绝大多数人。但是,资本主义对人类威胁的最高表现形式,是对地球环境的毁灭性破坏。

环境危机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你们大概都听说过气候变化的危险。由于二氧化碳和其它温室气体不断地被排放到大气中,使更多的热能滞留在大气层以内,从而导致全球变暖。我想你们都了解,全球变暖的结果,将严重威胁到整个人类的未来,更不必说其它的数不清的物种。詹姆斯汉森,美国最著名的气候学家,甚至认为这可能是我们拯救人类的最后机会

但是气候变化问题仅仅是全部环境问题的一个部分。科学家们最近的研究发现,我们已经突破了或正在突破地球生态环境在九个方面的边界。这九个方面是:气候变化、物种灭绝、对氮磷循环系统的破坏、海洋酸化、臭氧层消失、淡水供应、地表变化、大气尘埃颗粒物承载量和化学产品的使用。判断这九个方面的边界,是以维持自全新世以来就存在的环境状况为依据的,所谓全新世即人类文明赖以发展的自12000年以前至现在的地质历史时期。这九个方面边界的任何一个,一旦被突破,都将带来现实的或潜在的全球生态灾难。

科学家将我们现在所生存的时代称之为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时代,我们正在经历自6500万年前恐龙灭绝以来最大的物种灭绝。我们对地球氮循环系统的破坏已经在许多近岸海域造成了大面积的死亡区。海洋酸化与气候变化一样也是由二氧化碳排放引起的,被称之为邪恶的双胞胎。全球淡水可获得量减少的问题正在导致令人难以想象的环境危机。

面对所有这些全球生态危机和灾难、时时刻刻威胁着我们的危机和灾难,怎么办?最主要的是要了解这一点,那就是,所有这些对我们地球生态系统的破坏都来自于这样一些过程,这些过程都与我们现在的全球生产方式有关,也就是与资本主义有关。如果我们能够对我们的生产方式进行根本的改造,那么我们或许还有机会。但是,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让我们来讨论一下气候变化问题,这是目前最紧迫的全球环境问题。科学研究表明,如果我们仅仅消费掉世界石油、天然气、煤炭剩余可采储量的一半,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就足以使全球变暖超过2° C(两摄氏度),从而使我们越过一个不可逆转的转折点;而我们一旦越过这个转折点,地球气候就不可能再回到人类文明曾经赖以繁衍的全新世或者说工业革命以前的状态。一旦越过了这个转折点,就会发生一系列的无可挽回的变化,北冰洋的海冰将融化,格陵兰岛和南极洲的冰层将消失,冻土融化将释放出大量甲烷。所有这些,都将导致气候变化加速,同时导致巨大的、灾难性的变化,海平面将加速上升、极端恶劣天气将更加频繁。

如果我们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 C以内,那么气候科学家认为我们在未来所消费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不应该超过它们剩余可采储量的四分之一。非常规资源如油页砂等则完全不应该开采。这里关键的问题是不可逆转性。现有的科学模型认为,即使我们在全球变暖达到2° C以后立即完全停止一切化石燃料的使用,在公元3000年以前地球仍然不可能恢复到接近全新世的气候状态。也就是说,上述边界一旦被突破,那么气候变化在人类可以想象的时间范围内就是不可逆转的,而到时一切灾难都已经发生了。

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碳排放总量达到了5000亿吨(译者注:5000亿吨碳排放量大致相当于18000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要有至少50%的概率确保全球变暖不超过2° C,那么在整个的1750-2050年期间,人类累计的碳排放量不能超过1万亿吨;如果要有至少75%的概率确保全球变暖不超过2° C,那么人类累计的碳排放量不能超过7500亿吨。

但是,按照现在的趋势,在2028年以前我们累计的碳排放量就会超过7500亿吨,也就是说只剩下16年时间了。如果要使累计的碳排放量不超过7500亿吨,那么二氧化碳排放量必须每年下降5%;如果要使累计的碳排放量不超过1万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也必须每年下降2.4%。我们越是拖延,未来所必需的下降幅度就越大。

面对即将降临的气候灾难,我们怎么办?气候科学并不能够提供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要了解环境指标以外的问题,我们需要社会科学。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主义是这样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中,资本积累主导一切;所谓资本积累,也叫做经济增长,但是是由最上层的1%(也就是占统治地位的资本家阶级)所主宰的经济增长。资本主义是这样一种制度,在这个制度中,现在积累资本完全是为了将来再积累更多的资本,没完没了地积累更多的资本。在这种制度中,没有控制器,也没有社会的有意识的控制。如果由于某种原因,这个制度的经济减速了,它马上就会陷入危机。这种危机或许对于环境是一种短暂的喘息,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底层的99%来说,则往往意味着失业、生活水平下降等种种可怕的后果。

资本主义必须按照指数不断地增长下去。它不可以停止不前。资本主义经济所需要的最低增长速度大约是3%,但是3%的增长速度就意味着每隔24年翻一番。而地球还能承受全球经济多少个这样的翻番呢?

在如何解决气候危机和环境危机的问题上,有两种主张。一种主张认为,可以用技术手段解决所有问题。按照这种主张,只要有了各种先进技术,我们就可以既解决环境问题,又不需要改变社会制度。我们可以既吃掉蛋糕,还照样拥有蛋糕。因此,对利润的追逐和资本积累仍然可以一切照旧。这样的主张自然合乎大公司和政治精英的口味。于是,统治集团将赌注压在各种技术奇迹上,希望这些技术奇迹可以允许他们一切照旧。毫不奇怪,这样赌博的结果,不但没有导致碳排放减少,甚至不能够阻止碳排放继续增长。

许多新技术(比如太阳能技术)仍然不如传统技术那样有利可图,并且要推广这些技术也需要对社会组织进行根本改造。于是,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核能以及所谓碳捕捉和碳存放技术上。前者其实等于是与魔鬼做交易,而后者无非是为了继续使用煤(化石燃料中污染最严重的),而实际上无论在经济上还是从生态角度都是不可行的。

另外一种主张,是要求改造社会本身,我们必须摒弃以追逐利润、积累、无限经济增长为目的的社会制度,而代之以可持续的稳态经济(译者注:即物质生产和消费都保持在稳定水平、不追求增长的经济制度)。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减少和消除一切不必要的、浪费型的消费。我们还必须重组社会,将一个以商品生产和消费为目的的社会改造为一个以可持续人类发展为目的的社会。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必须要有社会平等,必须要有民主的生态和社会计划。也就是说与社会主义一向所主张的目标是根本一致的。

            只有通过这样的改造才能按照所必需的规模减少碳排放。从社会和生态的角度看,美国经济所生产的绝大部分商品都完全属于浪费。想一想吧,我们平常生产多少无用的东西,然后又被引诱去购买这些东西,然后几乎刚一买回来就扔掉。想一想那些稀奇古怪的塑料包装,往往比商品本身大很多倍。想一想美国的军事开支,每年1万亿美元。还有与金融制度、与华尔街相联系的所有被浪费的资源。正是这些浪费,才给最上层的1%带来了巨大的利润,而却给底层的99%带来了社会疏远和贫困,同时还毁灭了环境。

            我们所需要的是生态革命和社会革命。我们拥有为此所需要的技术,但这主要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主要的问题是,促进全人类的团结和人类与地球的团结,让我们将所有的基层社区都组织起来,建设一个全世界的社区,建设一个帝国主义富国不再剥削穷国的全世界的社区。这是不可能的吗?但是一个月以前,人们也说占领华尔街是不可能的。

            既然我们要斗争,让我们以生态革命和社会革命为我们的目的,为了保卫人类,为了保卫地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0 13:36 , Processed in 0.01414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