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三)

2016-11-9 02: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77| 评论: 1|原作者: 流波

摘要: 毫无疑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新观点其实就是走向了传统观点的背面,与其说是“新”观点,还不如说就是想方设法“论证”推翻老观点。看看这些标题,就充满对传统观念的逆反和“火药味”。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三)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暨西路军76周年祭

    把流波给《碧血黄沙 白骨青山》一文按语做为引读:郭建波同志关于“关于红西路军问题的历史考察”一文十分详尽剖析了这一历史问题,鲜明的回答了改革开放以来一些站偏了立场、 带 上了有色眼镜反扑历史上已经做出了相对正确结论的关于红西路军问题上的歪理邪说、是目前这方面较详细、全面的文字说明。红西路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红军大规 模长征结束后张国焘西退 路线与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以(黄)河东建立起全民抗日为起点承担起民族解放义务的大格局思维分歧产生的悲剧;也就是说,三大红军主力到达西北后,红 军是坚持河东抗日前线还 是完全向西北退却面临中国共产党、红军和中华民族命运的选择;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河东开辟中华民族新命运,而红西路军(由红四方面军组成)主要领导 表面上向中央毛主席请示 ,实际上却始终执行国焘西退路线,加上思想上依赖远方产生惰性(苏联援助,实际竹篮打水),军事上不执行毛主席“不打阵地战、消耗战和击溃战”、打歼灭战 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甘、 青二马)、建立根据地的一系列指示,在逐步损耗、失败的过程中始终不愿反省,三次丧失折返河东的机会,最后导致全军覆灭的悲惨结局。

    20世纪80年代至今开始了对传统观念的全面冲击

    20世纪80年代初的学术“叩关”与“守关”。20世纪80年代初, 朱玉奉组织之命,帮助徐向前元帅整理回忆录;1980年12月2日,朱玉以“竹郁”笔名写成《“西路军”疑》一文,就西路军西渡黄河、建立永(昌)凉 (州)根据地、拒绝东返等问题提出看法,向传统观点发起了挑战;不久,该文报送到邓小平那里,引起他对西路军问题的高度重视,将此文批给李先念研 究;1981年3月,朱玉写了《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西路军问题初探》一文,他把这篇文章寄给了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担任研审任务的人员写 出长篇文章,作出了不接受新观点的反驳回答;于是,朱玉又写了《被否定的历史和被历史的否定》一文,进一步详谈自己的论点和论据,来捍卫自己的观点。【李 庆英。《二十五年来西路军问题研究综论》,湖北行政学院学报,2005 年第5期,P(54)】1982年,国防大学教授丛进写了《对‘毛选’中有关西路军的一个断语和一条注释的辩疑》一文,认为:《毛选》中的这个关于西路军 的断语和注释与史实严重不符,“于是断定,这个断语和注释不是演讲当时的话语与意思,是后来加上的, 行文上则脱离了当时特定的历史时限。由此,我们今天以这些说法作为历史研究和教学的依据,是违背历史真实而站不住脚的。”【丛进。对‘毛选’中关于西路军 的一个断语和一条注释的辩疑[ J] 党史研究资料1983 年第9期。】。朱玉写的《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西路军问题初探》和丛进写的《对‘毛选’中有关西路军的一个断语和一条注释的辩疑》同时发表在《党史研 究资料》1983年原第9期上,但这一期杂志随后又被《党史研究资料》编辑部发通知收回,西路军的研究也因一度受到有关方面的干涉暂时陷入低潮。【李发 红。《改革开放以来西路军问题研究回顾》,河西学院学报 2008 年第 3 期,P(35)】

    陈云晚年的“心愿”。据《陈云年谱》记载: 1981年11月22日, 陈云同李先念谈起西路军问题, 指出:“这个问题不能回避。西路军过河是党中央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而决定的,不能说是张国焘分裂路线的产物。”【陈云年谱:下[ M].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0.(P282)】不久,陈云再次同李先念谈论西路军问题。李先念提到邓小平去年批给他看的一篇有关西路军问题的文章。陈云说:“西路军是当年根据 中央打通国际路线的决定而组织的。我在苏联时,曾负责同他们联系援助西路军武器弹药的事,而且在靠近新疆的边境上亲眼看到过这些装备。西路军问题是一件和 自己有关的事,我今年七十七岁了,要把这件事搞清楚。”【陈云年谱:下[ M].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0.(P291)】

    李先念的“说明”和给小平的信。于是,李先念根据陈云的建议,组织人员查阅了大量历史档案,于1983年初写出了《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 《说明》指出:“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央军委领导之下,重要军事行动也是中央军委指示或经中央军委同意的。因此,西路军的 问题同张国焘1935年9月擅自命令四方面军南下的问题性质不同。西路军根据中央指示在河西走廊创建根据地和打通苏联,不能说是执行张国焘路线。”【陈铁 健。从新本《中国共产党历史》看红军西路军历史真相[N].北京日报, 2002-12- 02.】1983年1月5日,陈云看过“说明”及所附几十件电报后, 委秘书电告李先念办公室,说可送小平同志。同年3月8日, 陈云又就西路军问题致信李先念说:“你写的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和所有附件, 我都看了两遍。这些附件都是党内历史电报, 我赞成把此件存中央党史研究室和党的中央档案馆。可先请小平同志阅后再交中央常委一阅。”【陈云年谱:下[ M].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0.(P318)】1983年3月12日,李先念给小平同志一信说:“送上《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和陈云同志的批语,请阅。您在一九八 一年十月三十日,曾将竹郁同志写的《‘西路军’疑》一文批给我看,我又送给了陈云同志,因为陈云同志对西路军的问题有些了解。他看后要我写份材料存档。由 于我对当时的全面情况了解不多, 四十多年来又没有研究过,对重要历史事实根本不清楚。近一年来, 我花了点时间回忆,又派秘书查阅一些历史档案,才写出这份材料,并请(徐)向前同志看过。请您审改后,可否按陈云同志的意见处理。请予指示。”【丛进。西 路军问题的提出和解决[ J].炎黄春秋, 2005, (5)。】不久,邓小平在李先念写的说明和附件上批示:“赞成这个说明, 同意全部存档。”【陈铁健。绿竹水南集[C].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 2003. (P58)】

    新旧观念的激烈交锋。尽管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朱玉、丛进等为代表的学术文章就西路军的争论问题提出“新解”或对1951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中关 于西路军问题的注释进行质疑,但由于这些文章只限登在党史研究的内部文稿上,李先念的《说明》和中央常委的批示也局限于存档,所以中央关于西路军的“新结 论”并不为史学界及公众所广泛知晓,整个80年代仍是传统观点占据主导地位的时期。如有的文章认为,“西路军的形成,从根本上讲是张国焘右倾逃跑主义路线 的产物, 这已是历史的定论”【董汉河。张国焘路线对红四方面军西路军的影响[J].青海社会科学, 1984,(4)。】;当时维护传统观念最具代表性的当为叶心瑜编著的《西路军问题资料选编》。该文近六万字,选编了大量相关电文和回忆录,并将张国焘的 相关回忆录作为附录,资料丰富,观点鲜明: 1、张国焘早在1935年就有向青海、宁夏、新疆等地退却的意图,党中央曾多次指出他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2、中央为了完成宁夏战役计划,曾提出由红一方 面军一军团、十五军团、二十八军等部队进行西征的作战部署,但这与张国焘西渡黄河,退却到青海、新疆等地的主张有原则不同。3、中央同意三十军西渡黄河并 指定在靖远、中卫一带活动,是为了配合宁夏战役计划;而张国焘要三十军西渡黄河向甘肃西北、新疆退却。4、张国焘在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命令四方面军西渡黄 河是违背中央战略意图的。中央只是在张国焘已令三十军、九军、五军渡河西进造成既成事实的情况下,才同意组成西路军的。中央一再电令西路军不要西进,而要他 们配合黄河东岸红军作战;直到西路军惨败,无法东进时,才令他们转移到新疆去。5、中央当时提出的打通国际路线的设想,是从宁夏北进,与外蒙、苏联接通, 而不是西进新疆。共产国际当时批准的也是这条路线。6、西路军西渡黄河是继续执行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错误的结果,西路军惨败宣告了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错误 的最后破产。7、西路军广大指战员在西征过程中艰苦卓绝、英勇奋战的事迹是可歌可泣的,将永载史册。【叶心瑜。西路军问题资料选编[J].党史参考资料, 1981,(1)。】而冲击派有所突破的是,80年代中期,曾任西路军总指挥的徐向前用三年时间写成《历史的回顾》一书,为“新观点”提供了“炮弹”。如 198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陈铁健根据《历史的回顾》一书所披露的西路军的史实等撰写了《论西路军———读徐向前〈历史的回顾〉札记》在《历史研 究》上发表,“引起了党内高层的反应”。【李庆英。《二十五年来西路军问题研究综论》,湖北行政学院学报,2005 年第5期,P(55)】为此,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的胡绳在院里召开了一个小会,宣读了杨尚昆、李先念和邓小平等同志此前关于西路军问题的批示;然后 说, 研究无禁区,作者在研究中没有犯什么错误,这类问题中央已经有了意见,我没有向你们传达,责任不在你们。【张海鹏。胡绳与近代史研究所[J].历史研究, 2002, (1)。】由此可见,在20世纪80年代,西路军问题在史学界还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同时也说明了当时新旧观点交锋的激烈。

    李先念怒发冲冠迫改党史。1991年,人民出版社即将出版《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但书中对西路军只写明是“奉命”西渡黄河,而没有写明是“奉谁之 命”——是奉张国焘之命还是奉中革军委之命? 在该书出版尚未发行之际,这一问题引起了重大争议。李先念在读到书中有关西路军的这部分文字后感到吃惊而愤怒,于1991年7月8日给中央有关负责同志写 下了一封信。信中说:“一九八二年, 我受小平、陈云同志的委托,花了近一年时间组织人查阅了大量历史档案, 一九八三年初, 我写了《关于西路军几个问题的说明》。大量史实证明: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央军委领导之下,重要军事行动也是中央军委指示 或经中央军委同意的。对此, 小平、陈云同志都作了批示,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都已圈阅。”“我满以为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今年初我特意要来此书稿中关于西路军的一部分文字, 胡绳同志告诉我还没有最后定稿,我又满以为中央党史研究室一定会遵循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一定会注意到中央同意了的党史研究中的最新成果。万万没有想到竟 写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坚决要求:最少应该加上‘奉中革军委命令’几个字。”【马长虹。李先念关于西路军的一封信[N].北京日报,2004- 08- 23.】李先念的愤怒使人民出版社不得不对《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中关于西路军的叙述进行了修改:“根据中革军委命令,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于24日夜 渡过黄河;随后,第九军和红四方面军总部及第五军也渡过黄河, 准备执行宁夏战役计划。”【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M]草案。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P 419)】

    充满愤懑的标题饱含对传统观念的逆反心态。毫无疑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新观点其实就是走向了传统观点的背面,与其说是“新”观点,还不如说就是想方设法“论证”推翻老观点。看看这些标题,就充满对传统观念的逆反和“火药味”。如朱玉写的《“西路军”疑》、《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西路军问题初 探》、《被否定的历史和被历史的否定》,丛进写的《对‘毛选’中有关西路军的一个断语和一条注释的辩疑》(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主办:《党史研究参考资 料》,1983年第9期)、《西路军问题的提出与解决》(炎黄春秋2005年第5期),陈铁健于2003年5月发表于《新阅读》(下旬刊)的《红军西路军 历史拨云见日》,李庆英《西路军历史遗案澄清始末》(文史精华。2007.10,总第209期),李菁的《西路军:那段曾经被遮蔽的历史》(《人民文 摘》,2010年09期)……等等。如果说这方面的一些早期文章,其行文、观点虽然带着“愤懑”却还总归处于弱势,试着一步步向传统观念“冲击”;则随着 政治因素的介入,仿佛“新观点”已经是“咸鱼翻身”、今非昔比,俨然站在学术的“制高点”——无需辩证了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1-9 02:32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流波在这里揭露了陈云、李先念、徐向前等“老革命”如何为了一己私利、配合邓小平充当了反毛急先锋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6 20:40 , Processed in 0.0171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