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十六)

2016-11-25 10:2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928| 评论: 1|原作者: 流波

摘要: 陈昌浩的这个反思认真的成分多,也是失败后回到延安良心发现下的产物,与徐向前那个错了50年后还不知错在哪里价值是不一样的。徐向前只顾一个劲儿往西赶,往西越快越危险,也就惨败得越快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十六)                        

    ——暨西路军研究正本清源最新成果

    对11月17日徐、陈至红军总部和军委电报的分析。1936年11月17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红军总部和中革军委,述说“以当时情况,是否我们控制肃州、甘州在手,由远方负责与我们打通,还是我们主力进入玉门、安西,或到新疆,才有办法。如打通远方为主要任务,我们现在地区创建根据地不能不居次要地位。” 【《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128页】这个电报,充分反映出西路军总部对在河西走廊征战的几个盲区认识:盲区之一就是对共产国际对当时红军的援助的复杂性、随意性几乎没有意识,电报要求中央赶紧与共产国际联系,然后西路军就火速去新疆得到了苏联武器的武装,然后耀武扬威回过头来杀个回马枪轻而易举就将马敌打垮了;在这个盲区认识的基础上,几乎就没有思考要在河西走廊落脚,无论得到不得到远方援助,都必须重创敌人,很好的保存实力和创建、巩固根据地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又在这一层盲区上就更不会思考在河西走廊这个特殊地方特殊因素下只有在走廊的中部也就是永昌、山丹相连地域是最佳根据地创建区域,如果不思东返,又不能入新疆,则红军要想生存发展,就必须坚守中部所建根据地,不到万不得已是决不能随意离开西去的……

    对徐向前与陈昌浩关于在永昌、山丹建立根据地分歧的分析。西路军领导人徐向前和陈昌浩在建立根据地和继续西退方面存在重要分歧:陈昌浩主张在永昌、山丹地区建立根据地,而徐向前主张继续向西退却,打通苏联,获得武器装备。徐向前回忆:“假如西路军渡河后,抓住战机,乘虚而进,照直往西打,取得武器、弹药,如虎添翼,回师横扫而东指,有没有可能呢?完全有可能的。指导思想不同,方法不同,结局会大不一样。这不是‘事后诸葛亮’。我那时就是这种意见。”【《历史的回顾》 徐向前著,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一九八八年十月第一版,第448页】徐向前《历史的回顾》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作品,这个时候写的回忆录正值在西路军问题上全面向已经做出历史结论的传统观念全面质疑冲击阶段,所以徐的回忆可能自觉不自觉入了一种“把责任推给中央,如何对自己有利”这样的状态;另外,就是确实是当事人当时的想法,这是我们要做辩证思考的。徐向前及其文职秘书在写这段话语时充满了自豪感--认为自己当时是正确的,无论陈昌浩或中央要西路军在这个地方建立根据地是不对的。这节话与上面分析的11月17日徐、陈电请红军总部和中革军委的电报是一样的幼稚可笑的,只是在50年后再写出来,还如此信誓旦旦,更显可悲和滑稽罢了。当时中央和毛主席一直在和共产国际联系,从综合反馈得出,苏联援助就是能迅速到位,也要几个月,所以在1936年11月25日电告西路军,在三个月之内不要指望远方,要靠自己团结奋斗,打开局面;接着12月6号,又提示苏联援助要二个半月后才能到位,那么,请问徐总指挥,你“……渡河后,抓住战机,乘虚而进,照直往西打……”是打到哪里去取得武器、弹药呢?再者,假如你打过去了,又不许进新疆,一路打到如此荒漠地带,后面马家军把关一堵,你就是破了国际禁令进入新疆,如果粮草不足,不要说敌人攻击,你自己就陷入绝境了,是去喝西北风和吃沙子呢?但奇怪的是,在五十年后总结经验,还是这样连基本的逻辑关系都没有思虑和理顺,则以这样的思维指挥当时的西路军,又不理解和听毛泽东的正确指令,不败不惨就不正常了。再看徐的回忆:“陈昌浩满有把握,劲头十足,要建立永凉根据地。我呢?不以为然,对中央要我们停止西进的意图,百思不得其解。我对陈昌浩说:现在可得好好估计形势哩!九军被搞了一家伙,马家军整天进攻我们,毛炳文部又要西进,形势和过去大不相同,弄得不好,我们还得吃亏。陈昌浩却漫不经心地说:现在形势大好,马家军被我们基本击溃,有什么可顾虑的?!我听了这话,真是火冒三丈。我说:什么叫‘基本击溃’?基本击溃敌人有个标志,就是我们转入进攻,敌人转入防御。现在恰恰相反,敌人在进攻,我们在防御;敌人是优势,我们是劣势;敌人有后方,有补给,我们没有。你这个结论,根本站不住脚。”【《历史的回顾》 徐向前著,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一九八八年十月第一版,第424页至425页】也就是说,陈昌浩感觉到在此建立根据地是对的,是与中央指示一致的,而徐却认为不对,并且是对“中央要我们停止西进的意图,百思不得其解”;当然,徐对陈认为“基本击溃”了马家军进行的分析是对的,也许徐向前确实对一些政治、大格局敏感性不够,这对一个指挥员来说是要命的,需要有能人来引导。再看陈昌浩回忆:“西路军当前任务之如此巨大,不击灭‘二马’至少给予严重与基本打击,迫其一时停战是不能完成‘接通远方之任务’的,然在当时我们有着这样的估计:A、以敌力及地形对敌之优势,毛炳文部之继进,不愿在凉州以东与敌作不利之决战;B、以为相当团聚兵力接次或集结前进,在极力讲求避免决战条件之下,可以先进入甘肃、玉门、安西,先接通远方得到补充再与二马决战;C、企图执行限期占领甘、肃二州与安西之任务,而惟恐损失实力不能按期完成任务。这样观念,若有相当根据,然在实际上既不能逃避决战,在敌人紧迫进攻之下,不先求击退敌人是不能达到目的地的。这一战略估计的不正确,结果不能在古浪地区集结兵力打敌,不能在凉州到永昌、山丹地段集结全力打敌。”“即使进入肃州以西,‘我能往寇也能往’,不击退敌人又如何能取得东西到手呢?”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下),郝成铭,朱永光主编,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2004年版,第180页至181页】“西路军当前任务之如此巨大”,到底是指什么任务?如果是讲一路打过去,其实马匪都不会与红军拼命作战,问题是打过去就进沙漠了,而苏联武器又没到位,又不能进入新疆,后面马匪一堵,那就真的进入了绝境;而如果是指与马匪作战,那你两万多将士过河去,马匪当然是认为你去抢他们的地盘,当然要与你作战,你们原来就是害怕蒋介石追击才过河的,而现在碰到一点困难就畏惧成这样?是建立根据地吗?问题是你要在河西生存下来,就必须坚决地打击马匪有生力量和建立根据地,难道这一点西路军总部不清楚不明白?陈昌浩反思的后面A、B、C三点,前面两点算是讲了真实想法:一是“不愿在凉州以东与敌作不利之决战”,二是“先接通远方得到补充再与二马决战”;第三点又是在找借口推卸责任,说实在,中央当时只要他们自己搞得赢,又有什么于他们不利的“限制”?他们自己“惟恐损失实力”是真,而“不能按期完成任务”是托词。当然,陈昌浩的这个反思认真的成分多,也是失败后回到延安良心发现下的产物,与徐那个错了50年后还不知错在哪里价值是不一样的。陈昌浩虽然反思深刻认识到不坚定的给予敌人以打击是不行的,但他同时一味的想保存实力,实质与徐向前的只顾一个劲的往西赶达成一致效果--往西越快越危险,也就可能惨败得越快;而说到是为了“企图执行限期占领甘、肃二州与安西之任务,而惟恐损失实力不能按期完成任务”之说有推卸责任说谎之嫌,因为中央、毛泽东在他们刚过河和他们西进当中都不断希望他们能返回河东的,因此也就实质上没有硬性的给予指标;这些所谓的“一年”、“二年”来完成或打通远方什么其实只是制订计划时的大体概念和时间,到具体时要么随情况变化而变化了甚至于任务也变化或取消了。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时的西路军总部压根儿就没把中央、毛泽东的命令当回事的,如果当回事,西路军在河西就根本不会失败,毛泽东指挥河西、河东红军相得益彰;其实就是河西红军稍微争点气,能坚持多几个月,形势也会改变的,但事实就是这样多的红军,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如此快速的稀里糊涂的就被断送完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1-25 10:27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5 03:02 , Processed in 0.01792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