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三要三不要

2011-11-20 10:49| 发布者: 刘金华| 查看: 690| 评论: 1|原作者: 刘金华

摘要: 三要三不要 《红色中国》新版上线,我评论说:“此次《红色中国》改版,不仅眼前一新,而且似乎看到张耀祖站长在与李民骐教授合作升起一面旗。”所以献上一支鲜花,关注了。也只是关注,还不准备立刻站拢去。昨天不小心点“路过”时碰上了“鸡蛋”,闯祸了,逼得写个评语“跑调了!”今天还要写这篇文章。 李民骐《论当前左派的几种思潮.》,排开其论正确与否,划分三派大体差不离。有红色小兵写《说说对〈论当前左派的几种思潮〉 ...

三要三不要

《红色中国》新版上线,我评论说:“此次《红色中国》改版,不仅眼前一新,而且似乎看到张耀祖站长在与李民骐教授合作升起一面旗。”所以献上一支鲜花,关注了。也只是关注,还不准备立刻站拢去。昨天不小心点“路过”时碰上了“鸡蛋”,闯祸了,逼得写个评语“跑调了!”今天还要写这篇文章。

李民骐《论当前左派的几种思潮.》,排开其论正确与否,划分三派大体差不离。有红色小兵写《说说对〈论当前左派的几种思潮〉的不同看法》发表不同观点,李民骐回以《与红色小兵同志谈几个问题》完全正常,如此切磋下去,真理可以渐渐辩明。但是此后一个回合,就跑调了。许多网民有这种毛病,争论争论地就变成两人或两群人的对攻来,越来越偏离议题。当然这里还没有发展到这个程度,不过已有张宏良宇太等前车之鉴。

我这一年多公开的总是呼吁左派要团结,今年提出联合起来迎战18大,争取重新提出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一些网友批评我是幻想,“救保派”,一些网友批评我“和稀泥”。我原以为有几个人知道我的想法,想形成一个“做派”。做太危险,有些人望而却步。想促成李宪源建议的左翼两派面对面地大辩论,早日弄清是非,结束内战,迎战18大。但是两派都不想坐拢来,看来都是要就这样隔着山头喷口沫,赚网民的眼球,并不想真的搞清楚问题,团结起来革命。

桑文英竞选,照左翼各派的宣言,应该共同支持吧?但是,尽管民主或者大众民主喊得震天响,却没有几个关心桑文英这个实际的民主斗争。这就是今天中国的网络左派。对内对外打口水战是行家里手,但是要实践,不来。

李民骐的《论当前左派的几种思潮.》,起初并没有引起我注意。一位朋友写信介绍了李民骐,还有张耀祖关于毛泽东主义的讲座。我听了讲座,从旗帜网上看到红色中国改版,于是登录了红色中国,写了评论:“此次《红色中国》改版,不仅眼前一新,而且似乎看到张耀祖站长在与李民骐教授合作升起一面旗。经人介绍和帮助,昨晚听了张耀祖站长关于毛泽东主义的讲座,其中谈及民主与造反派的关系问题。想私下交流,但是我没有张耀祖站长的邮箱。”表达了我的欣喜和支持。

就红色小兵与李民骐的论争来说,我认为双方的概念都有些不清楚。中国现在到底是资产阶级统治还是修正主义统治,是可分的吗?谁要劳神费力地去分清楚,就说明他没有弄懂毛泽东讲的“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对于“民主”,则是把形式民主与实质民主搅在一起了。红色小兵没有完全理解“民主”,李民骐也没有明白,无产阶级革命首先就是要“争得民主”,都“没有想到民主也是国家”(请读列宁《国家与革命》)。

本文完后看到xiaoliwencai的这段话:“毛泽东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正确的,也已经被实践证明是成功了的,是必须予以肯定的。失误在于,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我们没有建立起一整套符合新民主主义原则的宪政体制。这是其一。其二,尽管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我们国家就立即进入了社会主义革命阶段,但是,一定要明确的是,所谓新民主主义,绝不应该是短暂的过渡,而是一个长期的历史发展阶段。我们的失误在于恰恰违背离了这一精神,着急地跑步进入了社会主义。”我认为是严重错误的。本文不是具体讨论“民主”,不具体谈它。

我可以说,现网络左派争得你死我活、相互为敌的问题,都不过是只存在于他们头脑中,一进入实践,还是要“左右合流”一段路程。分开,是以后的事。

所以,我主张实践。在实践中,左翼中,无论是反对修正主义、反对资产阶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卖国贼,争民主,都可以走到一起;就是右翼中,有些人,从现在起的或长或短的一段路途上,也可以成为同路人。

在左与右的问题上,许多人存在着形而上学观点。左右是相对的,又是可以互相转化的。陈独秀建党前后是左派,国共合作后就转化为右派了。不少老干部过去对文化大革命不理解,后来理解了,你能不准人家转变?当假洋鬼子?

以后会不会分裂?那是肯定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历史发展规律。分裂之后,左派中一些人就会从左转化为右,而右派中一些人也会从右转到转左的阵营中来。要做毛派,怎么不懂得这个规律?

既然以后会分裂,为什么现在不能分裂呢?因为革命需要团结多数人;因为反对修正主义、反对资产阶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卖国贼,争民主,在现阶段,无论出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有共同点,没有理由现在就分裂。

现在为什么争得不可开交呢?从好的方面说,是私心在作怪,想争夺领导地位。从坏的方面说,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

左翼在现阶段就分裂,不能求同存异,说明有些人说的反对修正主义、反对资产阶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卖国贼,争民主,等等,统统这些,都是无耻的欺骗。

真左假左的问题,谁说了都不算。改革开放前,共产党人经常讲:不只是听他说,更重要的是看他的做。是驴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吵吵嚷嚷的空谈和派斗,已经使人厌倦。要争论,就面对面一个个问题搞清楚最好到实践中去,与民众相结合,拿出结果来证明。再这样,有空闲时间看热闹的就看。

最后顺便说说:红色中国的“争鸣”栏,现在还名副其实。平等对待不同的观点;乌有之乡的“思想碰撞”就名不副实,那是支一派打一派,不同乌有之乡观点的文章,不是不发表,就是审查又审查,一放行就沉在下面看不见了。希望红色中国新版新气象。希望乌有之乡克服浓厚的宗派性,真正“公平”、“正义”、“平等”、“自由”。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乌龙茶 2011-11-20 11:43
红色中国的“争鸣”栏,现在还名副其实。平等对待不同的观点;乌有之乡的“思想碰撞”就名不副实,那是支一派打一派,不同乌有之乡观点的文章,不是不发表,就是审查又审查,一放行就沉在下面看不见了。

一语中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9 22:50 , Processed in 0.01463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