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论香港民主运动的主从问题 – 跟钟情网友对话

2014-10-8 21:37| 发布者: ahjoe| 查看: 1558| 评论: 2|原作者: 阿早|来自: 原作

摘要: 我们要思考的是一个运动以及结果的“主从”问题。。。中国共产党以及红军在毛主席领导之下进行斗争,不但充分地利用了当时存在在中国社会里的民主进步力量,还把主权跟资源从国际派手里夺了过来(尤其是在红军方面),1949年后成立的新中国,可以自豪的说,这是个借助了可以利用的一切力量而由中国人民做主建立和拥有的中国。。。在“主从”这个矛盾下来看香港的“民主运动”,那么,这个运动是不及格的,看看这个运动的主力黎智英 ...

论香港民主运动的主从问题 跟钟情网友对话

 

阿早 10/08/2014

 

感谢钟情网友花时间跟我讨论有关香港的民主运动问题。他(她?)的提问触及了问题的核心,也是阿早想说而直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写出的。

 

钟情网友说:

 

一个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主要是要看它的主流,它的主张,在此基础上考察它的背景,它的目的。主张和目的可能一致,也可能不一致。另外,资助占中策划占中也应有所区别。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早年发动人民革命,也有不少美国势力、国民党有识之士和很多民主党派进步人士响应和资助,不能因此就说这个革命是被这些势力利用了因此应该反对。当然,香港占中运动的性质与人民革命不可同日而语,但在当前形势下,我认为,一切有利于推翻邓江胡习资本主义剥削制度黑恶复辟团伙反动统治的运动,都是有利于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进步运动

 

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也是很多网友们甚至一般群众心理的一般想法,由于时间关系,阿早只能总结性的简单地描述一下,以作答复。

 

我们要思考的是一个运动及其结果的“主从”属性问题。

 

说句不好听的话,当年毛主席领导革命的成功是利用了国内外很多力量的,包括了举足轻重的,以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等及王明博古李德等为首的国际派。

 

国际派一直占了上风,毛主席更是一直靠边站,直到1935年的遵义会议的前夕,红军被国民党及军阀们追杀快要一败涂地式的崩溃了,周恩来等不得已才让毛主席出来领导全局,红军于是才能够起死回生,在毛主席领导之下奋斗了14年,完成了革命建国的盛举。

 

中国共产党以及红军在毛主席领导之下进行斗争,不但充分地利用了当时存在在中国社会里的民主进步力量,还把主权跟资源从国际派手里夺了过来(尤其是在红军方面),1949年后成立的新中国,可以自豪的说,这是个借助了可以利用的一切力量而由中国人民做主建立和拥有的中国。

 

(可惜的是,在197610月毛主席离世后不到一个月,国际派又背叛了中国人民,搞了第二次的怀仁堂非法政变,迫不及待的把中国从的地位又出卖到的地位,经过国际派邓小平为首以“改开”为名胡搞了三十多年,今天所有祸国殃民卖国自肥的事实应该是被所有中国人民确认的。)

 

跟这作对比的是孙文领导的国民党资产阶级革命,外来的帮助有日本,英国跟美国,从世界财团到华侨甚至黑社会(如日本的黑龙会跟美国的致公堂)都有份,但后来成立的“中华民国”却是失败的,是不为中国全体人民拥有的,不但不能拥有,主导权还是在外力手里的。国民党的中华民国,只是个从属的关系,为什么,因为主要的政策自己不能做主,到后来继承孙文的蒋介石不由自主的只能够做一个买办式的领袖,最终的命运是被中国人民唾弃了。

 

所以,在“主从”这个矛盾下来看香港的“民主运动”,那么,这个运动是不及格的,看看这个运动的主力黎智英跟李柱铭,你想想,他们是“主”呢?还是“从”?

 

香港如果有真正而自主的民主运动,阿早是磬香以求乐观其成的,但以目前的发展做理智的判断,阿早是悲观的!

 

网路上有一篇文章,阿早附录在后面以供大家参考。

 

附录:中情局、港獨勢力和內地自由派官員

http://www.wyzxwk.com/topic/zhengjing/38.html

 

 

风雨欲来:今年美高官频见港独分子

619日出版的香港《东周刊》号外披露壹传媒老板黎智英五月底曾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双方在黎智英的游艇上逗留五小时,二人前后脚离开,而与美国政党关系密切的壹传媒高层马克•西蒙,则一直在旁打点。

密访香港的沃尔福威茨是什么角色?

小布什当美国总统的时候,沃尔福威茨在国防部任负责政策的副部长。沃尔福威茨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就是美国军火巨头的代理人。所以小布什执政期间,不断推行战争政策,为美国军工企业赚取巨额利润。2005316日,小布什提名沃夫维兹出任世界银行的新行长,不久就获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批准,沃夫维兹又成了犹太金融财团的代言人。当前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策略,其重点就是在亚洲和欧洲到处制造紧张局势,包围中国和俄罗斯,利用紧张局势要胁美国的盟国购买美国军备,美国的军火巨企从中发大财。

那么这样一位犹太金融财团代言人、美国军火巨头代理人到香港见的两个人,又是什么来历?黎智英,是香港反对派势力的大财主,马克西蒙,则是职业的中情局特工。2012年底,黎智英突然由台湾撤资返港,也是配合美国人的“亚太再平衡”策略,要全力在香港推动“去中国化”,加强港独和台独交互,并且准备利用香港政改实现夺权。

西方勾结港独势力破坏我国国家安全的历史源远流长,不过近期明显呈现加强趋势。自从奥巴马上台之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确立,就已经决定要利用疆独、藏独、港独、台独等势力来遏制中国、颠覆中共政权。今年以来,美国在中东、东欧两方面的战略受阻,进一步刺激美国勾结极端势力,包括在中国扶植东突势力,在欧洲扶植纳粹势力,在中东通过与基地组织换囚来获得与基地组织的进一步合作等,向伊拉克现政权大举进攻的ISIS背后就闪现美国的身影。

今年44日,美国现任副总统拜登就在白宫会见了香港反对派头子: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和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并异常高调地表态支持香港民主派。随后美国国会资深幕僚表示,国会已接受李柱铭的建议,计划于明年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并在短期内重组已经解散的香港工作组,显示美国国会将加强对香港内部事务的介入。

随着2017年普选的临近,美国对香港事务频频加以干预。美国驻港总领事夏千福多次对香港政制指手画脚,并且扬言美国政府将继续支持香港逐步实现“真普选”。

英国也在加紧活动。去年,英国外交国务大臣施维尔在《南华早报》与《明报》发表文章,支持香港“真普选”,并许诺向反对派提供“支援”。这是英国在干涉中国内政,从中可看出,英国势力在香港并未真正撤退。港澳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蒯辙元也说,英国势力在香港有代理人,他们甚至期望通过代理人实现“还政于殖民主义”,完成“香港独立”。

黎智英:成为英美在港代理人之路

据中国新闻研究中心披露,黎智英早年是从广东偷渡到香港的穷小子,离奇结识了一个叫张鉴泉的富豪公子,并获得其支持远赴美国学习经商,期间与犹太人富豪圈有过神秘接触。这之后,黎智英成为了积极的民权斗士。

黎智英回到香港后,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并迅速同美国势力在港代理人、民主党元老李柱铭亲密战友杨森妻子李伟琴的胞妹李韵琴结婚,从此,黎智英与李柱铭,一个在政界,一个在商界,结成香港反共战略同盟,为英美利益服务。李柱铭还将黎智英推荐给了末代港督彭定康。

1990年黎智英将佐丹奴股份全部低价售出,在香港创办壹传媒集团,继而《壹週刊》创刊,开始在回归前制造大量抹黑内地、攻击共产党的消息,得到英美当局高度评价。在1995年黎智英更斥巨资创立《苹果日报》,成为反对派的主要喉舌,不过有关资金来源成疑。此后,《苹果日报》便成为了外国势力的专用宣传喉舌,服务于英美操控香港舆论、干预香港政局的目的。为奖励黎智英的忠心报效,美国政府在1995年更透过设在叁藩市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向黎智英颁授该年度的杰出民主人士奖。

英美在2001年更将这套“香港模式”复制到台湾,授意黎智英到台湾成立《壹週刊》、《苹果日报》和“壹电视”,藉此干预台湾政局,介入两岸议题,以台湾作为筹码,专门对付中国共产党。

相继创办《壹周刊》和《苹果日报》后,黎智英与各界名流接触多了起来,比如香港大学经济学教授张五常。张五常曾在早期《苹果日报》撰文诠释“苹果文化”, “肥佬黎”一时成为传媒业的风云人物。[1]

黎智英除了自己做间谍之外,身边最亲密助理Mark Simon就是职业中情局特工。据《东周刊》报道,Mark Simon其实“来头不小”:他表面上只是壹传媒集团旗下的一名高层,但据可靠消息透露,Mark Simon出身上等家庭,父亲在美国政府部门工作,他本人亦在被视为美国“外交官摇篮”的华盛顿佐治城大学毕业,其后更到美国海军服役,但负责的不是上前线打仗,而是专门做情报工作。在退役后,他曾从事航运生意,其后“辗转”来到香港从商,并加入美国商会,预计是他以 “从商”来掩饰其敏感政治身份,并方便他“自然而然”地“搭上”黎智英。

黎智英:港独势力幕后大财主

黎智英旗下的报纸频频出错,挑战传媒操守的底线,假新闻,煽情报道,恶意抄作等等,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一致反感,多次引发香港市民发起罢买以及罢读行动,且官司不断。其中,香港《壹周刊》的报道被裁定17次违法,每次罚款5千港元至14千港元不等。在台湾则被裁定违法逾4次。

这样一家恶意吸引注意力赚取眼球的媒体集团,在历经市民团体多次抵制导致广告商纷纷转投其他媒体,资金链陷入断裂窘境,2011年时,壹传媒业绩亏损超过6亿元。但壹传媒却从没因为钱的问题发过愁,还向香港反对派提供巨额政治献金。根据2011年「Foxy解密」文件,黎智英过去7年的政治献金总额约6,000万港元,献金对象是反对派政党(民主党、公民党等)、天主教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枢机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2009年,黎智英的捐款更占民主党非会员捐款的99%,占公民党的68.2%20102月“五区公投”事件期间,黎智英分别给予公民党和社民连各100万港元。黎智英充当反对派政党和政客的大金主,操控反对派政党和政客,藉以控制香港反对派乃至整个香港政坛路向,已是彰彰明甚。

黎智英的钱从何而来,令人生疑。从Foxy解密披露的信息我们知道:

1.黎智英在《苹果日报》不断跌纸,新出的免费小报《爽报》恶评如潮,广告严重不足,“壹传媒集团”要发出盈利警告,预告将出现亏损之际,他今年的捐款预算却没有收缩,基本上养起香港两大反对派政党。

2.黎智英的捐献纪录全部是英文的,交收过程十分详细而且具体,看来不光是给他自己看,还要向一些“英语人”交代。

3.纪录中经常出现壹传媒动画有限公司商务总监Mark Simon这个人,作款项交收仲介。Mark Simon出身美国情报人员,与美国政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资料显示黎智英透过Mark Simon2003~2008年经常以“壹传媒”及《苹果日报》的名义,向美国共和党其他附属右派团体捐献,金额最少24,500美元。

4.在这次外泄的捐款名单中,受助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跟他一起编辑《中国“平方”(LZ改动)真相》英文版的人,乃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Nathan),而黎安友则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董事会董事。

从这里,我们很有理由怀疑黎智英散出去的,不是他自己的“辛苦钱”,来源更很可能是美国,黎智英只是一个中转站,而陈日君又是另外一个中转站,将由黎智英发下来的钱再转发出去。例如,转发予更小、更分散的个人及团体。[2]

最新的占中与全民投票运动中,也出现了资金不明的状况。

“全民投票”网站显示,现时获得的捐款为港币836,950元,包括了主办方收到的支票、银行本票和银行收据。“全民投票”项目自2013123日启动,除了召开记者会的前夜突然增加80万元,其余一年五个月的时间里,只募集到36,950元,平均每日不足80元。可见市民和网民反应平平,但为什么总能得到不明来源资金的资助?答案恐怕只能指向英美。[3]

美国渗透香港

19日出版的《东周刊》号外披露,西方情报机构一直在香港活动,介入香港政治。其中一个较为活跃的组织,是1983年成立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

NED曾在其网页对2003年阻挠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感到自豪,指受他们的资助者参与组织“七·一”游行。其中一名董事曾任负责情报研究的助理国务卿,在民主党执政期间,盛传是中情局局长热门人选。NED为掩人耳目,曾将大部分拨款通过非政府机构发放,但这些机构均与中情局有关。

众所周知,“美国民主基金会”是由白宫创办的在全球推行美式民主的机构,它专门支持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力量从事反政府活动。“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香港反对派政党的“黑金政治”活动并非单干,而是联同或利用“全美国际民主事务学会”(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简称NDI)、“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FL-CIO)以及“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等团体从事“政治献金”活动。

另外,在香港对“港独”给予支持的还有美国的索罗斯基金会等。

NED只是中情局的爪牙之一,中情局远东地区谍报站就设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内。长期以来,中情局的情报人员以此为平台,以外交人员身份为掩护,在香港大肆进行谍报活动和“政治黑金”活动。

在回归之后,美国驻港领事馆的编制一下子增至300人,美领事馆大量收集香港及内地情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据美国政治杂志《地缘指导》披露,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人数常年保持在300人以上,更大量的情报人员在文化、商务、外交人员身份的掩护下,除搜集香港本地的情报外,还以香港为跳板,开展针对中国内地的间谍活动。

2011年“维基解密”公开的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主要是2005~2010年向华盛顿发出的近千份机密电报,证实了美国对香港事无大小,上至特首人选、民主发展,下至香港废物处理方向、电力市场是否开放、以及香港金融市场发展、香港专上教育界如何评价内地学术自由等,监察几达“无微不至”的地步,并及时呈报华盛顿。而香港反对派与美国,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美领馆职员频密与反对派广泛接触,搜集情报和意见;李柱铭、陈方安生等反对派头目亦曾多次鼓励和主动要求美国干预香港事务。

陈日君、李柱铭、陈方安生及黎智英等人,即被媒体称为反对派的“新四人帮”便经常与美国驻港总领事会面吃饭,寻求资助及要求对方提出策略性指导,拟联合“宗教”、“政党”及“传媒”三大影响力,在香港政坛上兴波作浪。

可以看出,自回归以来,香港政坛长期动荡不安,乱局的源头,香港反对派背后的银主和靠山,就是美国驻港总领事馆。 黎智英是美国干预香港事务的“黑金政治”资金链的中转站,以控制资金链上的“党链”和“人链”,指令他们充当美国的政治走狗,将香港作为反华乱港的前哨基地。

英国渗透香港

香港资深记者纪硕鸣在《秘密报告揭英国势力渗透廉署》一文中透露,香港媒体获得一份北京对港研究机构的秘密报告,名为《关于香港廉政公署目前存在问题》,报告指出廉署中上层被英国人渗透,内部通信遭监控,专员权力被架空,无从掌控运作;廉署近年一些案件具强烈政治动机,如麦齐光案和汤显明案,并欲藉汤案阻止香港和内地融合,让“特区最锋利的刀把子,插向港府与中联办”。

北京秘密报告提到,廉署属香港极机密机构,廉政专员属于这机构的最高领导,但却有人可以知道他的通讯秘密和隐私。

香港回归前夕,港英当局撤销原情报机构政治部,将原政治部人员安插到香港政府各部门和公共机构,报告指,其中不少人进入了廉署,在原政治部特工操控下,在后过渡期中英就香港问题展开错综复杂角力之时,廉署积极配合港英当时的政策,“在幕后协助末代港督彭定康做了许多坏事,更成为港英当局抗拒平稳过渡、打压爱国爱港人士的政治工具”。

报告指,监查廉署运作的多个委员会负责人大多都由传统亲英人士担任。并举例﹕“审查贪污举报咨询委员会拥有监察廉署正在调查重要案件的大权,而现任主席施祖祥,以前就是末代港督彭定康的私人秘书,其政治倾向和与英方的密切程度可见一斑。该委员会还包括了香港中电集团总裁包立贤、史乐夫等外籍人士,由他们来决定廉署是否结束某个案件的调查大权,这显然是非常不妥当的。”

从廉署历史看,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准谍报组织。当时创办人姬达(Jack Cater)出身于英国皇家空军,他在廉署的左右手就是英国军情局间谍,也是公开的秘密。

廉署内部的英国人目前都受重用,并没因为香港回归,飘扬五星红旗而被边缘化。在重要的执行处(Operation Department),至少有五名非华人的调查人员,还包括两位印度裔。但一位廉署人员说,廉署内部为英国人做事的,不见得是英国人,而华人也有可能,不能以种族来划分。

回归后英国人离开,留下的还不仅是政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4-10-9 08:55
编辑 水边
引用 ahjoe 2014-10-8 22:23
附录文理点出了邓腐党伪共卖国政权跟黎志英的关系:

【黎智英得到内地自由派官员庇护的证据举不胜举。当壹传媒走投无路,中资银行雪中送炭提供贷款助其成功上市;当其朝不保夕时,又是中资机构包括江西井冈山市政府在其报上大登广告,输送给养;当壹传媒发行量每况愈下时,深圳东莞当局就放纵《苹果日报》通街摆卖。更不堪的是,地下六合彩为祸神州,让数不尽的国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始作俑者便是曾经由黎智英旗下公司印刷的《六合皇》、《贴士皇》、《创富》,北京却任由这些蛊惑人心、荼毒同胞的马报走私到全国各地,在街头巷尾摆卖。

更有甚者,广东珠海出版社推出《我是黎智英》一书。这本黎智英自传,与邓小平、陈云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传记摆放在一起,在各大书店铺天盖地出售,网上亦可以预订。反中乱港的黎智英与中共元老们排排坐,那些当年的中共元老们若泉下有知,不知会否为自由派官员们的“解放思想”所震惊?

当壹传媒在台湾陷入人人喊打困境之时,又是北京暗中出手,幕后操纵台富豪接手壹传媒在台产业,帮其解围。壹传媒台湾卖盘,表面上接盘的是台湾多位富商,但明眼人都知道真正操盘手是北京,台商只不过是北京的白手套而已。这些富商为了开拓和扩大在内地的生意,通过购买壹传媒在台产业,给北京当见面礼。[5]

由此可看出,港独分子不单得到来自英美势力的渗透,而且得到内地自由派官员的大力庇护。同时,在明知英美大规模渗透中国、策动港独、颠覆中共政权的情况下,中国自由派官员不仅庇护中国分裂势力,却还积极支持英国,反对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的独立,这真是奇葩的外交手法,令人费解。】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0 06:43 , Processed in 0.01752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