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论“二次革命论”的荒谬性

2016-8-22 22:3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16| 评论: 2|原作者: “人民战士”

摘要: “二次革命论”如其鼓吹者所言,当今中国的无产阶级力量薄弱,甚至不能成为一只政治力量与官僚资产阶级博弈,因此只有依靠一般资产阶级的力量达到推翻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所以必先进行民主资产阶级革命。
论“二次革命论”的荒谬性


        作者:人民战士



“二次革命论”如其鼓吹者所言,当今中国的无产阶级力量薄弱,甚至不能成为一只政治力量与官僚资产阶级博弈,因此只有依靠一般资产阶级的力量达到推翻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所以必先进行民主资产阶级革命。那么从这得到的结论是:在他们呼吁的这场民主资产阶级革命里无产阶级是没有领导权的,甚至也没有其阶级的独立性,而只是充当炮灰的角色,为新兴的资产阶级统治去打江山。

“二次革命论”者认为当今中国社会革命必先经过民主资产阶级革命阶段,然后在民主资产阶级社会形态的基础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其理论和历史根据有二:其一是列宁的“二种策略”以及相关文章摘要,其二是中国曾经发生过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那么我们很有必要对此“根据”进行分析:

列宁在其《二种策略》的文章确实谈到了在一个封建农奴制国家里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可能要先经过民主资产阶级革命的阶段,但文章也同时强调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领导权与独立性,既这样的民主资产阶级革命必须要由无产阶级来领导,无产阶级在这样的革命中有其鲜明的独立性,不为任何阶级所融合所利用,恰恰相反,是利用其它阶级的力量达到革命的一个进程。其它阶级也是被动地为无产阶级所利用,这个被动性表现在:如农民阶级只有在失去土地或生存基础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参与革命的进程,小资产阶级同样要是在封建官僚的统治下无法生存才会选择与无产阶级同一段路。

我们同时也要注意到“二种策略”指导下的社会背景,既当时的沙俄是封建农奴制的社会,资产阶级尚处于萌芽和起步阶段,资产阶级的生产力被封建农奴制所囿不得发展,要冲破这个旧的生产关系,资产阶级故而产生出革命性。

无产阶级在封建专制的社会更有革命的要求,这个也是俄国“二月革命”的前提。随着无产阶级自身和外部条件的转化,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也可以在封建专制的社会形态里直接进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这就是列宁在“四月提纲”里讲到的,也为“十月革命”所证明了的历史史实。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二次革命论”者摘抄导师理论的“微妙”之处,断章取义,别有用心也。
再谈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由无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是在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形态下发生的革命,革命的目的是推翻封建和帝国主义的统治,以求得建立一个由无产阶级领导的尚保留有资产阶级生产方式的人民民主国家。在这里,我们同样看到的是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和独立性。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及联合所有的阶级等等都是必先保持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和独立性基础上的团结和联合。抛开无产阶级的领导权以及独立性而妄谈民主资产阶级革命,实际上是将无产阶级作为资产阶级的炮灰。

再谈主要矛盾的说法。

“二次革命论”者强调的中国主要矛盾是官僚资产阶级与人民大众的矛盾;首先我们看到这个提法里一个是官僚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而存在的概念,而人民大众是一个什么概念?包括有哪些阶级?这个提法里的阶级与人民大众是一个可以比较的概念吗?由此知道这个提法概念的混淆。

我们知道我们当前的社会是一个有阶级的社会,在一个阶级社会,人民大众是分为各种不同的阶级。
当前我们社会主要的阶级阵营无非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

“二次革命论”者把资产阶级划分为官僚资产阶级与一般民族资产阶级,认为官僚资产阶级与这个一般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同样也是主要矛盾,因为他们所说的人民大众就包括有这个一般的民族资产阶级。

我们知道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是在这30多年改革开放的资本主义复辟过程里诞生的,这个民族资产阶级从其出生到成长壮大无不是在当今官僚资产阶级的呵护和培育下完成的,且还在继续着。他们二者的关系纯属“父子”关系,相互依存,相互利用,甚至是唇齿相依的。只要不是瞎子,不是脑残都可以看得出这对“父子”的实质。

同时这二个阶级也存在着局部利益争夺的矛盾,但是这绝对上升不到你死我活的主要矛盾上。阶级的同一性与阶级的本质还有中国的特点决定了他们必须是“同甘共苦的”难兄难弟。由此试问:这二个阶级又何来主要矛盾之说?
中国民主资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分析。

我们知道资产阶级革命的前提必须是封建主义的生产关系阻碍了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才可以发生的道理。

“二次革命论”者既然确定当前的主要矛盾是“官僚资产阶级与人民大众的矛盾”,那就是说当前的社会已经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了;其实不用多说,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我们都知道当前社会的性质就是资本主义。

在这个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占据了统治地位,生产关系也极大地迎合生产力的发展,这个从特色政策的不断推陈出新就可以得到事实的印证;那么试问:这个民族资产阶级又何来革命的动力?

资产阶级革命无非是想通过对封建制度的革命达到资本无限扩展的自由,资产阶级把这种资本的肆虐自由称为民主。那么我们再看看当今中国资本的扩展状态,有数据显示的是民族资产阶级与外来的资本以及官僚资本以呈三分天下之局面,这个局面并且还正在政策的引导下使得民族资本成分继续扩展着;这些真实的现实,然道他们还不够说明民族资产阶级的自由?也由此我得到的结论是民族资产阶级没有革命的可能。

革命是什么?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然道说资产阶级也要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这个说法,你相信,我是不相信的。

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层面分析,我想问问“二次革命论”者,你们忽悠无产阶级去参与的这个民主资产阶级革命,岂不是认为目前的民族资产阶级发展还不够充分?还不够壮大?

其实,也正如“二次革命论”者所言,这个革命《如果能称得上是革命的话》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求得一种资产阶级的民主,这个民主是与当前的专制而言的;并且说在资产阶级民主的状态下,无产阶级就有革命的可能,安全性更高些,具体表现在游行,罢工,集会,结社等方面。

从理论上说,民主是带有阶级性质的,既有资产阶级的民主那就绝对没有无产阶级的民主,反之亦然。
再从当今世界各国的历史与现实来看,在那些所谓的民主资本主义国家,那里的无产阶级何曾有过无产阶级的民主?游行示威罢工结社不一样被资产阶级无情镇压吗?那么反观我们中国的社会现实,即使没有“二次革命论”者所说的资本主义民主自由之权利,中国的无产阶级不是一样在游行罢工示威结社吗?当然受到的镇压与那些民主资本主义国家一样一样;既然天下的乌鸦一般黑,那么这个资产阶级的民主对无产阶级而言又有何种好处呢?
在这里,我们还得强调毛主席所说的:中国的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就是法西斯上台;毛主席还说:在中国是搞不了民主资本主义的。



毛主席所言,无不是在理论上科学地指明了中国社会的发展,同时雄辩地认证了“中国是搞不了民主资本主义的”的真理。
综上所述,“二次革命论”既不符合导师们的理论,更不符合中国社会现实,其盲目地套用历史,以摘抄导师理论的片言只语,杜撰出这么一个“二次革命”的理论,妄图以此来指导当前和未来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二次革命论”的实质其实也就是推进政改的进行,以期求得专制统治的下台,换取民主资产阶级的上台,进而推行其宪政民主的资产阶级国家形式。那么对这样的民主资产阶级愿望还需要无产阶级去参与吗?显然是不需要的,人家“父子”阶级正在心平气和地商量着,只是轻重缓急,步调快慢的问题了。如此的明了的社会现实还需要“二次革命者”再度声嘶力竭地鼓吹和忽悠吗?省省力吧,不久的时间内,宪政民主的资产阶级制度形式就会到来。不过我们还是要提醒的是:换汤不换药的形式变换即使是特色那也不是社会主义,即使是宪政那也绝对是专制的资本主义。

对“二次革命论”的分析,我们不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二次革命论”与“救党保国”论实出一辙,都是为了保护和延续资产阶级的统治。
“二次革命论”该休亦。
那么,无产阶级的革命该如何进行?

俄国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已经为中国的无产阶级以及世界的无产阶级指明了革命的方向,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只要把马列毛主义理论结合社会发展的现实,勇敢地参与到这个伟大地革命实践中来,那么就一定能使无产阶级革命获得最后的胜利。


人民战士
2012-8-25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子_云 2016-8-23 00:58
这个我们在去年批判洛阳会议派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忽悠人民跟着资产阶级搞宪政,完全是符合国际垄断资本利益的。

今天还可以补充的是,这么干,完全是和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民大众运动(如占领华尔街、黑夜站立、等等)脱节对立的。
引用 燧鸣 2016-8-22 23:19
责编:燧鸣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5-21 08:44 , Processed in 0.02049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