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二十一)

2016-11-30 05:3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261| 评论: 1|原作者: 流波

摘要: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在西路军问题上的“反噬”毛泽东是当时整体社会反毛在党史、军史意识形态的反映,不管你有没有破绽,总会挖空心思去找,加上与四方面军关联的军队老帅也犯糊加 入“大合唱”,所以最先有目的借学术发难的正是有军方背景的所谓学者。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二十一)

    把流波给《碧血黄沙 白骨青山》一文按语做为引读:郭建波同志关于“关于红西路军问题的历史考察”一文十分详尽剖析了这一历史问题,鲜明的回答了改革开放以来一些站偏了立场、 带上了有色眼镜反扑历史上已经做出了相对正确结论的关于红西路军问题上的歪理邪说、是目前这方面较详细、全面的文字说明。红西路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红军大 规模长征结束后张国焘西退路线与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以(黄)河东建立起全民抗日为起点承担起民族解放义务的大格局思维分歧产生的悲剧;也就是说,三 大红军主力到达西北后,红军是坚持河东抗日前线还是完全向西北退却面临中国共产党、红军和中华民族命运的选择;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河东开辟中华民族 新命运,而红西路军(由红四方面军组成)主要领导表面上向中央毛主席请示,实际上却始终执行国焘西退路线,加上思想上依赖远方产生惰性(苏联援助,实际竹 篮打水),军事上不执行毛主席“不打阵地战、消耗战和击溃战”、打歼灭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甘、青二马)、建立根据地的一系列指示,在逐步损耗、失败的过 程中始终不愿反醒,三次丧失折返河东的机会,最后导致全军覆灭的悲惨结局。

    2、对一些学者“质疑”的再分析。丛进在《对“毛选”中关于西路军的一个断语和一条注释的辩疑》中认为:第一,“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西路军并没有失败。” 从兵力上说,到12 月底西路军总人数最低也不少于15000 人,这就是说西路军的主要兵力还保存着,只不过是有一定数量的损失罢了;从执行任务的情况看,到12 月底西路军没有停止打通国际路线的任务,还在按军委电令继续战斗前进中,没有失败;从中央军委组织援西军的情况看。1937 年1 月20日,高台经过激战失守,西路军出现了危急,到2 月中旬,兵力不足万人。在此紧急关头,中央军委于2 月27 日组成了以刘伯承为司令员的援西军。如果说1936 年12 月西路军已失败,那么很难设想3 个月后援西军的组成。第二,中共中央1936 年12 月还没有清算张国焘路线,所以,毛泽东也不可能去宣称张国焘路线的破产。文章认为这一断语是在“1937 年3 月西路军失败和清算张国焘路线的中央会议之后,对讲稿进行整理补充时所加。” 【丛进。对“毛选”中关于西路军的一个断语和一条注释的辩疑 [J].党史研究资料,1983(9)。(P28-30)】笔者对丛进的这个质疑再分析如下:

    ⑴、1936年12月,毛泽东说西路军“失败”有充分的依据做出判断。其实,不要说毛泽东这样智慧的领袖当时对西路军洞若观火,忧其前景,一直在希望他们 不要向西深入,最好是东返;就是我们今天,只要站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稍加分析,河西红军的命运因受张国焘路线的影响而必将危在旦夕。前面 一些地方都反复进行了分析,这里再简单述说。如果是红一、十五军团组成的西路军,毛泽东是不需要这样担心的,因为他们会坚决地执行毛泽东、中央的战略战术 和指示,把坚定地消灭马家军有生力量和建立河东根据地做为最主要任务并为此进行布置、思考、战斗,并且还随时听从和服从河东红军与以配合;中央此时本来是 要三个方面军在河东集中打南敌从宁夏、绥远方向打通苏联并主要向东发展,形成抗日统一战线好局面,但现在却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四方面军在张国焘和四 方面军总部借执行宁夏战役部署相机配合下渡过河去了大部分,然后就以种种向西去的理由得到张国焘以红军总部的支持迅速向西而去,至于你中央批不批,行动上 对过河红军不存在节制;经过古浪九军重挫,毛泽东、中央从大战略和各方面形势综合,希望西路军在永昌、山丹地方好好抓住机会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建立起河西 红色根据地。前面我们反复分析,在红军不能进入新疆发展和又不愿东返的情况下,无论西边拿不拿得到苏联的武器援助,都必须按毛泽东同志反复教导的坚决地集 中兵力打敌之歼灭战,开展有效的群众工作建立起自己能生存下来的根据地——而这好的地方就是河西走廊中部地带,只要不东返,无论西部拿不拿到苏联援助—— 实际是竹篮打水,都必须向楔子一样钉在这里;当时中央根据河东西安事变后的形势,想要西路军向东配合,但西路军总部述说种种向东不利的理由——如果是一、 十五军团组成的西路军,当然是坚决地执行中央正确的部署,好在事变后的形势没有向恶性发展,也许当时西路军向东会有好的前景;西路军由于不是主动调动敌人 打其歼灭战,而是被动分散驻守,反过来被马匪各各击扰,被迫打阵地战、消耗战、击溃战,红军再英勇也是逐步丧失主动,加上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向西去的意见占 了上峰,于是决定继续向西;西路军在河西的行动,虽然表面上向中央军委汇报,此时的毛泽东也知道,与西路军总部的电报来往是形式,他们听从的还是张国焘的 旨意和自己的愿望;但从中央当时来讲,这种形式上的表面上的电报形式权威还是有必要的,所以中央往往在他们的电报请求下,对的予以支持,实在有问题的,多半采取折衷或是妥协的办法给以处理——因为你正式发令叫他们向东——但他们实际还是向西么,强行命令可能反而会严重损害中央对于西路军本来就难于掌制的“权 威”。

    西路军于1936年12月底撤离永昌、山丹根据地,继续向西深入——毛泽东、中央一直主张红军主力是决不能深入甘西的,就是苏联做好了武器、物资于甘、新 交界,也只能是派一支队前往,而现在主力全部冒然西去,却还打着堂而皇之的“打通国际”的神圣任务——这实质是西路军向更大的失败拉开了序幕——所以你说 对于当时红军最高战略者的毛泽东做出西路军失败的判断还奇怪吗?其实这支很难听命于毛泽东、中央的部队只在从过河西去起,无论给予它什么名号——“西路 军”也好或是“西天军”也罢——悲惨的命运就在等着他们。

    ⑵、“宣判张国焘路线的最后的破产”这一著名的合乎逻辑的断语来源正是1936年12月毛泽东的这次演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在西路军问题上的“反 噬”毛泽东是当时整体社会反毛、反真正的共产党在党史、军史意识形态的反映,不管你有没有破绽,总会挖空心思去找,加上与四方面军关联的军队老帅也犯糊加 入“大合唱”,所以最先有目的实质借学术发难的正是有军方背景的所谓学者--今天居然成了军史专家--其实是乱史、乱国的罪人。首先要问,《中国革命战争 的战略问题》是毛泽东写于1936年12月的军事著作,内容在抗大做过演讲,做为当事人的毛泽东,如果是到了1937年3月中央对张国焘错误做了决定后加 入这几句话的话,无论演讲还是文章,从作文逻辑上说,原来应当举有例子,然后再加上张国焘路线及受到其影响的西路军失败问题的例子,但行文并没有其它例 子。这说明毛泽东当时举的就是“张国焘路线并其影响的西路军在河西的失败”这个例子,并在1951年审定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关于西路军 “失败”注脚时更加逻辑明确化为“西路军1936年12月在战争中受到打击而基本失败,至1937年3月完全失败”。因为就红军来说,左倾是搞冒险,做无 畏牺牲;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主要是对蒋介石国民党绥靖,罗章龙是搞分裂,张国焘是即猖狂分裂又极端逃跑主义,所以当时毛泽东写文章、讲演说的是“为敌人 所吓倒的极端的例子”,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讲问题讲到如此深刻和精妙绝伦,也只有洞察一切的毛主席能讲得出来;到了1936年底时,张国焘 已经没有了可能再挟持河东的四方面军留下的两个军再能“节外生枝”了,顶多就是还可能对河西的西路军以红军总政委、总部进行命令,所以毛泽东有理由内心压抑着愤懑说或写下“红军第四方面军的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这个路线的最后的破产”;而类似的句子是张国焘长征路上发出“九九密电”要武力解决中 央、威胁毛泽东等中央同志时,毛泽东、中央在俄界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做出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决定着重指出张国焘“……目前分裂红 军的罪恶行为,公开违背党中央的指令,将红四方面军带到在战略上不利于红军发展的川康边境,只是张国焘同志的机会主义的最后完成”,现在看来,主席当时该 当总结为“西路军的形成是张国焘的机会主义的最后完成,西路军的失败是张国焘的机会主义的最后破产”更为符合实际和传神。

    况且西路军总部少数领导人直到失败前夕,不是反思自己的问题,反思他们带走当时红军主力三分之一左右的力量几经折腾就稀里糊涂断送了,这么多红军战士的生 命失去得是如此迷惑和悲惨,却竟然一是向中央推卸责任,二是还在向中央要第四、三十一军的建制,所以毛泽东也是爱憎分明的说是红四方面军的“西路军”-- 因为形成是张国焘和四方面军总部的“私生子”——过河去虽然表面上与中央、毛泽东电报来往关联——却实质执行的是张国焘一贯的西退路线——就是挽救他们要他们东返回来且是在高台失败后自己决意回来时还是变了卦——这只能是长征会师以来被张国焘本位主义高度毒化了的“西路军”啊!的确,对于西路军来说,是以 胜利宣告张国焘路线的破产还是以失败宣告张国焘路线的破产,都操纵在西路军若干领导人的手里。如果当时西路军听从毛泽东、中央命令,或东返配合河东形势或 坚守并下最大决心打击敌人并稳固山丹、永昌根据地,就是有困难再坚持几个月,随着整体形势的变化,情况就有可能好转,西路军就可能面临好的前景--是为 “以胜利宣告张国焘路线的破产”——执行毛泽东策略、指示的结果;而就是到了高台失守,西路军总部自己意识到应当东返时,毛泽东、中央是多么高兴,立即布 置相应配合措施,结果又是空欢喜一场,没几天,西路军再返西去,这样,西路军失败提速,是为“以失败宣告张国焘路线的破产”。

    当然,广大指战员是无辜的被迫的无奈的,就如在中央根据地时,被排挤的毛泽东尽管每次都要据理力争,但还是意见没被采纳时,眼看到中央的错误指令被执行时 想到和哀叹又将有多少红军战士的生命要做枉然的牺牲,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所以毛泽东在会见从新疆回来的西路军高级将领时说:西路军的失败,主要是张国焘 不执行党中央的正确路线;西路军是失败了,但这不是说西路军广大的干部和战士没有努力,他们是英勇的、顽强的。在这里,毛泽东非常策略的把红军会师以来一 贯坚持反党、分裂红军的张国焘与四方面军、西路军领导有意分割开来,是理性、是辩证,也只有如同毛泽东这样的政治大领袖,才能有如此宽广的胸怀,做出如此 精准的论断。正因为有了毛泽东的这个著名论断,才有了1937年的一系列类似的提法,说明毛泽东的论断在前是源,舍此毛泽东又还有谁能做出这样的判断呢? 退一步说,就是后面加上的,也丝毫改变不了这个论断的实际涵意之精准绝伦和意义深远。倒是今天想问问这些质疑的人,你们是在搞学术研究还是打着学术研究的 幌子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有学者对毛泽东关于西路军失败时的论断进行质疑,如说“话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但里面却包含了对西路军评价的丰富内容。首先,毛泽东强调‘西路军的失败, 主要是张国焘机会主义错误的结果。他不执行中央的正确路线。’这意味着西路军广大将士是受张国焘私人控制的,而没有坚持党的领导,西路军是张国焘谋取个人 私利的工具;其次,‘他惧怕国民党反动力量,又害怕日本帝国主义。’暗示着广大西路军将士的西征脱离了抗日前线,是消极避战,是退却主义和取消主义;第 三,‘不经过中央,将部队偷偷地调过黄河。’则说明西路军的渡河完全是张国焘的个人行为,而这种行为却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一方面,他破坏了中央确立的 ‘宁夏战役’计划,另一方面使西路军孤悬河西,造成了西路军的最后失败;而‘企图到西北去求得安全,搞块地盘,称王称霸,好向中央闹独立’则否定了西路军 在永昌、山丹搞根据地的作法,甚至进一步否定了西路军肩负的‘打通国际路线’的使命。”【李发红:《改革开放以来西路军问题研究回顾》,《河西学院学 报》,2008 年第 3 期,P33-34】整个这节论述的一个特点就是用的“如果……那么”、“假如是……是”,就是通过样一种说张国焘怎么了,那么就推论是说西路军广大指战员 或将士一种结论;而如此说西路军广大指战员或将士这样一种结论显然是要不得的,如此一来就是这样说张国焘就是不对的了。现对上述文字观点进行再分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1-30 05:39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未完待续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5 02:31 , Processed in 0.01853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