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一曲中国工人阶级捍卫科学社会主义的英雄凯歌

2011-10-24 15: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444| 评论: 0|原作者: 韩西雅

摘要: 有幸先读了赵剑斌同志的新作《钢城》。这是一部贯彻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优秀小说。剑斌同志以高度的政治敏锐,抓住现实生活中的这个突出典型,深入实际,有始有终,多角度地概括了事件的各个方面,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以丰富多彩的形象思维,给读者介绍了事件厚重的政治本质。作品在当今文艺领域中覆盖着浓重的资产阶级文艺思想、充满着胡编乱造、是非混淆甚至散播腐朽臭气的阴霭中,有如一股清风、一束阳光。《钢城 ...

有幸先读了赵剑斌同志的新作《钢城》。这是一部贯彻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优秀小说。剑斌同志以高度的政治敏锐,抓住现实生活中的这个突出典型,深入实际,有始有终,多角度地概括了事件的各个方面,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以丰富多彩的形象思维,给读者介绍了事件厚重的政治本质。

作品在当今文艺领域中覆盖着浓重的资产阶级文艺思想、充满着胡编乱造、是非混淆甚至散播腐朽臭气的阴霭中,有如一股清风、一束阳光。

《钢城》,已经不止是一部文学作品,它超越了文学领域,其本质已经是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针的一部当代史书,记录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史记,一部信史。有了它,就把中共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修正主义集团,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白纸黑字,逃脱不了。

《钢城》也是揭露那些走资派、修正主义集团,及在其孵化的卵翼下的新资产阶级罪行的起诉书。作品把这些社会力量,上下内外勾结,违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违反共产党的一贯宗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庄严规定,向着中国的科学社会主义制度、向着当家作主的中国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劳动知识分子、全体劳动人民猖狂进攻、疯狂掠夺、残酷剥削压迫的罪行,进行控诉。

《钢城》更是作为先进生产力、先进生产关系的代表的中国工人阶级——中国社会领导阶级,自觉起来捍卫科学社会主义英勇战斗的凯歌。作品如实地记述了工人阶级万众一心、奋不顾身,冲破资产阶级专政的镇压,组成了固若金汤的钢铁长城,把妄图吞没国有企业的恶浪挡在门外,不得越雷池一步,终于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使东钢工人阶级成为举世瞩目、钦敬的英雄阶级队伍,成为中国工人阶级的榜样。

“一滴水可以看太阳”,《钢城》以东钢和东钢工人阶级的斗争为典型,却使我们从中看到三十多年来中国修正主义改革开放的几方面重大问题。

第一,像东钢这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在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制的、国有国营的企业,是人类社会最先进、最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最有利于工人阶级、劳动人民获得幸福生活的先进企业。把它们改革掉,是完全错误的。

国有、国营企业,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由国家有计划经营管理,工人阶级当家作主,实际是劳动者联合集体占有生产资料;实行民主管理,在劳动生产过程中人与人是平等、互助、协作的关系;消灭了资本对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的剥削,根据《哥达纲领批判》的阐明,实行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相结合的原则,对于劳动所创造的新价值,除去按每个劳动者所提供的劳动量,以工资形式分配给劳动者本人以外,无论是企业的积累或国家所收的利税,最终都通过企业扩大再生产资本,职工的生活福利、社会保险和国家对社会基建、对公民的教育、卫生、文化等社会服务,以及行政开支、国防建设,全部返回给劳动者。劳动者的生活随着生产的发展,逐步提高,没有了后顾之忧。工人阶级社会主义生产积极性充分涌流,进行创造性的劳动,比先进、学先进、赶先进、帮后进、超先进,普遍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产生了职工参加管理、干部参加劳动、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生产工人、技术人员、管理人员三结合,企业、科研机构、高等院校三结合的“鞍钢宪法”,生产力大解放。企业和整个国家的经济充满生机活力,欣欣向荣。

就以东钢为例,东钢是1958年建厂的,当时是白手起家。待到改革开放时,已经有职工3.6万人,年产钢能力700万吨,80年代中期,年可完成工业总产值1.4亿元,实现利润3600万元,上缴税金2300万元。东钢所在地成了一个东发市,城区人口9万人,仅东钢在职职工和退休职工就有近5万人,加上家属,整个城区同东钢无关的人少之又少。改制前,东钢一个炉前工月工资56千元,连一个水泵工也有34千元。工人们说,东钢很大,徒步围着东钢走一圈,最快也要两小时。站在高处往厂区里看,厂房高低错落,铁道纵横交叉,就像一个巨大的钢铁公园。走在由200多栋楼房构成的家属区里,使人以为是在一个小规模的城市。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国有国营的制度下,由东钢工人阶级几代人的劳动创造的。

其实全国所有国营企业,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以上事实说明,那种认为国有企业产权不明晰、无人负责、是养懒汉的、没有生机活力、阻碍生产力发展、必须改革的观点,完全是资产阶级的偏见,不符合事实。那种以“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坚持平等保护物权,形成各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相互促进新格局”的二元论的、虚伪的、蒙人的方针为掩护,实际上是推行“国退私进”、甚至“中退外进”,硬性规定所有国有企业都要让中外私有资本进入,改成混合所有制,或者让私资控股,甚至完全改成私有制,像东钢所在省长山省省委书记莫奇志所干的那样,限定时间,把全省国有企业全部改成生产资料多元所有,实际上是把公有制根本否定,复辟资本主义,甚至“复兴”半殖民地经济,那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把东钢这样的全民所有的国有企业改为让资产阶级进入,变为生产资料多元所有,私有资本控股,甚至完全变为私有,是社会主义经济、社会主义社会的致命灾难。

以东钢为例,《钢城》的大量材料说明:

首先,宇虹进入东钢“参股”重组,实际完全是一场“空手套白狼”对国有资产的掠夺。2005年宇虹第一次进入,只把东钢的总资产评估为106亿元,将东钢参股的净资产只估为18亿元。而2006年底,东钢的总资产已达到278亿元。

其实这些数字也无从准确判断,东钢是1958年建厂,经营发展了半个世纪,大片土地不予评价,企业文化、营销渠道、技术成果等等无形资产这笔巨大财富被评估为零;就算实物资产,几座高炉,尽管使用了好些年,由于不断维修更新,依然保持七八成新,结果却被评为一文不值的零!

相反,宇虹承诺出资8亿元,这8亿元根本没有到帐。宇虹实际是空手获取东钢的国有资产。

待到2008年,东钢出现亏损,在宇虹借口退出东钢时,又根据“股权分立约定”,由宇虹拿走东钢的长山精品钢基地和东钢原有的矿山所有权,而这两处正是东钢最宝贵的优质资产。

宇虹进入东钢以后,就实行所谓的“台湾钢企管理制度”,高管实行高薪制,宇虹派来当副总经理的申玉驹年薪300万元;为了收买东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潘凤鸣,居然给他定了700万元的年薪。但申玉驹一进去,就大权独揽,把潘凤鸣完全架空。

然后就大刀阔斧地裁减职工,从原有的3.6万人,裁减为2.2万人,使1万多人失业;而对人员减少后劳动强度大大增加的职工,把工资降下来,从56千、34千降到12千元;并且动辄罚款,一罚12百元,使许多人被罚成月收入几百元,生活陷入困境。

宇虹还要从外地另招5000人进东钢,东钢职工还有进一步被裁减的威胁。

所有这些,当然引起了东钢职工的不满,逐步起而斗争。

就在这时,由于市场变化,东钢出现了亏损,宇虹也就退出了东钢。

宇虹退出,东钢工人、干部积极了起来,从20093月宇虹退出,到7月,东钢转亏为盈。宇虹又要重回东钢,并宣称要加码投资,实现控股。

这样被宇虹反复忽悠、欺侮的东钢职工,当然坚决不肯接受,就在7月掀起了这场《钢城》的大斗争,成万职工进入厂区,要求“宇虹滚出去”。对于职工斗争的怒潮,宇虹代理人申玉驹却气焰嚣张,面对工人叫嚣要把东钢工人全部下岗,并且说:三年以后就要使东钢姓申!而宇虹资方同东发市、长山省的党政勾结起来,派出了大批警察、武警、特警去镇压工人,向手无寸铁的工人进攻。长山省委书记莫奇志向宇虹老总章焕良保证,让章放心,政府对工人会该抓就抓、该捕就捕。在大量警力攻不动团结坚强的工人时,长山省领导应宇虹资方要求:在必要时是否可以向工人群众开火?省里居然向中央公安部提出了这个请示。

由此可见,那些政治上变质、完全丧失阶级立场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那个新生的资产阶级,就是这样残酷无情,为了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们真会向工人阶级开杀戒,进行血腥镇压。他们已经完全在实行资产阶级专政。修正主义这样的“改革”就是对中国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反动,必须从根本上制止和纠正。

第三,中国工人阶级不愧为先进生产力、特别是先进生产关系——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代表,是社会主义中国的领导阶级。他们既有思想觉悟,又有集体力量,通过革命,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科学社会主义制度。当有人要毁掉这个优越制度而复辟资本主义时,就起而捍卫。

东钢工人斗争说明,工人们即使在没有共产党领导的情况下,也会有积极分子带头,自觉起来,百、千、万人团结一致,形成固若金汤的钢铁长城,在武装到牙齿的警察、武警、特警的进攻面前去,巍然挺立,不容越雷池一步。把穷凶极恶的资产阶级代理人找到,迫使资方放弃他们的私有化阴谋,使斗争获得胜利,把社会主义公有的国有企业捍卫住。

东钢工人之所以能够如此,根本是由他们的阶级地位决定的。既然私企宇虹进入国企东钢,马上使他们重新沦为雇佣奴隶,受剥削、受压迫,重新陷入痛苦之境;眼睁睁看着本已当家作主的国有财产被掠夺、侵吞,使自己安生立命的基础被挖掉,他们当然要愤怒、反对、奋起抗争。

同样重要的是,东钢工人曾经在毛主席路线指引下,幸福的社会主义企业中工作、生活过;又受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论武装。有了这个实践锻炼基础、思想基础,面对国有私有,两相对比,天堂地狱,泾渭分明,自然会激起他们坚持真理、奋起为自身和中国的光明前途而坚决战斗的无比勇气。

毛泽东主席在系统地提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前夕,曾经不止一次地提问:中国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他说:“中国出了修正主义的中央,要顶住。”他还说:“我提倡造反,是反对袁世凯当皇帝那种反。”“中央如果出了军阀也好,修正主义也好,总而言之,不是马克思主义,不造反就犯错误,要准备造反。”毛主席还写信赞扬红卫兵的“革命造反精神”,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7 02:26 , Processed in 0.014615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