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是不可逾越的必经阶段吗?

2012-3-3 09:54| 发布者: 位卑未敢忘忧国| 查看: 991| 评论: 6|原作者: 位卑未敢忘忧国

摘要: 位卑: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是不可逾越的必经阶段吗? 位卑未敢忘忧国 革命派内部若干同志有一种观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必经阶段,是绕不过的一个坎。这个观点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如果照他们所说的那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越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这个阶段,而必须经历一个资产阶级为统治阶级的民主共和国时期,那么,就根本否定了在推翻法西斯特色统治的过程中,无产阶级有掌握运动 ...
编注: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精神,我们发表“位卑未敢忘忧国”同志的这篇文章,以鼓励广大红色网友就相关理论、政治问题展开讨论。文中观点是“位卑未敢忘忧国”同志的个人观点。
 
 

位卑未敢忘忧国

革命派内部若干同志有一种观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必经阶段,是绕不过的一个坎。
这个观点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如果照他们所说的那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越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这个阶段,而必须经历一个资产阶级为统治阶级的民主共和国时期,那么,就根本否定了在推翻法西斯特色统治的过程中,无产阶级有掌握运动领导权的可能性。

请问,这种可能性不存在吗?

这种可能性如果真的不存在,还谈什么掌握、夺取运动领导权?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事实上,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是需要我们去争取的!这也正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夺取了运动的领导权,就意味着在推翻法西斯和谐统治的运动中,让运动沿着无产阶级革命的方向迈进,就会指向无产阶级专政的前途,而越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这个阶段。

稍微懂得逻辑的人,都会明白这点。

可是,持此观点的同志竟然指责我们这些反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不可逾越观点的同志,说我们是三中全会派,说我们本质上跟张宏良一样,说我们对特色抱有幻想,这是典型的污蔑!

我们反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不可逾越的观点,就等于我们反对推翻法西斯特色统治吗?

我们反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不可逾越的观点,就等于我们反对争取民主吗?

这怎么可能是等于呢?

我们为什么自称为革命派,因为对这个特色法西斯统治,我们都坚决主张用暴力来推翻!

推翻特色,与是否必须经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是两码事!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

我们追求的是一次革命,推翻特色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就是革命的战略目标。为了这个目标的实现,我们才要广泛宣传发动群众,以便在运动来临时,我们能够掌握或夺取运动的领导权。如果,内心里面断定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根本不可逾越,还有什么领导权好夺的?不都交给资产阶级了吗?——应该由资产阶级去建立那个不可逾越的民主共和国呀!

这难道不是右倾反动的投降主义吗?

这难道不是对无产阶级力量根本没有信心的表示吗?

这难道不是根本不相信群众的觉悟、上下一根筋的要为资产阶级去服务吗?

这算哪门子无产阶级革命派?!

这才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会明确高呼我们就是要左右合流。因为他们的主张的确就是为资产阶级抬轿子的!

但是,我们反对!无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不是没有失去领导权的可能性,恰恰因为这样,我们才必须更加倍的努力来开展工作,来凝聚更多的力量,有更清晰的头脑,决不能让桃子轻易地被资产阶级摘走!

不能把有失去领导权的可能性和根本没有掌握领导权的可能性混为一谈,这难道不是小学生都明白的道理吗?


下面再来谈谈民主问题。

这些同志为什么坚持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无法逾越?这与他们对民主的理解直接相关。他们认为,在法西斯特色下,是历史上最黑暗的社会,没有什么民主权利可被利用,而没有民主权利就没有革命的空间,就没有革命的可能性。只有到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时期,才会有可供利用的民主形式,革命才可以开展。

在他们的观点里,民主似乎是一个阶段的自然产物,似乎不必经历过一个民主权利由不断地实践直到被统治阶级无法不认可的过程。

这简直就是书呆子坐在屋里面想像出来的民主!

民主,在政治层面上,导师的书籍里面有多种解释。今天我们不涉及那么多,只专指为革命服务的民主权利。

这些民主权利,在现代社会,要么是宪法上都有明确的条文,要么也没有在法律上被明确禁止。也就是说,在形式上看,所有的民主权利,只要你运用,都不是非法的。在帝国主义国家如此,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也如此,在和谐特色国也是如此的。

但是,在实际上并不如此。

在哪个国家也不是由统治阶级保护着你无阻碍无限制地行使民主权利的。华尔街当然是最好的例子,想来这些同志不会说不知道。

在和谐国更加如此。他们对待上访、游行示威、罢工等等,有相当多的“维稳”措施。他们是能做不能说,不跟你在法律上去争论。

那么,是不是因为他们实质上的高压,我们就应该不去游行示威罢工上访了呢?

如果按照这些同志观点的内在逻辑,的确就不应该了——法西斯社会没有民主嘛!所以,我说按照他们的主张,实际上是取消一切民主运动。当然,我坚信,这并不是他们的本意,只是他们直到现在还认识不到自己观点在逻辑上的荒谬。

事实上,越是高压,各种民主形式的运用越突出越广泛。不管是否有革命者在组织引导,群众运动都已经开始活跃了。每年二十万起的群体事件足以说明问题。

这个群体事件,不正是群众自发的民主实践吗?

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民主权利?

就是不管你统治阶级的法律上有没有这个权利、保护不保护这个权利,人民群众都根据现实的需要去实际运用——遭到镇压,依然继续运用,再镇压,再运用,直到统治阶级终于无可奈何,或者人民群众直接当家作主。

什么叫争取民主?实际上就是实践民主的过程最终造成民主成为事实上不再被干涉的权利。

能够想象不经过这样几经摧残、镇压、流血牺牲,只要经过民主共和国这么个必经阶段,民主权利就被“争取”到了吗?



下面简单说一下导师为什么说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不可逾越以及俄国二月革命临时政府为什么会存在的问题。

按照我个人的理解(可能理解的不一定正确,恳请同志们批评),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致的,即都建立在当时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的认识程度上。

在那个时代,从未有过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即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权利、保障等等,都还只是一些宣传内容,人民根本没有实际的体验。而同样作为宣传内容的资产阶级民主也是很绚丽夺目引人遐想的,只是资产阶级民主的宣传更强大,并且似乎距离更近,所以更容易让人们接受(社会主义民主的美好程度太容易让人领会成空想和不切实际)。

所以,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恩格斯和列宁看到了人们还没有认清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欺骗性,他们在细致地向人民指出他们由于自己的期待而热烈欢迎的民主共和国的民主的虚伪性、欺骗性,并对资产阶级政府做了预言后,把实践和比较的机会交给了人民,让人民在这个他们期待、欢迎的民主共和国里,积累对这种民主的虚伪性、欺骗性的认识,印证导师们的预言,以便让人们自主地选择抛弃这个民主共和国,去迎接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民民主。

所以,在那个时代,在那个社会主义还没有变成人间现实的时代,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确是无产阶级革命不可逾越的阶段,是绕不过去的坎。

而今天,在社会主义曾经真实存在过并创造了无数人间奇迹,并且还保留在中国近三分之一人口的记忆中的今天,恩格斯说那句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人民只要根据自己关于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的真实记忆,与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虚假承诺做出比较,就可以抛弃对于所谓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幻想了。当然,要让人民群众真正的抛弃,不像这里说说这么简单,所以,我们才要反击非毛化,还毛泽东、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的清白,让人们重建对社会主义的信心和追求!



我想我对这种观点的错误的分析,已经比较详细了。语言可能非常尖锐,还请这些同志以及读者原谅。

但是要声明的是,我依然把持有这些观点的人当做同志,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恳请这些同志深思,并能抛弃错误的观点,和我们一道前进!

二〇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位卑未敢忘忧国 2012-3-4 19:50
工弩:   关于毛主席的话里,“民主共和国”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还是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呢? 当然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在国民党统治区的“ ...
你理解的毛主席的民主共和国有不当之处。毛主席的确是那样说的。但是那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毛主席所言的状况,是在蒋介石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的状态下,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代表的民主力量壮大的一个目标和展示。这和推翻蒋介石政权重新建立一个民主共和国是两码事。你能说毛主席一方面谋求推翻蒋介石法西斯政权,一方面又接受一个资产阶级领导的(作为统治阶级)的民主共和国,而共产党只是给这个代替蒋介石的资产阶级政权做嫁衣吗?
工弩兄,请您细致看看大风同志的《如何把革命推向前进?中对列宁的引述吧(我针对这篇文章的回复——致大风同志,想来你应该看过吧?)。期待你的回应 ...
引用 周承友 2012-3-4 19:04
工弩对毛主席革命转变论的理解有误。无产阶级革命需要争得民主权利,以发动群众,但并非一定要经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阶段而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后再无产阶级革命。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并没有给予资产阶级的统治权。
引用 工弩 2012-3-4 17:05
  关于毛主席的话里,“民主共和国”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还是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呢?
当然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国民大会”难道会是“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
毛主席说:““为什么强调国民大会?”因为它是可能牵涉到全部生活的东西,因为它是从反动独裁到民主的桥梁,因为它带着国防性,因为它是合法的”。“中心的东西是国民大会和人民自由”。“但目前阶段里中心和本质的东西,是民主和自由。”
  毛主席曾经把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比喻为“两篇文章”,上篇和下篇。这个比喻恰当极了!的确,在动手做社会主义那个下篇以前,必须首先做好民主主义这个上篇。在法西斯修正主义加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当今社会,真正的“革命派”首先必须是“民主派”!唯有如此,才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唯一准备。
  毛主席说:“两篇文章,上篇与下篇,只有上篇做好,下篇才能做好。坚决地领导民主革命,是争取社会主义胜利的条件。我们是为着社会主义而斗争,这是和任何革命的三民主义者不相同的。现在的努力是朝着将来的大目标的,失掉这个大目标,就不是共产党员了。然而放松今日的努力,也就不是共产党员”。 ...
引用 位卑未敢忘忧国 2012-3-4 15:00
工弩同志:
请问,你引述的毛主席的话里,“民主共和国”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还是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呢?
我坚持认为,你所引述的这个民主共和国,也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结果,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民主政权,所以毛主席给新中国定的名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和你的主张根本是两回事。
你向来的主张是,中国的现阶段革命,要争民主,就必须要经过一个资产阶级上台后的民主共和国,所以,革命者不要怕被别人称作左右合流。
你的主张符合毛主席的表述吗?
你的这种思想是非形而上学的、根据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办事?
你的确不好高骛远,因为你根本不去依靠工人阶级,而一头钻进了你的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幻想里。似乎经过了那么一个民主共和国,工人阶级就自然获得了民主、革命的空间和基础。
不过,专门为您写的文章,终于在这里看到了你的应答,的确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您是不是该转换一下思维呢? ...
引用 工弩 2012-3-4 10:49
  还是看看毛主席是怎么说得吧!
  毛主席说:“我们是革命转变论者,主张民主革命转变到社会主义方向去。民主革命中将有几个发展阶段,都在民主共和国口号下面。从资产阶级占优势到无产阶级占优势,这是一个斗争的长过程,争取领导权的过程,依靠着共产党对无产阶级觉悟程度组织程度的提高,对农民、对城市小资产阶级觉悟程度组织程度的提高。”
  “我们是革命转变论者,不是托洛茨基主义的“不断革命”论者。我们主张经过民主共和国的一切必要的阶段,到达于社会主义。我们反对尾巴主义,但又反对冒险主义和急性病。”
  在三十年代末期,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有百万的人民军队,还要主张经过民主共和国的一切必要的阶段,到达于社会主义。我们今天有什么?一无党、二无军队、三无资本,物质的力量必须靠物质摧毁。
  我们一些同志总喜欢靠理想、靠激情干革命,好高骛远,而不是靠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办事。思想方式是形而上学的,路子最终也是走不通的。那就只好让时间和事实教育大家吧!
引用 茅矛 2012-3-3 14:00
毛主席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越过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阶段,建立社会主义的新中国!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9 22:03 , Processed in 0.01527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