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空降奠边府

2015-4-5 08:4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326| 评论: 2|原作者: 中南半岛遗事(三十)

摘要: 比亚尔和布雷切斯少校都被叫到了博特将军的面前,面色阴沉的将军絮絮叨叨地对他们说了一番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的话。多年后,比亚尔仍然记得将军最后的感叹:“为什么明天不下雨呢?”

中南半岛遗事(三十)

空降奠边府

 

1953年11月19日,为了策应于第二天开始对奠边府进行的大规模伞降突击作战,法军秘密向奠边府附近地区空投了一支由25名精干的突击队员组成的GCMA分队。作为先导,他们的任务是收集越军驻军部队的情况,随时和河内保持联系,以便使河内的法军指挥部能够掌握当地的实时情况变化。不过毕竟这次作战事关重大,法军指挥部的将领们不敢把数千伞兵的命运就这么交付到这些突击队员手里。11月20日凌晨5时,在河内的白梅机场,3位法国将军先后登上了1架美制双引擎C47运输机,他们分别是印度支那法军副总司令、空军中将皮埃尔博特(Pierre Bodet),印度支那北部战区空军总指挥让德绍空军准将(Jean Dechaux)和印度支那法军伞兵部队总指挥让吉勒斯准将。这架C47运输机上安装了大功率的无线电通讯设备和足够的燃料,这几位将军将亲自担任空降前的观察员,他们的首要任务是观察当地的天气情况是否可以进行大规模空降作战,如果天气情况允许,就在伞兵部队主力抵达前几分钟在预定的空降场空投一支小分队,小分队的任务是使用烟幕弹标出空降场的具体位置。

 

3位将军的座机抵达奠边府上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6时30分了。奠边府被银白色的浓雾笼罩,这种越南西北部山区在旱季常见的云山雾海使得飞机上什么都看不见。C47开始在奠边府的山谷上空开始耐心地盘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气情况和能见度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几个将军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难道这次空降行动就要因为天气被取消么?飞机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德绍准将,这个50岁的坚韧的高个军人将决定空降是继续进行还是取消,飞机上的1个运输机司令部的军官和1个空军气象部门的人在紧张地计算浓雾可能消散的概率和时间。上午7点,初升的太阳发出的万丈光芒使得山谷上方的云层明显地变薄了,山谷中的雾气也渐渐散去!真是天助高卢!飞机上的人脸色也随着阳光变得开朗起来。气象军官走到德绍将军背后,低声地向他报告了情况,随后德绍将军又一次看了看飞机舷窗外的情况,命令飞机上的无线电报务员,立即向河内法军司令部发电。

 

7时20分,正在河内白梅机场焦急地等候的越南北部战区法军最高指挥官科尼少将接到了电报,他立即下令:开始执行“海狸行动”!

 

对于1953年11月的印度支那战区的法军运输机部队的飞行员们和地勤人员们来说,那个月的情况真是惨不忍睹。由于旱季到了,法军的各种行动明显增加,运输机部队为了支援这些行动,真是忙到了四脚朝天的地步。越北战区的运输机部队有3个中队:分别是1/64“贝亚恩”(Bearn), 2/64“安茹”(Anjou)和3/64“塞内加尔”(Senegal)中队。此前,他们一直忙着为扫荡红河三角洲西南地区越军320师的法军部队提供支援。有不少飞机甚至是11月19日晚上才飞到白梅机场的,法军的地勤人员为了能够使这些飞机能够及时赶上第二天的大规模空降,熬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彻夜维护保养这些飞机。这当然不是运输机部队指挥官让路易斯尼克上校(Jean Louis Nicot)担心的唯一一个问题。11月10日,上级向他秘密下达了定于20日进行“海狸行动”的命令。他手头有70架C47运输机,可要命的是,他没有足够的飞行员!截止到11月中旬,他总共也就只有52个C47运输机的机组和10个C119运输机的机组。他不得不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用各种方法拼凑机组成员,通过缩小机组规模挤出多余的人员,从花名册里找出曾经飞过C47的人员,甚至直接从司令部的参谋人员里抓丁(也包括他本人)。经过了一番努力,他总算是凑齐了65个机组来执行11月20日的空降任务。

 

凌晨5时,也就是在搭载着3位将军的运输机起飞后。尼克上校对那些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空勤人员进行了简短的任务简报。也就是在此时,这些空勤人员才知道他们今天要倾巢出动,对奠边府进行大规模空降。空降行动由尼克上校亲自带队,分为2个突击波。第1突击波由33架飞机组成,分为4组,由白梅机场起飞。第2突击波由32架飞机组成,同样分为4组,由嘉林机场起飞。第1突击波指挥官是福尔克少校(Major Fourcaut),他的代号是“黄色领队”;第2突击波指挥官是马帝内少校(Major Martinet),他的代号是“红色领队”,尼克上校的代号是“德克萨斯”(Texas)。2个突击波的起飞时间间隔3分钟。小组间的起飞间隔时间是1分钟,每起飞3架飞机间隔10秒钟。所有空勤人员被要求对表,因为时间必须非常精确。

 

每架飞机起飞时要载550加仑汽油。第2突击波的飞机当天必须进行第2次空投,24架飞机空投物资,8架空降伞兵。空降伞兵将在下午进行,空投时间不得超过20分钟。

 

任务简报还规定了飞行方向和高度。机群将取道170°的航线,保持2900英尺的飞行高度接近空降场。飞机一旦完成空投,就立即转向180°并且爬高500英尺,以免影响后续飞机空投。总飞行时间约76分钟10秒。随后又通报了其他技术细节,诸如爬升速度,巡航速度,导航和无线电通讯频率,等等。清晨7时,任务简报结束。

 

7时15分,所有机组人员各就各位。此时,伞兵部队和他们的装备都已经全部装载完毕。原定的启动发动机的时间为7时20分,可是一直到接近8点,在白梅机场的运输机司令部才发出“启动!”的命令。在白梅,嘉林机场的65架C47运输机的发动机几乎同时发出了咆哮,随后,白梅机场和嘉林机场的指挥塔上升起了红色的信号旗,发出了“起飞”的命令。一架接一架的运输机驶出停机坪,转向跑道,逐渐加速起飞。。。庞大的机群在机场附近进行盘旋,直到最后1架运输机起飞加入机群编队,8时15分,编队开始缓慢转向西面的航向,向着那郁郁葱葱,崎岖的崇山峻岭间飞去,树木和高山在运输机暗绿色的机身下一闪而过。机上的人员心情兴奋而略带紧张。

 

由于运输机和飞行员都不足,一次最多只能空降2个营。本来吉勒斯将军是打算一次至少空降3个营,以便彻底合围奠边府的越军部队,最好还能抓到些越军的团级干部。可眼下形势比人强。无奈之下,吉勒斯将军只能挑选了2个最精锐的伞兵营作为第一攻击波。这2个营分别是由马塞尔比亚尔少校(Major Marcel Bigeard )指挥的第6殖民地伞兵营和由让布雷切斯少校(Major Jean Brechignac)指挥的第1空降轻步兵团第2营。这2个营分别有651人和569人,齐装满员,战斗力相当强。而且配属给第6殖民地伞兵营的还有第17空降战斗工兵连和第35空降炮兵团的1个炮兵连,第1伞兵战斗群的指挥部也将和第1空降轻步兵团第2营一同实施空降。(第1伞兵战斗群的另外一个营是第1殖民地伞兵营,这个营将在下午14时实施空降。)

 

出击之前一天,比亚尔和布雷切斯少校都被叫到了博特将军的面前,面色阴沉的将军絮絮叨叨地对他们说了一番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的话,最后将军做了总结性的发言:“无论如何明天的战斗应该会成功,可是如果战局不利,我允许你们视情况保存实力并且撤退。当然如果明天天气不好的话,空降奠边府的任务也就不存在了。” 多年后,比亚尔仍然记得将军最后的感叹:“为什么明天不下雨呢?”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2个人还来不及想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被情报部门的人匆匆叫走去熟悉明天的空降场了。法军的情报部门收集了多达3000份的关于空降场的各种文件,尽管他们只能看到其中一部分等级较低的文件,可也足够让他们头大好一阵子了。精心挑选的主要空降场共有3个,都在奠边府山谷中,其中2个作为伞兵部队的空降场,1个作为物资的空投场。

 

比亚尔少校的部队预定空降场被命名为“娜塔莎”(Natasha),布雷切斯少校的部队预定空降场是“西蒙娜”(Simone),物资空投场被称为“Octavie”。其中“娜塔莎”很快就将称为奠边府法军在未来数月的主要空投场。“娜塔莎”位于奠边府村西北约200米,长3900英尺(1300米),宽1350英尺(450米),是一块南北走向平地,上面有些半干不湿的稻田,大片的灌木丛,还有一条小溪从这块平地中央穿过。原先在奠边府的小机场就只有1条土质的跑道。在空降场东面大约300米处。1953年6月29日,第80海外侦察中队对奠边府进行了空中侦察,拍摄了大量的照片。根据判读,法军确认了奠边府中央的茫清村里大约有112座房子,分布在大块的田地之间,2条主要公路从村子旁边经过。南云河(Nam Yum)蜿蜒曲折,穿过山谷,为奠边府带来主要水源,这条河最终将汇入湄公河。

 

“西蒙娜”空降场在南云河的另外一边,在茫清村东南大约400米处。这里散布着一系列稻田和矮丘,未来这里会成为奠边府中央区的主要据点群。“Octavie”空投场在南边很远的地方,距离2个空降场都有相当的距离。主要是为了防止在空投物资时砸到人(100磅1捆的带刺铁丝网和200磅一包的大米是直接从飞机上扔下来的,要是被砸到的话必死无疑)

 

在了解了一些大致情况后,比亚尔少校于当天18时召集了营里的军官通报了明天的任务简况,出于保密的原因,奠边府这个名字压根就没提到。大家只是被提醒:要准备进行寒区作战。经验丰富的军官们都知道这是要准备在越北地区进行一次行动了,可Allaire中尉明显对此一无所知。第二天他在自己的迷彩战斗服里只穿了件睡衣就出发了,结果是他不得不靠着这套单薄的衣服在越北高原和丛林的苦寒之地煎熬了3天。要知道,虽然越南北部地处亚热带和热带,可是在越西北和老挝那丛林茂密的高原地区,冬季的气温最低可到华氏30°(约零下1摄氏度)!

 

第6殖民地伞兵营预定作战计划是以第1连在着陆后迅速占领空降场西面地区,同时向奠边府北方展开警戒;第2连控制住整个空降场并且占领茫清村(Muong Ten);第3连协助第1连完成任务并且在奠边府东北方展开警戒;第4连则奉命在更远的北面建立警戒阵地屏护空降场,营部和各连连部以及配属的迫击炮将在空降场南边的角落里占领阵地。

 

相比之下,布雷切斯少校的任务要简单很多,他的部队只需要向西北方向推进,一直杀进茫清村和第6殖民地伞兵营会合,确保不会有越军部队向南突围就可以了。同时他的部队还需要策应一同空降的第1伞兵战斗群的指挥部。所有参战伞兵接到的命令就是尽快跳伞,因为C47运输机的最低时速是105英里,而通常机上的25名全副武装的伞兵全部跳完伞需要2分钟,这2分钟足够飞机飞出约3英里。这意味着伞兵们将散布在广大的区域,远远超出空降场的范围,而且收拢部队将费很长的时间。

 

当庞大的机群隆隆地出现在奠边府上空时,已经是上午10时30分了,阳光将山谷里的雾气完全驱散。现在的山谷能见度良好!10时35分,各机上的绿色跳伞信号灯亮了!上千伞兵立即潮水般地从65架运输机的舱口涌出。

 

1953年11月20日,星期五,奠边府居民又迎来了一个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的清晨。这里的13000名居民在过去的几年里是见惯了“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情景,什么三色旗,太阳旗,青天白日旗,红旗。。。每隔一段就会在茫清机场的旗杆上升起。1952年11月30日,越军一部轻取奠边府,这里现在是越军第148独立团的地盘,该团下辖900、910、920和930共4个营。不过在战斗打响的当天,奠边府只有148团的团部和910营一部驻扎在这里,这是法军情报机关掌握的情况。不过法国人不知道的是,920营的226机炮连也在奠边府,该连装备有迫击炮和无坐力炮。

 

就在2周前,该地的越军实力甚至还更强些,来自351工炮师675炮兵团的1个炮兵连和320师48团一个连的也在奠边府。该部在“海鸥行动”中遭到法军重创,需要在此休整。而且奠边府这里开阔的地形也为重武器射击训练提供了有利条件。当然,在法军开始“海狸行动”的时候,这2个连已经离开奠边府了。幸运女神当然不仅仅照顾法国人,越南人也同样受到了幸运女神的垂青。当法军大机群杀气腾腾地飞抵奠边府上空时,越军的主力没有在茫清村中央,而是在村外靠近“娜塔莎’和机场跑道的地方出操训练或者出任务去了。

 

为了不让法国人利用机场,越军在机场跑道和附近挖了1200多个深坑。而且在“娜塔莎“附近还部署了机枪和迫击炮阵地。早晨一架孤零零的C47在空中长时间的盘旋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越军的警觉,这明显是架运输机,而且还是来执行侦察任务的,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虽然这飞机盘旋的时间也太长了些。村民们也和往常一样,出门开始一天的辛勤劳作。

 

突然间,在湛蓝的天空中出现了黑压压的大机群,紧接着,无数的白色降落伞顷刻间就布满了整个空域。盆地中的人们全都惊呆了。越军部队在稍微清醒后就立即开始组织对空火力射击,第6殖民地伞兵营的军医安德烈上尉,被一发子弹直接击中前额,当场阵亡。另外一名伞兵在跳出机舱后,主伞没有打开,备份伞也被主伞缠住无法打开,结果直接砸在地上,摔死了。他们2个人成了法军在奠边府的第一批阵亡者。越军继续趁着伞兵还在空中无法有效还击的时候猛烈射击,奠边府的初战打响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5-4-5 08:48
中南半岛遗事长篇连载的第一篇从这里开始: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24865
引用 远航一号 2015-4-5 08:48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6 21:34 , Processed in 0.02295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