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是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还是歪曲?

2012-2-26 21:50| 发布者: 批修灭资| 查看: 917| 评论: 2|原作者: 批修灭资

摘要: 是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还是歪曲? blackwoods的‘经济学家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澄清了马克思经济理论,是做的很好的,但‘经济学家’不是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而是歪曲。 1,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 ‘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市场经济”概念还没有出现,经常使用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和“货币经济”)。从实践上讲,无论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还是发展中国家的,迄今为止的市场经济都是以私 ...
是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还是歪曲?

是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还是歪曲?

blackwoods的‘经济学家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澄清了马克思经济理论,是做的很好的,但‘经济学家’不是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误解而是歪曲。

1,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

‘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市场经济”概念还没有出现,经常使用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和“货币经济”)。从实践上讲,无论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还是发展中国家的,迄今为止的市场经济都是以私有制、经济自由和雇佣劳动为基础的,以社会主义制度为基础的市场经济还没有先例。如果我国按照市场经济的一般要求进行改革,并不得不遵守由西方国家制定的“国际规则”,那么,把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就意味着只能是社会主义适应市场经济,而不是相反。这样一来,社会主义制度还能够坚持下去吗?反过来,如果改革把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作为前提,真正的市场经济体制还能够建立起来吗?对这样的疑问做出回答是摆在经济学家们面前的理论难题。’

驴头对马嘴,这不是‘理论难题’,而是只能靠编造谬论去‘解答’——硬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包装成‘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2,所谓‘重新认识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无非就是歪曲

‘赞成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经济学家们意识到,要确认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能够结合,首要一点是,必须从理论上说明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不相容这个“传统观点”是不成立的。但是,既然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那么就必须重新认识马克思的经济理论。’

‘重新认识’之一:‘有的侧重于对“社会主义”含义的重新认识。他们认为,只要确认凡是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制度形式就是社会主义,只要确认生产、资本和企业的社会化本身就是社会主义,只要确认社会主义不必以公有制为基础;只要确认“民主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那么,社会主义就可以和市场经济直接统一起来了。’

最典型的莫过于所谓‘社会主义本质论’了:过去对社会主义的本质认识不清楚,现在应该确认,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逐步消灭剥削,实现共同富裕。请看,社会主义本质没有生产关系的革命了,而是把生产关系倒退回去‘解放生产力’了;没有公有制了,而是变相私有化去‘解放生产力’;没有无产阶级专政了,而是靠全民国家的保护去‘解放生产力’了,谁去解放生产力?就是‘先富者’!什么是‘消灭剥削,共同富裕’?就是‘先富带后富’。

‘重新认识’之二:‘不管生产方式和实际经济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只要确认保持公有资产(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所有权就是坚持了公有制,只要确认股份公司形式本身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社会所有制,那么公有制和市场经济就没有矛盾了。’

即使公有制已经名存实亡了,还是要说‘以公有制为主体’,理由是‘股份制公司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即使按劳分配已经名存实亡了,还是要说‘以按劳分配为主体’,理由是‘资本和劳动共同创造价值’,工人的工资是‘按劳分配’,高管高薪分赃剩余价值也是‘按劳分配’,资本家则是‘按照贡献’获得利润,也是‘按劳分配’。

‘重新认识’之三:‘只要确认商品生产和市场经济古已有之,和经济制度的性质没有关系,只要确认市场经济本质上不过是等价交换关系;只要确认计划和市场不过是资源配置的不同形式、方法和手段,那么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就可以结合了。’

商品生产古已有之,发展为市场经济却不是古已有之,修正主义的手法之一就是把市场和市场经济混为一谈,先是把‘市场和计划’当作手段,然后则用市场经济取代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完全的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制度密切相关,而不是‘和经济制度的性质没有关系’,只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市场才成为社会经济的主体,因此资本主义经济就是市场经济。

‘重新认识’之四:‘只要确认劳动力成为商品不过是分配社会劳动的方法,因而不会影响劳动者的主人翁地位,只要确认劳动和资本不过是不同的生产要素,它们共同创造价值,并按照各自的贡献获得相应的“回报”,不存在资本剥削雇佣劳动的问题,那么区分姓“资”姓“社”就没有意义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矛盾就不存在了。’

劳动力成为商品,工人成为资本家的雇佣劳动者,工人为资本家劳动,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被资本家剥削,哪还有工人的主人翁地位?怎么就‘不会影响劳动者的主人翁地位’?商品价值的本质只能是劳动,只有活劳动才创造价值,生产资料只能转移价值,怎么是‘生产要素共同创造价值’?这哪是‘重新理解马克思’?而是根本否定马克思!

‘重新认识’之五:‘市场经济是社会化大生产,只要确认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揭示的许多经济规律都属于社会化大生产的一般规律,去掉其特有的资本主义性质同样适合于社会主义经济,那么社会主义就可以采取市场经济形式了。’

请看后面作者是怎样澄清这个问题。

‘重新认识’之六:‘只要确认马克思的经济理论不是僵死的教条,只要确认老祖宗的理论中本来就有一些空想成分,只要确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同我国改革现实不相符和的一些理论观点都可以大胆突破和修正,被当代社会主义实践证明是不正确的观点都可以抛弃,按照“创新”的理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就不会有矛盾了。’

原来打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旗号并不是坚持唯物论,而是不仅否定毛泽东思想,而且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原来所谓‘创新’就是新包装资本主义,用歪理邪说冒充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

3,把资本主义经济的规律说成是社会化大生产的一般规律

‘改革开放以后,在一些经济学家的眼中,《资本论》变成了《市场经济论》,资本不过是生产要素,把资本主义经济的规律说成是社会化大生产的一般规律。有些经济学家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是社会化大生产和商品经济(市场经济),马克思的《资本论》在揭示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的同时,也阐明了现代社会化大生产和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社会主义社会也是社会化大生产;而实践证明,社会主义经济也是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因此,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总结出来的同社会化大生产相联系的许多经济规律如果抽掉其特殊的资本主义性质,同样适合于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就这个意义来说,《资本论》同时也是“商品经济论”或“市场经济论”。随着我国由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这种认识逐渐成为我国经济学界的主流,即使在一些老一代经济学家那里也不例外。’

在‘资本论’揭示的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中所谓‘抽掉其特殊的资本主义性质’就是抽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变成对资本主义的包容!由此,资本主义的规律并不能变成‘社会大生产的一般规律’,不过是用资本主义规律冒充‘社会大生产的一般规律’,于是《资本论》变成了《市场经济论》,资本主义规律变成了‘社会大生产的一般规律’!在‘重新认识马克思’中根本否定马克思!在号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家却根本否定马克思!以‘创新’的假马克思主义作指导思想!‘成为我国经济学界的主流’!

‘现在学习《资本论》主要不是从无产阶级革命的需要出发,从理论上搞清楚剩余价值的生产、资本的流通和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认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发展和必然退出历史舞台的发展趋势,而是从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出发,认识社会化大生产和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

无产阶级革命不提了,告别革命了,也就‘不是从无产阶级革命的需要出发’了,反而从告别革命的需要而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灵魂了!——这就是所谓‘从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出发’。

‘社会化大生产存在于完全不同的所有制形式和生产方式中,其规律性也不同。因此,几乎找不到既适用于资本主义社会又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化大生产一般规律”。经济学家们所说的社会化大生产一般规律实际上大都是普遍化商品生产的规律,即资本主义经济规律。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揭示的一系列经济规律,包括价值规律、竞争规律、供求规律、剩余价值生产规律,剩余价值分配规律、资本积累规律、资本循环和周转规律、社会总资本再生产规律、平均利润率规律、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地租规律等,都不是所谓“社会化大生产和商品经济的一般规律”,而是资本主义经济的特有规律。这些规律之所以在我国现阶段仍然存在和发挥作用,不是因为它们是超越于不同生产方式和经济制度的一般规律,而是因为我国现阶段仍然广泛存在相同的经济条件。’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社会化大生产’,难道就有共同的‘社会化大生产’规律吗?没有!不同的生产关系下,‘社会化大生产’规律是完全不同的!

不过作者在这里揭露经济学家的刻意歪曲时,客气地说是‘经济学家的误解’,而且为这种‘误解’寻找‘合理性’:对资本主义规律‘之所以在我国现阶段仍然存在和发挥作用’,不是揭示修正主义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倒退,而是似乎‘我国现阶段’应该‘广泛存在’与资本主义‘相同的经济条件’。

‘在不同的生产方式中,存在不同的经济规律。经济规律是历史性的规律。生产一般或社会生产的共同规定,社会生产的一般规律,是确实存在的,但这种一般规律为数不多,而且说明不了任何一种特殊的生产方式。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揭示的是资本主义经济运动的规律,而不是社会化大生产和商品经济的一般规律。’

即使‘社会生产的一般规律,是确实存在的’,但‘为数不多,而且说明不了任何一种特殊的生产方式’,这就揭示了用资本主义规律冒充‘社会化大生产的一般规律’的绝顶荒谬性!

4,一旦搞了市场经济,就必然解体社会主义的人民利益共同体
 
‘真正的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不存在于共同体内部;一旦共同体内部不同机构之间出现了商品交换,共同体本身就变得松散和面临解体了。’

在阶级两极分化的今天,还存在‘人民利益的共同体’吗?‘国家所有’还是全民所有吗?

5,社会主义不存在市场经济

‘商品生产在其发展过程中经历了性质不同的两个阶段,即简单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商品生产。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是普遍化的商品生产,劳动力也成为商品,一切有使用价值的典型都趋向商品化。市场经济不是和商品生产等同的概念。’

不同社会形态中都存在商品生产,只有资本主义不再是‘简单商品生产’,而是‘普遍化的商品生产’,特别是‘劳动力也成为商品,一切有使用价值的典型都趋向商品化’!市场经济与商品生产不能等同!把市场经济与商品生产等同起来,就是要把还存在简单商品生产的社会主义蜕变为资本主义普遍化的商品生产!

‘市场经济作为由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经济形式,不同于简单商品生产,而是普遍化的商品生产,是商品生产的高级阶段和现代形态。’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商品生产的最高阶段,此前是简单商品生产,此后的社会主义只能是逐步走向消亡的简单商品生产。商品生产将逐步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所取代。

‘市场经济的存在还必须具有第三个条件,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必须成为主体’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市场经济的必要条件,社会主义不存在这个必要条件,因此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6,为市场经济创造条件的实质就是颠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

‘经济学家没有搞清楚,为市场经济创造条件的实质是变革经济制度。市场体现的是商品交换关系,是商品流通过程的总表现。要建立市场经济体制首先必须创造出市场主体,包括以赢利为目的的商品生产者和流动的雇佣劳动者。这本身就包含着创造产权主体和资本所有权。这就意味着必须进行所有制关系的变革和产权制度的改革,即经济制度的变革。’

有些经济学家可能是‘没有搞清楚’的糊涂经济学家,但肯定有‘搞清楚’而就是故意颠覆社会主义的‘经济学家’!他们就是要‘创造出市场主体’,制造出新的两极,一极是‘先富’的新滋生的资产阶级,一极是劳动力成为商品!也就是‘以赢利为目的的商品生产者和流动的雇佣劳动者’,用‘资本所有权’取代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借口公有制是‘产权虚置’而把公有产权‘落实’为资本产权。

7,社会主义低级阶段不应该是普遍化的商品生产

‘我国现在仍然处在人类社会第二阶段,社会关系仍然是物的依赖关系,经济形式只能是普遍化的商品生产,即西方经济学所说的市场经济。’

作者在揭露经济学家的同时,还存在着很大的保留,这种保留也许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还是应该指出其错误:社会主义低级阶段固然仍然存在‘对物的依赖关系’,但和资本主义的‘对物的依赖关系’已经本质不同了,资本主义里,人是资本的奴隶,而社会主义则是从‘对物的依赖关系’向摆脱‘对物的依赖关系’的‘自由人’的过渡。人不应再是资本的奴隶,因此绝不‘只能是普遍化的商品生产’,而是进行生产关系的革命,改造旧的生产方式为新的生产方式。

‘我国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必然性丝毫没有突破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和社会主义理论,突破的是以苏联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和经济体制,突破的是过去那种“超阶段”的做法,突破的是违背马克思的“两个伟大发现”的做法。’

作者虽然澄清了马克思的经济理论,但却认为列宁和毛泽东建立的社会主义是“超阶段”的,其实当世界进入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无产阶级革命首先在一国开始就不是超阶段的,未必每一个国家都必须充分发展资本主义到达发达资本主义才能进行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革命从形式上是国内的,从内容上是世界的,只要世界经过了发达资本主义,在世界任何地方爆发无产阶级革命就都不是超阶段的。丝毫不违背历史唯物主义,不违背剩余价值积累的必然,更不违背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相反,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则是十足的社会倒退,是历史的逆流,而没有任何历史必然性。

‘我国仍然处在“物的依赖关系”阶段,商品生产仍然是基本的经济形式。不管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和政治形式如何,只要是同样的生产方式,就会有同样的经济形式和经济关系。我国和西方国家相比较,商品、货币、市场、资本会有历史的和民族的特点,但它们本身没有质的区别,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理论仍然具有现实意义。我国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并不是要实现道德上的“正义性”和“合理性”,而是要使生产方式、经济形式、交换方式同现阶段的生产力相适应。’


‘我国仍然处在“物的依赖关系”阶段’,不能成为‘商品生产仍然是基本的经济形式’的理由,因为毛泽东时代无产阶级革命已经胜利,无产阶级不能把胜利果实拱手让给资产阶级,而必须着手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革命,实现从“对物的依赖关系”向共产主义的过渡。只要是走社会主义道路,只要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治形式,就不可能和资本主义是‘同样的生产方式’,在社会主义过渡中,共产主义因素,计划经济因素是生长着的因素,越来越成为社会的主体,资本主义痕迹是逐步萎缩的因素,越来越消亡。只是由于修正主义复辟资本主义,我国的今天和西方相比较,商品、货币、市场、资本与西方才没有了‘本质的区别’。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仅没有道德上的“正义性”和“合理性”,而且也没有‘与生产力相适应’的‘现实意义’,而仅仅只有复辟‘意义’而已!

8,不是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有缺陷而是修正主义从根本上颠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

‘有的经济学家认为,价值是由劳动、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共同创造的,资本也参与了价值的创造。[因此认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是有缺陷的。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误解了,而是要从根本上颠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了。其实,这已经不是什么新观点,庸俗经济学早在一个世纪以前就提出来了。’

不是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有缺陷而是修正主义从根本上颠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这已经不是‘有的经济学家认为’,而是成为‘经济学界’的主流了,成为作为‘指导思想’的‘特色理论’的主要观点了。作者指出,这不是所谓‘创新’的‘新观点’,而是早在一个世纪以前的庸俗经济学的观点了。

‘生产资料是生产物质产品的物质条件,因而也是生产商品和劳动者创造新价值的条件,并参与使用价值和价值创造的过程,但生产资料本身不创造任何价值。’

生产资料是劳动者创造新价值的条件,‘但生产资料本身不创造任何价值’,而只是在生产中实现价值的转移。

‘经济学家把资本等非劳动要素也说成是价值的创造者,目的在于说明劳动并不是剩余价值的唯一源泉,资本没有剥削剩余劳动,资本和劳动是合作关系。’

‘要素共同创造价值’说的目的就是否定活劳动是创造剩余价值的唯一源泉,目的就是否定资本剥削!把剥削关系粉饰成‘资本和劳动的合作关系’。

9,价值规律不是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共有规律

‘价值规律是商品价值由生产(再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规律。’‘价值规律实际上是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规律。这是因为,只有在商品生产普遍化的条件下,只有在劳动力也成为商品的条件下,也就是说,只有在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中,价值规律才真正显示其规律性。’‘价值规律作为价值由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规律,是在商品价格围绕价值长期不断地运动中表现出来的规律。如果价格直接等于价值,也就无所谓价值规律了,价值规律对供求和生产也就不起调节作用了。’

这里对价值规律讲得很完整,很准确。价值规律的内涵,一是商品价值由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二是价格围绕价值波动,因此价值规律也叫供求规律,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调节生产比例的规律。

需要说明的是,周期危机也是资本主义生产的一种调节手段,是通过一种强制性的破坏手段来强制性调整,价值规律的调节取代不了周期危机的调节。

马克思发现了剩余价值规律后,就揭示资本主义的本质规律,剩余价值规律可以包括价值规律,价值规律是剩余价值规律的一部分,价值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是剩余价值理论的基本前提。价值只能由活劳动创造,创造价值是劳动力的特殊使用价值,这种特殊使用价值可以创造超出劳动力价值的剩余价值,而剩余价值却被资本家无偿占有了。而价值规律却不能包括剩余价值,因此,资本主义的本质规律严格说是剩余价值规律,而不是价值规律,仅仅说资本主义基本规律是价值规律是不完整的。

‘价值规律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共有规律。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价值规律确实是商品生产的一般规律,我国现阶段确实是商品生产,价值规律确实存在和起作用,但是不应当把我国现阶段的商品生产抽象为“社会主义商品生产”,绝不能把价值规律说成是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共有规律。这里同样是把两种不同历史形态的社会主义混为一谈了。’

把价值规律说成‘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共有规律’,不是不确切,而是完全错误!社会主义不应该存在剩余价值规律,作为剩余价值规律一部分的价值规律由于剩余价值的不存在,利润追逐的对象不存在,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它只应在有限的商品交换的范围内存在,而且交换的实质是按劳分配的形式,按劳分配是实质内容,商品交换只是外在的形式,已经没有真实的劳动交换的内容了。通常的说法是‘计划经济为主,商品交换为辅’,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规律主要不是形式的价值规律,主要不是通过市场交换中介的生产,而是直接的计划生产,经济规律是直接体现‘有计划,按比例’的规律,是主动实现平衡调整,而不是无政府主义的市场被动调整,主要不是靠价值规律调整,价值规律提供的信息可以作为主动调整的参考依据,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这种‘有计划按比例规律’的实现形式就比‘价值规律’的无政府市场实现形式越来越显示出优越性来。

因此把资本主义复辟的‘现阶段的商品生产抽象为“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是完全错误的,是把社会主义外衣披到了资本主义经济的身上。作者在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上是非常清醒的,在对现实的判断上却有点糊涂,所谓‘两种不同历史形态的社会主义’就是这样的糊涂,难道复辟的资本主义也是一种‘历史形态的社会主义’?

10,按比例分配社会劳动规律是一个一般规律

‘按比例分配社会劳动规律是一个一般规律,但是,在不同的生产方式和经济形式中,其表现形式是不同的。在社会劳动的联系体现为个人劳动产品的私人交换的社会制度下,这些按比例分配劳动所借以实现的形式正是这些产品的交换价值,而科学的任务正是在于阐明价值规律是如何实现的。”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条件下按比例分配社会劳动的规律实现的形式。’

按比例分配社会劳动规律是一个一般规律,在资本主义里是通过价值规律被动实现的,在社会主义里直接主动实现的,因此社会主义经济规律可直接表述为‘有计划,按比例’规律,‘有计划’体现主动性,按比例体现直接性。

11,‘特色社会主义’是假社会主义,真资本主义

‘当商品生产仍然是我国普遍化的形式时,社会化的劳动力必然采取商品的形式,劳动和所有权必然发生不同程度的分离,生产资料必然更多地采取资本的社会形式。这时候,“够格”的社会主义就不可能存在,社会主义就不可能是作为资本主义直接对立物的社会主义,就不可能是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意义的社会主义。因此,把价值规律说成是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共有规律是一种误解。’

‘特色社会主义’是假社会主义,真资本主义,是指鹿为马的社会主义。正如作者所说,‘“够格”的社会主义就不可能存在’,‘就不可能是作为资本主义直接对立物的社会主义’,‘就不可能是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意义的社会主义’。

12,资本的本质是什么?

‘有的经济学家认为,资本是一种生产要素,不与资本主义相联系。[9其实,把资本看做物,看做商品和货币,看做生产资料或生产要素并不是什么新观点,而是一个世纪以前庸俗经济学家的观点,也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的观点,他们看不到或者有意掩盖资本的本质。马克思认为,资本不是物,不是生产出来的产品或商品,不是生产要素,不是货币,而是一种具有历史规定性的生产关系或经济关系。只有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物、商品和货币、生产资料等等才表现为资本。’

资本的本质反映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因此社会主义不应该存在‘资本’,通常把投入生产的货币称为资金。复辟资本主义后又恢复了资本的称谓。

‘马克思进一步精辟地指出,资本是生产剩余价值的价值;资本是对无酬劳动的支配权;资本是用来重新生产剩余价值的积累起来的财富;资本是一种历史的社会生产关系;资本就是劳动条件和生产者的分离;资本不是静止的价值,而是一种运动;资本的权力是平等地剥削劳动力。他还指出,使用价值和产品本身不是资本;商品本身不是资本;价值本身不是资本;作为资本的货币不同于作为货币的货币;劳动能力不是工人的资本。’

这里作者概括的也很精辟,有力批判了‘资本是生产要素论’,批判了‘工人人力资本论’,突出了利润的本质是剩余价值——‘资本是生产剩余价值的价值’;资本是一种权力——对工人无酬劳动的支配权;资本的积累是剩余价值的积累——是两极分化的积累,是绝大多数相对贫困的积累;资本是一种运动——劳动条件和生产者分离的运动,是两极分化积累贫困的运动澄清了使用价值和产品和资本的区别,商品与资本的区别,价值与资本的区别,货币与资本的区别,劳动力与资本的区别。

‘在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只要劳动和所有权发生分离,只要劳动采取雇佣劳动的形式,只要市场的直接目的是剩余价值(利润),生产的物质条件就会采取资本的形式。’

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过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因此才有‘劳动和所有权发生分离’,才有‘劳动采取雇佣劳动的形式’,因此才把满足人民需要的目标变成了追求利润的目标,因此‘生产的物质条件采取了资本的形式’。

13,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再也不是先进生产力的承担者了

‘既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仍然可以成为先进生产力的承担者,既然劳动的社会生产力在很大程度上仍然表现为“资本的生产力”(马克思语),那么,资本就仍然会做出历史性的贡献。那些力图回避和掩盖资本本质的经济学家其用意也许是好的,可能是为了推进改革顺利进行,但却造成了经济理论的混乱,使经济理论缺乏科学性和说服力,实际上是帮倒忙。’

在马克思的时代,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仍然可以成为先进生产力的承担者’是正确的,但决不能套用到今天。当世界进入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特别是爆发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资本主义已经完全腐朽了,资产阶级已经完全腐朽了,在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都完全腐朽了,特别是到了知识信息经济时代,现代无产阶级是新的先进生产力的唯一代表,资产阶级再也不是成为先进生产力的承担者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再也不是先进生产力的承担者了,资本再也不会做出历史性的贡献了,只能历史性地进入历史的垃圾堆了。

如果为了‘改革’,就要歪曲马克思,就要编造谎言,就要制造经济理论的混乱,那么这样的‘改革’就必然不是什么好事!就是开历史倒车,就必然是推动历史倒车的‘帮倒忙’!不过这个‘帮倒忙’绝不违背被帮者的意愿。

14,有力批判‘劳动力成为商品不影响工人的主人翁地位’的谬论

‘有的经济学家认为,劳动力进入市场和劳动力作为商品,不仅不会改变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反而“进一步加强和巩固了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因为劳动力可以按照他们的价值进行交换。这种说法是完全不正确的。“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是什么涵义?在现代社会,从根本上讲就是劳动和所有权不分离,劳动者以共同体为中介,以共同所有者和共同体成员的身份同生产的物质条件相结合,劳动者以不同的方式享有劳动成果,劳动者不再受资本支配,不再为资本提供剩余劳动。如果劳动和所有权已经分离,劳动力已经成为商品,劳动者已经成为雇佣劳动者,劳动者就不再是主人了。当劳动力成为商品的时候,劳动力的买卖当然要遵循等价交换原则,这个“等价”就是劳动力的价值或价格。但是,劳动者一旦进入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劳动者付出的劳动和创造的价值总是大于劳动力的价值或价格,这个差额就是被企业主或者资本家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因此,劳动力的买卖和劳动力的使用完全是两回事。劳动力市场上的等价交换纯粹是一种假相。’

劳动力市场上的等价交换纯粹是一种假相。假就假在,看似等价交换,实际上劳动的使用价值创造的价值与劳动力的价值(工资)根本不等。

‘通过劳动力市场配置劳动资源,绝不是一个技术性问题,而是一定所有制关系和生产方式的产物,是劳动和所有权分离的结果。劳动力成为商品和劳动者的失业,都是基于同样的经济原因。’

劳动力市场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特有的,‘是劳动和所有权分离的结果’,与工人在全民所有中的主人翁地位是绝对对立的。

‘在劳动者付出同样劳动量的前提下,劳动力作为商品的价格也许高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工资,但这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关系。在前者那里,剩余价值被企业主无偿占有了;在后者那里,剩余价值被国家占有了,并转化为新的国家投资。可见,这种工资数量的差别丝毫不能说明,在劳动力成为商品的场合,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反而提高了。’

资本主义工资与社会主义工人的工资是本质的不同,前者是剩余劳动被剥削,后者,工资以外的劳动成果投入扩大再生产,最终仍然造福于劳动者群体自己。

‘在被雇用的以赢利为目的的企业中,劳动者和雇主的关系是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关系,是资本支配劳动者。在这种场合,劳动者还能够是主人吗?如果劳动者真的是主人,为什么会发生贫富差距过大(一方面是占有社会大量财富的亿万富翁,另一方面是生活低于贫困线的劳动者)的问题呢,为什么工人不能分享企业的利润呢,为什么企业主们异口同声地竭力反对《劳动合同法》呢,为什么富士康公司那么多的青年工人跳楼自杀呢?’

劳动者是主人就不会两极分化,就不会资本家独享利润,工人跳楼,农民工讨薪难的现象就不会发生。

15,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及其根源

‘把金融危机的根源归结为政府监管不力;把我国的经济困境说成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的结果。有一些经济学家不仅未能用马克思的危机理论说明经济危机的实质和根源,而且对这一理论本身缺乏正确的理解’

对资本主义的‘信心比金子还宝贵’,怎么会用用马克思的危机理论说明经济危机的实质和根源呢?马克思的危机理论中除了揭示资本主义周期危机的必然性外,还揭示了资本的平均利润率下降的规律,这是在实体生产正常运行下的不可避免的规律,当实体生产萎缩到4%,金融泡沫膨胀到96%时,4%的实体生产剥削来的剩余价值要被100%的总资本摊薄,这就不是资本的平均利润率一般下降了,而是迅速趋近于零!在周期危机以后,大资本可以在下降的平均利润率下恢复新的生产平衡,开始一个新的增长周期,在平均利润率迅速趋近于零时,就无法在下降的平均利润率下恢复新的生产平衡了,因此成为资本主义最后的总危机。而且,美元霸权实质是一个最大的庞氏骗局,金融泡沫就是在这个骗局中急剧膨胀的,这个骗局已经露馅了,美元霸权还能长期维持下去吗?

‘把金融危机的根源归结为政府监管不力’,把美元霸权的欺骗掩盖起来,把平均利润率迅速趋近于零掩盖起来,妄图继续剥削和掠夺世界,不过是掩耳盗铃的把戏而已。

16,凯恩斯理论和金融扩张救不了资本主义的命

‘以凯恩斯理论为基础的扩张性经济政策可以扩大所谓总需求,从而暂时缓解经济危机,但是,这不仅不能消除固有的基本矛盾和自身限制,不能消除危机本身,反而会深化危机。实践证明,一旦扩张性政策成为常态,必然积小危机为大危机,必然造成潜在的和现实的金融危机,必然最终酿成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如果仍然以更大力度的扩张性政策挽救金融机构和阻止经济衰退,就必然造成许多国家政府的债务危机和世界性的通货膨胀’。

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的爆发就是金融扩张性政策积累起来的最大最后的总危机。如果说周期危机还暂时有救的话,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则是彻底不可救药了。

17,共产主义是充分发育的完全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则是尚在生长的计划经济为主

‘马克思所说的社会统一组织和有计划的调节只适用于以社会所有制和全社会联合劳动为基础的共产主义社会,而这样的社会则只能脱胎于完成了历史使命的资本主义经济。我国所谓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超阶段的产物,是在落后的经济条件下力图和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对号入座的产物。名义上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变成了实际上的统制经济或命令经济,这种统制经济适合于特殊经济条件下不同性质的国家,但不适合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不适合于人类社会第二阶段。’

马克思所说的社会统一组织和有计划的调节不是只适用于共产主义,也有条件地适用于社会主义过渡时期,也就是市场尚存在的条件下的适用,也就是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共产主义是充分发育的完全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则是尚在生长的计划经济为主。

即使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爆发革命,也不能直接进入共产主义,仍然需要一定时期的过渡,因此实质上不存在直接脱胎于资本主义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

初级计划经济有缺陷,就像一个婴儿‘有缺陷’一样,不能因此就说初级计划经济是超阶段产物,是‘对号入座的产物’,是‘统制经济或命令经济’。谁也不会说它适用于共产主义,当然也不适用于名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的资本主义,它比较适用于生产力水平较低的低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一个过渡过程,计划经济自然也有一个过渡过程,岂能要求其十全十美?

18,社会主义过渡的必要和‘初级阶段过渡’的荒谬

‘根据唯物主义历史观,任何一种新的生产方式和经济社会形态的产生,都需要一定的经济条件;科学社会主义社会的产生,需要更特殊和更高级的经济条件。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认为,科学社会主义产生的经济条件同时就是实现下述目标的条件:无产阶级和人类的全面解放;发生共产主义革命、铲除资本主义制度和废除私有制;消灭异化劳动、阶级和剥削。其中,最基本的条件是消灭私有制和消灭阶级的条件。不言而喻,这些条件同时也是消灭旧的分工、消除商品生产和价值形式的条件。但是,这些经济条件是以生产力的高度发展、高度科学化、高度社会化为基础的。如果基本上不具备这些条件,真正的科学社会主义社会是不会产生的。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所有自封的所谓社会主义,要么是现代版的原始共产主义(例如农民共产主义),要么是形形色色的假社会主义(例如民主社会主义),而最有可能产生的是国家社会主义,或者是国家社会主义和农民共产主义的混合物。我国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基础上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不可能一下子直接建立起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那样的社会主义,必须经过一定的很长时期的过渡形式。’

完全的共产主义的新的生产方式当然需要消灭阶级的条件,但在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却决不能仍然完全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必须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实行生产关系的革命,逐步改造旧的和培育新的,新生产方式的条件不是一下子具备的,共产主义新生产方式不是直接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而是经过过渡而产生的。

因此震动和影响世界的列宁和毛泽东建立的社会主义即使是有缺陷,也绝不是假社会主义。马克思说,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之间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因此也就只能是‘国家社会主义’,而不是直接进入不要国家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

马克思只是说,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之间存在一个过渡时期,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就是这样的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没有说过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前还存在一个‘很长时期的过渡形式’。历史事实是,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如果不是转上社会主义革命,不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三年过渡的社会主义改造,而是准备长期停留在民主革命阶段,建立和发展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在美蒋夹攻下,在新资产阶级迅速滋生下,新中国能否存在都是问题。可见所谓‘长期过渡的初级阶段’从理论和实践上都是没有根据的。

19,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不确切的抽象;确切地说,应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初级阶段”’

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是一个‘不确切的抽象’,而是荒谬的杜撰!其荒谬就在于,不讲阶级,告别革命,在阶级社会里怎么会存在一个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而只要发展生产力的唯生产力论阶段?其荒谬就在于给复辟的资本主义披上一件社会主义的外衣,成了众手所指的指鹿为马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后发展国家特有的和当代资本主义并列的独立的社会形态。它和资本主义处于同一个发展阶段,完成同样的历史任务,只是发展道路不同。’

马克思的五大社会形态之外岂有一个‘特有’的‘和当代资本主义并列的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怎么又成了一个‘独立的社会形态’?根据上述特征,与其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如说是资本主义的特殊形态——特色资本主义。作者在澄清马克思的经济理论上很严谨,在这里为了迁就现实就很不严谨了。

20,马列毛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唯一答案

‘社会主义一开始就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因此,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这样的问题,是不可能有唯一答案的。’

在马克思时代,‘社会主义’就是形形色色的,有空想社会主义,有杜林的伟大空话的社会主义,有拉萨尔的社会主义,有普鲁东的社会主义,等等,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这样的问题,真是不可能有唯一答案的吗?不是!最后唯一答案只能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成为国际共运的唯一指导思想。

列宁时代,马克思主义的胜利逼着他的敌人也装扮成马克思主义,又出现了修正主义的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宣告了社会主义的唯一答案是列宁主义,列宁主义成为第三国际的唯一指导思想。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篡权后,三和三全的‘社会主义’满天飞,中国原子弹一声巨响把赫鲁晓夫送下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声巨响宣告了社会主义的唯一答案是毛主义,毛主义成为当今世界革命的旗帜。

21,有力批判‘只要有利于生产力发展就是社会主义’的荒谬

‘生产力不发展不是社会主义。但是,绝不能由此得出这样的结论:只要有利于生产力发展就是社会主义。首先,在人类社会以往的不同历史阶段,都有过同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但并非具有社会主义性质。其次,社会主义不仅必须建立在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基础上,而且有区别于其他经济制度(特别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质的规定性,主要是:社会直接占有或共同占有;生产的直接目的是满足社会需要的使用价值;自由地联合劳动;有劳动能力的人均以劳动者的身份参与生活资料的分配。’

‘只要有利于生产力发展就是社会主义’的荒谬是显而易见的,但慑于修正主义的淫威,没有人敢于批判,谎言一千遍地重复,似乎就成了真理,作者在这里给予有力批判,是难得的。

总之,作者的批判是很深刻很全面的,稍有瑕疵,也是瑕不掩瑜。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批修灭资 2012-2-27 21:38
不合群把生产力的构成要素和价值搞混淆了,生产资料是生产力要素,是劳动力创造价值的条件。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资本论的?
引用 不合群3515 2012-2-27 15:57
马门列夫先生又在这里混充“理论家”了。“只有活劳动才创造价值,生产资料只能转移价值。”(第2节)谁说的?您老人家读过《资本论》吗?《资本论》第一卷202页:“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是:有目的的活动或劳动本身,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生产资料与劳动力一起,构成生产力,同劳动一样,是物质财富的源泉。这是《资本论》的一条基本原理。自己去读一读原著,再来这里充当“马x列x ".类似的信口开河和胡说八道通篇都是,不一一批驳了。我前两天告诫过马门列夫先生,不要再在这里献丑了,这位先生不听,仍要一意孤行地表演下去。非要把裤裆里的那点东西都露出来才算满意?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18:37 , Processed in 0.01466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