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中国怎么了 ?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二)

2011-11-19 07:59| 发布者: xiaoliwencai| 查看: 962| 评论: 0|原作者: 李文采|来自: 原创

摘要: 接上(五)驳社会主义革命论  持有这种观点的,在左派中占据相当大的比例。他们认为“当今河蟹的基本生产方式已经是资本主义了。河蟹早已实现了工业化,早已经不存在封建、半封建生产方式,广大劳动人民已不再受到封建地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而是受到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河蟹城市人口已接近总人口的一半,而雇用劳动者已经占城市劳动者的大多数。农村中的大多数农民虽然有一小块土地,但也需要靠在外打工维持生活,属于半无产阶 ...
接上 (五)驳社会主义革命论

  持有这种观点的,在左派中占据相当大的比例。他们认为“当今河蟹的基本生产方式已经是资本主义了。河蟹早已实现了工业化,早已经不存在封建、半封建生产方式,广大劳动人民已不再受到封建地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而是受到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河蟹城市人口已接近总人口的一半,而雇用劳动者已经占城市劳动者的大多数。农村中的大多数农民虽然有一小块土地,但也需要靠在外打工维持生活,属于半无产阶级。因此。当今河蟹的基本阶级关系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和私人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联合专政。很显然,河蟹已经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所以,革命的性质只能是直接以消灭资本主义为目标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 见《赤眉:中小资本家是革命的盟友吗?》。

  社会主义革命论者无视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和一般私人资产阶级之间的区别,而是将他们看成是一体的东西,共同作为打击的对象。他们不晓得革除一般资产阶级是属于完全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而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是通过其在国内的代理人官僚资产阶级发挥作用。他们不晓得官僚资产阶级是极具封建性的法西斯专制主义。不晓得要革除国内的官僚资产阶级,不仅具有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同时,还兼具变官为主为民为主的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这是双重性质的革命。也正是由于他们不晓得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专制性,不晓得他们之所以如此,还在于他们赖以存在的官僚专制体制,所以,他们只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而提不出改革官僚专制体制实行宪政的民主革命的任务。不仅如此,还对于要求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极力批判起来。他们还不晓得要取得革除一般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必须首先革除官僚资产阶级。他们不晓得没有革除官僚资产阶级的胜利,是不会有革除一般资产阶级的成功的。这个道理是如此地简单。因为无论是革除一般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还是革除官僚资产阶级的双重性质的革命,都必须首先将无产阶级组织起来。没有这一条,发动任何一个革命并试图取得革命的成功,那都是不可想象的。问题是,极力阻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的,就目前来说,绝对不是一般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自身也不具备这个权利。他们自己做梦都想组织起来。是比他们更凶恶的官僚资产阶级不让。也就是说,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统治,不仅剥夺了无产阶级的结社权利,同时,将一般资产阶级的民主权利也扼杀了。君不见:郭泉因为成立资产阶级性质的新党而锒铛入狱,毛主义党的一些成员被强行拘捕至今不放,毛继东因为发起成立无产阶级的中国马列毛主义***而被跨省抓捕。可见,官僚资产阶级对于任何试图威胁其法西斯统治的行为,不管这样的举措是来自于无产阶级的还是一般资产阶级的,都无一例外地采取了坚决镇压的举措。倘若在民主革命尚未取得成功之前,无产阶级一意孤行,坚持搞完全的社会主义革命,其实质,恰恰不是坚持无产阶级革命,而是走向了反面,是抵制革命,取消革命。这是毫无疑问的。

  于是乎,一个新的主张从社会主义革命论者的头脑中冒了出来:“由于中小资本家对工人群众的残酷剥削,由于他们比起大资本又相对弱小,与中小资本家的斗争恰恰可能成为当今革命斗争的突破口,大量的具体斗争正是要以中小资本家为斗争对象,这时候就根本谈不上联合中小资本家了。”见《赤眉:中小资本家是革命的盟友吗?》。

  我们暂且不考虑《物权法》对于一般资产阶级合法资产的保护,暂且也不考虑无产阶级尚且没有罢工的自由,暂且不考虑官僚资产阶级及其政府与一般资产阶级建立起来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暂且不考虑由于这种联系,使得官僚资产阶级在无产阶级与一般资产阶级的斗争中,必然会站到一般资产阶级这一边,我们就比如按照这个革除一般资产阶级的思路去斗争了,最后,也取得革命的胜利了。但是,革命的成果呢?这个革命的成果究竟会被无产阶级所掌握,还是落入了官僚资产阶级的口袋?革命的结果,究竟是壮大了无产阶级还是增强了官僚资产阶级?这个答案难道还不是明摆着的么?

  于是乎,又一个貌似公允的新的主张从社会主义革命论者的头脑中冒了出来:“实际上,中小资本家从来不是‘重新争取社会主义’这一革命运动的盟友。但是,左翼斗争策略的灵活性意味着:我们在这一革命运动的第一阶段,在反对官僚专制资本寡头集团的斗争中,中小资本家暂时还不需要作为斗争的直接和主要的对象,仅此而已,而斗争还将有第二阶段。集中优势兵力,对付主要敌人,并善于根据运动的不同发展阶段来确定主要矛盾和主要敌人,这就是斗争的辩证法。”见《赤眉:中小资本家是革命的盟友吗-----马评网编者按》。

  也就是说,他们不再把一般资产阶级作为革命的首要目标了,而是把目标锁定在了官僚专制资本寡头集团。他们把一般资产阶级作为第二阶段的斗争目标。但是,无论如何,一般资产阶级还是革命的对象,而不能成为当前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盟友。他们把一般资产阶级当成听命于他们安排的死的不会动的东西,任由他们摆布。完全不晓得那是处于革命的中间状态、蕴藏着相当能量的活的东西。对于这股力量,倘若革命的无产阶级不去争取,而是将其赶到作为主要敌人的官僚资产阶级的一边,其必然挂起白带子来拼死反抗,从而陷无产阶级革命于孤立被动之中。事实难道不是如此么?

  不惟其如此,持社会主义革命论的人在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以及限制一般资产阶级组织起来的问题上,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现在,他们似乎已经知道,倘若无产阶级不组织起来,不打破结社自由,就无法进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相反,倘若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了,结社自由被打破了,又担心一般资产阶级同时也组织起来,担心因此壮大了一般资产阶级的力量。

  那么,怎么办呢?

  于是乎,又一个新的主张冒了出来:“实行‘一党多派制’,它是打开政改这把锁的金钥匙”。他们提出:“中国***分为左中右三派,从而实现派别竞争、人民选择、轮流执政,互相监督。***的各个派别必须将四项基本原则列入自己的党章,予以遵守”。他们认为“一党多派制最大的意义,是让人民获得了选举权。一党多派制最大的特点,是既让人民享有民主权利,又保障***执政地位不动摇,一举两得。一党多派制最大的成果,是中国从此进入长治久安的局面。”见《老骥伏枥123 :政改探索:论一党多派制》。他们以为现在的***还是无产阶级性质的,任由他们摆布。全然忘记了***早已被官僚资产阶级所绑架,并成为官僚资产阶级压迫无产阶级的工具。如今,反倒寄希望与革命的对象分成三派,任由无产阶级选择。其情形,和与虎谋皮有何两异?究其实,“一党多派制”不过是改良主义的翻版。而改良主义既不能救党,也不能救国。相反,误党误国。继续下去,亡党亡国。同时,搞“一党多派制”会给执掌政权的反动派以清除异己、改旗易帜的口实,从而加速***的分裂,加速国家的灭亡。这是一种非常糊涂、错误的观点,坚决要不得。

  持有社会主义革命论的人,不仅无视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和一般私人资产阶级之间的区别,还无视一般资产阶级与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更不晓得去充分地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为无产阶级革命服务。对此,即便是在他们文章中谈到,也是轻描淡写,几笔带过,不能引起他们的足够重视。或者是换了一个说法“从战略上把中小资本家作为革命的敌人,并不否认在战术上需要有灵活性。一时一地的具体斗争,当然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依靠进步力量、争取中间力量,孤立和反对最反动的力量。当某个具体斗争的主要斗争对象是官僚资本或国际资本时,或无产阶级革命力量还很弱小,一时之间不能打倒所有资产阶级的时候,当然可以争取中小资本中立,甚至成为暂时的盟友…… 但是,不能用战术的需要来否定根本战略。”见《赤眉:中小资本家是革命的盟友吗?》。在他们看来,一般资产阶级在战略上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敌人,而在战术上却有可能成为无产阶级的盟友。在他们看来,不是战略指导战术,战术服从于战略,而是一切都反过来了,甚至是成为矛盾的东西了。

  持有社会主义革命论的人,因为他们尚且没有对中国过去历史进行深刻地反思,尚且没有对于中国现实阶级矛盾进行细致地分析,而是简单地粗略地分析了中国的阶级矛盾之后,就匆忙得出中国社会的性质和中国革命的性质。殊不知,他们的这种分析以及由此得出的结论,对于中国的实际,是完全不相符的。可是,他们全然不顾,不假思索地将自己的结论固定下来。而且自以为是。随后,披挂上阵,抖擞精神,极力批判与其不同的政见,推销自己的观点。正是因为他们对于中国实际的粗枝大叶,由于他们因此得出的结论的错误,更是由于他们的顽固和自以为是,于是,一切与其理念不相符的对象,都成了他们批判的靶子。他们被预先设定在其头脑里的错误的社会主义革命论卡住,无论如何也出不来了。这实际是一种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的表现。

  持有社会主义革命论的人,既对当前的实际粗枝大叶,无视中国经过三十多年的资本主义改革,使得中国的社会制度至少倒退了一百年这一严峻现实。他们不仅不晓得今日的革命,必须从民主主义革命做起。而且还对持有这种正确观点的人斥之为大倒退、右派。他们对于毛泽东的“每个***员须知,中国***领导的整个中国革命运动,是包括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个阶段在内的全部革命运动;这是两个性质不同的革命过程,只有完成了前一个革命过程才有可能去完成后一个革命过程。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而一切共产主义者的最后目的,则是在于力争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最后的完成。只有认清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区别,同时又认清二者的联系,才能正确地领导中国革命”(见《毛选》651页)谆谆教导,也全然忘却了。不晓得中国今日革命,也必然需要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这绝非照猫画虎、亦非是刻舟求剑。不仅如此,他们反倒给民主主义革命论者扣上了照猫画虎、刻舟求剑的大帽子。

  由于受上述错误思想的影响,面对复杂的斗争实际,这些人的心胸也变得狭窄起来。全然忘记了有事大家做,有饭大家吃的道理。相反,一门心思地想着有事自己做,有饭自己吃,唯恐别人抢了去,唯恐与人分享。他们的眼睛,不是盯住革命的主要对象,而是对于今天的盟友未来的革命对象严加防范起来。毛泽东抗战时期的那套伟大理论没有学到,反倒把蒋介石的那一套全都搬过来了。不仅如此,还动辄训斥持民主主义革命主张的同志“用战术的需要来否定根本战略”见《赤眉:中小资本家是革命的盟友吗?》,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此情此境,不由得使我感叹:当假马克思抡起批判的大棒义无反顾地砸向真马克思的时候,连真马克思也自叹弗如了。然而,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不管假马克思的批判的大棒抡得多高,终究要经过时间和实践的检验。事实上,三十多年来,中国的左派在与修正主义的斗争中所持的观点,就是社会主义革命论。结果,因为左派一盘散沙,在组织起来的问题上毫无建树,因为左派顽固地坚持打击一般资产阶级的战略,将他们赶到敌人的一方,使其拼死反对我们,使得左派与修正主义的斗争中屡战屡败,一事无成。中国的修正主义路线之所以能够主导中国改革三十多年,究其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现在,该是你们好好反思自己的错误的时候了。

  三 中国革命的策略

  上面,我们回顾反思了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又对改革开放至今的情况做了一个大致的分析,提出了两种革命、两种前途,驳斥了社会主义革命的错误论调。尽管认识到实现宪政新民主主义不仅需要无产阶级革命派的觉悟,还需要当局社改派的觉悟,未免有些与虎谋皮的味道,可是,对于这个代价较小的革命的策略,依旧是情有独钟,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放弃。这不仅仅是个人情节,而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此,我主张:建立宪政新民主主义的反修民主统一战线;帮、促、逼、联执政的***中央;在地方积极寻找革命的突破口。

  (一)建立宪政新民主主义的反修反腐民主统一战线

  这个统一战线是以无产阶级为主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辅之以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官僚主义者阶级中的左派、主张民主进步的资产阶级右派的大联合。要想取得革命的胜利,必须使这个大联合变得紧密起来,持久起来。为此,就必须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由于执政的***已经变质,不足以担当这个历史重任,于是,重建马列毛主义***就成了当务之急。

  这个统一战线是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旗帜鲜明地反对修正主义,是革命的新民主主义的,是遵循了《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新五项基本原则”与“八项主张”》 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当前唯一适合于中国实际的正确主张。中国革命必须分作两步走,先进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待革命成功以后,再进入到下一个更高级的宪政社会主义革命。没有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功,就绝不会有更高级的宪政社会主义革命。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以后,必然要进入到下一个更高级的宪政社会主义革命。谁否认这个主张,谁就不了解中国的实际;谁否认这个主张,谁就不真正晓得马列毛主义;谁否认这个主张,谁就不足以引领中国革命走向成功。

  这个统一战线还是反对卖国主义的。因为修正主义滋生了卖国主义。卖国主义是帝国主义在该国的代理。只要打掉了修正主义,也就意味着打掉了卖国主义。打掉了卖国主义,就掘出了帝国主义在该国立足的根基。帝国主义在该国的利益大厦顷刻就会倒掉。

  这个统一战线还是反对党国官僚专制主义的。千古兴亡,不是亡于一君,也不是亡于一相,而是亡于独裁专制。独裁专制不仅害民,也害君、害相、更害官。齐奥赛斯库因此身手两异、利比亚因此陷入内战、赵紫阳、胡耀邦因此被垂帘听政、中国有大批本来是很好的官员因此堕落而锒铛入狱、中国百姓因此民怨沸腾,怨声载道。党国官僚专制在中国运行到现在,气数已尽。我们说中国的大革命必然爆发,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这个统一战线还是反对改良主义的。因为改良主义是依赖于修正主义和党国官僚专制主义,是为了维护修正主义和党国官僚专制主义。改良主义企图使出吃奶的劲儿来拽住正在下山的太阳。殊不知那是徒劳的。倘若按照他们的主义,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亡党亡国。张勤德、张宏良提出的指望依靠修正主义当局的“反帝除奸,救党保国”,就是这样的似是而非的、亡党亡国的半吊子口号。所以必须受到最彻底、最严厉地批判。因为他们以左派的面目出现,由于他们在左派中具有极大的影响,他们的这些主张对于革命的左派具有相当大的迷惑性。所以,其对于革命的危害就更大。不严厉、不彻底批判之,不足以肃清其消极影响。

  这个统一战线还是反对腐败的。腐败与民生密切相连。不解决腐败问题,指望解决民生问题,那是不可能的。同时,要想根治腐败,不纠正错误路线和党国专制体制,那也是注定办不到的。

  修正主义、卖国主义、党国官僚专制主义、改良主义以及腐败问题,是一根绳子上拴的五个蚂蚱,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根本是修正主义和党国官僚专制主义。只要把修正主义和党国官僚专制主义这两个蚂蚱一起端掉,另外三个自然化解。倘若达此目的,我们就买上了通往中华复兴的飞机票。对此,我坚信不疑。

  (二)宪政新民主主义反修民主统一战线的对共政策:帮、促、逼、联。

  今日执政的中国***,是中国最大的政党。宪政新民主主义反修民主统一战线策略的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就是如何确立与执政的***的关系。

  为此,有人提出这个***已经彻底变质,不可救药,需要打倒;有人提出依靠中央,“ 反帝锄奸、保党救国”;有人认为***不能倒。但是,接下来怎么办?他们被无产阶级一党制所困扰,无计可施。

  那么,正确的策略究竟是什么呢?

  要找到回答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还得回到对于中国的国情、***自身的状况和性质、以及当今的革命性质的分析中去。

  1、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大国。今日执政的中国***,是中国最大的政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的执政地位不可替代。谁也不行!***不能被打倒。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政治。忽视不得,错误不得。

  2、中国***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有变,马列毛的旗帜还依然举着,至少现在声明还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尽管加了一个特色,尽管是假惺惺地。但是,毕竟还没有改旗易帜。这是***不能被打倒,且可以为无产阶级革命左派所利用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

  3、中国***内有一大批真正爱马列毛主义、真正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真正***人。他们是中国革命左派的重要联合对象,是***不垮的脊梁。那种否认***内存在社改派的观点是不符合实际的,是错误的。

  4、目前,中国***早已经不再是工人阶级的政党,而是被官僚特权阶级和官僚资本阶级所绑架的修正主义党。依靠其自身的力量实现浴火重生,已经绝无可能。重建的马列毛主义***要竭尽全力,帮助兄弟的***实现这个大转变。为此,新成立的马列毛主义***对待执政的***,必须具备以下四手:

  一手要帮。首先从理论上把社会主义的道理阐释清楚了。这是新成立的马列毛主义***的当务之急;其次,帮助***纠正错误路线,坚决打退右翼沉船派的嚣张进攻;第三,帮助***进行宪政政治体制改革,根治官僚主义,坚决消除腐败;第四,帮助***坚决击退帝国主义从各方面对中华民族的大肆进攻;第五,帮助***重建社会主义道德;第六,帮助***进行整改,纯洁***的组织,使其实现浴火重生。

  二手要促。亦即彻底批判修正主义的特色路线,批判党国官僚体制,敦促其继承马列毛主义,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立足现实,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做起,实行宪政民主;

  三手要逼。就是深入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和执政的***执行的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进行有理、有利、有节地斗争。

  四手是联。帮、促、逼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历史性大逆转,以便于重建的马列毛主义***与其紧密地联合,实现中国革命的历史性大逆转,最终和执政的***一道,建立起宪政新民主主义的共和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三)积极在地方寻找革命的突破口。

  我们提出的一些列主张,不是针对具体的某一个问题,某一个地区。而是事关全局的根本性的东西。无论是纠正修正主义路线,还是革除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最终的指向,都在中共中央。所以,我们的这些喊话,不仅是对着革命群众,指导革命群众进行斗争的,还是对着中央的。尽管如此,也不排除在地方率先取得革命突破的可能。过去,袁世凯当皇帝,逼出了个蔡锷造反。后来,蒋介石违背孙中山的遗嘱,背叛革命,顽固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剿共政策,结果,逼出了个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一九六六年,毛泽东说:“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就要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地方要多出几个孙悟空,大闹天宫。”那么现在,中国地方的孙悟空安在?会出么?

  我想,会有的!如果HW不纠正修正主义路线,不改革党国党国官僚体制,这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就必然会出现!对此,我坚信不疑!关键是,这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要炼得火眼金睛。这个个火眼金睛就是吃透马列毛主义,掌握其精髓。不惟其如此,还得手持金箍棒。这个金箍棒在今天来看,就是宪政新民主主义。

  现在,中国就像一个烧得通红的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鲁东在其《第一次敲响的是警钟 第二次敲响的就是丧钟》的最后大声呼吁:“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勇于担当的政治家们,行动起来!全国各族人民,联合起来”!是的,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要义无反顾地担当起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为此,我们要尽快制定一个革命的共同纲领,在其指导下,联合起来,行动起来,共同去挽救中国***,挽救中华民族,挽救我们伟大的祖国母亲!那么这个指导我们前进的共同纲领究竟是什么?请看下一章。

  第二章 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新五项基本原则”与“八大纲领”

  四项基本原则一向被认为是我们的立国之本。可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们除了保留了坚持***的领导以外,其他三项都抛到脑袋后面去了。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致使***自己也未能独善其身,已经受到了严重侵蚀,变了性质。这个教训是极为深刻的,也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我一直在想,究竟是四项基本原则本身的问题,还是我们执行不力的问题?思考的结果,感觉四项基本原则本身的问题应该更大一些。基于上面的分析,结合当前的实际,我提出了五项基本原则。它们是:

  1、坚持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制度;

  2、坚持新民主主义的政党制度;

  3、坚持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4、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5、坚持以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主导,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下面的八大纲领就是围绕全面落实新五项基本原则所做的一点思考,现贴出来,敬请大家批评。

  一、坚持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制度。

  既要确保公有制经济的基础地位,又要有集体经济、合作经济、民营经济、股份制经济和个体经济的有益补充。与此相对应,在当前,既要反对脱离我国生产力实际,搞一大二公的纯而又纯的社会主义经济;又要反对削弱甚至取消公有制经济的基础地位,反对搞修正主义。

  二、坚持新民主主义的政党制度。

  实行***中央执政、***的各级地方党委监政、其他各党派平等参政、议政、监政的政党制度。

  ***的各级党委兼监事会职能。监事会监督执行的是中央的精神。她指导地方、企业和农村把中央精神与当地实际有机结合起来,进行创造性地工作,确保全国上下的高度统一。

  监事会不应作为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要把他从政府部门中分离出来,还给党。为确保监政有力,监事会成员不得兼任地方人大及行政职务,企业亦是如此。其各项开支要由中央财政统一负担。

  要坚持以***为主导而不是领导。***与各民主党派不应该是上下的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而是并列的平等关系。现在实行的***领导的人民政治协商制度是强加在各民主党派身上的。这样的政党制度是严重违背新民主主义民主原则的,是错误的。必须纠正过来。中国的政治改革是全体人民的大事,而不是一党一私的事情,需要放手发动全社会的力量。为此,要打破重重不必要的限制,坚决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罢¥工、结¥社自由。我这里讲的是预期的目标。而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因为还需要过程。在这个方面,则要循序渐进。我一向认为,中国的民主改革等不得,必须尽快启动;同时,中国的民主改革着急不得,得慢慢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共胡锦涛默许中国(工人)共产党顾问宋宝玲开启无产阶级的两党制,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这样做不是必然,因为不是规律性的东西,而是出于策略的考量,是必须。

  三、坚持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要由全国人民自下而上民主选举产生的享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民集中行使全民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行使这个权力绝对不应该是政府)。在地方和企业,则由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和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分别代表地方和企业内人民对地方和企业内的全民生产资料行使所有权,并依次产生地方人大常委会及主任、企业工会及主席。在农村最基层,一切权利归农会。实行村务公开,村民自治。

  国务院必须把国有企业资产管理委员会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从政府部门分离出来,还给人大。坚决从根本的所有制制度上实现从官主到民主的历史性转变。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由其产生的国务院对全民生产资料行使宏观管理权。地方人大授权由其产生的地方人民政府对地方全民生产资料行使地方管理权。全民所有制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授权由其产生的(而非上级任命的)企业厂长(经理)对企业内全民生产资料行使直接经营管理权。农会授权由其产生的村委会及主任主持全村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

  中国必须要树立宪法权威。任何政党、社团和个人都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坚持***的领导不仅与坚持新民主主义的人民民主不共戴天,与确保宪法权威也势不两立。毋庸置疑,将坚持***的领导写进宪法,是对于宪法权威的公然践踏,是严重错误的。必须纠正过来。另外,要要树立宪法权威,就必须确保司法、监察、审计、媒体等的独立,坚决反对政党、行政对司法的越权干涉。

  四、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分配制度是新民主主义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新民主主义的分配一定要体现公平、正义与人道。那种只重视生产,而忽视分配的观念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必须把公平、正义与人道放到一个突出的问题来抓。我们要坚决消除两极分化,努力实现全社会的均衡发展,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五、坚持以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主导,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努力建设新民主主义的先进文化。为人民服务是新民主主义提倡的最高道德。

  六、改革人大代表的选举办法,整顿人大,使各级人大及人大代表能够真正担负起代表人民的重大使命。改革党代表和党员干部的产生办法,整顿党的组织。必须保证***的工人阶级的阶级基础。资本家可以竞选人大代表,可以去政协,也可以自由组党。但就是不能加入***。同级人民代表或人大代表是产生同级党代表和同级党的干部的基础。如果一个级别的党的干部连同级别的人民代表的资格都不配,那么他就一定不能成为这个级别的党代表和党的干部。这也要作为一个基本的原则。当然,会有特殊情况。对于杰出人才,可以先提拔上来,经过一段时期的试用后,一定要回到这个基本的原则上来,要让人民来检验,看其是否合格。

  七、关于颁布大赦令。我在我的许多文章中一再声称,专制体制吃人。我们真正的敌人是专制体制。我们要消灭的是吃人的专制体制,要把人民连同腐败分子一起从吃人的专制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对于那些腐败分子,一方面,他们危害社会。另一方面,他们同样是吃人专制体制的受害者。那些被吃人专制体制侵害的腐败分子需要被拯救,而不是被消灭。这一点一定要搞清楚。所以,在这场民主革命的一开始,国家颁布大赦令,要向人民讲明白政策。这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

  八、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没收官僚资产阶级的财产归全民所有。

  革除孳生腐败的官僚专制体制,实行民主的管理体制,扎扎实实地落实五项基本原则,这是一场伟大的民主革命。要想革命取得成功,***必须建立广泛的反腐民主统一战线,动用一切国家机器,在社会上造成一种强大的高压态势,给腐败分子以震慑。

  我们要旗帜鲜明地告诉社会,国家要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但是,没有大赦令,这个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实行不起来的。因为,我说过,在现行吃人专制体制下,作官的要想不腐败,得具备神的品质。那就意味着有问题的官员的数量相当大!涉及的面太广了!实行财产申报,难道把有问题的人都抓起来?整个国家机器就得陷入瘫痪!就有可能出大乱子!对此,上面是有清醒的认识的。不是上面抗住不愿意实行,是现在不能实行!

  但是,官员实行财产申报制度是法制社会的一项重要内容。必须实行。怎么办?

  官员实行财产申报制度与大赦令同时出台 !即便如此,也要采取由上至下、由点到面,分级进行,逐步推开的策略。不可以一下子全面开战。要革命,更要稳定!待主动交代的限期一过,性质就变了。要发动和号召人民检举举报。对于查出来的问题,一律依法处理,决不留情。只有这样,即给悬崖勒马,改邪归正的犯罪分子以拯救,又给心存侥幸,顽固不化的罪犯以打击。两项结合,就一定能把这场反腐民主革命进行到底。否则,是不行的。对于那种不管三七二十一,严打一切腐败分子的做法是错误的。他会逼着有改邪归正之心的腐败分子也挂起白带子来拼死抵抗,不利于革命的进行。相反,对于那种心软手软,不管三七二十一,宽大一切的做法同样是错误的。因为如此就压不下邪气,竖不起正气。没有正气,何谈革命成功?

  全面落实新五项基本原则,革除孳生腐败的官僚专制体制、实行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大赦令、官员财产申报同时进行——这就是我的政治主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9 22:49 , Processed in 0.01758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